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順服,有幾種?

新約裡明顯有兩種順服:

一種是政治和軍事上的順服,包括對外來權柄的非自願性順服,乃屬於階級體制,並且是單向的。對此,派吉特稱之為“第一種順服”。

另外一種順服,符合新約中hypatasso所含有的意思,“出於謙卑、憐憫或愛,自願順服於另一個人”(註7),那是發自內心的、個人的,不一定是永久的,卻是相互的,這就是“第二種順服”。這是新約中的主要道德教導。 […]

No Picture
事奉篇

石頭的落處——《約翰福音》8:1-11

本文原刊於《舉目》72期。 劉同蘇 在石頭紛飛的日子裡來到主前。 (一)達到文士與法利賽人的義了嗎? 與往常一樣,文士與法利賽人在律法上總是義的!在程序法上,他們以“當場抓獲”,滿足了對證據真實性的要求;在實體法上,他們的直指,全然吻合律法(參《申》22:24)。 有人以他們未起訴通姦男子為由,指責他們未滿足社會公義的要求,但那要求已經超出了律法的範圍,更不在經文所描述的場景之內(誰知道他們沒有在另一場合,起訴那位通姦男子呢?)。總之,在律法的直接意義上,文士與法利賽人,滿足了“義”的要求。 今天,在教會裡,未經程序的指控和沒有證據的謠言滿天飛,我們連文士與法利賽人的義,都沒有達到,更不用說勝過了;而世界的法律要求:在經過正當法律程序證明其有罪之前,一個犯罪嫌疑人應當被視為無罪。 我們的定罪,符合這個程序要求嗎? (二)超越律法的最後審判 文士與法利賽人,滿足了律法所要求的義。所以,他們的挑戰,似乎將耶穌逼到了死角——義,就要判處通姦女人死刑;赦免該女人,就要違背律法的義。 “你們中間誰是沒有罪的,誰就可以(有權)先拿石頭打(死)她。”(《約》8:7b) 律法是義的,但是,律法之義並不具有終極效力。 律法是針對外在行為的,從而,只具有外在的普遍效力。外在的行為及其規則都是有限的,由此,總有人可能避免某種外在行為的錯誤,且在該行為方面,以義人的身份審判他人。 不過,最後審判卻是針對內在生命的,即最後審判總是指向自我的:只要是指向自我,則罪人之自我所覆蓋的全體外在生活,必有罪行顯露;就算罪行沒有顯露,罪心也無處藏匿。 換句話說,只要是指向自我,誰不是罪人呢?只要自己也是罪人,那石頭是不是應先落到自己的頭上呢? 最後審判的效力,總是向內的——那落在心上的石頭,總是拋向自己的。由於自己先行挑選了“乾地”,外在的客觀的審判,永遠是朝向他人的。當我們義憤填膺地審判他人的時候,恰恰將自己劃在最後審判的效力之外。 這裡,耶穌將律法的審判轉換為最後的審判。於是,真正的審判,不再僅僅及於外在行為,更觸到了內在生命;不再只是一時的糾正,而是永恆的翻轉。 什麼時候審判是針對自我的,什麼時候審判才可能具有終極性! (三)對指控者的憐憫 耶穌無言地蹲在地上劃字。這個舉動被人解釋為迴避兩難困境的策略。但是,既然是迴避發言,那麼,為什麼在發言之後,又蹲回去無言地劃字呢? 其實,耶穌不僅對罪人(行淫婦人)憐憫,對自以為義、指控她的人(文士與法利賽人)也憐憫。耶穌來,就是拯救罪人的——那自以為義地指控罪人的,不也是罪人嗎?不也在需要拯救之列嗎? 耶穌的無言,不正是對自我悔改的等待嗎?其發聲後的無言,恰恰揭示了其發聲前無言的性質。既然最後審判是針對自我的,只有自我的醒悟,才是最後審判的效力。外在的指責,無法觸及內在的生命;正是通過自我的審判,上帝的審判,才觸及了罪人的內在生命。 無言,是上帝的憐憫;無言,是上帝留給罪人從裡面悔改的機會;無言,是上帝的等待……祂在等待! (四)自我直面上帝的可能 群起而攻之的人們,卻一個一個地走了。 當“群”的外在轉向了“個”的內在,生命便被觸及了。除非作為“個”,自我從而生命,是無法真正來到上帝面前的。只要躲在“群”裡面,誰都不用以自我來擔當。 自我,必須由自己扛著;由“群”扛著的,都不是自我。一個無“群”遮擋而直面上帝的自我,怎麼可能不見自己虧缺上帝榮耀的黑暗呢? 場景裡,只剩下了行淫婦人與耶穌。這就是自我面對上帝的場景。旁人的幫助與批評,至多是輔助,最終能夠將生命帶到主前的,只能是自己。 上帝啊,就是你和我。只有在這裡,你觸摸了我生命的終極之地! (五)赦罪的效力 “不定罪了”不是說“把罪作為非罪了”。 公義的上帝,怎麼可能將罪作為無罪呢?若準確翻譯的話,該經文的意思是:免去該罪的後果,取消對該罪的刑罰。 犯罪不用承擔後果?那,趕緊再去找一個情夫吧? 今天教會裡面,不是充斥著這種“犯罪也不是罪了”和“犯罪也無需承擔後果”的赦罪觀嗎? 一切世間法律的公義,都是向後看的:對罪的刑罰正與以前犯的罪相等。但上帝的法律卻是向前看的:一個悔改的生活,正反向地與一個犯罪的生活相等。 […]

言與思

"我討厭他"(張怡昕)2015.01.26

團契中,有我不太喜歡的人。好吧,直說,我討厭他。因為我覺得他虛偽。他在團契分享討論時,引用起聖經那是一串串的,禱告時的聲音似乎都和平常講話時的聲音不一樣,顯得更莊重真摯。可在生活中,他嬉皮笑語起來,好像換了種語言。作為學生,他對待學習卻並不認真,跟他講過某事他做的準備不夠,事情做得不盡責,但下次還是這樣,也沒有流露出什麼不好意思。 […]

言與思

背聖經——不可輕看這小子(談妮)2015.01.23

背聖經可以成為一件很有趣的“遊戲”。當然,對於一些曾經有過不快背書經驗的人而言,可能僅僅“背聖經”一詞,就勾起了枯燥、艱辛、挫折……甚至羞辱的情緒記憶。而我希望,快樂地背聖經,能改變那些不好的情緒記憶;特別是孩童,希望他們對聖經的印象,是愉悅的、是溫暖的、是引向光明和愛的。 […]

编者心

不同的人生 –從姚貝娜英年早逝想到的(鄭期英)2015.01.19

在諸多的悼念文章中,萬維博客中,海天所寫的《紅塵滾滾,相送青衣》中的一段話,讓我深思:

“如果姚貝娜當初沒有參加‘好聲音’,沒有因此聲名鵲起而成為一線紅星,躋身充滿緊張和壓力的歌壇名利場,而是跳出紅塵,過一種相對雲淡風輕的生活,唱真心喜歡的歌,做平靜自由的事,父母膝下承歡,愛人肩頭相依,她是不是能更長久地保持健康?” […]

品書香

《創世記點燃敬拜之火:創世記1至3章建造基督徒世界觀所需的一切》(陳培德)2015.01.19

全書涵蓋四個宗旨:創造(看見“上帝所造一切的原本美好設計”)、敬拜(觀看上帝在創世中的作為,沐浴在上帝恩慈本性中,被祂所感化吸引,回歸對上帝本當有的頌讚和讚美)、文化(離開自戀式的文化,被上帝的重新再造所超越)、靈命(與上帝重建關係,有像祂的品格性情,於世俗洪流中成為具敬虔品格的基督徒群體)。 […]

No Picture
成長篇

聖經與人類的上古歷史

本文原刊於《舉目》71期。 潘柏滔 聖經清楚地告訴我們,人乃上帝按自己的形像造的(《創》1:26-27)。不過,究竟上帝何時創造天地和人類,卻沒有交代。有人根據愛爾蘭大主教烏撤(Archbishop Ussher,1581-1656)的理論,以《創世記》第5章和第11章的家譜計算,認定上帝在主前4004創造了世界和人類。這與地質測年法所鑒定的地球數十億年年齡,大相徑庭!有些人以此攻擊聖經不合乎科學!很多在教會成長的年輕人,也因此離開基督信仰。 保羅吩咐我們,“按著正意分解真理的道”(《提後》2:15)。究竟怎樣才符合“正意”呢?讓我們從下列兩方面,討論一下聖經與人類的上古歷史 。 一、家譜 很多研究聖經家譜結構的學者,認為聖經中的家譜並非按年代準確地記載,其目的也不是用來推算人類歷史年代。聖經記載家譜,目的是表達屬靈的意義、傳遞神學的信息。從聖經中的家譜,我們可看到下列三方面: (一)不重要的人物,不記載在家譜中 下列是一些例子。 例一 《馬太福音》1:1“亞伯拉罕的後裔,大衛的子孫(後裔,子孫:原文作兒子),耶穌基督的家譜”,在這裡,亞伯拉罕與大衛、大衛與耶穌基督之間的人名,未全記載,因為這家譜只介紹重要的人物。 在耶穌的家譜中,有“約蘭生烏西亞”一句(《太》1:8)。其實這裡有三個人名未被記錄:亞哈謝(《王下》8:25),約阿施(《王下》12:1),亞瑪謝(《王下》14:1)。此外,以斯拉的家譜中,還有6個連續的人名未寫。(見《代上》6:3-14和《拉》7:1-5) 按照《出埃及記》6:16-24記錄的家譜,摩西好像是利未的曾孫。然而從利未到摩西,相隔430年(《出》12:40)。顯然,摩西的家譜中,有不少的人名未記載。 聖經的家譜並不在乎年表,而是有深層的意義。《馬太福音》第1章,記載耶穌的3個14代的家譜,“這樣,從亞伯拉罕到大衛共有14代;從大衛到遷至巴比倫的時候也有14代;從遷至巴比倫的時候到基督又有14代”(《太》1:17)。其實,從亞伯拉罕至大衛,歷經1千年。從大衛至遷到巴比倫,約4百年。從巴比倫到耶穌時代,是5百多年。 耶穌的家譜中,還有4個婦女,這是有違猶太人的風俗的!其中,他瑪、喇合、烏利亞的妻子,都犯過大罪,而路得是外邦人。 可見《馬太福音》中的耶穌家譜,要表達的是:耶穌是彌賽亞,是大衛的後裔,是舊約預言的應驗。祂來是要彰顯上帝的恩典。這恩典是給一切罪人的,也給女人和外邦人。這些神學意義,都是超乎年代的! 例二 《創世記》5章和11章的家譜,使用了平行對稱體裁,都以同樣的程式,記載了10個名字:亞當到挪亞共10代,閃到亞伯蘭也是10代。最後一代的挪亞和亞伯蘭,都是一個新時代的開始。 例三  《創世記》4:17-22與5:3-29兩個家譜,亦是有意義的對比。兩個家譜,都以一個父親生3個兒子來結束。兩者都以第7代的子孫為高潮。前者以拉麥的多妻、流血復仇和狂言為鑒,後者以以諾與上帝同行為範(《創》5:23-24),互相對比。 該隱後代和塞特子孫的希伯來名字,亦有對應之處:該隱—該南;以諾—以挪士;以拿—雅列;米戶雅利(Mehujael)—瑪勒(Mahalalel);瑪土撒拉—瑪土撒拉;拉麥—拉麥。 最後一代,同有代表性:拉麥3個後代,代表三種專業人才;挪亞3個後代,代表三個人種。而且,塞特、以諾、挪亞3人,都有較詳細、突出而且正面的描述,說明此3人是例外。該隱族譜不記年代,表示人離棄上帝的日子不被記念。塞特(代替亞伯)的族譜有年代,表示人活在上帝面前得享長壽——直到人罪大惡極,只能活到120歲(《創》6:3)。 這些都是族譜要傳達的主題、教訓與意義。所以我們可以肯定,古人記族譜,重視要表達的意義,重視文字上的工整,卻往往跳過很多代,不記錄,不交代,選擇性地記載。 若用這些家譜中的歲數,加起來計算年代的話,就會發現誤得到下列的結果:洪水以前,挪亞所有祖先都與亞當同時活著;亞伯拉罕58歲時,挪亞才死;閃比亞伯拉罕遲死35年! 這顯然不是五經作者要表達的!《創世記》6:5-6說,當時“耶和華見人在地上罪惡很大,終日所思想的盡都是惡,耶和華就後悔造人在地上,心中憂傷”。若亞當在挪亞父親的年代還健在,人不可能忘記創造主。這証明挪亞時代的人,不可能與亞當同時。 亞伯拉罕也不可能與挪亞和閃同時,因為比亞伯拉罕更早時代的人說: “來吧!我們要建造一座城和一座塔,塔頂通天,為要傳揚我們的名,免得我們分散在全地上。”(《創》11:4) 這些經文暗示,亞當到挪亞,挪亞到亞伯拉罕之間,有遙遠的時間差距,人甚至忘了上帝創造,以及降洪水的史實。 (二)“父親”、“兒子”,或“某某生某某”,超出字面的意思 上文提及,耶穌的家譜中,“約蘭生烏西亞”一句內,即省略了3個人名。因此“約蘭生烏西亞”的“生”字,並非指約蘭是烏西亞的父親,而是指約蘭是烏西亞的祖先。 《歷代志上》1:36提到,“以利法的兒子是提幔,阿抹,洗玻,迦坦,基納斯,亭納,亞瑪力”。但《創世記》36:11-12卻說:“以利法的兒子是提幔、阿抹、洗玻,迦坦、基納斯。亭納是以掃兒子以利法的妾;她給以利法生了亞瑪力……” 聖經中有很多這樣的例子。在《創世記》5和11章的家譜中,可以看到下列的程式: “甲活到……年生了乙,又活了……年。乙活到……年生了丙,又活了……年”。這裡所用“生了”一詞,往往是有了子孫之意。比如,悉帕和辟拉為雅各“生了”孫子(參《創》46:16-23),迦南“生了”幾個國家的人(參《創》10:15-18)。所以“甲活到……年生了乙,乙活到……年生了丙”的意思,不一定是父親生兒子。可能是某人出生時,其重要長輩的年齡。 (三)古人長壽的新證據 […]

Uncategorized

堆炭火堆在兒子頭上?

本文原刊於《舉目》71期。 基甸 青春期的兒子常常令老爸老媽生氣,有時甚至氣到說: “再也不要管他了,隨他去吧!” 一天,媽媽剛說了“不管他”的氣話,又在那邊兢兢業業地給兒子做好吃的斯慕雪(smoothie)。 爸爸偷笑,說媽媽“又犯賤”。媽媽立即回答: “我這是把炭火堆在他的頭上!”

No Picture
成長篇

我的婚姻記

本文原刊於《舉目》71期。 郭易君 2008年中旬,我碩士畢業,在一家研究機構工作。開始的幾個月是實習期,每個月2千多塊的工資,除去房租和生活費,所剩無幾。我的女朋友還需要一年才能畢業。我們兩個在大學時一起服事學生團契,從2007年開始帶領一個教會。那是一個以學生為主的教會,活力四射,但也充滿危機。我們看到很多弟兄姊妹在戀愛上所受的試探,再看聖經裡關於婚姻的教導,便商量在當年12月份結婚。 不合“結婚標準” 我們當時的條件,遠遠不符合社會上的“結婚標準”。女友的父母還不信主,希望我們有房有車之後再結婚。然而,對我這個不能“坑爹” (沒有有錢有勢的父親,編註)的窮小子而言,想有房有車,不知要等到猴年馬月。 我們管不了那麼多,6月份,我們一起禱告後,就憑著信心定了一個結婚日期──12月6日。接著,我們開始了40天的禁食禱告(每日只吃一餐)。每到中午,同事們去吃飯,我就跪在辦公桌下禱告。當時有很多掛慮:擔心影響教會的服事,擔心岳父、岳母堅決反對,也擔心靠我這點工資無法生活。 教會的服事像一個無底洞,若不是上帝的保守,我們就是整個生命都燃燒殆盡也不夠。從2006年開始,我和女友每週每人帶三、四個查經班,加上晨禱、傳福音、探訪、特殊關懷等服事,我們就像兩個高速旋轉的陀螺,不知道怎麼停下來。 感謝上帝,在這時讓我們看到符合聖經的生命優先次序:上帝是第一位的,其次是家庭,再次才是具體的服事。能夠建造一個榮神益人的家庭,並在這淫亂、墮落的世代,活出基督徒婚姻的見證,這是我們能做的最有意義的服事。 一位牧者講:上帝的兒女結婚,整個世界都要為他們讓步。雖然我和未婚妻擔心,暫停服事之後教會那些年輕弟兄姊妹的生命受虧損,然而聽命勝於獻祭,順從勝過羔羊的脂油。禁食禱告40天後,我們暫停了教會的一切服事,把精力轉向內在的安靜,花更多的時間親近上帝,以及彼此陪伴、交流,預備自己的身心靈進入婚姻。 當我們把次序擺正後,上帝不僅沒有讓我們的教會受虧損,反倒興起一批新同工,大大堅固教會。 婚前持守聖潔 與此同時,上帝也潔淨我們的內在。我和未婚妻約定,在婚前持守聖潔。 由於信主前我是一個極其污穢、敗壞不堪的人,同別的女人發生過淫亂的關係。因此,我痛恨自己,也對自己不放心。我的肉體私慾常常與屬靈生命爭戰。我願意珍惜、寶貴、敬重我將來的妻子,並順服上帝聖潔的命令,但我的肉體卻總是渴望滿足自己的慾望。 我知道,我不能再順服我原來的主人──肉體,它是慾壑難填的地獄。如今我已經在基督裡,我決定順服新的主人,就是在十字架上死而復活的基督。而且,有聖靈住在我的心裡。 感謝主,這樣的立志和宣告,蒙主保守。我雖也有軟弱的時候,但上帝的恩典總是托著我,讓我不至於全然跌倒,也操練我越發地信靠上帝。 父母同意了我們結婚 我來自普通的工農家庭,父母都是老實、本分的普通人。女友家庭的社會地位相對高些,父親是教授,母親是醫生。 雙方家庭約好國慶節見面,討論結婚事宜。我心裡有些忐忑。清晨讀經禱告時,看到《啟示錄》1:5-6,“……祂愛我們,用自己的血使我們脫離罪惡,又使我們成為國民,作祂父上帝的祭司……”這段經文讓我特別感動,我知道,不是我一個人去未婚妻家裡,乃是帶著上帝的愛和上帝賜予的力量去的。 感謝上帝的恩典,雙方父母見面特別蒙恩。我與未來的岳父真誠地交談,讓他理解我們的信仰、婚姻觀,和我對婚約的承諾。雙方父母都同意了我們兩個結婚的決定。 新房好得不能再好 我們開始準備各種結婚事宜。 首先,婚房是一個大問題。北京租房市場漲得嚇人,很小的一居一室,都得3000多元。我不捨得花錢去找中介,就貼了幾張招租小廣告,卻一直沒有收到任何消息。 直到距婚期還有一週的時候,我從青島出差回來,剛下飛機,接到一位阿姨的電話,她說北郵(北京郵電大學,編註)一個退休教授有套小兩居。我急忙趕去,發現這套房子離我單位走路只有10分鐘左右。60多平,房子剛裝修一年左右,家具電器齊全,月租2400元。 我心裡有說不出來的感動,想起《詩篇》84:3說“萬軍之耶和華,我的王,我的上帝啊,在你祭壇那裡,麻雀為自己找著房屋,燕子為自己找著抱雛之窩”,我便知道是上帝在為我們預備住處。 我拿出當月的工資,交了房租。因為房東爺爺、奶奶年齡都大了,想找一個可靠的住戶,又把房租給我們降了一百。這就是上帝為我們預備的新房! 結婚之後,我們只帶了兩床被子和幾箱書,就搬進了新家。3年的時間裡,我們每個月23號,無論颳風下雨,都準時把房租送到爺爺、奶奶家。每次去,我們都分享福音,為他們禱告。 2009年聖誕節,房東奶奶信主,次年5月受洗。受洗後,她告訴我,她有癌症,已是術後8年了。上帝沒有接她走,就是為了讓她聽到福音。 在這個房子裡,我們帶領了二、三十個同工查經。3年來,每週三,弟兄姐妹們在我家一同吃飯,一同讚美禱告,一同學習上帝的話語,一同經歷生命的成長。 十幾萬買不來的婚禮 說完婚房,再說說結婚場地。由於家庭教會的場地都較小,很難舉辦婚禮,所以許多弟兄姊妹結婚都在賓館裡。我們則選定了北郵科技大廈一個可以容納200多人的會議廳。因為剛剛交完房租,我賬戶裡只剩下700多塊。交完500塊押金之後,已經窮得叮噹響了。 好在接下來整個婚禮,包括場地佈置、香檳蛋糕、樂隊排練、詩班獻詩、客人接待、攝影攝像……各個環節都有教會弟兄姊妹來幫忙。如我妻子講的,整個婚禮我們所做的,就是走了一下紅地毯。 婚禮特別好,完全超出我們的預料,來了300多人,會場充滿上帝的榮耀和聖靈的感動。很多人在現場一直流淚。有幾位嚴重恐婚的人,在我們婚禮時被上帝觸摸,忽然勝過了對婚姻的恐懼。還有十幾個人決志信主。 我還記得“婚禮總管”明東弟兄忙前忙後的樣子,也還記得王實、安娜、祿偉、夏天、聶萌汗流浹背地彈奏、唱詩,從早晨直到中午人散去。他們對我們的愛,若不是基督的緣故,真的讓我們承擔不起。 一般情況下,辦一個像我們這樣規模的婚禮,不知要花多少錢,多少精力,也未必能辦得成功。後來有一位非基督徒朋友,看到我們的婚禮後,決定模仿我們,結果花了十幾萬,卻並不如意。這顯出我們那麼輕鬆、愉快就辦好的婚禮,實在充滿上帝的恩典、祝福與同在,還有基督大家庭中的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