No Picture
天下事

上帝!祢在聴吗?–记录片《伤心者的盼望》给了答案(裴重生编写 )2014.08.29

上帝!祢在聴吗?–记录片《伤心者的盼望》给了答案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言与思“专栏 罗宾‧威亷斯(Robin Williams)是我喜欢的演员。他的自杀,让我心痛,所有纪念他的节目,我都拒看。谁能视透人心中的痛苦?小丑,笑匠只是给别人看的。他们把欢笑给了别人却把受伤之心留给自己。如果罗宾身前看到这部影片,他还会做那样的决定吗? 贵格‧劳瑞牧师和师母(Greg & Cathe Laurie) 《伤心者的盼望》 (Hope For Hurting Hearts)制作人贵格‧劳瑞牧师(Greg Laurie),是加州河边鎮(Riverside California)基督徒丰收团契(Harvest Christian Fellowship)的牧师,教会有15,000位教友。他是美国最具知名度的牧者之一。6年前当他得知儿子克理斯多弗(Christopher)因车祸去世时,他被击倒在地数日,不知如何走下去。他的妻子凯西(Cathe)闻到恶耗时,她的希望和梦想消失殆尽。她回想当时好像上帝拿着大板擦说:擦掉这一块,不应该有的。 人在失去亲人、事业、健康的同时,会失去希望。但劳瑞牧师和师母说:再辛苦的经歴,我们都可以重新找到盼望。 尼克(Nick Vujicic) 在《伤心者的盼望》中,除了自己的经验,他们也把一个生来无手无脚的尼克(Nick Vujicic)的例子放入影片中。尼克回想他小时所受的煎熬:白天在学校装着勇敢的脸,回家后整夜哭泣祷告:上帝啊!给我手!给我脚!而上帝并没有答应! 尼克想以自杀来终止他的痛苦,想把自己淹死在浴缸里,将走进时,他决定再给耶稣一个机会。是《约翰福音》第9章给了他启示:耶稣遇见了一个“生来“瞎眼的人,没有人知道为什么他生来是眼瞎的;但耶稣说是因为要在他身上显出上帝的作为来。当时他问:上帝,你真的对我的生命有一个计划? 上帝在他身上的计划至终得到实现。现在,他有了妻子,孩子,还到全世界向千万人见证基督的救恩。他说:你不需要手和足,才能成为一个完全的人,也不需要它们才可以成为上帝的手,足;你只需要内心的完全,其它一切才会改变。 杰瑞米‧坎普(Jeremy Camp) 片中另一角色是杰瑞米‧坎普(Jeremy Camp)。他因妻子癌症过世而陷入绝望,走头无路中。医治期间,他妻子不但没有起色,还每况愈下。他怀疑地向上帝说:上帝!祢在听我们的祷告吗?祢知道我们在这儿吗? 杰瑞米在妻子过世后想向痛苦屈服:放弃所有的希望。但无法解释的,他感到上帝的同在也相信祂的信实、真理和话语。他得到了医治。用这样的经歴写下排名第一的畅销歌《我仍然相信》(I Still Believe)。这首歌带领许多人到上帝面前。随后他有12首歌曲排名第一,使他成为基督教音乐的领导者。 劳瑞牧师和师母,尼克,杰瑞米如果不从一般人都会问“为什么"的情况中走出来,就无法开始蒙受医治的过程。 劳瑞牧师提到上帝在我们的生命中有祂的目的,而我们通常并不了解,我们知道万事互相効力叫爱上帝的人得益处,我们也知道回到天家后我们会有答案,所以不用花那么多时间来问为什么。我们该问的是“什么":现在该做什么?该用什么来应对目前的情况?他以为在此刻更要依靠上帝,如何用经歴来荣耀祂!总有一天所有的“为什么"都会得到解决。 他们三个人在极端痛苦时感到上帝的安慰,靠着圣灵的能力使他们重新看到盼望,重获喜乐。 劳瑞师母说:我相信上帝一点也不惊讶所发生的事,祂会一路伴随并与我们同行。 劳瑞牧师说:我们在世上有二个理由,一是认识祂,一是荣耀祂。当我们完成基督徒的目的,快乐是跟着来的副产品──从寻求祂而来。 […]

生活与信仰

爱,脱离不了生活

姜洋 本文原刊于《举目》69期 爱与不爱 “爱”与”不爱”的定义,因人而异。 邻居Mike常常抱怨他那不长进的儿子。儿子从小不爱学习,中学即退学;现年近40,没房、没车、没工作,不仅酗酒、滥用违禁药物,而且长期不务正业,靠父母接济。 近期,他的生活更加放荡。 Mike夫妇于是决定停止对他的接济。对此,儿子很是不解和愤怒。“你们怎么不像以前那么爱我了?”这是他愤然离去之前,留下的最后一句话,也是刺痛Mike夫妻最深的一句话。 不难发现,Mike夫妻先前对儿子的“爱”,是溺爱,不能建造人。而之后,儿子眼中的“不爱”,却是Mike先生夫妻无奈的真爱。 对于天父,我们基督徒是不是也会因为自己的私欲没有得到满足,而愤怒地喊出:“你怎么不像以前那么爱我了?” 我们的罪,使我们无法分辨爱的真伪。而且,我们也不愿意去接受那拆毁和重建的爱,宁愿选包裹着华丽糖衣的毁灭。当我们选择毁灭,上帝会哭泣,而我们的亲人的心会流血。 幻想和武侠 曾在《举目》上读过一个小笑话,至今记忆犹新: 一位男子到图书馆借书,他问图书馆的女职员: “请问《婚姻的幸福生活》放在哪里?” “是幻想小说,到右边第三排柜子去找。”女职员答道。 “那么《夫妻的相处之道》又放在哪?”那位男子继续问道。 “是武侠小说,到左边第一排柜子找吧!”女职员又答道。 虽然只是一则笑话,却反映出了人对于婚姻的普遍观点——幸福的婚姻只存在于幻想中,而真实的婚姻生活则如武侠片,血雨腥风。 幸福婚姻的确来之不易。不过呢,也并非“幻想小说”。每个婚姻都有问题,可是有的夫妻懂得用正确的方法去解决,有的夫妻却不懂。这或许就是世俗婚姻中的幸与不幸的区别吧。 以基督耶稣的爱为根据的婚姻,比世俗之爱的婚姻能够更长久,更经得起岁月的冲击。很多家庭如果没有主耶稣的爱、没有在主里的夫妻之爱,世俗之爱早就消耗,婚姻解体了。这就是在基督里的幸福婚姻,和世俗幸福婚姻的本质区别吧。 小小纸条 在我的婚姻中,妻子与我有一种特殊的交流方式——纸条传情。 妻子在读博士期间,通常都是白天在家,晚间上课。我则因为工作早出晚归。所以,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很有限,交流也很少。于是,一种特有的传递爱的方式,在我们之间诞生了…… 妻子在晚间上课之前,几乎每天都会在书桌上留下一个纸条:“饭菜在锅里,请热热吃吧。”“我会晚些回来,请照顾好自己。”…… 对我而言,这些写在小小纸条上的句子,代表了夫妻之间的亲密无间。我视这些小小的纸片为至宝,悉心珍藏。这纸条传情,甚至在我们所服事的学生团契中,传为佳话。这并不是因为我们之间的沟通方式特殊,而是因为在主里我们有无限的爱,通过小小的纸条来传递,让我终身受益。 细心留意,你也会找到一种属于你的传递爱的方式。 作者来自辽宁,现居北卡州,从事脑功能方面的研究工作。

No Picture
生活与信仰

陪着网络慢慢变老

李红蕾 本文原刊于《举目》69期 我第一次上网是1997年,那时候刚考取南京大学资讯系统专业的研究生。21岁的我,经常在南大商学院资讯中心的小松林里出没。资讯中心的机房很简单,南边房间是6台机器,北边是服务器区。还没有开学,我就已经在那里用windows95系统下的新机器编程了。 游戏 电脑的新奇,让我即使处在失恋,日子都如穿透小松林的阳光一样明亮!我记得自己,穿着白裙子、花裙子、蓝毛衣、白衬衫,或淡蓝牛仔裤,绑着蓝色的丝质发带,漂漂亮亮地坐在电脑面前,把自己投入到一个未知而新鲜的世界。 那个时候在网上可以做的事情很少。除了编程式之外,人文的东西就是各个BBS流行的文字了。我喜欢看小说,于是下载了很多流行小说,每一部都认真地看,然后傻傻地流泪,为那些真诚的主人公未能成功的爱情惋惜。我想,如果是我,绝不放弃任何让爱情成功的机会。 我们师兄妹6人一起做课题、一起上网的日子,是最热闹的。特别是联网打游戏的时候。我们那个时候打“帝国时代”,是战略型的游戏。6个人里只有我一个女生。 我其实没有那么感兴趣,也开始打是为了能一起玩。作为女生,我只喜欢游戏里的盖房子、造船、打渔。把自己的地盘,慢慢地修建得漂漂亮亮的,让我最开心。所以,游戏打到最后要打仗的时候,我就开始哭!因为我不但速度慢,而且铁定会打败,让他们把我辛辛苦苦盖的漂亮房子全炸了! 升级 windows95的接口,在开学后不久,就升级成了windows98。 我们的计算机房虽然小,也是用client/server的模式构造的。老师和男同学们,整天为了得到服务器的管理员权利而讨论。我听着,一点兴趣都没有。 能够让我感兴趣的,是跟生活有关的部分。 学编程的时候,我用Visual Basic编了一个小程式,看着很花哨,色彩很漂亮,其实打开什么也没有。我就是想把电脑外面那个世界,搬进电脑里。男生们笑我技术弱,我也不在意,只是痴痴地想:如果,电脑里有我喜欢的一切,多么好! 中大   2000年我去了香港,是互联网泡沫起伏的时候。 香港中文大学的“新研宿”(新研究生宿舍楼),是每个人一间房子的。突然之间,没有了在热闹的南大校园里熙熙攘攘的人群,没有了同学经常一起吃饭、打球、去舞会。一切都是一个人了。 每天上完了课,一个人呆著的时候,我可以无限度地上网。我把能去的地方都去了,把网络上所有能看到的中文小说都看了。还是觉得什么也没有找到,很空虚。 我甚至去了色情网站。当时很有名的是亚情网站,有不少人在那里表演真人秀。说实话,没有美感。也用QQ找人聊天。人家问我多少岁,我说25。对方是小男生,说:你怎么这么老?我就再也没有聊天的兴趣了。 后来在博士班学习电子商务的课程,要做一个小项目。我拿代码修改,作了一个电子商务卖婴儿用品的电子商店。那个色彩设计,让老师非常开心。 再后来,我信了耶稣,欢喜地到网上,到处分享见证,也经常去网上找各种各样的属灵书籍和录音。那正值我最后写博士论文的阶段,生活上和经济上非常苦,但我到处都能找到福音见证,到处都能听到福音录音,到处都能遇到弟兄姐妹。 在我最困难的时候,不少弟兄姐妹在网上为我祷告。他们的话语,就从网上走到我的心里。借着我的分享,主也让我在网上带领不少人信主。网络带给我越来越多的神奇体验。 相遇 社交网出现后,我不能自禁地在网上不停地写——为了分享,为了相遇,为了传福音。从MSN空间到贝壳村,从贝壳村到西西河,再到爱吱声,这一写就是7年。终于,将心中所有的忧伤、冲动,还有愿望,都写完了。 再抬头的时候,我已经老了。我的青春和最美好的年华,有一大部分是在网上。我穿好了衣服,洗好了脸,只是为了在电脑前…… 这些年,我做了很多研究,读了很多学术文章,都是跟网络社区有关的。我研究人为什么要上网——各种各样的上网原因,无关寂寞,无关社交资源,无关人际关系,我们其实只是寻找爱,只是希望无论什么时候到网上,都能遇到一个人在那里等着我们,给我们无限的接纳和包容,可以倾听我们所有的故事,在我们痛苦的时候安慰我们,在我们失望的时候鼓励我们,在我们郁闷的时候,给我们欢乐。 为了这样的相遇,这样的爱,这样的体验,我们一次又一次在网络上忘记了时间,忘记了现实生活。 有没有网站,可以把这样的爱带给我们?有没有网站,会像光一样,照亮我们内心所有的黑暗?在那里,你会不会遇到祂,替你担当了所有的过错,擦去你所有的眼泪,陪你走人生的道路,当你回头的时候,你能说,祂陪着我一起慢慢变老? 作者在英国Northumbria University从事研究与教学工作。

No Picture
事奉篇

为什么要上教会?

周学信 本文原刊于《举目》69期        杨腓力在其著作《恩典多奇异》(What's So Amazing About Grace?)中提到,有人鼓励一名妓女向教会寻求协助,但她回答:“教会!干嘛去那里?我觉得自己已经够糟了,教会只会让我觉得更糟糕。”(注1)         关于教会,这里有几个非常基本的问题:参与教会是基督徒的义务吗?教会的正式“礼拜”在基督徒个人生命中有何意义?是否有其他的管道可替代教会,满足信徒灵性与肢体生活的需求? 总归一句:为什么要上教会? 两种羊的抱怨         上述问题是出自两类群体的抱怨。          第一类是感到没有被喂饱的羊(underfed),其灵命和肢体生活的需求,未得满足。这些基督徒一周接着一周,满怀着希望和期待到教会作礼拜,却总是带着挫败和愤怒离去。这也许是源自对虚幻的“整全共同体”的失望,以为荣耀的教会可以提供全然的温暖和满足。          另一群体,则是吃得太饱的羊。他们也许不多见,但他们的诉求却引发有趣的神学难题。类似的故事是这样的:一位基督徒教授平日积极向学生和同事们做见证、读属灵书籍,委身于小组、查经、祷告会……他完全融入基督徒群体的生活和使命。星期天,他却对作礼拜,感到意兴阑珊。虽然,他知道自己将会在教会听到一场精采的讲道,遇到热情的弟兄姐妹,但问题仍在:为什么要上教会?有必要吗?上教会真是基督徒生活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吗? 不堪一击的期望          针对这两种抱怨,潘霍华(Dietrich Bonhoeffer, 1906-1945. 编注)曾谈到,我们带给教会的期望、我们对教会的期望,以及我们的期望与现实相遇时,是如何地不堪一击。除非我们先领悟到圣餐桌是摆在教会前方的十字架下──是给需要恩典和医治、并愿意成为门徒的人,否则我们无法理解什么是教会。          人因期待无法被满足而拒绝去教会,是不明白教会是什么:教会存在的原因,是因为我们无法满足上帝对我们的期望。再者,若因期待无法被满足而拒上教会,其实就是在为自己创造另一个教会,也就是偶像崇拜!          若非我们先了解教会是一群异地同途的罪人团契,我们无法明白教会可以成为什么、和做什么。 认识教会的起点          教会中会出现紧张关系,是因为没有两个基督徒是可以完全观点一致的,这种相异正是我们正确认识教会的起点。          教会不是彼此附和或彼此相像的一群人,而是一群意见相左且完全不同的人。当我们要求教会要像我(或我们)、要同意我的异象,甚至因此离开去另建立新的教会时,往往不过是再走上一条老路:始于一群意见相同的人,再变得因为意见相左而分离。          潘霍华在《团契生活》中提出一个重要论点:基督徒团契是“借着”(through)耶稣基督,也“在”(in)耶稣基督里。 […]

No Picture
事奉篇

要说普通话——90后“团契”是动词而非名词

高智浩 本文原刊于《举目》69期          21岁的大学生Tim坐在我面前,边啜饮咖啡,边对我说:           “我在温哥华12年了,常参加主日聚会,可是对团契越来越没兴趣。因为去团契没啥收获,成天只是门训或是查经,都是在上课、听讲,很无聊。我宁可和同学们一起玩,或是与他们福音对谈……           “直到有次回到台湾儿时的教会,才发现人家的大专团契完全不一样。虽然也是查经,但每个人都可以发表意见,而且大家都积极参与。不像我们教会,查经时只有辅导与小组长讲话、教导,其他人一句话都插不上嘴,也不想说话。          “在台湾两个多月,我每周都期盼星期六的团契时间——他们有一种闪光点,是北美团契所缺乏的:是家,属灵的家的感觉!没有教会的繁文缛节,没有听不懂的教会术语,因为他们都说“普通话”——普通人都懂的、我也可以懂的话!          “我被他们吸引,是因为他们把团契从名词变成动词了!”           Tim给我这个在学生中打滚了一辈子的学生工作者,上了堂“团契经营”课——“团契可以从名词(团体)变成动词(生活)!”          其实,团契本来就该是动词(生活),这是学生事工的本质与基本工作理念。 一、90后学生工作法理念           每个世代的学生工作,本质是不变的。不过,事工的理念、工作的方法,却是大不相同。对于90后,要有相应的方式。 1,桥梁            90后,像南飞的加拿大雁,除非找到中意的憩息地,是不会落下来的。不过,一旦有一只大雁愿意“降下凡尘”,一整群都会跟着下来。如何让那只领头的大雁,感受到“家”的召唤,就需要“氛围”——沼泽群雁的呼唤,也就是媒介。           90后又好似一个个孤岛,需要用跨海大桥联结。然而,谁能成为这桥梁呢?是他们的同侪。让他们的同侪成为桥梁、成为媒介,将学生工作团队与90后连在一起,于是,90后团契就在这沼泽中群雁的聒噪中诞生了。          当50后老牧师对上90后,也就是逻辑框架下的中年人对上了无厘头青年,简直无法沟通——不仅有代沟,更有界沟,像是地球人遇到外星人, 像“老夫子”遇到“海贼王”(注1)。这时,需要媒介与桥梁。问题是,50后老牧师肯不肯放手,让年轻人来架桥呢?我的深刻体会是:          肯放手,学生事工更顺手!         让我们这些50后做推手,年轻人去架桥。 2,互动          90后着重关系,而不是组织、架构与程序。90后相互影响的方式是互动。他们借着互动,建立情谊、巩固关系。他们喜欢平等与尊重,如此才能进行互动。对未被自己认同的权威,他们抱有强烈的逆反心态。因此,不论是虚拟社群,还是实境社群,即时互动及参与,成为引导他们的绝佳利器。          […]

No Picture
编者的话

《举目》69期——编者的话

         “不可停止聚会”不仅是一个命令,也帮助信徒在末世中,能彼此相顾,激发爱心,勉励行善,一起享受在基督里的真自由,并有充足的信心,坚持所盼望的。(参《来》10:22-25)          初代教会的聚会方式,同时满足了人与上帝、人与人的互动需要。今天,信徒则要从固定参加同一教会的聚会,来完整这些互动(许宏度)。除此之外,我们还要修正期望,用正确的眼光来看上教会(周学信),并要反省聚会的异象与运作,是否能让教会走向满有基督长成的身量(陈英元);面对教会的后起之秀,更要帮助他们在聚会中,感受到自己是教会这生命共同体的一部分(高智浩)。          这期《举目》,梅冀具体提问聚会中有 “医治释放”、按手得方言等现象的困惑,分别由邵遵澜、华欣与潘儒达来回复。孙桂仁也见证他在不同聚会中,分别经历了邪灵搅扰和重获平安。憨金莲更是透过聚会,重症得医治,生命得改变,家庭得幸福。          这些圣经、神学透视与真实的经历,都激励人心,使我们能更享受聚会。欢迎您继续投稿,见本刊2015年主题征文(p.56)与官网 “如何投稿” http://behold.oc.org/?page_id=9585。

No Picture
言与思

时间的考验(张怡昕) 2014. 08. 25

时间的考验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言与思”专栏 上周我参加一个summer camp,认识了一些弟兄姐妹。也听到了一些我们华人在异乡这片土地上如何信主的故事。其中有一个故事,让我印象深刻。 有一位医生和太太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国度。太太后来信主了。医生常陪着太太去教会,但一直没有信主。一段时间以后,在教会听到一首歌的时候,他跟太太说,这首歌我听过。他太太说,当然,来了这么久教会,你都听过好多次了。医生说,不是在这儿,好多年前我听过。 原来,以前在国内的时候,他给一个很穷的人看病。他看到病人付不起诊金,就说算了,不收钱了。这位病人也很坦然地接受了。医生并没有期待什么回报。但病人带着家人来,给医生唱了一首歌。 病人的口音很重,整首歌唱完,医生也并没有听明白,只是听到“ 野荷花”,“ 野荷花”。“ 野荷花”赐福给你。 医生心里很纳闷,这是什么意思?但他没有多问,心领了病人的好意。 这是他听到的那首歌: 愿耶和华赐福给你, 愿耶和华永远保护你, 愿耶和华祂的脸光照你, 愿耶和华赐你平安。 平安临到了医生和他的家人。他们认识了主,热心服事。他经营著一家诊所,也要面对很多挑战。 行善不是为了酬报,但耶和华酬报义人,只是人并不知道在何时何地。 贫穷的弟兄送给医生最美的祝福,祝福的果效,很多年后才看到。 时间很奇妙,它使等候成为试金石。 播种之后,并不立即发芽,发芽之后,并不立即结果。 等候是多么考验人啊! 不知道自己的工作是否能够成功。 不知道一直传福音关心的对象什么时候才能信主。 不知道什么时候另一半才会出现。 不知道那些含泪的祷告何时才蒙垂听。 上帝知道等候是难的。祂反复提醒我们,要忍耐,要恒切祷告,要坚固我们的心,不要灰心。 “ 在指望中要喜乐,在患难中要忍耐,祷告要恒切。”(《罗马书》12:12) “我们行善不可丧志,若不灰心,到了时候就要收成。”(《加拉太书》6:9) “弟兄们哪,你们要忍耐,直到主来。看哪,农夫忍耐等候地里宝贵的出产,直到得了秋雨春雨。 你们也当忍耐,坚固你们的心,因为主来的日子近了。”(《雅各书5:7-8) 农夫忍耐等候地里宝贵的出产,直到得了秋雨春雨。

No Picture
事奉篇

个人主义不理解的——不可停止聚会

许宏度 本文原刊于《举目》69期          “你们不可停止聚会,好像那些停止惯了的人,倒要彼此劝勉,既知道那日子临近,就更当如此。” (《来》10:25)          为什么“不可停止聚会”?我们需要从初代教会的聚会方式和聚会内涵来探讨。 一、初代教会聚会的方式         有关初代教会的聚会,最重要的经文,大概就是《哥林多前书》11–14章了。保罗在此指责哥林多教会聚会有3个陋习:          首先,在聚会中,妇女“祷告”和“说预言”不蒙头(参《林前》11:2-16,注1)。其次,教会在守圣餐时,“分门别类”——富裕的信徒自备饮食、大鱼大肉,贫穷的信徒则因缺乏饮食而饥饿难耐(参《林前》 11:17-34)。需要注意的是,圣餐是初代教会聚餐的重要环节(注2)。           最后,哥林多教会在聚会时,高举方言,贬低其他属灵恩赐,包括说预言、唱诗歌、教训、启示等(参《林前》 12:1-14:40,特别是 14:1-6,23-33)。          当然,除了这4章的经文,保罗在《以弗所书》强调,信徒“当用诗章、颂词、灵歌彼此对说,口唱心和地赞美主”(《弗》5:19,参《西》3:16);在《提摩太前书》,鼓励提摩太“以宣读、劝勉、教导为念”(《提前》4:13。参《路》4:16-30,《徒》13:14-43,《来》13:22)。           综合以上不同的经文,我们可以整理出,初代教会聚会的活动方式(注3): 初代教会聚会时的活动 相关经文 唱诗赞美主 《林前》 14:15,26,《弗》 5:19,《西》 3:16 祷告、感谢 《林前》 11:4-5,13,14:15 宣读经文 《提前》 4:13,参《路》4:16-30,《徒》 […]

No Picture
品书香

《因为有爱,才有这个学系──大学科系的起源》(陈培德)2014. 08. 22

书名:《因为有爱,才有这个学系──大学科系的起源》 作者:张文亮 出版:校园书房出版社 这是一个高学历不希奇、一张文凭不够看的时代,大学生选择科系的方式,逐渐从个人的性向志趣,转为评估科系未来的发展和前瞻性。台大教授张文亮却逆向操作,深入追溯大学科系的起源,解构一个科系成立背后常有一些重要的法则,以及许多有趣的故事。书中讲述高等学府里科系的起源,包括法律学系、医学系、教育学系、会计学系、森林学系、历史学系、兽医学系、生命科学系、经济学系、农业经济学系、地质学系、人类学系、生物产业传播暨发展学系、园艺学系、社会学系、生物产业机电工程系、国际企业系、财务金融学系,和资讯管理学系,介绍这些学系的由来,科系背后的重要法则,以及创系拓荒先锋有趣的故事。19个科系就是19个曲折动人的故事,你读过了没有?

No Picture
编者心

詹姆士‧弗利(James Foley)的故事(裴重生编写)2014.08.22

詹姆士‧弗利(James Foley)的故事 原刊于《举目》官网 “编者心” 栏目。 8/18/2014,星期二。新闻报导的画面上,我几度转头,不忍继续看下去。一个和我大儿子同岁的新闻记者,穿着橘色的囚衣,被迫要求自己的国家从伊拉克撤兵,旁边一个从头到脚著黑色衣服的伊斯兰国(ISIS)士兵,手持大刀,准备动手。 如果我是他的父母,真是情何以堪?新闻没有播放以下的镜头,弗利以被砍头的方式结束他40年的短暂人生! 1996弗利毕业于马魁特大学(Marquette University),想成为市区(inner city)老师,参加美国教师(Teach For America)计划,在凤凰城(Phoenix  Arizona)任教10年后,转入西北大学新闻糸(Northwestern University,Medill School of Journalism),走上国际新闻之路。 “他的梦想是把世界上发生最重要的事记录下来。"他的一位同事说。弗利过去这些年都在伊拉克(Iraq)和阿富汗(Afghanistan)工作。 2011年他在利比亚(Libya)逮捕被格逹费(Gadfahi)的效忠份子关了44天后释放。这没有遏止他在战区中报导新闻的理想。根据《地球邮报》(Global Post)的创刋者查理士‧西那德(Charles Sennott)的消息来源,他表示弗利认为他的工作是有意义和重要的。“要做的对,就要上到第一线"弗利说。 在第一次逮捕事件后,他提到他母亲的信仰和他朋友们的祷告。他在写给校友杂志的刋物中说:在和上帝的交谈中,说出我们的软弱和希望,使我得激励,而不是沉默和孤独;毫无疑问,祷告是我内心得自由的黏合剂。先有内心的自由,进而后来奇蹟地释放。这在当时的政权没有如此意愿时,信心使它成就。 这一次,2012年11月22 日,弗利在为《地球邮报》工作时,在北叙利亚的它夫塔那(Taftanaz)通往土耳其的边界,在一些持有武器人的威胁下被绑架。2个月后他的家人透露这消息,并通过社交媒体来争取他的安全释放。2013年10 月,在接受《今日基督教》的访问时,他们表示一直在黑暗中,没有他的消息,也不知为何原因,是谁绑架他。 弗利是周二被处决的。周三五角大厦宣布他们在夏初曾派特别部队营救弗利,但因没有找到他而失败了。8 月时弗利家收到ISIS的电邮 ,信中充满仇恨,并要求付$1.32亿美元的赎金,付赎金与美国政府政策相违。 弗利的老家在新罕布什州的罗彻斯特(Rochester, NH),周三,弗利的父母在家前院面对记者时,表现十分坚强。他们赞扬詹姆士是英雄,希望帮助需要的人;谢谢所有人对他们的支持。信心使他们全家圏在一起。 约翰(John)和戴安(Dianne)弗利提到上帝。弗利的父亲说:他终于自由了,如今在天堂里。当地的报纸《弗斯特每日民主报》 (Foster’s Daily Democrat) 报导,他们的牧师保罗‧古实(Rev.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