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品味是一种很玄的东西——解读Hillsong

本文原刊于《举目》76期。 文/王星然 写一个可能在某些华人教会里会引起争议的当代教会音乐团体,要如何下笔呢? 基本上,处理这样的题材有几种选择: 1) 维护传统,批判新潮,教会长执或许会喜欢; 2) 拥抱潮流,敬拜团里的年轻人会认为你很IN,主动帮你转发; 3) 取中庸之道:新观点和旧思维各打50大板。这让自己看起来很平衡,很中立……但未必讨好,反而两派人马都会对你有意见。 仔细想想,这不正好反映了过去几十年,华人教会在音乐敬拜上所面对的挣扎与困境吗?无论选哪边站,都会有人不开心,都会被贴标签…… 4) 置之不理,让别人写,看别人被骂。只是,笔者长期观察媒体趋势与流行文化、教会音乐的发展,加上多年从事年轻人事工,是不可能对这只“大象”视而不见的。 因此,我决定不管他人看法,诚实地提出个人的一些观察和省思。 当代最受欢迎的基督教乐团 教会乐团拍MV,是已经很高大上了;但 来自澳洲悉尼(雪梨)的Hillsong United乐团(中译为“新颂联合乐团”,以下简称Hillsong),却预计在2016年发行他们的第一部商业电影《让希望崛起》(Let the Hope Rise)(参官方预告:https://www.youtube.com/watch?v=eFZ69KnGOwE)。 这部记录片将详述上帝如何带领Hillsong,从一个小教会敬拜团(1983 年教会成立时只有45人),发展到具世界影响力的乐团。 美国《告示牌》(Billboard)杂志称Hillsong是当代最受欢迎的基督教乐团。这些年,他们共卖出1,600万张唱片;每个主日,全球(包括乌兹别克斯坦和巴布纽新几内亚)约有5,000万人在唱他们创作的诗歌。 2013年底到2015年初,Hillsong的Oceans——Where Feet May Fail(恩典之洋——即使我仍会软弱)打破记录,不仅拿下美国告示牌当代基督教音乐排行榜(Billboard Hot Christian Songs chart)冠军达50周,更罕见地进入主流音乐榜(Billboard Hot 100)。 也许,长执们不见得同意Hillsong的神学,但问问教会里的年轻人,你会发现Hillsong的音乐,早已登堂入“会”: Shout to the Lord(向主欢呼)、Power of Your Love(袮爱的力量)、One Way(唯有耶稣)都已算是“经典老歌”,加上近10年来超红的Mighty to Save(大能拯救)、God is Able(神有大能)、Hosanna(和散那)、Still(安静)……一首接一首,这股Hillsong热潮方兴未艾。 也是文化现象 对我而言,Hillsong不只是一个乐团,更是一个值得关注的当代文化现象。 正当全世界的教会都在烦脑如何得着这一代年轻人时,Hillsong Church每周可以吸引10万年轻人来参加崇拜;在纽约曼哈顿的分堂,每周7千人要排队才能进场。 Hillsong Church的异象是,“建立一个以基督为中心,以圣经教导为基础的大型教会,来接触并影响世界,改变人心,装备上帝的儿女,能领导并影响生命的每一个层面。”(http://hillsong.com/vision/)他们力行耶稣爱邻舍的教导,看重教会的社会责任,激励教会年轻人长期投身弱势族群关怀(注1)。 如此生猛的植堂策略和放眼全球的异象,使Hillsong的影响力扩及世界各大重要城市,除了澳洲及纽约之外,洛杉机,伦敦,巴塞隆纳,阿姆斯特丹,柏林,哥本哈根,基辅,巴黎,斯德哥尔摩……都有她的分会。可能有人会认为:“这有什么了不起?成功不能定义他们的神学和治会的路线是对的——大,不代表必然正确”。 虽然保守阵营对Hillsong的批判,不是本文的重点所在,但是考量到避而不谈这些争议,或会减低此文的可信度,所以我借《纽约时报》的一篇评论“Megachurch With a Beat Lures a Young Flock”(Sep. 9, 2014),来综合归纳这些年美国传统教会对Hillsong的批判,并提出个人的回应(注2)。 艺术、美学、和管理 我是个标准古典乐迷,在台湾主持过古典音乐节目,也曾担任教会诗班指挥多年。 在收藏的上千张古典唱片中,我拥有13世纪的葛利果圣歌(Gregorian Chant。指生于540年的葛利果一世,于590-604年任教皇期间,整理的男声单旋律、无伴奏拉丁文圣乐。编注),文艺复兴对位元合唱作品,巴罗克神剧及教会清唱剧,和众多的的古典乐派、浪漫时期、国民乐派弥撒曲及安魂曲。 当然,更少不了传统圣诗、黑人灵歌、还有近年来古典乐坛愈来愈重视的东正教音乐,如Arvo Pärt,Henryk Górecki,John Tavener的作品…… 杰出的创意与风格 不谈神学,单就艺术角度来看,我认为Hillsong的音乐是值得花时间去认识的,尤其他们的作品,迥异于时下那种老套呆板,千篇一律如制式生产线出品的音乐。 Hillsong的特殊配器法(乐器的选择组合与运用方法。编注)、大胆洗练的和声、色调丰富的编曲、意想不到的节奏设定、还有令人印象深刻(现代用语是“洗脑”)的弦律,20年来在乐坛上引领风骚。 此外,Hillsong的吉他风格充满U2乐团的实验精神,在声响效果上极富创意,因此网络上有大量讨论、研究Hillsong吉他的文章和教学影片,全球各地敬拜团竞相模仿…… 《纽约时报》乐评家把他们归类为民谣摇滚(Folk Rock。注3),很有澳洲白人的特色,这和和美国以Nashville风格(美式现代乡村,轻摇滚)为主的基督徒创作很不同(美国现代教会音乐还受到非裔音乐的影响,常有R&B/节奏蓝调和Hip Hop/嘻哈的影子)。 谦逊的团队精神 Hillsong的灯光和舞台兼顾功能与美感,乐手的穿着不华丽张扬,却简单有型,整体反映出一种后现代(或后工业时代)的美学。Hillsong演出的每个环节都严谨挑剔,以舞台管理的专业角度来看,他们丝毫不逊于任何当代第一流的艺术团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