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的选择

春明

  自从我认识基督,成为教会的一员以后,我的生活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上帝给我们家带来了数不尽的恩典和喜乐。

  原来我只相信“要创造人类的幸福,全靠我们自己”。创造个人的幸福,更要靠自己。我来到美国原是为了追求更高的学位,更美满的生活。既然要靠自己,不 得不干这个,想那个,疲于奔命;即使睡在床上,脑子也不肯安宁,因为这世界上使人忧虑的事情实在是太多。我很向往无忧无虑,但一切都要靠自己,自己的能力 又十分有限,无忧无虑则成了可望而不可及的幻想。

  多亏我来了美国以后,一直和基督徒们有来往。为了亲身感受上帝的存在,我开始假设有这样一位上帝,因此也学着基督徒的样子向上帝祷告,求祂担走我的担 子,除去我的忧虑,赐给我美好的睡眠。出乎我的预料,每当祷告之后,心里就轻松许多,很快就进入梦乡。而在这以前,我常常需要一个小时的时间才能入睡。经过这样不断地亲身体验,我愈来愈感受到上帝是存在的。

  我是在1993年10月受洗的,那学期我选了4门课,再加上做实验,已经到了我能力所能够承受的极限。偏偏到了面临期末考的时刻,我的导师为我安排了 硕士论文答辩以及博士资格考试。几乎是在同时,我们系里的另外一位教授提出给我资助,使我能脱离我很不喜欢的水化学研究,并要我尽快做出答复。我是一个性 子非常急的人,若在信上帝之前,一下子这么多事压在头上,我早就急得睡不着觉。这一次,因为有了依靠,我的心里出奇地平安。我向上帝祷告,告诉祂我的能 力、精力均有限,告诉祂我看不见未来,不知该做出什么样的选择,求上帝给我智慧和能力,求上帝为我做出选择并为我指出前面的路。那时我几乎天天都在祷告, 奇怪的是上帝没有答复我该怎样做,却使我过得非常安稳,好像上帝把我安排在一个十分幽静的地方,让我安心休息,祂要为我承受面临的一切。就这样,一个学期 平平安安地过去了,我每日吃得香、睡得好,硕士论文答辩考试通过了,4门功课,3门得了A,上帝却没有为我选择新的导师。

  一晃新的学期又开始了,没多久,我的导师告诉我,我的博士资格考试不能免,因为硕士答辩时没有时间涉及博士资格考试的内容。又没有多久,我才知道,由 于我的导师其它的项目已经停止了,可她要保证给每一个学生资助,不得不减少资助。我得批改学生作业,才能另从系里拿到一点钱以达到我原来的收入水平。那 时,正值春天,我花粉过敏严重,终日涕流不止。当时我以为上帝一定催我早日离开,不要继续读博士了。因为我祈求过,如果上帝安排我继续读下去,就让我能免 去博士资格考试,偏偏未得到许可;因为上帝知道我不能没有资助,可祂为我选择的导师偏偏没有多少钱;因为我天天向上帝祷告,求祂除去我的花粉过敏,可是我 的过敏症一年重于一年。于是我开始找起工作来,但心里却非常不安、情绪也很不好。恰好,在主日的一次信息崇拜中,一位弟兄讲到如何明白上帝的旨意。他带来 的信息使我懂得,如果一件事出于上帝的旨意,在运行时必会感到平安喜乐。可是我在找工作这件事上一直感到心里不安,我放弃了找工作,又重新回到了平安喜乐 的生活。

  我的导师手下原来有4个中国学生,除我以外,他们都比我年轻许多,没有孩子和拖累,而且学习成绩都十分优秀。其中一位早已通过博士资格考试,并完成了 所有的博士课程。然而,除了我一个,其他3位均因导师不再提供助教奖学金而纷纷离开,偏偏留下我一个人。我的助教奖学金也从原来的1/3长到2/3。 1994年秋季,我顺利通过了博士资格考试,这时我才认识到这次考试对我来说是十分必要的,原来那些似懂非懂的问题,正是在准备博士资格考试的时候才真正 弄明白。在我通过博士资格考试之后不久,那位系里愿雇用我的教授因项目资金不足而降低了他所有学生们的资助,又一次证明了只有上帝为我做出的选择才是最好 的选择。这种选择和结果绝对不是通过我个人的努力能实现的。

  尽管在这个世界上,我还有许多不明白的事,不懂上帝的真正美意,但我坚信,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会愈来愈体会到上帝的信实可靠。□

  作者来自北京,现就读于美国亚利桑纳大学水汶系。正文由土桑华人基督徒团契提供。

       本文原刊于《进深特刊》第二期,1997年。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