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颜

叶卫平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2期

       再见老传道人,阔别十五载,老人容光依旧。

      老人也认出了我。她笑盈盈的,竭力要从记忆中,从她关怀过数不清的年轻人中记起我是谁。瞧着老人笑咪咪的脸,我注意到,连她的笑,也和十数年前一般平安慈祥……

        还是十五年前那个难忘的四月,电话响起,一个陌生但亲切的声音。

        应邀前往,门启处,一张慈祥又平安的笑脸。

        她娓娓而谈,苦口婆心。我一脸的骄横,一身的乖戾,一连串疑问,一招招饰掩。是时少不更事,却又自以为江湖高手。与老传道人数招下来,不得不在私底下自叹弗如。所以臣服,并非因唇剑舌锋,而是老人那自始至终的微笑,足教诸般江湖绿林的手段自惭形秽。

        伏熊虎者,以鞭以刑,以酷以饥。伏灵魂者,竟然仅以微笑若此,虽年事高,轻描淡写,便足以所向披靡。高手风范若此,生平未见,伏之。

        得老人引荐,自那个礼拜开始,每周六傍晚,总是和一群年轻人一道,挥去凡尘,信步生命的清泉流水边。掬而饮之,清冽甘纯,人世间,绝无可奉。笑盈盈的老人,每周六晚也总会笑盈盈地出现在年轻人之间,笑盈盈地和年轻人一道喜乐。

        开始了生命新的旅途,未曾走过的。在这以前,奋斗寒星二十年,仍是迷雾重重,不见天日。而今日生命的改变,来自对周遭那重生生命风采之景慕。透过这些闪烁的生命,我看见了天上的荣光。

        一天,驾车停在红绿灯前。白日当午,行人络绎,却发现行人当中,老人笑咪咪地正往前走。看着老人微驼的背影,不禁肃然起敬。此行何去?不晓得。但从老人手中的伞,和老人用以盛放圣经的帆布手袋看来,老传道人此行,必是将属天微笑和关怀带到更多的人心中。

        不久后便告别那地、那人们。十五年风尘云月,偶然静下来时,总不禁想起那笑意盎然的脸面。

        曾笑语女士们不须费时去整容。润滑油,去皱霜等,亦徒费金银。与神同行是青春常驻的上佳秘方。今日重逢,眼见笑盈盈的老人,容光焕发,此论不谬焉。

        看见老人挖尽心思要记起我的名字,忍不住提醒她。

        都乐了,老人本来就笑盈盈的脸,此刻更是笑靥如花。谈起往日事,老人口中,一连串的名字,如数家珍,脑海之中,一张张的笑脸,历历在目。

        促膝而谈,说不尽的数算,说不尽的恩典。

        可惜时辰如飞般逝去,委实是良宵苦短。端的也是,十五年来的云光火柱,两语三言,又岂可以说个清楚明白?

        星河漫天,老人送至大门。瞧着老传道人满足的笑脸,我想,在付出了无私的关怀以后,有什么比得上看见新生命成长起来的满足感呢?

        两天后,我又看见老传道人走在街上。那微驼的身影,与当年一般的白日,一般的长街,一般的伞,一般的帆布手袋,一般的那笑盈盈的脸。

        十五年前,老人把属天的关怀和微笑带到我的生命中。十五年来,老人也把这关怀和微笑带给了不知多少人。现在,带着这属天的关怀和微笑,老人又上路了。

        生命,因这关怀和微笑而开颜。

作者来自广州,美国电机硕士,德州莫特罗拉公司的主任工程师。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