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柬埔寨的日子 --古都悲情牽我心

盧潔香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2期

11246965635f8ff738l千年古國

       柬埔寨舊稱為高棉,為中南半島古國之一, 有兩千年以上的歷史。它三面環山,南臨暹羅灣,東北部分別與越南、泰國及老撾(寮國)為鄰。湄公河自老撾進入柬國東部,流經越南出海。這片遼闊的平原富饒美麗,盛產魚、米、木材及翡翠、寶石。全國面積181,035平方公里,全國總人數為1140萬。柬埔寨的歷史可以上溯至紀元以前,綿亙數千年。

        有人說柬埔寨是一個充滿了悲情的國家,也有人說柬埔寨是新天堂樂園,甚麼都可以看,什麼都可以想。總之如同柬埔寨一位名人所說:柬埔寨是一個非常奇特的國 家,它曾當家作主人,也曾經作過奴隸;它有過最鼎盛的歲月,又曾淪為人間地獄;它曾輝煌一時太平盛世,也曾烽火連天血流成河。在新的千年中,柬埔寨如同一個大病初癒蓬頭垢面的婦人,以蹣跚的腳步向我們走過來。當我翻開歷史卷軸的時候,所看到的是一個歷盡人間滄桑的千年古都。

佛教為國教

       柬埔寨的憲法將佛教列為國教,柬埔寨人信仰小乘佛教者,佔全國人口百分之八十以上。遠在四世紀的“扶南”時代,佛教就成為高棉人在宗教、文化、藝術等方面的基礎。

        首都金邊的廟宇和宮殿,多以形狀如九頭蛇之物作為吉祥物標誌,屋脊上的蛇頭向上高挑,仿佛是向空中噴出毒燄。在街上來來往往托砵化緣的和尚,披裹著鮮明耀眼 的桔黃色袈裟,還有不絕於耳的如泣如訴的絲竹樂。人們見面時如出家人般的雙手合十、從印度文、梵文轉變而來的柬文、每家每戶安放的神龕裡的憧憧燭火……這一切都具有濃厚的佛教色彩。

        柬埔寨最鼎盛的時期,是八世紀下半葉的吳哥時代,大型廟宇吳哥窟就是建於此時。從小吳哥的城門走到最裡面有650公尺的石道,有三層,最上一層有五個塔,但從前面只能看到三個塔,這三個塔代表著婆羅門教三大主要的神:即破壞神、創造神、保護神。柬埔寨國旗中央鑲有的三座黃色的尖塔,就是取材於此,用來代表民主、宗教與王朝。

國王當和尚

        柬埔寨現任國王西哈奴克,自稱是虔誠的佛教徒,也有過一段出家當和尚的短暫經歷。他寫過一篇題為〈佛教社會主義〉的文章,大力倡導以佛教作為柬埔寨國教。前年在慶祝西哈奴克國王七十八歲生日的典禮上,拉那烈王子發表講話,強調柬埔寨人民堅決奉行佛教的教義及優良傳統。所以不容置疑地說,佛教已成為柬埔寨人在政治、宗教、生活、文化中重要的一部份。

        但可悲的是,佛教並沒有給柬埔寨人民帶來褔祉,二十多年來屢遭戰火蹂躪、生靈塗炭的高棉人,現在每天仍然生活在貧窮、飢餓、疾病、暴力當中。儘管西哈奴克國王在〈佛教社會主義〉一文中強調用佛教教義去塑造人,重視國民素質的提高,但是現在柬埔寨國民素質之低劣,已成為這個國家不穩定的主要因素。自私貪婪、倚勢欺人、草菅人命、暴戾恣睢常使人不寒而慄。在去年春節期間,金邊市的搶劫案驟然上升,不少從中國來的朋友也深受其害,走在街上真叫人一步一驚心。

中國的徒弟

       我在中國時很喜歡一首名為〈懷念中國〉的歌曲,歌詞優美,旋律悠慢、深沉,作者就是柬埔寨 的國王西哈奴克。“啊!親愛的中國啊,我的心沒有變,他永遠把您懷念,啊,親愛的朋友,我們高棉人啊,有了您的支持就把憂愁驅散……”想不到三十年後的今天,我竟帶著上帝的託付來到高棉人當中。

        柬埔寨與中國素來關係密切,源遠流長,柬埔寨在政治文化上也常仿效中國,所以有人戲喻地說柬埔寨是中國的大徒弟。據不完全的統計,現在柬埔寨的華人有三十萬至五十萬。有的是幾代生活在柬埔寨,有的是近年從中國來的勞務人員。他們在柬埔寨多是經營五金、餐廳、珠寶、服裝等生意,但現在最突出的莫過於華校、醫院和製衣廠。

        柬埔寨的華文教育有百餘年歷史,和東南亞其他國家一樣,柬埔寨華文學校是隨著華人社會的形成而形成,隨著華人經濟的發展而發展。柬埔寨華文教育資深人士楊毫先生向我介紹說:“五十至六十年代是柬埔寨華文教育的黃金時 代,當時全柬華校有二百多所,中、小學生五萬多人。但在1970年的紅高棉時期,凡是教華文和學華文的都要坐牢,連在家裡也不准用華語來交談,所以小孩要學華語都是由其父母偷偷教授。但現在的情況則完全不同了,上至國家總理、國會主席,下至省長、縣長、鄉長,都一致認同華文教育對柬埔寨經濟發展的積極作用。”

        目前柬埔寨有華文學校七十所,大部分的華校還採用同中國暨南大學合編的課本。有一次我去一間華校,探訪在那裡來當老師的褔音朋友, 她邀請我到課堂裡聽她講課。那一節課,她講的課文是《為中華崛起而學習》。若不是我與課堂裡的學生在年齡上的距離,我真的以為時光倒流,自己又回到了當年 的學生年代。近年來有不少從中國來到柬埔寨華校當老師的知識分子,有的還擔任校長、教務主任等要職。當然其中也有魚目混珠、濫竽充數的誤人子弟之徒。

“三結合”工廠

        中國人在柬埔寨開的醫院、診所很受當地人歡迎。1993年西哈奴克國王得了惡性淋巴癌,是在中國的北京成功地做了切除手術,現在西哈奴克國王和王后的身体例行檢查也是在中國進行。

        近年來不少中國醫生紛紛在柬埔寨掛起行醫的招牌,當中有成功也有失敗的,因為競爭太激烈了。來參加我們聚會的兩位黃醫生,是在1995年從中國廣西來到柬埔寨金邊開診所,幾年來因他們的醫德口碑載道,來找他們求醫的人越來越多,生意越來越好,但幾年來在他們附近所關閉的中國診所也有二十多間。

        柬埔寨因勞動力低廉,所以製造業成為一枝獨秀。在金邊市有許多“三結合”的製衣廠,也就是老板來自香港或台灣,管理技術人員來自中國,生產工人是柬埔寨人, 我想這一個“三結合”的生產管理模式是柬埔寨才有的特色。但是要管理好這些當地的柬埔寨工人,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因為他們動輒就用暴力、罷工相要脅, 常常使工廠的老闆不知所措。

祭袓成為障礙

        在柬埔寨雖然有幾十萬的華人,但要在他們當中開展褔音工作,卻是非常困難。金錢、偶像,以及把祖先當神靈祭拜,往往成為他們信主的主要障礙,從現實來看,這是一片滿了石頭、荊棘與禾秕的土壤。

        我來到柬埔寨的第一個星期就聽到一位宣教士這樣說:“我們不願意去做家庭探訪,因為探訪一家就失去一家。主要是當地人都知道基督教不准拜偶像和祭祖,他們為了不得罪祖先,所以不願意去接觸基督教。”一位十三歲的當地男孩子也對我說,如果基督教允許拜祖宗,他會來教會。

       一次我和一位已信主的少女,到當地的一間中文學校附近派單張。這位少女是這學校的學生。當我們回來以後,她非常難過地向我哭訴,剛才她在學校門口派單張的時候,她的老師和同學都用譏誚的眼光看她,以致於她不敢回學校上課,因為不知道學校裡的人還會用甚麼的方式來嘲弄她。

        我知道這位少女在學校裡曾受到同學的警告,要她不要向其他同學傳福音,不然的話就打她。在壓力之下我同她一起禱告,用神的話語來鼓勵她:“神賜給我們,不是 膽怯的心,乃是剛強、仁愛、謹守的心。”(《提摩太後書》1:7)感謝聖靈保惠師親自保守了這位女學生,使她不僅沒有後退,反而在主裡立定了志向,要將自 己的一生奉獻給主,將來也要當宣教士。

        無論得時與不得時總要傳福音,這是我們宣教士的天職。“不是倚靠勢力,不是倚靠才能,乃是倚靠耶和華的靈方能成事。”70多歲的莊姑姑是柬埔寨的老華僑,她像很多老華僑一樣,數十年來對偶像頂禮膜拜,要這樣的人歸向主似乎比登天還難。

        但是這並沒有攔阻我們向她傳福音的腳步。直到有一天,我們確定,主的救恩已經臨到這位老人家身上。於是我們胸有成竹地登門探訪,就在這一天,莊姑姑堅定、清楚地接受了主耶穌。

        我在柬埔寨宣教的二年中,這片古老而神奇的土地,歷盡苦難的人民,常震撼著我的心。“以耶和華為神的,那國是有褔的。”(《詩》33:12)而背離耶和華的 必有刀劍與災難臨到。若不是耶和華施行拯救,又有誰可以使他們脫離這罪的深淵?若不是主的憐憫,石心的人又怎能變成肉心?若不是耶穌基督的愛,又怎可以化 解人與神、人與人之間的冤仇?是聖靈的春風使高棉人的靈魂甦醒,是主耶穌的愛使古老滄桑的柬埔寨出現新的生機,我祈盼著不久的將來,柬埔寨成為恩褔豐盈之地。

作者來自中國,現為“華人福音普傳會”派在柬埔寨的宣教士。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