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言与思

不去找,怎么能有呢? –单身的心情(张怡昕)2015.06.29

不去找,怎么能有呢? –单身的心情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言与思专栏 单身很久了,虽然对什么剩女的说法觉得可笑,但是确实感到孤单。 不过,有时看到写给基督徒单身女生的一些文章,我常常有一种哭笑不得的感觉。 纠结 其实不仅不少单身的姐妹,我也认识一些单身的弟兄,在为找女朋友纠结的。我身边的这种人,很多都是真心信主,坚持要找主内的。在等待中,有时会纠结。很多纠结的人,有的是因为不想将就,有的是自己也不知道什么适合自己吧? 反观我自己,我觉得在婚姻恋爱的问题上,我不够积极。过往在这个话题上,我听到最多的,就是要祷告,等待。其实我是比较被动的人,也很谨慎,蛮能等的。(如果你是特别活跃而主动的,或者不够谨慎的,那你可能要学另外的功课。) 而且我还蛮装备自己的,学习从属灵相关到专业相关的各种知识,还学习做饭和教养孩子。我常看文怡女士,灯芯绒女士教做饭的博客,协和医院儿科张思莱医生的博客,还有刘志雄老师苏绯云老师讲婚姻和教养儿童的视频和书,等等。 有时我觉得我可能是太能等了。或者说,太被动了。 创意 好几年前,我就听带我信主的美国妈妈讲,她30岁左右单身时装作发问卷让别人填,来认识男生。问卷上的问题还起到初步筛选的作用。她还带着自己坏了的自行车到运动品商店,找偶遇的人来修,通过这样的方式来认识愿意帮助别人的人。那时听着觉得有趣,现在才意识到,她是多么主动,多么有创意的一个人!当然,她也是非常认真祷告的。 有时我觉得上帝也问我,做研究还需要收集资料,需要去写,难道找另一半不需要去找吗?但我很困惑的是,那要怎么找啊?这时我也想到,以前我的一个女老师跟我提过,去参加一些社团,和志同道合的人多打交道。听廖志姐妹的分享,她就是在做志愿者服务那些也需要假肢的人士时,认识的她的先生。 以前我对通过网络找男友总觉得怪怪的,但我的想法在逐渐改变。我有好朋友是通过网站认识她的先生,也有好朋友正在通过网站尝试去认识人。现在我们的社交圈子往往很窄,需要一些帮助才能多认识一些人。当然,无论是通过网络还是朋友介绍,肯定都要谨慎地去认识人。 改脑回路? 我还有个感受,就是不要fantasize(浪漫化)感情。我曾经有个很喜欢的中学同学,是我在没信主前就认识的。他不喜欢我,但作为朋友对我挺好挺帮忙。我喜欢他很久,即使信主以后逐渐明白上帝觉得我们不合适,都还是反反复复难以完全放下。 我曾经祈求上帝,让这个人可以信主,让他可以喜欢我。我还问上帝,王的心在你手中,就好像水随意在垄沟流转,那改变这个人对你很容易啊,可能改改脑回路,让某几根神经搭上就好啦! 我觉得上帝很清楚很严肃地告诉我,祂尊重每一个人,不会做改脑回路那样的事情。而且上帝很清楚地提醒我,不可以任凭自己陷入对还不认识上帝的人的那种情感中。上帝非常清楚地警戒我,祂非常看重婚姻,婚姻非常重要,人要非常慎重。 放下 终于在上帝的帮助下,我可以对上帝说,好吧,听你的,我放下。这中间很多纠结。终于,我真的放下了!非常非常奇妙,真正放下之后,一身轻松的感觉。我觉得这是上帝奇妙的恩典,让我能在情感上得自由。 我甚至觉得这是上帝的搭救!因为当你只是想着某个人(而这个人并不合适)的时候,你会看不到其他人。而且你可能给那个人加了很多光环,你喜欢上了一个自己构想出来的人,却还没有意识到。 不仅女生会这样,男生也会吧!我认识一个很好的弟兄,还不能对别人敞开心,因为他还对他理想型的女生念念不忘。他也知道那个女孩子不喜欢他。但他总还是觉得要是不能跟那人在一起,就一定会若有所失。 感觉 我觉得有感觉是必要的。但是要到什么程度呢?虽然觉得电视剧里那种一见钟情有时很可笑,但我们会不会有意无意地都受了影响呢? 我的美国妈妈说,她觉得先生是她最好的朋友,家庭是一个有共同目标的团队。其实我第一次听到这个说法的时候,还是有些震撼的。感觉好像有点儿平淡。因为不知道为什么,想到婚姻和爱情,总还是先会想到那种瞬间的吸引,感觉。 但仔细想想,其实最重要的是志同道合,有共同的人生目标。还要人品好,并且彼此了解,欣赏,都愿意付出。我的爸爸妈妈在做爱的五种语言的测试时,大比分胜出排在第一位的,都是服务的行动。最后,如果能有感觉,那真的是很感恩。 再想想,自己以前可能也遇到过合适的人,但当时没有意识到吧。 祷告 有时我还觉得,主啊,我已经为婚姻祷告了啊,难道要我天天向你求吗?我跟我爸妈说让他们帮我带大枣,只要说一两次就够了啊,难道要我每天去说吗?有时真的是带着埋怨去祷告的,还有很多时候灰心地停止了祷告。 但现在我想,首先,灵界的事情我们不清楚。但以理祷告的时候,从他起初祷告就蒙了应允,但波斯国的魔君还拦阻上帝的使者。(《但以理书》10章)其次,祷告应当是带着信任和盼望。 我曾想过,如果以色列人在旷野没有水喝的时候,好好跟上帝说,“上帝啊,我们很渴,请你给我们水喝,好吗?”,这样多好!为什么他们不能好好说?我想,他们在潜意识中,觉得上帝不会给他们水,甚至觉得上帝故意带他们出来虐待他们,所以才会一肚子怨气。 当我埋怨的时候,检视内心,不得不承认,有时我觉得上帝在故意戏弄我。但我觉得,这是撒但的谎言和我自己不信的恶心。这时我向上帝认罪,求上帝赦免我的愚昧无知,我也宣告,主啊,你全然光明,毫无黑暗,求主让我完全信赖你。 我的美国妈妈还教过我一个祷告,主啊,无论是单身还是结婚,就照着你觉得好的方式来成就,让我信靠顺服你。这其实是个非常需要信心的祷告,求主帮助我们。还有,祷告些什么。难道只是说,主啊,给我婚姻!我想,我们祷告时常常太懒太缺乏创意了。 温伟耀老师曾说,他不是光赞美上帝,你真伟大你真伟大,他会每次想上帝的某一方面,或者某个例子,来很具体地赞美上帝的伟大。大卫也是这样,对他而言,日月星辰都在诉说上帝的荣美。他是否要去迎敌,具体怎么打,他都会求问。我们也可以求主指点我们,如何更具体地祷告。 需要恩典 […]

No Picture
天下事

教会、主流价值、同性婚姻 —— 教会应如何回应同性婚姻合法化?(董家骅)2015.06.26

现在同志婚姻正式在美国合法化,对基督徒群体到底会带来什么样的冲击?可以想见,在不久的将来,在美国公立教育系统中,孩子将会被灌输同志婚姻是正常的,同志运动也将被神化成民权运动的一大胜利。教会还能够公开教导一夫一妻的婚姻才是上帝的心意?教会还有权利为了信仰的缘故,不为同志举办婚礼?社会将怎么看待那些“坚持一夫一妻”的基督教群体? […]

生活与信仰

抛物记

前个星期,第一次进警局,警员引我入屋,又一层又一层地反锁……最里面的一层,就是赃物所在,堆在最上面的,是一只巨型胶质垃圾袋,里面就是我家的一切档案纸张。 […]

No Picture
言与思

妙手重抚(苏文峰)2015.06.23

编注:最近翻看当初《进深特刊》第一期(1997年,《举目》杂志前身)的发刊文,文中所提及的现象和问题,将近20年后,仍是一样,且不限于文中所提的中国学人。今特重新刊登,以供读者深思。 《妙手重抚》 近几年来,海外﹙尤其在北美﹚中国学人的“信主热”方兴未艾。在世界各地的《海外校园》读者,常 捎来亲友同学信主的喜讯。但同时,我们也看到一些隐忧。例如,在福音聚会中举手决志者甚众,但相对的,其流失率也十分惊人:不少人一时的热情已过,逐渐趋 向冷淡;许多人虽已公开受洗,但其生命、生活并无明显的改变;不少自认为是基督徒的,对人、对事、对是非善恶的标准,与从前大同小异……这些情况令许多关 心中国学人的同道们痛定思痛之后,不得不反省:我们当如何做,才能领人真正“归主”而非单单“信主”? 我认为,有三项基要真理,是每一位初信的中国学人(也包括所有人)必须清楚认识的,否则将重蹈上述覆辙: 一、何谓重生得救? 许多“决志”的中国学人之所以举手甚至受洗,是仅在头脑中(head)相信上帝的存在或承认耶稣是人类的救主,但却未曾打开心门(heart)接受祂为个人的 救主;许多人单从理性上承认人都会“犯错误”(“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却从未在圣灵光照中彻底知罪、认罪;有些人笼统地承认自己有与生俱来的罪性, 却未具体鉴察自己的罪行和罪念。正如德国神学家潘霍华在《追随基督》一书所说:“教会里面普遍性地宣称罪的赦免……以为在知识上接受这一套观念便足够,不 需要一颗忧伤痛悔的心……(以为)蒙饶恕而不需要悔改,受洗而不需要遵守教会的纪律,领圣餐而不需要认罪,获赦免而不需要个人的忏悔。”若我们继续传讲这 种“廉价的恩典”,会使许多人误以为已完成了入教的手续,稳稳得到进天堂的门票。实际上,他们却从未真正入门。 我们必须强调,“悔改”就是从罪中一百八十度转回,它和“认罪”是一体的两面,是每一个重生得救者不可或缺的经历。 二、何谓作主门徒? 有些人在海外“入教”,就像一些求神拜佛的人一样,是为了得好处。这与很多国内家庭教会的基督徒信主时就准备“入狱”,成为强烈的对比。 我们深信,作主门徒,与成为“教徒”截然不同。门徒是甘愿撇下一切跟随主的人;是完全舍己,天天背起十字架跟从主的人;是渴慕荣耀的天国,为要进入,愿意如 基督在“山上宝训”所说,挖出那叫他跌倒的眼睛的人。若在布道会呼召或文字宣教时,有意无意用信主的好处利诱人,却未阐明作主门徒的代价,这是误人子弟! 三、何谓信靠主? 中国古代的文明起源于多灾多难的黄河流域,孕育了中国人自古以来或向命运顺从,或想凭借自强不息的毅力去战天斗地。中国学人多年来从艰苦险恶的环境中成长, 也已习惯自我奋斗,因而在得救、得胜的路上走得特别吃力。他们总想靠自己的努力成圣,因此很难交托、信靠。就像一个坐在车上的人不敢卸下重担,因为不习惯! 我们认为:信而靠之,仰而望之,交而托之,都是初信的学人特别该有的经历。它们与圣经中所说的靠圣灵行事、回转像小孩,是相关的功课。学会了,才能体验“得安息”的愉悦。 期盼每位曾经决志信主的读者,都如《马可福音》第8章那位被主医治的瞎子一般,不是仅能看见、但看得模糊不清,而是再次被主重抚心灵的眼睛,“定睛一看,就复了原,样样都看得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