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考駕照

新生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2期

            學開車的頭一天,教車師傅問我“你來多倫多幾年了?”“九年。”我說。他驚訝地說,“你來九年還不會開車?”我尷尬地笑笑。我是一個連坐車都怕的人,這次如果不是我全家要搬到一個小城去,在那裡我必須開車送兒子上學,我仍不會去學開車。

            我只來得及跟教車師傅學了幾次,我們就搬家了。教車師傅在教最後一次後,認真地對我說:“你開車還不行。到新的地方後,再找個師傅學幾次。”

            到小城後,我沒有再找教車師傅,一個多星期以後我就去參加路考了。我想大家都說小地方考車容易,更重要的是我有神的保守。考試的頭一天晚上,我向神禱告﹕神啊,求你明天保守我順利通過考試。我希望神讓我的車技發揮到最佳水平,讓一個和善的考官來考我,我就有希望通過考試。

           第二天早上考試開始,上路還不到兩分鐘,考官就讓我回去,我沒有通過考試。

           這一來我只好讓我丈夫每天陪我練車。每次練車我都心發怵,雙腿發軟,不願去練車。雖然每次都硬著頭去練,但也就只在家附近開一會兒。就這樣過了一個月。在我 明顯地感到開車時心不再發怵時,我又去參加第二次路考。考試前我作了與上次一樣的禱告,也懷著和上次同樣的想法去考。在考試中,首先路邊停車出錯,然後在 我不熟悉的單行道上,我手忙腳亂地轉錯了道。我又沒通過路考。

           我開始著急了,並且認真地行動起來:增加每天練車的時間,去熟悉各種路的情 況。在此同時我也靜下心想了許多事,想到我的禱告,想到神的心意。回頭看看在我第一次路考時,我對開車連基本的感覺都沒有,若神真讓我通過了考試,由於對 開車充滿恐懼,我會盡量不去開車。真要讓我開車送兒子上學,後果不堪設想。更重要的是對我的生命成長全無益處。本來我這個人就一貫缺乏做事持之以恆的精 神,如果在這樣的狀態下我通過了考試,我可能會變的更懶惰起來,從此以後做事更不認真,把神當作我的“阿拉丁神燈”

           我們經常說神會把最好的給我們。但是什麼是“最好”的標準呢?我們通常只用我們的標準去衡量好壞。這次考車的經歷讓我看到了,我們習慣上認為對我們好的事,往往對我們有害,而 神要給我們的才真是最好的。經過這兩次路考的失敗,我還學到了許多東西。從前也知道做事要持之以恆,認真才能做好,卻很少去實踐。通過這次考車牌,我親身 体驗了,這個道理已變成了我的一部分,這是多麼大的收穫。

            半個月後我參加了第三次路考。在這次路考前的禱告中,我的心完全順服在神的面 前。回想前兩次禱告,我實際上是把自己作為主人,讓神來成全我的心意。而在這次的禱告中,我真心地把主權交給了神。這次路考的考官就是我第二次路考的考 官,他讓我在考場附近開了不到五分鐘,就讓我回車管局。回到車管局後,考官對我說:“你開的很好,通過了考試。”

作者來自中國雲南,曾任大學物理教師,現住加拿大溫莎。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