愈行愈坚

汝岸

        基督徒的生命,是一种不断更新变化的天路历程。赐人生命的主,常借着生活中各样处境,帮助天路客愈行愈坚。

       在97年底至98年年初,大使命中心、中国福音会、海外校园杂志及神州大使命团四个机构在洛杉矶北边举办了“第二届中国学人培训营”。笔者在会中采访了七位牧者和信徒,请他们分享个人生命改变的经历。以下即是部分内容具有代表性的采访记录。

属灵导师和朋友
帮助我认识自我

王志学(曾任俄国圣彼得堡华人教会牧师,大使命中心宣教士,现任罗省基督教会联会会长):

        厄克(Meister Johannes Eckhart)曾说过这样的话:“人的里面有很多层皮,遮盖着他内心的最深处。人认识很多不同的事物,惟独不认识自己……你要进入你内心的地土,在那里认识自己。”

        自我认识是灵命成长中十分重要的事,是基督徒成圣过程中不可缺少的操练。而要做到,却不容易。因为人有自我欺骗的倾向,真正需要帮助时反而不愿接受帮助。因此,我会借助属灵导师、朋友,把自己“剥开”。

        我的办法是,每隔一两个月,就接受一位属灵长者的“质询”。我授予他权力,他可以询问我任何问题,包括灵命和私生活等等,我应该从实回答。同时,他必须具备 这样的能力:有很强的聆听工夫,不定人的罪--这样就使得被“质询”者不惧怕--却能给适当的属灵指引,把神的心意告诉被“质询”者。

        具体过程是这样的:我们两人先长时间安静祷告,把心沉到神中,聚焦在神上,在安全感中把心门渐渐打开。

        “你最近怎么样啊?情欲的挣扎如何?和太太的关系如何?……”他发问。

        有一段时间我和太太的关系不太好,所以当他问我“和太太关系怎么样”时,我说:“不太好。”他问:“怎么不好?为什么不好?”,我则开始含糊其词--人常常如此,虽然发现承认问题存在,却并不表示愿意承担负责。

        而属灵导师要有这样的本领:听得出对方兜圈子企图蒙混过关的地方,并追问下去。

        当我被迫“自我剥开”之后,他并不评判我,只问了我一句:“你要成为你太太的上帝吗?”

        这确实就是我的问题--我实际上就是给太太设下了标准,要她达到。

        发现问题的本质后,问题就容易解决了。以后见面,他还会追踪式地问下去:“上次谈过的、要改进的地方,你落实了多少……”

         我称这样的属灵长者为“看管者”。

(编注:王志学牧师在新近出版的《奇异恩典在中年》、《经历神》两书中,对自我认识问题均有分析讨论。有兴趣者可向基督教书房订购。)

孤立的环境
使我把生命的焦点聚集在神身上。

‧吴治平(化学工程师,现在南卡州哥伦比亚神学院读神学):

       我经历过三种孤立、隔绝的环境:

        第一种是我在纽约州读书期间经历到的。当时我有很好的美国教会,教会的弟兄姊妹有相同的信仰,可是有着完全不同的文化、不同的语言。他们不是不关心我,而是无法关心。所以当我遇到困难时,就只能祷告仰望神。

         第二种隔绝是教会的宗派、神学观点的不同造成的。我以灵恩派教会的背景,转入一间华人基要派教会后,才发现这个教会是如此的隔绝,隔绝到只有一首赞美诗是两 个教会都使用的。我在其中显得十分孤立。在基要派教会呆了一段时间后,我开始思索:“灵恩派到底有什么地方对、什么地方不对?为什么有人如此反对?”这促 使我阅读了大量的神学书籍。

        第三种是我在被裁员以后感受到的。我学的是化学工程,在一家美国公司任工程师。有一次,公司裁员三分之一,我被裁掉了,只好去加油站做夜班,利用白天的时间事奉。当时我很想去读神学院,可是教会里的人、包括牧师,全都反对。他们认为,失业的人去读神学院不 是一个好的见証,我应该好好去找一份工作才对。

        那一阵子我非常苦闷,我跟神祷告说:“神啊,别再让我领救济金了。”可是那天读经时, 却总是不由自主地看到《马太福音》6:25-27:“……不要为生命忧虑吃什么,喝什么……你们看那天上的飞鸟,也不种,也不收,也不积蓄在仓里,你们的 天父尚且养活它。你们不比飞鸟贵重得多吗?”这段经文在一天之内反复出现了三次。我的性格本来是有些东西很放不开的,而这件事,却使我长进了很多。

        我最终还是选择了读神学。回过头去看那一段经历,我知道那不是出于偶然或者错误。那是神利用这些所有的过程,利用孤立无援的环境,使我脱离对人和环境的依赖,专心仰赖神。

找一个好教会
变成“透明人

‧苗强(来自西安,现在美国新泽西州一家顾问公司任职):

        我在1989年“六‧四”前后信主,那时我正在读大学本科。受了外籍教师的影响,半理性半感性地信了主,信心还是软弱的。

        毕业后出国留学,太太一年后以F2身份来探亲。到美国之后,她的失落感很强。她的个性比较特别,发起脾气来会失控,甚至闹到警察那里去。她对我也很失望,因为我虽是基督徒,却仍然和她争执、吵架。

        我一直觉得这是“家丑”,从不告诉教会和牧师。难过的时候,看到《海外校园》上宁子充满灵性的散文,心想,若能请到宁子来劝劝我太太就好了。

        这段婚姻,以太太绝裾而去告终。

       神看到了我的愤怒、沮丧、孤立无援,便带我离开了南部德州,来到新泽西州,给了我一个属灵教会--若歌华人教会,以及教会中的乡音团契。

        过去我不喜欢大教会,因为我觉得人的组织太强。但到了若歌教会,从第一次看到教会那种很强的祷告能力之后,我就被震动了。在乡音团契里,有爱的声音,有属灵的气氛。大家彼此祷告,相互帮助,成为密不可分的肢体。在这种环境里,人很容易透露自己的想法,彼此之间成为透明。

       要是当初我能像今天这样敞开自己,开诚布公地向教会、牧师寻求帮助,或是更积极地向太太传福音、带她去更好更属灵的教会,我的婚姻或许就不会触礁吧。

        我愿继续做这样一个“透明人”,不仅彼此间透明,而且能使人透过我看到神的作为,生命就成为一种祝福。

张嘴接天上掉下的馅饼
白白的恩典

‧谢恩(来自中国,现住新墨西哥州):

        我初信主的时候,是糊里糊涂的,既不忧伤,也不痛悔。只因听了几首诗歌,例如《天父必看顾》、《耶稣恩友》、《你孤单吗》,听到“多少痛苦冤枉受”,心里就感动了。信了之后,也从来没有向神求
过什么。可神比我更知道我的需要,就白白地赐恩典给我。

        我教会里的朋友们可能还记得,我刚踏进教会时是什么样子:怨天尤人,满心是恨,好像全世界的人都欠我似的。

        我一直痛恨我的丈夫,是歇斯底里的恨,不仅恶毒地诅咒他快死,心里还存了要动手杀他的念头。可是信主之后,第一要学的功课却是“顺服丈夫”。我不懂,也不认为去做会有什么效果。可是神就感动我去做。

        起初,我对“顺服”的教导非常抵触,满心委屈。可是正因为我格外软弱,神就格外扶持。我顺服了之后,神就医治我的伤痛,不仅祝福了我现在的家庭,连我从小到大成长过程中所受的伤害,也一并拿掉了。

        所以我要说,回顾信主两年来的成长,都是神白白的恩典。我本来痛恨神,神却一直爱我。是神把我拉到祂的怀中,以祂那无比的爱安慰我、温暖我。我并不渴慕祂, 是祂吸引我;我读不懂圣经,除非祂开启我;我不知自己多么罪孽深重,直到祂光照我;我不能不恨,不能不忧愁,是神的爱除掉了这折磨我多年的罪;我不愿意顺服神,是祂的大爱折服我,使我不得不顺服;我不知道自己多么愚昧,直到我尝到顺服的甘甜……

        神的恩典不知比天上掉下的馅饼好多少倍!神愿意每天、甚至每时都把馅饼赐给我们,只要我们肯张嘴吃(顺服),就必蒙福。

(编注:谢恩姊妹曾在《海外校园》第22期第42页上发表过〈不能没有你〉一文,讲述神对她婚姻的拯救和祝福的故事。)

祷告开启我的智慧之门

‧余洪涛(来自中国陕西,现居美国密西西比州):

        我受洗之后,不太会祷告,祷告常常是被迫的。三年之后,我突然觉得这样祷告太不够了,于是就决定学习这方面的功课,万事依靠祷告。

        我的第一个祷告,是求神给我智慧,让我读懂圣经。过去常有百读不懂之处,祷告之后,就读通了,而且有奇妙的信息出来。对神的话理解透彻了,灵命自然就长进。

       从德州奥斯汀去密西西比州找工作面试时,我已抱了事奉的心,就祷告说:神,为了你的国度的缘故,请赐下一份工作。祷告后,心里很有平安。最终果然得到了一份意料之外的工作。这份工作所在的城市,华人教会、团契亟需同工,我去后便开始参与事奉。到现在,不仅人数增长了,而且成员也逐渐稳定下来。

        还有一件奇事。自我十一岁起,我母亲就被鬼附,发作时如颠如狂。前两年我回国探亲,发现她老人家已受洗,且被牧师以基督的名祷告,赶走了附在她身上多年的 鬼。后来我接她来美,见她有每次干咳达半个小时之久的痼疾,实在痛苦不堪,医生都说不能治。有一晚,我对她说:“妈,我们一起来祷告,求神治愈你。”我母 亲同意了。我们一起恳切祷告。第二天,那病就不药而愈了。至今为止,她回中国已有半年之久,再也没犯过病,整个人像重生一样。

         我对祷告的总体感受是:祷告前,人靠自己的理智;祷告后,就看到了神的带领。

参与事奉
是我灵命成长的最大因素。

‧李思思(来自香港,现在美国加州读书):

        我在二十岁刚出头时,就开始参与事奉。不是因为我水平高,而是团契里的其他几个人,比我还年轻!我得讲主日学、带人查经,还要辅导别人,实实在在是“take care everything(照料一切)”,真是头都大了。

        知道靠自己不行了,就赶快学习,以尽快提高自己:读经、祷告、大量阅读属灵书籍……几个年轻同工在团契中相互鼓励、相互搀扶。最好的是,教会不仅鼓励我们事奉,而且允许跌倒。

        几年后,一位当年受过我辅导的年轻弟兄从英国留学回来,告诉我说我当年对他的生命成长帮助很大。其实,受到最大帮助的,是我自己。

借助属灵书籍
拔除内心荆蕀

‧陈卧绿(来自广东,现居美国新墨西哥州,中医,参与阿布奎华人教会的牧会工作):

        1980年我到武汉读大学,受感动奉献了自己,把主权交出。圣灵使我看到自己的本相没有一处是好的。

        然而,又有另一个问题出现了--很久以来,我一直生活在对自己罪的控告之中。我每天都在不停地认罪,生活不喜乐。

        直到今年,我读了《正常基督徒生活》一书,突然有亮光照到心里,对主的爱和救恩才有了更进一层的理解。“救恩要用信心接受”,我们的神,不是那“有错必 究”、凶凶恶恶的神。无论我们是好是坏,他都接纳我们。祂已在十字架上成就了一切--只要我们用信心接受,但不可再犯罪。从此我不再每日生活在罪的控告 中,而是怀着一颗感恩的心,欢欢喜喜地来到神面前。

本文原刊于《进深特刊》第三期,1998年。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