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歲末,放飛心靈

鐘德民 本文原刊於《舉目》70期。 歲末,絲毫不減一年來的忙碌,反而加上無休無止的血拼 (shopping)。忙,已經成為現代人生活的一種方式,一種時尚,一種習以為常的心境。每一個人,被這越轉越快的世界,拽著不停地向前跑。 進入21世記的中國人更忙了。聽著周杰倫的《牛仔很忙》,看著網帖《杜甫很忙》,說著《夜店》裡“不說了,我忒忙”的口頭禪(簡直一夜風行)……A-Lin的一首《我很忙》確實道出了許多人的心聲—— “就讓我忙得瘋掉、忙得累倒,連哭的時間都沒有最好……” 忙,代表重要,代表有價值。但我們可曾想過,這也暗示著我們內在的混亂和無序,我們作為主體的失控? 每個人在工業化的社會裡忙碌著,不知不覺中已被工具化。忙碌,把生活化整為零,把我們撕開,使我們失去重心,充滿著我們的卻是焦慮。 失 歌德說,“誰沒有用腦子去思考,到頭來,他除了感覺之外,將一無所有。” 思緒,帶回那已遠遠逝去的日子。初冬的晚上,清冷的幽靜,與昏暗的街燈,交織成一片。空氣是那麼的清新。與友人漫步,心是那麼的敞開。所能感受到的,是那麼的悠遠,彷彿能捕捉到生命的閃亮…… 而今,眼前是忙碌與慾望交織的圖畫。人潮匆匆,就像狂風鼓動下的浪花,沖向岸的這一邊或是那一邊。泡沫之後,卻什麼也沒有留下。若有所失之際,聽聽叔本華怎麼說——“慾望不能滿足便痛苦,滿足便無聊。人生就像鐘擺一樣,在痛苦與無聊間不停擺動著。” 乍然驚醒,我問自己:“我失去了什麼?” 失去的,是對生命的求索和自我的認知! 多年前的暑假,我在中餐館打工。有一天,平時愛開玩笑、作弄人的廚師,突然告訴我,他近來被一個問題困擾——“我是誰?”我覺得奇怪,這麼簡單的問題有什麼不明白的?我不就是我嘛! 歲月的積累,才讓我意識到,原來人的想法和行事為人,都不是自己能掌控的,都受經過的事、遇到的人深深影響。如果我沒有讀過某本書,沒有認識某個人,沒有生長在某種環境,或是沒有受過某項教育,我會是一個很不同的我。 我從何而來,又將去往哪裡?未來不可預見的事和機會,又將如何改變我?人為什麼常常憂愁、害怕、嫉妒、憤怒?…… 心理學家杜尼耶說,對於每一個人來說,不管自己是否意識到,“我是誰”都是揮之不去的問題。 李安也想要通過《少年派》裡,那隻相伴許久卻不能馴服的老虎,告訴我們些什麼!那不停與人較量的“老虎”,究竟在人的裡面,還是人的外面?如果在人裡面的話,為什麼最後卻頭也不回地走了? 嵇康《家誡》的“人無志,非人也”,已經回蕩了近2千年。但是,人若連自己都不認識,又何談有志呢?或許,這正是屈原“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的原因。 然而,到哪裡去求索? 心 早在屈原7百年前,那被稱為世上最有智慧的以色列王所羅門說:“你要保守你心,勝過保守一切,因為一生的果效是由心發出。”(《箴》4:23) 維克多.弗蘭科爾,在他的名著《人類對意義的探索》中,講到他在猶太集中營裡,在生與死之間,遇見一位年輕女子。她知道自己幾天後就要死了。讓人驚異的是,她在談話中卻充滿了喜悅。“我感謝命運對我那麼的殘酷,”她說,“我的前半生被嬌慣,根本不看重心靈的事。”她指著小鐵窗外:“這棵樹是我在寂寞中唯一的朋友。”從鐵窗看到的只是一截樹枝,樹枝上有兩朵花正綻放。這位女子說,她在安靜和心靈中,找到了生命和永恆。 被摧殘至死,這女子是非常弱小的,但她裡面卻是非常強大的。一個人真正的力量,不在肢體,而在心靈。一個人真正的自由,也不在身體,而在心靈。 缺乏對心靈的探索,也許正是我們現今浮躁不安的原因。 我們專注於得失,失去了內心的寧靜。外面林立的高樓,竟漸漸地占去了我們心靈的空間。別人的一句話,一個眼神,竟會對我們產生那麼大傷害。我們內心的真實需要,完全被外部的需要淹沒了。 人內心深處真正的需要是“被愛”。在愛的裡面,我們感受到安全、溫暖、有價值。我們許多的努力,正是為贏得別人的認同、讚賞和尊敬,這表明我們被愛的需要。 家 耳邊響起了那首老歌《愛的代價》:還記得年少時的夢嗎?像朵永遠不凋零的花。陪我經過那風吹雨打,看世事無常,看滄桑變化……走吧走吧,為自己的心找一個家…… 有人說,在人類的辭彙中最富有詩意、最令人嚮往的,就是“家”。家給你自由、舒適和安全。家是心的所在。 我們窮極一生苦苦尋覓、不斷追求的,或許就是家?這家又在哪裡? 以色列人的民族英雄摩西,在3,500多年前作詩,“我們一生的年日是70歲,若是強壯可到80歲,但其中所矜誇的不過是勞苦愁煩,轉眼成空,我們便如飛而去。”(《詩》90:10)“你使人歸於塵土,說:你們世人要歸回。” (《詩》90:3)葉落歸根啊!人最終要歸回的,是否就是家? 上帝是認真而幽默的。聖經的第一卷書《創世記》,講的是萬物的開始。原文(希伯來文)聖經開篇的第一個字母,代表的意思就是“家”!聖經的最後一卷書是《啟示錄》,講的是宇宙終了之事。書中最後描述的,正是一個令人嚮往的永恆的家鄉。這不是巧合,這是上帝在整個歷史中,不停呼喚人類回家! […]

No Picture
職場生活

跨洋大搬家

徐建紅 本文原刊於《舉目》70期。 引言 新民在《舉目》第60期上的《職場上也能事奉上帝嗎?》(http://behold.oc.org/?p=8451)一文中,論證了基督徒完全能夠在職場上事奉上帝。這也是我自己信主20年的生命經歷:基督徒的確能夠在職場上事奉上帝,而且可以成為有力的見證,成為傳播福音的有效管道。 1994年,我在英國信主。1997年,我進入一家石油信息公司工作,直到現在。不過,因為工作需要,先後有過幾次大的調動——2004年從英國調到美國,2009年調回中國,2012年又回到美國。如何在職場為上帝作見證?我想和大家分享我的經歷和體會。 公開身份 使徒彼得清楚指明 :“唯有你們是被揀選的族類,是有君尊的祭司,是聖潔的國度,是屬上帝的子民,要叫你們宣揚那召你們出黑暗入奇妙光明者的美德。”(《彼前》2:9)所以無論何時何地,我們都要明確自己的寶貴身份。 在合適的條件下,我們也應該讓同事、上級,瞭解我們的信仰,讓他們知道,因為信仰,有些事是我們必須做的。比如,主日崇拜是我們必須參加的,所以工作儘量不要安排在主日上午。 這在中國國內很有必要,因為政府常常調整工作日,以便民眾休長假,於是有時週日就成為工作日。如果你不能讓你的同事和上級瞭解你的信仰,你就很難把週日分別為聖,去教會做禮拜。 當他們明白你的信仰後,他們同時也能理解了,為什麼有些事是你不能做、也不會去做的。比如,有一年聖誕節,我們公司去南方開年會。接待方按照慣例,安排了足浴。對於我們國外來的客人,接待方特別安排了單人單間小姐按摩,並且囑咐我們要盡興。 對此,我告訴接待方,我可以和大家一起足浴,但一定要在開放的大廳裡,避免與異性單獨相處。因為人是非常軟弱的,很難抗拒誘惑。 聖經告訴我們,“不叫我們遇見試探,救我們脫離凶惡”(《太》6:13)。抵抗不了誘惑時,最好的辦法,就是如聖經中的約瑟一樣逃離。 待下謙卑 我們要謙卑,嚴於律己,和睦待人。具體到職場,要謙卑地對待同事,特別是下級,同時要尊重領導。 有一次回到北京開公司年會,我給自己倒茶水,當地的一位負責人連忙制止我們,說:“不要自己倒,讓他們來倒!”我覺得很奇怪,為什麼連倒水這樣簡單的事,還要別人做呢?負責人解釋,在中國的文化中,你是客人,就應該被服侍。而且中國人觀念中,等級思想是根深蒂固的。下級理所應當服侍上級。 後來我主持北京公司工作時,我特別想要扭轉這種觀念,代之以人人平等。我相信,雖然有上下級關係,但大家都是做工的,只是分工不同而已。所以,我堅持低調但熱情地待人,不僅在工作上幫助員工,而且在生活上關心他們,讓他們對公司產生家的感覺。員工家裡有困難了,如果他們願意,我就為他們禱告,並且從經濟上接濟他。 如此,我與員工的關係就平等了,親近了,公司裡的氣氛就和諧了。慢慢地,有的年輕人願意來參加查經小組,最後去教會尋求真理。 對上服從 尊重領導,服從安排,兢兢業業作事,是謙卑、順服的另外一個方面。 我在1997年博士畢業時,進入這家公司。開始時,只有老闆和我,以及另外一個同事。因為公司處於創業初期,有很多瑣碎的事需要我們自己做。我是3個人中資歷最淺的,所以我就承擔了許多基礎性工作,包括非專業的服務性工作。 後來,隨著公司發展、業務擴大、人員增加,我的工作內容和職責,也不斷改變。甚至連工作地點,也幾經變遷,從不同的城市,到不同的國家…… 每一次,我都願意聽從公司的安排,因為我相信上帝有計劃。確實,每一次大的遷移,都使我和家人更親近上帝、依靠上帝、生命成長——在英國,我們認識了主耶穌。在美國,我們全家受洗,並且參加了短宣。短宣讓我們瞭解了中國對福音的需要,為我們回中國做了心理上的準備。回到中國後,雖然外部屬靈環境不如美國,但是我們跟宣教士有了近距離接觸,並因此開始系統地學習神學…… 我們種種的經歷,都見證了《羅馬書》8:28 :“我們曉得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上帝的人得益處,就是按祂旨意被召的人。”得益處,就是與上帝親近,更深經歷上帝,更多信靠上帝。 凡事謝恩 在職場上難免有不如意的事情發生,包括工作量太大,加班太多,工資、獎金太少,被領導或者同事誤解,甚至調動工作等等。遇到這樣的事情,該以怎樣的心態處理? 這些問題我都遇到過。起初,我煩躁、抱怨、生氣、想跳槽。隨著生命成長,我慢慢學會凡事謝恩,並且思考:上帝要藉著這件事,啟示我什麼?因為上帝給我們的命令就是:“要常常喜樂。不住地禱告。凡事謝恩”(《帖前》5:16-18)。 就拿我們3次大規模跨洋遷移的工作調動來說,每一次對我們全家都是巨大的震盪。然而每一次,我們都經歷了上帝豐盛的恩典。 2004年,從英國搬到美國德州。當時我們已經在英國生活了11個年頭,買的房子,經過5年的不斷整修,已經從一個破舊的房屋,變成舒服的家。孩子在一所著名的高中裡,很受老師、同學的喜愛。太太在一所學校裡工作,也很習慣。 公司因為戰略重點的調整,需要我到美國去。怎麼辦?我們曾經考慮,是否只我一個人搬到美國,家仍然保留在英國。然而,我們知道,作為基督徒,家庭的完整和和諧是最重要的。所以,我們還是決定,全家一起搬到美國去。 來到德州,我們面對了幾大考驗。第一是,德州氣候與英國截然不同。英國是北方(北緯51度),常年涼爽,而德州是美國南方(北緯29度),以濕熱為特點。記得2004年8月2號早上,我們從倫敦出發,穿著毛衣。可是到達德州的休斯頓市時,當地氣溫是華氏102度(攝氏38度)。從機場出來,外面的熱浪差點把我們推回機場大廳。 第二個考驗是交通。英國的公共交通非常發達,很多地方走路也方便。然而到了德州,就不一樣了,汽車是必須的,就連買醬油、醋,都需要開車。沒有車等於沒有腿。我太太楞是在家窩居了3個月,最後不得已還是被迫學車。 第三個挑戰,是孩子所受的挑戰,也是我們家最大的挑戰。孩子來到了一個完全陌生的環境,一切要從頭開始。特別是過去的朋友圈子沒有了,要重新交友。而且,學習壓力也大。我女兒在英國讀完了9年級,美國學校安排孩子直接進入10年級。由於美國9年級上的一些課,英國9年級沒有上,孩子只好在家補課,壓力非常大。 讓我們感恩的是,到休斯頓的第二個星期天,我們就去了福遍中國教會。在這個教會裡,我們全家都得到屬靈的餵養,生命有了巨大的長進。孩子也堅定了信心,成為了學生團契的領導。這個屬靈的基礎,保守她一直持守信仰,在大學期間也成為教會的骨幹,大學畢業後依舊如此。 […]

No Picture
Uncategorized

去留之間

一勤 本文原刊於《舉目》70期。 又一個週日,6點多起床。我決定,這是最後一次去教會! 不是不信主了,我的意思是換一個聚會的地方,不再去通州的教會,在我所住的社區就近參加敬拜。 我在燕郊(屬於河北省)住。雖然緊挨著通州(屬於北京),但每次去教會總要倒三趟車,花上一個半小時才能到。路上的堵車、擠車,讓人忍無可忍,一次次地熬練我的耐心。 我在通州的教會快4年了。自信主起,我就在那兒聚會——是通州教會的弟兄姊妹帶我信的主。這4年來,我雖然換了許多住處,都堅持去:我愛通州這個教會,愛裡面的弟兄姊妹。 可是,這是我最後一次去了。其實,距離遠還是次要的,主要是感覺不到昔日的愛了。我們疏遠了。 我想,不是因為大家變了,而是一種無奈。拿陳軍弟兄和文惠姊妹來說,不管我對教會、對弟兄姊妹有多少意見,我都得承認,他們夫婦是十分愛主的。在我們這個沒有駐堂牧師的小教會,他們就像牧者和師母。一個個孤單的節日,他們邀請我去他們家做客、吃飯。一次次我徬徨無助時,他們聽我淚眼傾訴。 然而,現在想起來,那像好久以前的事了。是他們變了嗎?沒有。因為他們生孩子了,而且生了兩個,自然把更多的時間和精力放在家庭上。甚至有時週日都見不到他們,因為孩子生病了。 我為他們迫切禱告,希望這樣一個愛上帝的家庭凡事順利、蒙祝福。然而,我們還是疏遠了,我總是在別的弟兄姊妹口裡,聽到他們有種種需要的消息。 教會的弟兄姐妹也不能理解我的感受。他們只是向我提出一個又一個的要求,卻從不問及我的需要。一次次要我參加週三晚上的查經聚會,卻不想想,我為什麼不再去?我懷念曾經的查經,像是回家一樣讓人溫暖。而現在變了,變得只是喊口號,一次次說些不切合實際的大話,我們應該這樣,應該那樣……而參加查經的信徒,卻還是老樣子,甚至不如從前。 當初我們這教會有一個習慣,聚會完大家都不願回家,一直聊天,說啊、笑啊,其樂融融。 現在大家各自事多了,年輕人大多結了婚,得想著另一半的需求。結婚的又有孩子了,得想著孩子的生活規律。所以通常恭誦完主禱文沒多久,大廳就空了。 上週日,我最後一個走,居然硬生生地把門撞上,反鎖了。週日大家再來時,開不開門,進不去,最後找了開鎖公司,用上了電鑽,才開了門。我落了一身不是。 道個別吧,以後就不去了。在顛簸的公車上,我的眼裡浸出淚來。 夏天的車裡,炎熱而擁擠,像極地獄的一角。好吧,再忍這一次。我寬慰自己。 走進教會所在的社區。想著把鑰匙給文惠,再走過場似的給陳軍道個歉,等聚會完就可以回家了。然而,一看到大家,竟不捨,打算好的遲遲做不出。 這次敬拜的詩歌,有我最喜歡的一首。“只因為我們都是同路人”,只這一句歌詞,便唱出了我的眼淚,讓我想起了從前。我們是怎樣一路攙扶著走到了現在啊!真的要走嗎? 一個聲音,一遍遍地在我耳邊說著:你怎麼捨得?怎麼捨得? 聚會完,正猶豫去留,陳軍朝我走來,要我一起去買菜。我這才想起來,這週是月末,有愛宴。以前一直是我負責跑腿買菜的。我不好意思拒絕,跟陳軍一起下了樓。 路上,陳軍說:“不好意思呀,上週我態度不好。” 我先是一愣,心中繼而一暖,說:“沒,是我不對。沒檢查原因,關不上硬關,居然把門給反鎖了。” 我忘了又說了什麼,只記得一句句話全暖在心裡。明亮的陽光照透了我陰沉的臉。說不上為什麼,只這麼短短幾句關切的話,最留人。走到教會單元樓下時,仿佛聽到有人在唱“這裡有神的同在呦……”心頭又一陣感動。 這次一起吃飯的人最多。大家一起做、一起吃、一起收拾,一邊分享這一週的生活,好像一家人。說著張弟兄終於可以吃點麵食,不鬧肚子了;趙剛準備從廣州回來了,下週就來教會;結婚不久的小琴姊妹也準備要孩子了…… 大家從心裡往外笑。我從來沒有吃得這麼多,吃得這麼香,說這麼多話,臉上有這麼多笑…… 和大家一塊兒走出教會好遠,還不捨,把“再見,下週見”說了幾遍。不斷回首、擺手…… 坐在回去的車上,雖然擠、熱,我臉上卻帶著笑,眼中泛著悔意的淚,盼著下個主日快來。 作者全職寫作。

No Picture
舉目在線閱讀!

2014.10.31

“……存心忍耐,奔……”(來12:1)。 許多時候,神要我們學習忍耐,不是在床上,乃是在街上。神要我們埋葬我們的悲哀,不是在寂靜中,乃是在活動中——在貿易中,在工廠中,在交際的時候,在幫助別人的時候。沒有一種埋葬比這種埋葬更難;可是這就是所謂“……存心忍耐,奔……”

No Picture
Uncategorized

各種的紛爭

史畢德·理亞斯 本文原刊於《舉目》70期。 盡早處理教會的衝突,可以預防將來導致分裂的衝突(參《箴》17:14)。 很少有人會喜歡衝突的經驗。工作上關係愈緊密,越可能產生衝突。但是如果有效地解決衝突,會使你們的關係更親密。以下是存在於大多數教會中的5種層次的衝突,以及在每一個層次中應對的策略。 第一層次:困境 第一層次的衝突,當事人的主要意向是解決問題。第一層次的爭論者僅專注於問題,而不會指控他人。大體上說,衝突的雙方對問題採取開放的態度,沒有一方會恐懼或懷疑對方,雙方都假設對方持有善意,也不會不公開擁有的信息。 直率程度是這個衝突層次極好的指標。因為此層次衝突處理的很順利,有些人不以為是衝突。當衝突留在這個層次,可以完成許多事:問題得到解決,彼此有更好的瞭解,關係改進,彼此有更深的信任。 第二層次:意見不同 第二層次的衝突,當事人的意向有一些轉變:雙方自我保護的程度加強。他們仍然想要解決問題,但他們關切,問題解決後仍保有臉上的光彩。 在第一層次,當事人探討對方不正確的事是為了辨別真相。第二層次的當事人比較關切在衝突中得分,及展示智力。當一個衝突顯示出競賽的跡象時,要達到共識就更加困難。 第二層次的人開始不信任教會領袖們會協助他們解決問題。他們會尋求其它的幫助。他們在教會裡向他人訴說他們的擔憂。他們把問題帶回家和配偶朋友討論。 有如第一層次,這是大多數教會的典型衝突;這個層次需要一些耐心和規劃,就會有好的結果。 可行的方法: 1.幫助雙方當事人瞭解挫折的特定來源。 2.在恩慈裡,讓雙方溝通他們所看到的實情,和他們當時的情緒。 3.幫助雙方找到解決衝突的可行方案。 第三層次:競爭 在第三層次,衝突已轉變成競爭:參賽者不會關切問題本身和臉面好不好看;他們要贏,要照他們的方式做。比較不容易讓人清楚又正確地看到真正的情況,這些可從他們的言語中反應出來。有幾個常見的扭曲的現象: 1.二分法:二分法看事情只有對錯,黑白之分。只有很小或根本沒有空間,去探討其它可行的方案:“要嘛是青少年的牧師辭職,要嘛我們家離開!” 2.普及法:當我們泛泛地談論時,就無法正確地描述教會目前的情形。我們會用“每個人”,“沒人”,“永遠不會”和“常常如此”這類的詞:“這個教會從中分為兩半,每個人都選擇自己那邊。”概括性的說辭很少是真的,且這些說辭會使人們的看法更加扭曲。 3.誇張:當我們誇大時,我們假設對方的動機是惡的,也暗示我們的動機是正義的:“他們一點也不關心這教會!” 4.只憑感覺。意指只注重人的感覺,而不是問題的真相。 在第三層次,小圈圈和小團體形成。這些尚未成為第四層次的黨派,但這一種衝突,會腐蝕會眾。因第三層次做的決定是基於扭曲的想法,通常不會解決問題,反而造成更多問題。 一般來說,目標是把衝突從第三層次降低到第二或第一層次。以下是可行的方法: 1.加強當事人之間清楚、直接的溝通。這是降低第三層次衝突的要素。當事人需要開會瞭解彼此顧慮的事。要讓他們在會議中感到安全,必須先:     a.確認誰參加會議     b.確定議程     c.確定基本遵守的原則 2.幫助當事人尋求共同協議的範圍。在他們把注意力集中在不同觀點以前,先嘗試建立共同點。 3.協助當事人發掘更深的益處。兩邊的當事人所提出的顧慮和解決方案看起來可能不相容。然而背後也許有尚未說明白的益處。這種更深的關切,也可成為另類解決問題的基礎。 第四層次:爭鬥/逃開 在第四層次,當事人的主要目標是斷絕關係,或是自己離開或是使對方撤退。衝突的目標從議題和情緒轉移到原則。當事人為永恆的價值相爭——真理,人權,正義。通常當事人討論的議題,都是關乎解決問題,且可以找到行得通的答案。然而,如果要解決的問題與永恆原則有關,要達成決議是非常困難的。 […]

No Picture
Uncategorized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劉志遠 本文原刊於《舉目》70期。 前言 國慶紀念日,我和兒子一起吃早點。言談間,我提到某類人的作風,用了一個詞,“These people ”(這類人)……小兒子立刻鄭重其事地糾正我,“Dad, don't use these terms.”(老爸,不要用這些詞)我才意識到,我又犯了把人歸類的毛病。 我的3個兒女,成長在後現代的環境。他們對那些不妥的表達方式,非常敏感,也常常給我適時的提醒。這讓我不斷改進,可以與年輕一代保持溝通。 今天的北美華人教會,處在兩種文化之間。我們這一代,早年留學歐美,受現代主義文化的薰陶,思維通常是偏理性、實用, 也容易有自以為是的心態,不善換位思考。反之,我們的下一代受後現代文化薰陶,比較感性,重視人與人的關係勝於實用價值,比較能換位思考,但不那麼看重責任、後果。 這兩種思維方式各有優劣,而且包含深廣,不能三言兩語概括。當然,也不能以一概全,認為按年齡必偏向某種思維。 一般而言,北美華人教會的領導階層,多停留在現代主義的思維方式裡。而後現代文化思潮,已席捲全球。教會中有大量的年輕人受其影響。這其中,自然包括在北美土生土長的華裔下一代。他們在英文事工的領域,漸漸成為教會的領袖,或多有不滿現狀,自創教會,興起多元化的教會。且因和傳統華人教會有溝通上的困難,輕則漸行漸遠,重則教會分裂。 這是教會內部的隱憂。主耶穌即將離世的禱告,語重深長,切盼教會合一 (參《約》17章)。兩千多年的教會歷史,內鬥、分裂多於和睦。我們能不重視這個問題麼? 筆者因此想藉《舉目》以簡短的篇幅,分享一下本人這方面多年的心得,盼引弟兄姊妹關注這一問題。     一、底線 主盼望教會合一 :“從今以後,我不在世上,他們卻在世上;我往你那裡去。聖父啊,求你因你所賜給我的名保守他們,叫他們合而為一像我們一樣。”(《約》17:11)保羅在《以弗所書》裡面,也特別談到教會、弟兄姊妹的合一:“用和平彼此聯絡,竭力保守聖靈所賜合而為一的心。”(《弗》4:3) ‬‬‬‬‬‬ 主耶穌還告訴我們,別人看到我們彼此相愛,就曉得我們是祂的門徒。所以我們的合一,是榮耀上帝的見證,並且要為此“竭力”。 從這兩節聖經裡,我們能感覺到,教會合一並非易事。那麼,我們應當如何做?合一有底線嗎? 首先,我們要知道,聖經所謂的合一,並非統一。保羅清楚地表明,這是“心”的問題,所以這個“合一”講的是心靈層面。保羅的合一,是身體彼此聯絡的合一 ——肢體可以不同,但是目標和心態應當合一。 保羅講到合一的重要底線:“身體只有一個, 聖靈只有一個,正如你們蒙召同有一個指望。 一主,一信,一洗,一上帝,就是眾人的父,超乎眾人之上,貫乎眾人之中,也住在眾人之內。”(《弗》‬ 4:4-66‬)‬‬‬ 這個前提,就是“一主,一信,一洗,一上帝”。如果我們問自己:我們這些人相信同一個主、同一個上帝嗎?我們在同一個聖靈裡受的洗嗎?答案若是,我們就具備了合一的條件,我們就必須“竭力保守合而為一的心”。 保羅這個底線,真的是低到不能再低。我們只要認識同一個主,在同一個聖靈裡受洗,我們就沒有藉口不合一。 這個前提,讓我們知道,現代和後現代不同的思維,不應該是基督徒不和、互相攻擊的藉口。雖然,現代和後現代思想方法的不同,導致對上帝、上帝的話語 ,對福音,產生理解上的嚴重分歧。然而,現代和後現代的基督徒,仍有保羅所說的合一的前提,因此無須彼此攻擊、互相排斥。 […]

No Picture
編者的話

《舉目》70期—編者的話

談 妮 原文刊於《舉目》70期 為主作見證的方式有很多,其中有一個重要的基本原則,就是只要我們彼此相愛,必能顯出屬基督的品格和氣質(參《約》13:35)。 彼此相愛,說易行難。華欣點出,這其實是違背人墮落的本性的;陸加幫助我們從接納性格的差異,來實踐捨己;劉志遠分析,面對教會的多元化,要改變態度達成對話;史畢德‧理亞斯提出,衝突可按照類型來分別解決;一勤則以清新的故事,說明彼此相愛也可以很簡單。 如果我們無法彼此相愛呢?臨風整理了一個血淚斑斑的案例:虛榮心、權力慾、濫用權威,使得神學正統,又能與當代文化接軌的馬可‧德斯寇,喪失了基督門徒當有的愛與恩典。愛理、嫣然、大貓,則反映出大齡單身信徒所需要的愛與接納。 臨近聖誕,鐘德民提醒我們,這是焦點在上帝之愛的季節;小橘燈說,吸引人跟隨基督的不是物質;小剛則提出許多見證:最能說服家人接受福音的,還是我們的彼此相愛!    

No Picture
Uncategorized

若上帝不抹平人的個性……

陸加 本文原刊于《舉目》70期。 微博上有一句話,概括了國人“一切皆可食”的特點:“好吃的叫食物,難吃的叫中藥。”(@feelinglucky) 然而對於我,中藥一點兒都不難吃。我不僅喝苦藥湯的時候,可一飲而盡,甚至還很喜歡某些藥丸或是咳嗽糖漿的味道。兒時,我因此被大人誇獎為“不怕苦”,搞得我感覺極好。我覺得那些吃中藥嫌苦的人,都太嬌氣! 後到醫學院讀書,在一個偶然的遺傳學試驗中,我發現自己幾乎是個“苦盲”——我對苦味的敏感程度,比一般人差千百倍!所以, “不怕苦”的光環是不存在的,我對苦比較木納是真的。 我就此反省——我因為不知道個體之間的這種差異,所以多年來,認為我的感覺就是別人的感覺,而且很習慣用自己的感覺去評判他人感覺的對與錯。 其實,這麼做的,遠不只我一個人。在教會生活裡,也有不少人忽略了個體間的差異,不自覺地以自身的特性、感覺為中心,去看待其他事物。於是,信徒間產生隔閡、張力,甚至衝突。 祖孫三代,不同的帶領 從聖經裡的記載和描述,可以看到個體間明顯的性格差異。我覺得,其中最有代表性(也是篇幅最長)的,當屬《創世記》對亞伯拉罕、以撒和雅各祖孫三代的故事。 ×亞伯拉罕  亞伯拉罕是開拓型、敢闖敢幹的。負面的表現就是莽撞、性急。 做事毫不遲疑,不怕冒險:上帝呼召,他即起身離開本族、本地、本家,走時還不知去哪;遇到饑荒,馬上就離開迦南,去了埃及;羅得一家被擄,亞伯拉罕馬上帶家丁殺敗四王,救回羅得一家。 不習慣等待,立刻要解決問題。所以,可以做成大事,也易出差錯,惹出麻煩:險些丟掉撒拉;生下以實瑪利等。 上帝對亞伯拉罕的帶領是“呼召與等候(Calling + Waiting)”。祂呼召這樣一個個性鮮明的人,賜他應許,但又常常讓他長久等候——他75歲才出吾珥。這時開始建立家族,已經夠晚了,結果又讓他等了25年,才有兒子。上帝磨去他的急躁、魯莽,幫助他建立信心,一步一步地實現上帝的計畫。 ×兒子以撒 以撒與他父親亞伯拉罕正相反。他的事蹟雖然記載不多,但是個性很明顯:穩健、溫和,避免衝突。他是被環境逼著走。 消極、被動。比如非利士人搶水井,搶他一次,他就被迫挪動一次,從不主動尋找解決之道。直到非利士人見他蒙上帝賜福,找他立約,他還問:你們不是恨我們嗎? 順服。他跟亞伯拉罕上山,開始時縱然心裡疑惑,也不問祭物何在,不反抗。 常犯糊塗。他要給以掃祝福,結果犯糊塗,上了雅各和利百加的當。他雖然眼睛不好,但耳朵還好,明明知道聲音是雅各的,還是糊裡糊塗地把祝福給了出去。 上帝對以撒的帶領,是推動與賜福(Pushing + Providing)。環境變成上帝的工具,從後面推(逼)著以撒走,直逼他到寬闊之地、經歷上帝豐富的供應、承受到上帝應許的福氣。 ×孫子雅各 以撒的兒子雅各,精明,善算計,能抓,會使計謀。但是他也很能幹、肯幹,會巧幹。 精明、算計。用一碗紅豆湯,騙得了長子權;與母親合謀,騙來父親的祝福;與拉班鬥智;回迦南的時候,與以掃斡旋…… 偏心。對自己的兒子厚此薄彼,偏愛約瑟。 信心足。在困境中,靠著上帝走出低谷,並且使家族(12個兒子)和產業昌大起來。 上帝對雅各的帶領,是矯正與昌大(Correcting + Expanding)。上帝揀選了他,不因他的劣跡拋棄他,但也重重地修理他。上帝用自己的計劃,取代雅各的個人打算。又使用雅各的能力,開創以色列民族。 這祖孫三代都蒙揀選,都豐豐富富地經歷上帝,但是上帝帶領他們的方式卻大相徑庭。聖經多處提及,“耶和華是亞伯拉罕、以撒和雅各的上帝”(見《出》3:6、 15-16、《太》22:32;《可》12:26;《路》20:37)。我們也許可以從中窺探,上帝在人的個性差異之上,豐富、奇妙、獨特的作為。 […]

No Picture
舉目在線閱讀!

2014.10.28

“然而神既有豐富的憐憫,因他愛我們的大愛,當我們死在過犯中的時候,便叫我們與基督一同活過來…他又叫我們與基督耶穌一同復活,一同坐在天上”(弗2:4-6) 沒有一件東西,比靈裡的焦急掛慮,更妨礙屬靈的能力和成功。我們應當在任何環境中學習享受神的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