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舉目在線閱讀!

2014.12.31經文默想

“我們受患難呢,是為叫你們得安慰……這安慰能叫你們忍受我們所受的那樣苦楚。我們為你們所存的盼望是確定的。因為知道你們既是同受苦楚,也必同得安慰。”(《林後》1:6-7)信徒啊,你不要動怒咬牙;只要看見這是訓練你成為一個安慰使者的;因此當甘甘心心在神的旨意裡面忍受。 […]

時代廣場

亞裔新生代基督徒的走向

本文原刊於《舉目》71期。 臨風 美國人口增長速度最快的族裔不是西裔、非裔,乃是亞裔。 2012年,美國亞裔大約1900萬,占美國人口的5%強。據估計,到了2050年,亞裔將超過4千萬,占9%的人口。不過在美國社會,亞裔以及亞裔文化一向失聲,在基督教界也不例外。猶太裔人口在美國只占1-2%,但是猶太人以及猶太文化的影響力卻到處可見。 亞裔種族複雜,按地區可歸為三大類:東亞、東南亞和南亞。其中英語流利的占64%。有83%的人屬6個人種:華人、菲律賓人、印度人、越南人、韓國人和日本人。總的來說,美國亞裔新移民多,所受的教育及收入,都超過其他族群。近年來,失聲的亞裔,開始改變在美國社會的影響力。 在亞裔中,有42%的人自稱是基督徒,包括22%新教徒,19%天主教徒。這遠低於美國基督徒的統計數字(75%),分配也並不均勻。大多數菲律賓人自認是天主教徒,而韓國人自稱為新教徒的最多。據估計,全美有7,123間亞裔教會(主要使用語言非英語),其中韓國教會有4,000間,華人教會有1,200間。雖然這個數字並不一定準確,但是其比例可以作為參考。 亞裔領導的“多族群教會”興起 亞裔移民的下一代很少留在原來的亞裔教會,成年後多數選擇多族群、多文化的新型教會,例如Mosaic,Newsong,等等。這類新型教會沒有傳統教會“文化戰爭”的包袱,與文化接軌良好,充滿活力。近年來有更多亞裔領導的新型教會出現。他們更能滿足亞裔下一代的需要。這批領袖都是三、四十歲的亞裔新生代。 例如:著名的Francis Chan與他在北加州所開拓的新事工、“今日基督教”機構《領導》雜誌編輯Skye Jethani(印度移民第二代)。2014年10月號《今日基督教》雜誌中(“Asian Americans, Silent No More”),韓裔作者Helen Lee介紹了好幾位有影響力的領袖:包括芝加哥的Peter Hong牧師、David Choi牧師、三一神學院的Peter Cha教授,西雅圖的Eugene Cho、加州灣區的Steve Quen,等等。這是個非常可喜的新氣象。   這個新氣象反映了近年來大學校園裡大批亞裔歸主的現象。許多名校(哈佛、普林斯頓、柏克萊加大、斯坦福、德州大,等等)的基督徒團契,有越來越多的亞裔學生歸主。就以美國校園團契(InterVarsity)主辦,三年一度的“爾班拿宣教大會”(Urbana Conference ,或譯為“厄巴納宣教大會”)為例,2012年大會在16,000位參加者中,有將近40%是亞裔學生,遠超過2009年的24%。 對此,波士頓華人佈道會的陳卓明牧師向《今日基督教》的自由作家Tim Stafford說(參“The Tiger in the Acadmey,” 2006-4-1, Christianity Today.): “如果有人問我,華人移民相信什麼宗教,我要說‘財富’,這就是他們的生活和夢想。他們希望得到錢財上的安全感。這也是為什麼他們要受教育——不是任何一種教育,而是能賺錢的教育。 […]

No Picture
舉目在線閱讀!

2014.12.30經文默想

“我們這至暫至輕的苦楚,要為我們成就極重無比永遠的榮耀”。(《林後》4:17)有時喜樂是需要痛苦來產生的。可以安慰的是,悲傷逗留的時間並不長,不久就要離去。大雷雨的時間,和整個長夜相比,是非短促的,“一宿雖然哭泣,早晨便必歡呼”。(《詩》30:5) […]

No Picture
舉目在線閱讀!

2014.12.29經文默想

“你們既是神的選民……就要穿下憐憫,恩慈。”(《西》3:12)在人生的道路上,有許多人,我們也許一生只會碰到一次;以後永遠不會再相遇了。所以千萬不要錯過這唯一的機會啊!多少次,一滴恩慈油,會叫一個頂硬的罪人軟化過來。預備接受救主贖罪的恩典。 […]

No Picture
職場生活

教會內外兩張皮?

本文原刊於《舉目》71期。 陶婷婷 一次,主日學下課後,我在教室裡掃地。媽媽看見了,回家後對我說:“你可從來沒在家裡掃過地。”雖然她說這話帶著慈愛,卻引起了我的思考:我的信仰脫離了我的日常生活嗎?教會服事,和我的家庭、工作,有沒有全然不相干? 於是我學著讓信仰進入生活。 我是職場經理人、妻子和媽媽,那麼我要做好上帝為我安排的這些職分。我給自己的生活排列了4個層次: 第一個層次, 就是親近上帝。不僅僅在教會聽道,而且每天要堅持讀經、禱告、默想、等候上帝。這是我們基督徒生命的根基,也是我們走天國之路的起點。 第二個層次就是家庭。上帝讓我們在家裡學習愛和包容。經營出上帝喜悅的家,需要花費非常多的心思,甚至超過工作和服事,但這就是上帝交給我們的功課。如果我們對丈夫、孩子不管不顧,對父母不冷不熱,卻每天求上帝讓丈夫信主、孩子聽話,上帝會垂聽嗎? 第三個層次,就是工作。我們需要努力工作養家,也要在職場榮耀上帝、傳播福音。如果我們沒有條件到陌生人中發傳單、到異地宣教,我們可以在朋友或同事聚餐、出遊時,將福音傳出去。 我今年和供應商有一個合作項目,對方有4個項目組成員。我利用各種機會,不斷地將上帝的話語,和基督徒的見證,講給他們。後來有3個人做了決志禱告,其中一個還帶著太太一起受洗。 我這兩年也在香港中文大學讀EMBA,同學都是企業家、高級經理。直接講罪人和救贖非常困難,我就時不時邀請他們參加聖誕晚會、企業家聯歡會,定期給他們發福音短信,送好書,或者聚餐的時候講講見證。現在也許看不出效果,但我相信,我們撒下種子,上帝會負責收割。 第四個層次,就是教會的服事。對有家庭、有工作的基督徒來說,教會的服事不可貪多,也要適合自己的時間分配和生活安排。比如我選擇當主日學老師(我的孩子也在主日學),這個服事讓我的生活和時間都很平衡。服事不能用工作量評估,要依靠上帝的帶領,而不是別人的贊美和鼓勵。 上面的4個層次,對我而言是恰當的。每個人都可以按照自己的情況排列次序,但親近上帝一定是第一位。因為主耶穌告訴我們:那不可少的只有一件,就是親近上帝。我們要學習馬利亞,選擇那上好的福分(參《路》10:42)。 給自己排列生活優先次序的好處是,當事情太多,發生衝突時,我們知道先選哪個。當我們軟弱、抱怨的時候,可以審視一下自己的生活次序。比如,當你將家庭放在前面,在工作上就要學會取捨——你的同事比你晉升得快,你不要嫉妒,因為你沒有像他那樣付出那麼多。當你將工作放在第一位的時候,你就不要因為後院起火而惱怒。當你將親近上帝放在教會服事的後面,就不要因為筋疲力盡而急躁焦慮,因為你未能從上帝那裡支取源源不斷的力量。 願每一個基督徒都能把信仰落實到生活中, 而不是教會內外“兩張皮”。 作者來自深圳,在一家大型企業從事科技管理工作,香港中文大學工商管理專業碩士在讀。

No Picture
舉目在線閱讀!

2014.12.26經文默想

“你們雖不見風,不見雨,這谷必滿了水,使你們,和牲畜有水喝”。(《王下》3:17)照人看來,這是絕對不可能的事,但是在神沒有難事。我們常喜歡憑徵兆,憑感覺;沒有表顯,我們的心不會滿足;但是最大的信心的勝利乃是在安靜中知道他是神。 […]

Uncategorized

這些理由,對不對?——從《以弗所書》看事奉

本文原刊於《舉目》71期。 李光陵 筆者在北美牧會20多年,常常見到一些基督徒雖信主多年,卻對教會中的服事興趣缺缺。也有些基督徒,雖然參與服事,但原因只是:“教會需要幫忙。”或者,“從上帝領受的恩典很多,應該回報。” 這些服事的理由,不能說不對,或不好,但筆者想問的是,如果我們只是基於這些原因來參與服事,我們的服事與其他宗教,比如佛教徒在廟宇中的服事,又有何不同? 服事是為了敬拜上帝 在中文裡,“服事”與“事奉”的字義,沒有很明顯的區別。然而對於我們基督徒來說,“事奉”裡含有“敬拜”之義。舉例來說,保羅勸勉基督徒將身體獻上、當作活祭,這樣的“事奉”乃是理所當然的(參《羅》12:1)。這裡的“事奉”,多半指我們敬拜上帝的各種行為,事奉的對象是上帝。 接下來,保羅談基督徒屬靈恩賜的種類與運用。我們由此可以看到,不管我們從事的是什麼類型的服事,都必須以敬拜的態度為服事的基礎。若不是為了事奉、敬拜上帝,我們的服事就不太具有意義。 是為了經歷上帝的大能 許多基督徒以為,服事在於自己的能力(能貢獻一己之力)。其實,服事是上帝給我們機會,讓我們經歷上帝的大能。 保羅給以弗所教會的書信,讓我們知道,教會是上帝用大能拯救出來的一群人。這群人不分種族、文化、膚色、男女、年齡,在基督的身體裡,互為肢體,彼此服事。這件事情本身,就是上帝大能的作為。簡單地講,在基督裡,所有人與人之間的隔閡,都被基督去除,“以自己的身體廢掉冤仇……藉這十字架使兩下歸為一體,與上帝和好了 ” (《弗》2:15-16)。 保羅認為,這顯明了基督福音的奧祕,也彰顯出上帝那長闊高深的愛和大能、大力充滿了教會(參《弗》3:18-19)。我們可以這樣說,教會是這世界上最獨特的生命體。所有因信而得救的人,都“在基督耶穌裡,藉著福音,得以同為後嗣,同為一體,同蒙應許”(《弗》3:6)。 為了建立教會 上帝把所有蒙恩得救的人,都連接在基督的身體裡,成為“一個新人”(參《弗》2:15) ,就是祂的教會。我們作為基督身體的一部分,就有特權、責任,與其他的肢體,一同配搭,一同服事基督的身體。 換句話說,上帝要透過祂給每位基督徒的恩賜,一起同建造祂的身體——教會。因此,人有恩賜、有機會在教會中配搭服事,也間接證明了是基督生命體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若有人說自己是基督徒,卻從來沒有參與服事,就是不明白基督身體奧祕的糊塗人。這就如同人體上的器官不肯發揮自己的功能一般奇怪。 為了學習基督 基督是教會之首,所有的肢體,都“靠祂聯絡得合式”(《弗》4:15-16)。耶穌基督的謙卑與捨己,是我們最好的榜樣。保羅提到基督賜給教會諸多恩賜之前的一段話,值得我們深思:“所以經上說:祂升上高天的時候,擄掠了仇敵,將各樣的恩賜賞給人。(既說升上,豈不是先降在地下麼?那降下的,就是遠升諸天之上要充滿萬有的。)”(《弗》4:8-10) 基督在升上高天之前,願意先“降下”,道成肉身。這種的完全虛己,正是今天所有願意服事主的人應該效法的,也是服事時應有的基本態度。 如同主耶穌對門徒的呼籲:“若有人服事我,就當跟從我;我在哪裡,服事我的人也要在那裡;若有人服事我,我父必尊重他。”(《約》12:26)可見,服事是我們作主門徒的必學功課,也是主操練我們的途徑。通過服事,我們效法基督,體會上帝的心意,做上帝喜悅的事。 服事中,難免遇到困難。與其他肢體配搭時,難免有難處。主內的肢體,既然是人,當然會有個性,有主觀的看法。要在一起服事,會有很多的功課需要學習,也需要磨練。 遇見個性或意見與自己不同的人,甚至遇見不公平的事情,不要輕言放棄、離開上帝給我們的服事崗位。這是上帝給我們機會,去效法基督的虛己謙卑,在與人同工配搭上,顯出基督的溫柔、忍耐,以及其他各種屬靈的性格。 從這個角度看,服事不只是做事情,更是基督徒屬靈品格的操練與檢視。 為了活出生命 許多人覺得,只有在教堂內做的,才算是服事。而保羅顯然認為,服事與恩賜的運用,包括了言語、性情和行為的改變(參《弗》4:17-5:20)。廣義地說,我們的個性、才能等諸方面的長處,都是上帝賦予的恩賜。我們未信主時,以此為利己的工具。然而現在我們已經被基督改變了,從此之後,“我們的生活、動作、存留,都在乎祂”(《徒》17:28),我們就當把自己的身體獻上,作為彰顯上帝聖潔、公義的器具(參《羅》6:13)。 這是人生觀的改變。信仰對人的改變,還可以從婚姻、家庭和職場等人際關係中看出來。 夫妻能否學習基督的順服,以基督的愛和捨己來彼此相待,是他們有沒有存著敬畏的心來彼此順服的最佳證明(參《弗》5:21-33)。子女對父母的孝順,父母對孩子的教育與訓誨,也要本著聖經的原則(參《弗》6:1-4)。 不但如此,基督徒的雇主與雇員的關係,也要本著服事的原則。保羅特別指出:“你們作僕人的,要懼怕戰兢,用誠實的心聽從你們肉身的主人,好像聽從基督一般。不要只在眼前事奉,像是討人喜歡的,要像基督的僕人,從心裡遵行上帝的旨意。甘心事奉,好像服事主,不像服事人。”(《弗》6:5-7) 同樣的,保羅也說:“你們作主人的,待僕人也是一理,不要威嚇他們。因為知道,他們和你們同有一位主在天上;祂並不偏待人。” (《弗》6: 9)可見,如果能按照聖經的真理,在夫妻、親子或是職場等各種關係中,都活出聖經的原則,這本身就是一種敬拜、服事。 我牧會的時候,常聽見弟兄姊妹很困惑地問:“我的時間就這麼多,很難在家庭、工作和教會服事上做出取捨。究竟什麼才是最重要的呢?”這樣的問題,其實對牧者也是極大的挑戰。因為牧者不但要關心自己的婚姻與家庭,也必須關心弟兄姊妹的靈命與生活。 我覺得,關鍵是保持家庭、工作與事奉的平衡。這需要用信心向上帝求取智慧,讓我們懂得如何“愛惜光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