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抑郁的低谷

本文原刊于《举目》61期

秦文娟  徐理强

           基督徒相信,人生中的难题是上帝容许临到我们身上的,目的是教导我们。这些难题带来的痛苦,有些甚至是我们似乎无法承受的,让我们跌入了抑郁的低谷。如何走出抑郁的低谷,最终看到上帝的祝福呢?忧郁症真只是疾病吗?我们不妨看看秦文娟姐妹的故事,以及徐理强医生的评析。

文娟的自述

           我人生的前30年,即使是连续受到重大打击,也没有得忧郁症。

×打击一:妹妹过世

            1977年,我妹妹文霞从哥伦比亚大学毕业,成绩优异,很快找到一份很好的工作,为此全家特别高兴。

           6个月以后,文霞告诉我,她舌头下长了一个包,不断扩大。我建议她去看医生。医生诊断为唾液腺癌。因此很快将舌头和颚部切除,同时进行放疗和化疗。

           可是癌症迅速扩散,加上不能吃饭,只能靠管子输送营养,妹妹健康直线下降。全家心如刀割。

           在痛苦绝望中,幸得教会牧师和弟兄姐妹爱心关怀,每天有人在医院陪伴妹妹和我们这些家属,并为我妹妹迫切祷告。

           妹妹遂信主受洗。手术后半年安息主怀。她离世时只有22岁,却带着主的平安而去。

×打击二:大女儿唐氏症

           妹妹癌症末期的时候,我大女儿Vicky出生,生产过程顺利。

           产后,我丈夫跟医生谈过话,回来脸色沉重。我追问他多次,他才说出,Vicky是唐氏症婴孩。我心里茫然,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空洞感。

           在上帝的保守中,我竟然没有发生产后抑郁。

           Vicky一岁时,丈夫在麻州找到工作,我们就搬家到麻州。当地对残障儿童有很好的服务。Vicky是一个非常喜乐的小孩。我们陪她成长,虽然有说不尽的辛酸,却也有很多喜乐,也学到了对别人的体谅。

           丈夫在事业上很有成就,原本非常骄傲,可是却因为Vicky而谦卑下来,悔改信主。1982 年,Vicky 5岁,因心脏衰竭而去世。

×打击三:婆媳之间的矛盾

            1979年搬到麻州后,婆婆从台湾来探望我们。她来以前,我们不敢把Vicky是唐氏症儿告诉她,希望她来了以后才讨论,这样她可能比较容易接受。

           可是当婆婆发现Vicky有唐氏症之后,非常不高兴,我们婆媳关系突然变得很紧张。有一天,婆婆对我说,“你跟我一起拜佛罢。”我听了很吃惊,心里祷告后,对婆婆说:“我凡事都可以依从你,唯有拜佛不能。”

           因这件事,婆婆跟我们住了一段时间后,就搬了出去。后来她就回台湾了。

           我们一直为婆婆祷告,我丈夫也向她传福音。2002年,我们带了4个女儿、2个女婿,全家回台湾探望婆婆,婆婆被孙女和孙女婿的爱感动,决志信主,抛弃她拜了60年的佛,开始每天读经祷告。

           有一天,婆婆竟然向我道歉,说她以前对我态度不好,对不起我。我们抱在一起,因着喜乐一起大哭。对我来说,这简直是一个神蹟﹗

×打击四:第二对双胞胎早产

           在大女儿Vicky两岁的时候,我们生了一对双胞胎Jennifer和Karen,活泼健康。

           1986年,她俩8岁的时候,我又怀了双胞胎。没想到在20周的时候早产,一个3磅,一个只有1.5磅。

           20周大的早产儿能健康存活的机会,不是很大。我们夫妻心里非常着急,眼看他们在保温箱里,却爱莫能助,一心只盼神蹟出现,他们才可能度过漫长的危险期。

           感谢主的大能和教会弟兄姐妹迫切的祷告,6个月后她们平安出院。现在她们两个已经大学毕业,一个已经结婚。

       ×人到中年,抑郁症开始

            2007年,我母亲去世。她一生有许多痛苦和压抑,我多次想帮助她,却没有效果。同年,我的一个好朋友也因癌症去世。再加上教会里出了一些问题,我的情绪开始低落。

           我不明白的是:为什么当年一连串的打击,我可以靠着上帝安然度过,没有得抑郁症,现在却无法超越?

           低落的情绪影响了我的睡眠。半夜2、3点醒过来以后,我就很难再入睡。低落的情绪也影响胃口,加上消化不良,我的体重一下掉了20磅。

           看家庭医生,吃中药,都无效。我去看基督徒辅导师,咨询了两三次,知道自己必须谦卑依靠主,可是却身不由己。情绪、睡眠、胃口等,没有任何改善。特别是半夜里醒来失眠,身体疲惫,脑子由不得自己控制,难过不堪。起来唱诗、读经,根本无法集中精神,毫无喜乐。我非常自责、沮丧。

           挣扎了一年,情况越来越糟。我终于决定去找教会里的一位长老,他是精神科医生。他告诉我,我得了抑郁症。他认为,我以前可以胜过一连串的打击,可是现在却做不到,主要是因为进入中年,基因功能承受不了环境诱因的压力,大脑功能出现紊乱,所以产生抑郁症状。我需要服抗抑郁的药物,特别是针对睡眠与胃口的问题。

            我接受了他的建议。服药大概一个多月以后,情况开始进步。3个月以后,我的情绪、睡眠、胃口、体重、体力、信心,基本上恢复正常。在主里的喜乐又回来了。

          我持续服药两年,就毫无抑郁的症状了。所幸药物也没有给我带来任何副作用。停了药两年后的今天,我没有抑郁,非常喜乐、平安。

           回想起来,我并不认为自己得抑郁症的时候,灵性上有什么退步,或者信心有什么特别的软弱。只是挥之不去的抑郁情绪重压在心头,加上失眠、乏力、没有胃口,竟然叫我无法经历上帝的同在和医治,也无法落实理性上对上帝的信心。

           徐理强医生的分析

           在讨论文娟姐妹的案例之前,我们先来看看,什么是抑郁症。

            ×抑郁症是什么?灵性问题?健康问题?

            目前,医学界精神科普遍认为,抑郁症(忧郁症)是一种大脑神经功能紊乱疾病,发病原因是基因与环境诱因的互动。抑郁症跟其他疾病一样,可以根据临床标准来诊断,也可以用验血来确定诊断。

            对抑郁症的治疗,基本有两个方法:辅导和药物。辅导可以帮助病人减少或应付诱因,药物可以减少大脑功能紊乱带来的症状。从精神医学的角度而言,抑郁症属于健康问题,因为它是一种病。

            可是,许多基督徒心理学专家却不认同。基督徒心理学家爱德华·韦尔契在他的畅销书《忧郁症──重生之歌》(使者,2012)中说,抑郁症虽然可以根据美国精神科学会定下的标准来诊断,却不代表就是一种疾病。

            韦尔契博士对药物治疗抱有怀疑。他认为,抑郁,无论轻重,基本上是灵性的问题。辅导时,应该针对病人与上帝的关系进行辅导。不过,他对处理抑郁的建议,基本上是从减少或胜过诱因着手。

            韦尔契立论中肯,不谈赶鬼或邪灵干扰。他的书里有很多好建议。举例来说,他认为抑郁症很可能是在提醒我们:生命中出现了一些隐藏的问题(第3章)。他列出痛苦的5个来源,但他也承认,很多时候痛苦是一种奥秘(第4章)……

           总的来说,韦尔契博士的治疗方式,是从信仰为出发点,帮助患者处理和胜过环境、内心的诱因。他的论点,跟我们上面所提的治疗原则(针对诱因和基因的互动)并不矛盾,也没有脱离这个治疗原则的架构。他并没有提出一个全新的治疗原则,他侧重的是减少诱因,而不是直接(用药物)缓解或消除症状。他与社会上一般的辅导,目标与目的是相同的。 唯一的不同,是他处理诱因的理论基础:他从圣经出发,同时掺入不少心理学理论。

           ×抑郁症跟平常情绪低落不一样

            正如韦尔契博士在书里所说:抑郁的情绪有轻有重。美国精神科学院跟国际卫生组织,称抑郁症为Major Depressive Disorder,持续轻微的抑郁则为Dysthymia。

           如秦文娟姐妹的症状:持续(超过两周以上)的忧伤,毫无喜乐,失眠,没有胃口引起体重减轻(3公斤以上),乏力,自责,沮丧,这是抑郁症的病状,不是轻微的抑郁,也不是一般的情绪低落。

           上面已经提过,抑郁症是大脑功能紊乱疾病。抑郁症大脑功能的紊乱,可以用大脑扫描测试出来,也可以用血液检测来证实。

           ×治标?治本?

           有些人以为,基督教辅导可以治本,而一般辅导或药物治疗只能治标。这是误解。要治本,必须改变那些跟发病有关的基因或基因的功能。然而,目前做不到这一点。无论是以辅导来减少或胜过诱因,还是用药物直接纾解或消除症状,都是治标。

            抑郁症的复发率,在30%-60%之间,并不是100%。可见虽然是治标,治疗效果还是很好的。目前大部分的疾病,如高血压、糖尿病、高血脂症、各种癌症,都只能治标,尚未找到治本的方法。这些病停药后的复发率,一般来说跟抑郁症的复发率相同。  

           ×灵命更新与抑郁症治疗

            笔者相信,灵命成熟与精神健康,基本上是两回事──尽管有时候二者会有部分重叠。历史上灵命很好的圣徒,如马丁·路德、司布真、卢云、德蕾莎修女等,都曾患有抑郁症。换言之,灵性好的基督徒不一定精神非常健康,因为灵性再好也不能改变发病的基因。反而,很多非基督徒,甚至抵挡上帝的人,却没有患抑郁症。

           当然,灵性好的基督徒,应该更有能力胜过诱因,在危难中站立得住。所以,灵性好对精神健康的确有帮助。过去10年,很多研究报告指出:有基督信仰的抑郁症病人,跟不信主的抑郁症病人相比,抑郁症比较不容易复发,而且病情比较轻微(注1)。

           所以,基督徒若得了抑郁症,可以一方面寻求治疗,一方面找属灵长辈培养灵性、更新生命。不一定要从基督徒辅导者那里,同时寻求治疗和灵性更新。

           ×结论

           我们不能否认,抑郁症在华人教会中日益严重(注2)。国际卫生组织多次宣布,抑郁症已经成为目前世界第二大公共卫生问题。

           近年来,大脑神经科学进步,抑郁症大脑功能紊乱已经有客观的测试根据,诱发抑郁症的基因之一也已经找到。韦尔契博士和很多基督徒辅导学家认为抑郁症不算病的看法,已经落伍了。可惜这误解在华人基督徒圈子里还是非常普遍。

           基督徒崇尚真理。对于抑郁症,我们应当放下成见,接受有客观事实与数据支持的研究资料。这些资料告诉我们:抑郁症大脑功能紊乱的症状,是相对容易治疗的。对80%的患者来说,治疗的效果是很好的 (注3,4) 。

           我们当然承认,苦难临到我们,是有上帝的旨意。可是,圣经也告诉我们,有病就应该寻求医治。连保罗都对提摩太说:“因你胃口不清,屡次患病,再不要照常喝水,可以稍微用点酒。”(《提前》5:23)一个人能够走出抑郁的低谷,同样是有意义,而且可以荣耀上帝的。 

注:

1. Harold Koenig, Dana King, Verna Carson:Handbook of Religion and Health. 2012,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第3章跟第7章里,对过去10年有关信仰对精神病(包括抑郁症)患者影响的文献,有很好的述评和讨论。

2. 林国亮,“如何应对教会中忧郁症的现象”,《举目》56期,2012年7月,p. 26-30。

3. Mayo Clinic. http://www.mayoclinic.com/

4. 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 http://www.nimh.nih.gov/health/publications/depression/how-is-depression-diagnosed-and-treated.shtml

作者为精神科医师,来自香港。现为塔夫茨大学医学院(Tufts University School of Medicine)精神病学教授,兼波士顿亚裔精神病门诊中心主任(Asian Psychiatry Clinic at Tufts-New England Medical Center)。

1 Comment

  1. 请问可否列出“诱发抑郁症的基因之一也已经找到”的参考资料来源?还有,“抑郁症大脑功能的紊乱,可以用大脑扫描测试出来,也可以用血液检测来证实” 请问是哪种大脑扫描和血液检测呢?能否具体一点?谢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