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顺服,有几种?

新约里明显有两种顺服:

一种是政治和军事上的顺服,包括对外来权柄的非自愿性顺服,乃属于阶级体制,并且是单向的。对此,派吉特称之为“第一种顺服”。

另外一种顺服,符合新约中hypatasso所含有的意思,“出于谦卑、怜悯或爱,自愿顺服于另一个人”(注7),那是发自内心的、个人的,不一定是永久的,却是相互的,这就是“第二种顺服”。这是新约中的主要道德教导。 […]

No Picture
事奉篇

石头的落处——《约翰福音》8:1-11

本文原刊于《举目》72期。 刘同苏 在石头纷飞的日子里来到主前。 (一)达到文士与法利赛人的义了吗? 与往常一样,文士与法利赛人在律法上总是义的!在程序法上,他们以“当场抓获”,满足了对证据真实性的要求;在实体法上,他们的直指,全然吻合律法(参《申》22:24)。 有人以他们未起诉通奸男子为由,指责他们未满足社会公义的要求,但那要求已经超出了律法的范围,更不在经文所描述的场景之内(谁知道他们没有在另一场合,起诉那位通奸男子呢?)。总之,在律法的直接意义上,文士与法利赛人,满足了“义”的要求。 今天,在教会里,未经程序的指控和没有证据的谣言满天飞,我们连文士与法利赛人的义,都没有达到,更不用说胜过了;而世界的法律要求:在经过正当法律程序证明其有罪之前,一个犯罪嫌疑人应当被视为无罪。 我们的定罪,符合这个程序要求吗? (二)超越律法的最后审判 文士与法利赛人,满足了律法所要求的义。所以,他们的挑战,似乎将耶稣逼到了死角——义,就要判处通奸女人死刑;赦免该女人,就要违背律法的义。 “你们中间谁是没有罪的,谁就可以(有权)先拿石头打(死)她。”(《约》8:7b) 律法是义的,但是,律法之义并不具有终极效力。 律法是针对外在行为的,从而,只具有外在的普遍效力。外在的行为及其规则都是有限的,由此,总有人可能避免某种外在行为的错误,且在该行为方面,以义人的身份审判他人。 不过,最后审判却是针对内在生命的,即最后审判总是指向自我的:只要是指向自我,则罪人之自我所覆蓋的全体外在生活,必有罪行显露;就算罪行没有显露,罪心也无处藏匿。 换句话说,只要是指向自我,谁不是罪人呢?只要自己也是罪人,那石头是不是应先落到自己的头上呢? 最后审判的效力,总是向内的——那落在心上的石头,总是抛向自己的。由于自己先行挑选了“干地”,外在的客观的审判,永远是朝向他人的。当我们义愤填膺地审判他人的时候,恰恰将自己划在最后审判的效力之外。 这里,耶稣将律法的审判转换为最后的审判。于是,真正的审判,不再仅仅及于外在行为,更触到了内在生命;不再只是一时的纠正,而是永恒的翻转。 什么时候审判是针对自我的,什么时候审判才可能具有终极性! (三)对指控者的怜悯 耶稣无言地蹲在地上划字。这个举动被人解释为回避两难困境的策略。但是,既然是回避发言,那么,为什么在发言之后,又蹲回去无言地划字呢? 其实,耶稣不仅对罪人(行淫妇人)怜悯,对自以为义、指控她的人(文士与法利赛人)也怜悯。耶稣来,就是拯救罪人的——那自以为义地指控罪人的,不也是罪人吗?不也在需要拯救之列吗? 耶稣的无言,不正是对自我悔改的等待吗?其发声后的无言,恰恰揭示了其发声前无言的性质。既然最后审判是针对自我的,只有自我的醒悟,才是最后审判的效力。外在的指责,无法触及内在的生命;正是通过自我的审判,上帝的审判,才触及了罪人的内在生命。 无言,是上帝的怜悯;无言,是上帝留给罪人从里面悔改的机会;无言,是上帝的等待……祂在等待! (四)自我直面上帝的可能 群起而攻之的人们,却一个一个地走了。 当“群”的外在转向了“个”的内在,生命便被触及了。除非作为“个”,自我从而生命,是无法真正来到上帝面前的。只要躲在“群”里面,谁都不用以自我来担当。 自我,必须由自己扛着;由“群”扛着的,都不是自我。一个无“群”遮挡而直面上帝的自我,怎么可能不见自己亏缺上帝荣耀的黑暗呢? 场景里,只剩下了行淫妇人与耶稣。这就是自我面对上帝的场景。旁人的帮助与批评,至多是辅助,最终能够将生命带到主前的,只能是自己。 上帝啊,就是你和我。只有在这里,你触摸了我生命的终极之地! (五)赦罪的效力 “不定罪了”不是说“把罪作为非罪了”。 公义的上帝,怎么可能将罪作为无罪呢?若准确翻译的话,该经文的意思是:免去该罪的后果,取消对该罪的刑罚。 犯罪不用承担后果?那,赶紧再去找一个情夫吧? 今天教会里面,不是充斥着这种“犯罪也不是罪了”和“犯罪也无需承担后果”的赦罪观吗? 一切世间法律的公义,都是向后看的:对罪的刑罚正与以前犯的罪相等。但上帝的法律却是向前看的:一个悔改的生活,正反向地与一个犯罪的生活相等。 […]

No Picture
言与思

"我讨厌他"(张怡昕)2015.01.26

团契中,有我不太喜欢的人。好吧,直说,我讨厌他。因为我觉得他虚伪。他在团契分享讨论时,引用起圣经那是一串串的,祷告时的声音似乎都和平常讲话时的声音不一样,显得更庄重真挚。可在生活中,他嬉皮笑语起来,好像换了种语言。作为学生,他对待学习却并不认真,跟他讲过某事他做的准备不够,事情做得不尽责,但下次还是这样,也没有流露出什么不好意思。 […]

No Picture
言与思

背圣经——不可轻看这小子(谈妮)2015.01.23

背圣经可以成为一件很有趣的“游戏”。当然,对于一些曾经有过不快背书经验的人而言,可能仅仅“背圣经”一词,就勾起了枯燥、艰辛、挫折……甚至羞辱的情绪记忆。而我希望,快乐地背圣经,能改变那些不好的情绪记忆;特别是孩童,希望他们对圣经的印象,是愉悦的、是温暖的、是引向光明和爱的。 […]

No Picture
编者心

不同的人生 –从姚贝娜英年早逝想到的(郑期英)2015.01.19

在诸多的悼念文章中,万维博客中,海天所写的《红尘滚滚,相送青衣》中的一段话,让我深思:

“如果姚贝娜当初没有参加‘好声音’,没有因此声名鹊起而成为一线红星,跻身充满紧张和压力的歌坛名利场,而是跳出红尘,过一种相对云淡风轻的生活,唱真心喜欢的歌,做平静自由的事,父母膝下承欢,爱人肩头相依,她是不是能更长久地保持健康?” […]

品书香

《创世记点燃敬拜之火:创世记1至3章建造基督徒世界观所需的一切》(陈培德)2015.01.19

全书涵盖四个宗旨:创造(看见“上帝所造一切的原本美好设计”)、敬拜(观看上帝在创世中的作为,沐浴在上帝恩慈本性中,被祂所感化吸引,回归对上帝本当有的颂赞和赞美)、文化(离开自恋式的文化,被上帝的重新再造所超越)、灵命(与上帝重建关系,有像祂的品格性情,于世俗洪流中成为具敬虔品格的基督徒群体)。 […]

No Picture
成长篇

圣经与人类的上古历史

本文原刊于《举目》71期。 潘柏滔 圣经清楚地告诉我们,人乃上帝按自己的形像造的(《创》1:26-27)。不过,究竟上帝何时创造天地和人类,却没有交代。有人根据爱尔兰大主教乌撤(Archbishop Ussher,1581-1656)的理论,以《创世记》第5章和第11章的家谱计算,认定上帝在主前4004创造了世界和人类。这与地质测年法所鉴定的地球数十亿年年龄,大相径庭!有些人以此攻击圣经不合乎科学!很多在教会成长的年轻人,也因此离开基督信仰。 保罗吩咐我们,“按著正意分解真理的道”(《提后》2:15)。究竟怎样才符合“正意”呢?让我们从下列两方面,讨论一下圣经与人类的上古历史 。 一、家谱 很多研究圣经家谱结构的学者,认为圣经中的家谱并非按年代准确地记载,其目的也不是用来推算人类历史年代。圣经记载家谱,目的是表达属灵的意义、传递神学的信息。从圣经中的家谱,我们可看到下列三方面: (一)不重要的人物,不记载在家谱中 下列是一些例子。 例一 《马太福音》1:1“亚伯拉罕的后裔,大卫的子孙(后裔,子孙:原文作儿子),耶稣基督的家谱”,在这里,亚伯拉罕与大卫、大卫与耶稣基督之间的人名,未全记载,因为这家谱只介绍重要的人物。 在耶稣的家谱中,有“约兰生乌西亚”一句(《太》1:8)。其实这里有三个人名未被记录:亚哈谢(《王下》8:25),约阿施(《王下》12:1),亚玛谢(《王下》14:1)。此外,以斯拉的家谱中,还有6个连续的人名未写。(见《代上》6:3-14和《拉》7:1-5) 按照《出埃及记》6:16-24记录的家谱,摩西好像是利未的曾孙。然而从利未到摩西,相隔430年(《出》12:40)。显然,摩西的家谱中,有不少的人名未记载。 圣经的家谱并不在乎年表,而是有深层的意义。《马太福音》第1章,记载耶稣的3个14代的家谱,“这样,从亚伯拉罕到大卫共有14代;从大卫到迁至巴比伦的时候也有14代;从迁至巴比伦的时候到基督又有14代”(《太》1:17)。其实,从亚伯拉罕至大卫,历经1千年。从大卫至迁到巴比伦,约4百年。从巴比伦到耶稣时代,是5百多年。 耶稣的家谱中,还有4个妇女,这是有违犹太人的风俗的!其中,他玛、喇合、乌利亚的妻子,都犯过大罪,而路得是外邦人。 可见《马太福音》中的耶稣家谱,要表达的是:耶稣是弥赛亚,是大卫的后裔,是旧约预言的应验。祂来是要彰显上帝的恩典。这恩典是给一切罪人的,也给女人和外邦人。这些神学意义,都是超乎年代的! 例二 《创世记》5章和11章的家谱,使用了平行对称体裁,都以同样的程式,记载了10个名字:亚当到挪亚共10代,闪到亚伯兰也是10代。最后一代的挪亚和亚伯兰,都是一个新时代的开始。 例三 《创世记》4:17-22与5:3-29两个家谱,亦是有意义的对比。两个家谱,都以一个父亲生3个儿子来结束。两者都以第7代的子孙为高潮。前者以拉麦的多妻、流血复仇和狂言为鉴,后者以以诺与上帝同行为范(《创》5:23-24),互相对比。 该隐后代和塞特子孙的希伯来名字,亦有对应之处:该隐—该南;以诺—以挪士;以拿—雅列;米户雅利(Mehujael)—玛勒(Mahalalel);玛土撒拉—玛土撒拉;拉麦—拉麦。 最后一代,同有代表性:拉麦3个后代,代表三种专业人才;挪亚3个后代,代表三个人种。而且,塞特、以诺、挪亚3人,都有较详细、突出而且正面的描述,说明此3人是例外。该隐族谱不记年代,表示人离弃上帝的日子不被记念。塞特(代替亚伯)的族谱有年代,表示人活在上帝面前得享长寿——直到人罪大恶极,只能活到120岁(《创》6:3)。 这些都是族谱要传达的主题、教训与意义。所以我们可以肯定,古人记族谱,重视要表达的意义,重视文字上的工整,却往往跳过很多代,不记录,不交代,选择性地记载。 若用这些家谱中的岁数,加起来计算年代的话,就会发现误得到下列的结果:洪水以前,挪亚所有祖先都与亚当同时活着;亚伯拉罕58岁时,挪亚才死;闪比亚伯拉罕迟死35年! 这显然不是五经作者要表达的!《创世记》6:5-6说,当时“耶和华见人在地上罪恶很大,终日所思想的尽都是恶,耶和华就后悔造人在地上,心中忧伤”。若亚当在挪亚父亲的年代还健在,人不可能忘记创造主。这証明挪亚时代的人,不可能与亚当同时。 亚伯拉罕也不可能与挪亚和闪同时,因为比亚伯拉罕更早时代的人说: “来吧!我们要建造一座城和一座塔,塔顶通天,为要传扬我们的名,免得我们分散在全地上。”(《创》11:4) 这些经文暗示,亚当到挪亚,挪亚到亚伯拉罕之间,有遥远的时间差距,人甚至忘了上帝创造,以及降洪水的史实。 (二)“父亲”、“儿子”,或“某某生某某”,超出字面的意思 上文提及,耶稣的家谱中,“约兰生乌西亚”一句内,即省略了3个人名。因此“约兰生乌西亚”的“生”字,并非指约兰是乌西亚的父亲,而是指约兰是乌西亚的祖先。 《历代志上》1:36提到,“以利法的儿子是提幔,阿抹,洗玻,迦坦,基纳斯,亭纳,亚玛力”。但《创世记》36:11-12却说:“以利法的儿子是提幔、阿抹、洗玻,迦坦、基纳斯。亭纳是以扫儿子以利法的妾;她给以利法生了亚玛力……” 圣经中有很多这样的例子。在《创世记》5和11章的家谱中,可以看到下列的程式: “甲活到……年生了乙,又活了……年。乙活到……年生了丙,又活了……年”。这里所用“生了”一词,往往是有了子孙之意。比如,悉帕和辟拉为雅各“生了”孙子(参《创》46:16-23),迦南“生了”几个国家的人(参《创》10:15-18)。所以“甲活到……年生了乙,乙活到……年生了丙”的意思,不一定是父亲生儿子。可能是某人出生时,其重要长辈的年龄。 (三)古人长寿的新证据 […]

其他

堆炭火堆在儿子头上?

本文原刊于《举目》71期。 基甸 青春期的儿子常常令老爸老妈生气,有时甚至气到说: “再也不要管他了,随他去吧!” 一天,妈妈刚说了“不管他”的气话,又在那边兢兢业业地给儿子做好吃的斯慕雪(smoothie)。 爸爸偷笑,说妈妈“又犯贱”。妈妈立即回答: “我这是把炭火堆在他的头上!”

No Picture
成长篇

我的婚姻记

本文原刊于《举目》71期。 郭易君 2008年中旬,我硕士毕业,在一家研究机构工作。开始的几个月是实习期,每个月2千多块的工资,除去房租和生活费,所剩无几。我的女朋友还需要一年才能毕业。我们两个在大学时一起服事学生团契,从2007年开始带领一个教会。那是一个以学生为主的教会,活力四射,但也充满危机。我们看到很多弟兄姊妹在恋爱上所受的试探,再看圣经里关于婚姻的教导,便商量在当年12月份结婚。 不合“结婚标准” 我们当时的条件,远远不符合社会上的“结婚标准”。女友的父母还不信主,希望我们有房有车之后再结婚。然而,对我这个不能“坑爹” (没有有钱有势的父亲,编注)的穷小子而言,想有房有车,不知要等到猴年马月。 我们管不了那么多,6月份,我们一起祷告后,就凭著信心定了一个结婚日期──12月6日。接着,我们开始了40天的禁食祷告(每日只吃一餐)。每到中午,同事们去吃饭,我就跪在办公桌下祷告。当时有很多挂虑:担心影响教会的服事,担心岳父、岳母坚决反对,也担心靠我这点工资无法生活。 教会的服事像一个无底洞,若不是上帝的保守,我们就是整个生命都燃烧殆尽也不够。从2006年开始,我和女友每周每人带三、四个查经班,加上晨祷、传福音、探访、特殊关怀等服事,我们就像两个高速旋转的陀螺,不知道怎么停下来。 感谢上帝,在这时让我们看到符合圣经的生命优先次序:上帝是第一位的,其次是家庭,再次才是具体的服事。能够建造一个荣神益人的家庭,并在这淫乱、堕落的世代,活出基督徒婚姻的见证,这是我们能做的最有意义的服事。 一位牧者讲:上帝的儿女结婚,整个世界都要为他们让步。虽然我和未婚妻担心,暂停服事之后教会那些年轻弟兄姊妹的生命受亏损,然而听命胜于献祭,顺从胜过羔羊的脂油。禁食祷告40天后,我们暂停了教会的一切服事,把精力转向内在的安静,花更多的时间亲近上帝,以及彼此陪伴、交流,预备自己的身心灵进入婚姻。 当我们把次序摆正后,上帝不仅没有让我们的教会受亏损,反倒兴起一批新同工,大大坚固教会。 婚前持守圣洁 与此同时,上帝也洁净我们的内在。我和未婚妻约定,在婚前持守圣洁。 由于信主前我是一个极其污秽、败坏不堪的人,同别的女人发生过淫乱的关系。因此,我痛恨自己,也对自己不放心。我的肉体私欲常常与属灵生命争战。我愿意珍惜、宝贵、敬重我将来的妻子,并顺服上帝圣洁的命令,但我的肉体却总是渴望满足自己的欲望。 我知道,我不能再顺服我原来的主人──肉体,它是欲壑难填的地狱。如今我已经在基督里,我决定顺服新的主人,就是在十字架上死而复活的基督。而且,有圣灵住在我的心里。 感谢主,这样的立志和宣告,蒙主保守。我虽也有软弱的时候,但上帝的恩典总是托着我,让我不至于全然跌倒,也操练我越发地信靠上帝。 父母同意了我们结婚 我来自普通的工农家庭,父母都是老实、本分的普通人。女友家庭的社会地位相对高些,父亲是教授,母亲是医生。 双方家庭约好国庆节见面,讨论结婚事宜。我心里有些忐忑。清晨读经祷告时,看到《启示录》1:5-6,“……祂爱我们,用自己的血使我们脱离罪恶,又使我们成为国民,作祂父上帝的祭司……”这段经文让我特别感动,我知道,不是我一个人去未婚妻家里,乃是带着上帝的爱和上帝赐予的力量去的。 感谢上帝的恩典,双方父母见面特别蒙恩。我与未来的岳父真诚地交谈,让他理解我们的信仰、婚姻观,和我对婚约的承诺。双方父母都同意了我们两个结婚的决定。 新房好得不能再好 我们开始准备各种结婚事宜。 首先,婚房是一个大问题。北京租房市场涨得吓人,很小的一居一室,都得3000多元。我不舍得花钱去找中介,就贴了几张招租小广告,却一直没有收到任何消息。 直到距婚期还有一周的时候,我从青岛出差回来,刚下飞机,接到一位阿姨的电话,她说北邮(北京邮电大学,编注)一个退休教授有套小两居。我急忙赶去,发现这套房子离我单位走路只有10分钟左右。60多平,房子刚装修一年左右,家具电器齐全,月租2400元。 我心里有说不出来的感动,想起《诗篇》84:3说“万军之耶和华,我的王,我的上帝啊,在你祭坛那里,麻雀为自己找著房屋,燕子为自己找著抱雏之窝”,我便知道是上帝在为我们预备住处。 我拿出当月的工资,交了房租。因为房东爷爷、奶奶年龄都大了,想找一个可靠的住户,又把房租给我们降了一百。这就是上帝为我们预备的新房! 结婚之后,我们只带了两床被子和几箱书,就搬进了新家。3年的时间里,我们每个月23号,无论刮风下雨,都准时把房租送到爷爷、奶奶家。每次去,我们都分享福音,为他们祷告。 2009年圣诞节,房东奶奶信主,次年5月受洗。受洗后,她告诉我,她有癌症,已是术后8年了。上帝没有接她走,就是为了让她听到福音。 在这个房子里,我们带领了二、三十个同工查经。3年来,每周三,弟兄姐妹们在我家一同吃饭,一同赞美祷告,一同学习上帝的话语,一同经历生命的成长。 十几万买不来的婚礼 说完婚房,再说说结婚场地。由于家庭教会的场地都较小,很难举办婚礼,所以许多弟兄姊妹结婚都在宾馆里。我们则选定了北邮科技大厦一个可以容纳200多人的会议厅。因为刚刚交完房租,我账户里只剩下700多块。交完500块押金之后,已经穷得叮当响了。 好在接下来整个婚礼,包括场地布置、香槟蛋糕、乐队排练、诗班献诗、客人接待、摄影摄像……各个环节都有教会弟兄姊妹来帮忙。如我妻子讲的,整个婚礼我们所做的,就是走了一下红地毯。 婚礼特别好,完全超出我们的预料,来了300多人,会场充满上帝的荣耀和圣灵的感动。很多人在现场一直流泪。有几位严重恐婚的人,在我们婚礼时被上帝触摸,忽然胜过了对婚姻的恐惧。还有十几个人决志信主。 我还记得“婚礼总管”明东弟兄忙前忙后的样子,也还记得王实、安娜、禄伟、夏天、聂萌汗流浃背地弹奏、唱诗,从早晨直到中午人散去。他们对我们的爱,若不是基督的缘故,真的让我们承担不起。 一般情况下,办一个像我们这样规模的婚礼,不知要花多少钱,多少精力,也未必能办得成功。后来有一位非基督徒朋友,看到我们的婚礼后,决定模仿我们,结果花了十几万,却并不如意。这显出我们那么轻松、愉快就办好的婚礼,实在充满上帝的恩典、祝福与同在,还有基督大家庭中的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