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种顺服,一样信心—–韩航失事后的故事

蔡 越

        1997年9月6日,一架满载着观光客及新婚蜜月夫妇的韩航客机,在向美国关岛的国际机场降落过程中,因驾驶员的疏失,撞毁在机场附近的山坡上。有二百多 名乘客死亡,在救援现场抢救出了一名11岁大的女孩,即美籍华裔钟怡珍。她的母亲、兄、姐及一个表兄,全部罹难。她虽幸存,却也严重烧伤。在立即赶到关岛 的父亲钟开印的陪同下,她被转往美国德州南部圣安东尼奥市的陆军医院治疗。

王仰章:顺服圣灵的感动

       在圣安东尼奥市的另一家医院,有一位华裔住院医师,名叫王仰章。在主日崇拜时,他听到教会报告韩航失事的消息,牧师并希望大家为钟开印弟兄父女代祷。他心中顿时有一种感动,很想立即赶去探望那个受伤的小女孩和她的父亲。

       回到家里,他无法静下心来读书--尽管他正忙于准备内科医师的文凭考试,而且因为已比预定的进度落后了很多,正急于赶上。他觉得自己实在是没有时间去探望钟怡珍。然而,他心中很不平安,他感到一种来自心灵深处的催逼,催逼他献上他最珍视的时间。

       下午四五点钟,他终于顺服圣灵的带领驱车来到陆军医院。当他走进烧伤加护病房区,看到走廊那端有一个中年男人孤独地站着。他一下子就意识到:那一定是钟弟 兄。他走上前去,钟开印告诉他,女儿钟怡珍刚刚动过手术,其间有30分钟没有心跳和血压,经过急救后,情况尚稳定。手术前有很多当地教会的弟兄姐妹守候在医院,一起祷告。刚才听到情况稳定,大家都松了一口气,暂时散去了。

       正在说话的当儿,病房门忽然开了,几个还穿着手术服的医生走到钟开印面前,说孩子不行了,快进去见最后一面吧,接着便是一串的病情解释。钟开印顿时脸色惨白,手足僵硬,不能移动。王仰章见状,便催着他,走向病房。

       到了病床前往下一看,王仰章倒吸了一口冷气:可怜的小怡珍因严重烧伤已体无完肤,脑袋肿得比成年人的两倍还大。幸好王仰章是个见过许多伤患的医生。否则他 一定没有勇气面对这种惨状。他立刻向上帝祷告,求上帝给他力量帮助钟家父女。在后来的时间里,他陪钟开印诀别了女儿,他安慰钟开印弟兄--他对钟开印说: “上帝做事有祂的美意。孩子伤得这么重,如果真的活下来,可能受的痛苦更多。”他帮助钟弟兄办理医院中大量的繁复手续,支持他走过平生最艰难的一段。

       事后,王仰章在团契中谈到他的一点感受。“不要消灭圣灵的感动,而是应该顺从。”他这样说。的确,圣灵在最适当的时候拣选了最适当的人去帮助钟开印父女 --王仰章若不是一个医生,他就没有能力去面对当时的情景,更无法安慰别人;若不是一个医生,他不会了解医院的各种过程手续,就无从帮助别人。信,就是顺 服。

钟开印:顺服上帝的主权

        在这次空难事件中,钟开印表现出的对上帝主权彻底的顺服,亦深深打动了许多人的心。7月6日,当钟开印在亚特兰大听到空难的消息后,他一直闭紧双眼,不停地祷告。他告诉周围的人,能做的事几乎没有了,只能祷告。

         在圣安东尼奥的陆军医院,得知小女儿的生命已无可挽回时,他曾喃喃自语:“上帝啊,不要把我最后的一个安慰也拿走……”他的惨痛之情,难以言喻。他曾有一 个幸福的家庭,可是突然在一日之间失去了妻子、儿子、女儿,这仅存的小女儿实在是他唯一的安慰。他求上帝把她留下来,可是也明明白白地对身边的人说:“气息是耶和华赏赐的,祂也有权收回。”

       所以,在小怡珍临终时,他强忍悲痛,握着女儿的手,说:“女儿,不怕,去找妈妈和哥哥姐姐。他们那里有耶稣。”

        “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也是耶和华,祂的名是应当称颂的。”这句话就是对钟开印弟兄完全顺服上帝的主权的最好描述。□

本文原刊于举目前身《进深特刊》第二期,1997年。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