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長篇

聖誕節(賀宗寧)2017.12.29

賀宗寧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教會歷史這一週2017.12.29 每年年底12月時,幾乎全世界都在慶祝聖誕節。美國全年零售總額的一半都花在12月聖誕採購季。到處都是聖誕裝飾,不論是不是基督徒都會慶祝12月25日的聖誕節。 其實,在教會歷史上,最初的三個世紀並沒有慶祝耶穌的誕生。第一次有正式記錄的聖誕節是在公元336年,君士坦丁大帝時。過了幾年,教皇尤利烏一世才宣佈教會在12月25日慶祝聖誕。 事實上,在前三個世紀,基督教最重要的兩個節慶是復活節及主顯節(Epiphany,1月6日。這是東方博士來到伯利恆朝見聖嬰的日子。稱為“主顯”,意味著耶穌第一次與非猶太人接觸。)這個節日也顯出我們都被聖誕卡給誤導了。在聖誕夜,馬槽旁邊並沒有東方博士。     《馬太福音》2:9-11的記載:“在東方所看見的那星忽然在他們前頭行,直行到小孩子的地方,就在上頭停住了。他們看見那星,就大大地歡喜。進了房子,看見小孩子和他母親馬利亞,就俯伏拜那小孩子,揭開寶盒,拿黃金、乳香、沒藥為禮物獻給他。”顯然,在主顯節,東方博士是“進了房子”,而不是 “進了馬厩”。     聖誕節大概不是12月25日。聖經沒有告訴我們那是什麼時候。(有關聖誕節可能的日子,請參考《舉目》官網天下事專欄2016.12.22《平安夜到底是什麼時候》一文 )。當初決定在12月25日慶祝聖誕節,很可能是為了讓羅馬帝國的異教徒比較容易接受基督教做為正式的國教。這個日子原來是羅馬神話的農神賽特恩(Saturn)及波斯神話的光神密特拉(Mithra)的節期。 雖然聖經沒有明確的告訴我們耶穌降生的日子,但耶穌降生道成肉身,卻是整本聖經的主旨:有關上帝救贖計劃的中心主題之一。在聖經的預言裡,基督的降生有上帝所預定的特定時間及地點,以及為基督降生所做的許多預備。 《加拉太書》 4:4-5“及至時候滿足,上帝就差遣祂的兒子,為女子所生,且生在律法以下,要把律法以下的人贖出來,叫我們得著兒子的名分。” 這節經文中的“時候”,其實是有個固定冠詞,英文的翻譯是But when the fullness of the time came,也就是說“那個時候”。可見耶穌出生的時候是上帝預定的某個時間。“滿足”,是指為了這個特定的時候所做的一切預備工作都已完成。     為什麼要做預備的工作?因為耶穌降生是為世人的罪代死在十字架上。這個消息就是福音,為要讓所有世人都能知道,都能因此接受耶穌為救主。不然,耶穌即使釘了十字架,若只有耶路撒冷附近的人知道,上帝的救贖計劃就沒有徹底完成。 所以,歷史上,在耶穌降生前,希臘文成為地中海附近的通用語言;舊約聖經翻譯成希臘文的七十士本;羅馬帝國的造橋修路,使得“條條大路通羅馬”。這些都是讓耶穌基督的福音可以藉著使徒傳到地極的預備工作。 舊約的預言 不但如此,我們從舊約的經文中還看到耶穌的降生地點與方式,也都有預言。 降生地點 《彌迦書》5:2 “伯利恆以法他啊,你在猶大諸城中為小,將來必有一位從你那裡出來,在以色列中為我做掌權的。他的根源從亙古,從太初就有。” 彌迦是公元前700年左右的先知,他的預言,不只明說了耶穌在700年後降生的地點是伯利恆。(以法他是伯利恆的舊名,在這裡合一使用。)而且先知彌迦還特別說出這位將來要生於伯利恆的,他“的根源從亙古,從太初就有”。 如果彌迦寫這節經文時是純用理智來寫,他是不敢如此寫的。因為他所寫的是完全違反猶太人信仰的事。一個以後要在伯利恆出生的人,怎麼可能與耶和華神一樣,是從亙古,從太初就存在的呢? […]

時代廣場

最後的絕地武士——寫在《星際大戰》40週年(黃奕明)2017.12.22

黃奕明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17.12.22 任何一部續集電影,最難討好的都是三部曲中的第二集,然而我們在40年後迎來的是《星際大戰8:最後的絕地武士》(簡稱“第8部曲”,《星際大戰》又譯《星球大戰》)。 有人認為是狗尾續貂之作,因為原作者喬治·盧卡斯(George Lucas, 1944- )曾說:“我總是說我不會再做任何與《星際大戰》有關的電影了,而這是事實——因為我不會再做下去了。但這並不意味著我不願意讓凱斯琳將該系列發揚光大。” 2012年12月,盧卡斯將自己的公司盧卡斯影業,連同《星際大戰》和《法櫃奇兵》的所有權,都賣給了華特迪士尼公司。2015年12月18日,《星際大戰7:原力覺醒》(簡稱“第7部曲”)於北美上映後,由於該片的故事構造與《正傳三部曲》太過相似,而受到了部分觀眾和媒體的批評(註1)。 然而星戰迷還是引頸翹盼《最後的絕地武士》的到來:除了復古與懷舊之外,劇情可會有任何新意呢? 7部曲的導演傑佛瑞·賈克柏·亞伯拉罕((Jeffrey Jacob Abrams, 1966- ),在電影上映數日後接受記者採訪稱:“我當然理解某些人認為這部電影完全是抄襲《正傳三部曲》的想法。但我認為這種所謂的抄襲並不是沒有理由的,因為人類史,就像該電影一樣,是重複發生的。而且為了讓觀眾更瞭解新角色,我們需要把原有的設定搬回來,而這意味著我們會在原創性上,不得不做出妥協和犧牲。” 他也將是第9部曲大結局的導演,而編劇則預定請萊恩·詹森(Rian Craig Johnson,1973-),也就是第8部曲的編導。如此我們可以預期,原力的傳承,將會分別在芮(Rey)與凱羅·忍(Kylo Ren)的身世上多做著墨。   2015年,我曾經寫過一篇文章《原力覺醒後的醒覺》(註2),談到了第7部曲是向正傳第一集《星際大戰4:曙光乍現》(Star Wars Episode IV: A New Hope)致敬。 但是第8部曲卻不是如此,甚至大出影迷所意料之外,把原來“星際大戰”的宇宙做了不少擴充:除了引進新世代的主角以外,也把許多過去電影中留下的疑問作出解釋;同時在原有的世界觀基礎上,再進一步披露了原力(註3)的強大。   原力是什麼? 在第8部曲中,“原力”不僅僅是一種作品中虛構的、超自然的而又無處不在的神秘力量、是所有生物創造的一個能量場,它也像絕地教徒所認為的,是一切事物的來源,存在於當前的一切事物之中,並且是一切事物的歸宿。 對“原力”的理解,許多人用“能量領域”來作為參考,並類比為中國文化中的“氣”,或者類比為希臘文化中“蓋亞”(Γαία)的概念。其包括三種力中的一種力或多種力的統合:個人力、生命力和統一力(註4)。 在第8部曲中,“原力”的展現非常像佛教的神通(註5),無論是尤達大師的絕地英靈(註6)或是路克・天行者的分身術,都像是“神足通”(iddhi-vidhā);而史諾克使芮與凱羅·忍之間所發生的遠距交談,或是路克・天行者與莉亞公主之間的心電感應,像是“天耳通”(dibba-sota)或是“他心通”(ceto-pariya-ñāṇa);芮預知未來的能力是“宿命通”(pubbe-nivāsanussati);至於史諾克與路克・天行者,像有某種程度的“天眼通”(dibba-cakkhu);而最後路克・天行者化成絕地英靈,則比較像是“漏盡通”(āsavakkhaya)。 當然電影劇本都是虛構的,如還珠樓主的劍仙小說《蜀山劍俠傳》,元神是可以出竅的,功力高深者最後也會兵解或是屍解(註7)——其背後的世界觀其實是來自一種善惡二元論。   屬靈權能有什麼不同? […]

事奉篇

教會是人間天堂嗎?(孫基立)2017.12.20

在教會時間長了,許多人會發現,教會就如世界上任何一個人群聚集的地方,有許多問題:牧師不一定就是聖人;以愛和寬恕為標籤的基督徒團體中,照樣有爭競、嫉妒、彼此中傷、虛榮;在教會的管理中,也會有一般行政事務中遇到的問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