陋習

天悅

本文原刊於《舉目》36期

(一)

      我小時候住在上海老式的石窟門房子裡,三戶人家合用一個廚房。這狹小的廚房裡,有唯一的自來水池。三家人洗臉、刷牙、洗衣、做飯,全用這個自來水池。“衛生間”則是家裡某個角落、簾子後面的一個馬桶。生活一天一天地過,從沒覺得有何不妥。

        念高中的時候搬去公房,有了一個像樣的衛生間,裡面有一個抽水馬桶和一個洗澡池,卻沒有洗手池。一家人洗臉、刷牙、洗衣、做飯,仍然全用廚房裡的自來水池。那已經是歡天喜地了。

        再後來去了加拿大。第一天起床,我不加思索地跑去廚房刷牙。第二天起床,再去廚房刷牙時,發現水龍頭的正上方,貼著一張很大的告示,大意是說不准在廚房刷 牙。正摸不著頭腦,打算問其他房客的時候,卻發現他們的眼神很不友善,滿是嘲笑和輕蔑。我忽地覺得臉上發燙。房東後來告訴我該在衛生間刷牙,那口氣,更讓 我覺得,我是個尚未開化的野蠻人。

        房東和那幾位房客,都是比我早來加拿大的同胞。

        至此以後,若有人抱怨我們的同胞有諸多“陋習”,我都不予置評。我們覺得別人不文明,可能只是我們不瞭解別人的生活背景、歷史文化傳統。或者,可能只是因為我們有幸生活條件比別人好。而我們最大的陋習,莫過於因覺得自己比別人文明,而變得傲慢和自大,甚至踐踏別人的尊嚴。

        後來認識了上帝,成了基督徒,知道耶穌本是神,卻謙卑地成為我們的樣子,為我們死,且是最殘忍、最羞辱的死法。“他本有神的形象,不以自己與神同等為強奪 的;反倒虛己,取了奴僕的形象,成為人的樣式;既有人的樣子,就自己卑微,存心順服,以至於死,且死在十字架上。”(《 腓》2:6-8)

        我不勝唏噓。

        前一陣子看法國媒体,打著民主自由的旗號,對中國指東說西,我們不少海外華人心中不平,甚至義憤填膺。然而痛定反思,發現這對我們個人也是一個提醒——我們 這些在海外的中國人,有沒有犯過同樣的錯誤?有沒有對別人指手劃腳過?有沒有因為自己很“文明”的生活習慣,越講越流利的英文,或越來越參與社會公益,而 讓一種莫名其妙的優越感,在我們裡面滋生,以至看低其他人、看低周圍的新移民?甚至,我們有沒有因為信了耶穌,就對尚未信的人居高臨下,指手劃腳?

        如果有,我們當反省、改正。

(二)

        我教會的姐妹小枚,隔壁搬來一家鄰居,是新移民。這鄰居每天給自己的孩子佈置做不完的功課,甚至動輒處罰。小枚來加拿大十年,已受西方教育理念影響,所以對 鄰居的做法深感不安。不過,她沒有表現得大驚小怪。只是隔三差五,小枚會給新鄰居送去一些自製的糕點,告訴鄰居養草、種花的心得,不知不覺中成為好朋友之 後,再敞開心懷,分享兒女教養的心得……

        我非常贊同小枚的方式。小枚沒有寫信去“教導”鄰居該如何教育小孩,也沒有把鄰居的小孩拉到家裡 講 “人權”,更沒有一個電話打去兒童保護協會,讓鄰居因此骨肉分離。原因很簡單,這些都不能真正地幫助別人。人在被責備、被拒絕中,想的往往是如何為自己辯 護,而不是如何改變。小枚不認同她鄰居的育兒方式,卻愛他們,與他們做朋友,讓對方有受尊重的感覺。她的鄰居後來受小枚影響,在育兒方法上有所改進,是因 為他們先被接納、被尊重。

        有一天,我的大兒子問我,世界上為什麼會有戰爭?我就反問他,他們兄弟姐妹間為什麼會吵架,甚至大打出手?他 說,因為彼此意見不同。我說,意見不同,表達出來就好了,為什麼要吵和打呢?他想了一下說,我們要別人想得和自己一樣。這是實情。問題是,他們吵完、打 完,意見還是不同。可見,暴力最多讓人口服,心卻不服,更無法讓人內心有真正的改變。

        所以主耶穌才“存心順服,以至於死,且死在十字架上。”
反省自己,我們有沒有與配偶、父母、兒女、同事、鄰舍或是教會同工,因意見不同而劍拔弩張?我們傳福音的時候,有沒有效法主柔和謙卑的榜樣?有沒有先去愛、關懷、聆聽、接納、理解?我們有沒有因心中的傲慢,讓自己反倒成為阻擋福音的牆?

(三)

        幾個禮拜前,小組聚會的時候,一位姊妹提到,她的朋友在辦公室遭到了不公平的待遇,十分苦惱。於是我們開始討論,我們如何面對他人負面的評價。我們開始反省 我們的自我價值的基礎,提醒自己,我們是上帝所愛的,是以他兒子的血重價買贖回來的。我們開始瞭解,主耶穌在十架上可以坦然面對眾人的奚落和羞辱,而不需 從十架上走下來証明什麼,是因為他已得到天父完全的肯定。“這是我的愛子,我所喜悅的。”

        這也使我不禁聯想起,最近中國一些網民對西方國家的過激謾罵。這些網民認為西方媒体有意醜化中國,因此提議中國和回教勢力聯合,用恐怖手段對付西方國家。
客觀地說,中國在過去近三十年中,政治、經濟各方面取得的進步是有目共睹的。同時中國也面臨很多挑戰。西方媒体若一味地歪曲、醜化、指責,確實只會關閉所有的對話平台,增加彼此的偏見和仇視,並不會對中國的民主進程有正面影響。
然而同時,我們中國人可否不要太看重別人的評價,不要太渴望得到其他國家,特別是那些西方大國的認可?中國有很沉重的過去,有很滄桑的歷史,但是上帝也一直給了中國人奇妙的恩典。上帝也像愛西方人一樣地愛中國人,顧念中國人,這是無可爭辯的。

         如果我們忘記上帝對人類的愛和託付,而一味沉浸在仇恨當中,我們的路只會越走越窄。四十年前,馬丁.路德.金有一個夢想。今天,我們基督徒對我們的國家、同 胞也有一個夢想,我們巴不得國泰民安,我們巴不得福音可以臨到我們的同胞,我們更巴不得中國可以成為一個宣教的國家、世界和平的使者。

        就讓聖法蘭西斯的禱告,成為我們每個基督徒的禱告:

主,使我做你和平之子,
在憎恨之處播下你的愛,
在傷痕之處播下你的寬恕,
在懷疑之處播下信心。

使我作你和平之子,
在絕望之處播下你的盼望,
在幽暗之處播下你的光明,
在憂愁之處播下喜樂。

哦,主啊 使我少為自己求,
少求受安慰,但求安慰人,
少求被瞭解,但求瞭解人。
少求愛,但求全心付出愛。

使我作你和平之子,
在赦免時我們便蒙赦免。
在捨去時我們便有所得,
迎接死亡時我們便進入永生

作者來自上海,現住多倫多,擔任電腦軟件項目管理。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