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这刻起,你不再是我的未婚妻!”

“从这刻起,你不再是我的未婚妻!”
--许多爱心的手,扶助我走过破碎的感情。

口述:张简竹 采访:啸吟

        去年12月10日,本该是我结婚的日子--如果不是我的订婚破裂了的话。

        我毕业于复旦大学新闻系,在外企工作了一段时间后,来到美国南卡州读财会专业。在一次福音营上,我认识了一个男孩,他来自另一个州。交往了一段时间后,他向我求婚。我虽然觉得感情尚不成熟,但最终还是答应了。

        我有一个非常好的教会、非常爱我的弟兄姊妹。当他们听到我和这男孩订婚的消息,虽然惊讶,而且也不完全赞同,但他们还是全力以赴地帮我筹备婚礼、准备婚纱,并为我祷告。

        可是,就在结婚前半年,我给我的未婚夫写了一封信,向他讲述了我以往所有的经历。我的未婚夫是个生活经历非常单纯的人,他读了信之后相当震惊。起初,他发 E-Mail给我,说:“让我们一起祷告,看看有什么样的感动。”可是,一天之后,正当我出差在外时,却在旅馆里收到了他最新的E-Mail,只是简简单单但是决然的两句话︰“从这一刻起,你不再是我的未婚妻。你保重,愿神所赐的平安与你同在。”

        我呆住了。之后的反应便是“神,你在哪里?”我能够理解他的态度的突然变化,猜想到他在这一天一夜里内心的挣扎,可是,对于我这个已经把整个人、整个心投入到我们的感情之中、并准备好要建立一个家庭的女孩子,这样的结果,我怎么承受?

        我强忍着痛苦,躺到床上,试图入睡。可是我睡不着,痛苦像波浪一样翻卷在心头。我在心里喊著:“神,你在哪里?我需要你的时候,你在哪里?”

        安静一点儿后,空荡荡的旅馆房间,又似有人影晃动。我听见一个声音冷峻地说:“没有人宽恕你的过去!没有人宽恕你!”

         我起身打电话给教会的怀特先生家。几年来,一直是他家特别照顾、关心我这个单身女孩。他是教会的长老,一个白发苍苍的慈祥的老人。

        怀特先生刚好出去开会。他们一家已经知道了这个消息--我的未婚夫在向我发E-Mail的同时,也通知了怀特先生以及未婚夫自己团契的所有教友,并在结尾一句写道:“不要问为什么!”

        怀特太太在电话中关切地询问要不要她开车过来陪我。我说不用。但是在谈话中,她感到了我的不对劲儿,便立刻放下电话,开了四个多小时的车,来到我住的旅馆。陪了我一夜之后,第二天一早便把我载了回去。

        那时我刚刚开始在州政府做事。遭到这个打击后,我整个人就像傻住一样。每天上班的时候,主管过来交待工作,我根本听不进去,只会坐在办公桌前一直哭。到了晚 上,我睁着眼睛,就能看到屋子里鬼影幢幢。每天夜里,都有一个声音反复地对我说:“没有人宽恕你,没有人宽恕你。”我挣扎着反驳说:“耶稣的血洗净了我的罪,我已得宽恕了。”那声音说:“神宽恕了你。你死后灵魂可以得解脱。可是人不宽恕你。”

       后来我知道这是魔鬼的控告,可当时我在那控告里几乎要崩溃了。

       知道了这种情形,怀特先生、太太都强行把我接到他们家去住。他们安排我住在他们女儿的粉红色快乐的房间里,告诉我夜间有任何动静都可以大叫,他们马上就会赶过来。每天早晨,他们都要等我吃早餐。早晨是感情遭受打击的人最难过的时刻--睁开眼睛,不知道这新的一天该怎么过。可是因为他们的缘故,我就挣扎着起 来,洗漱下楼。每次还没走下楼梯,就看到老先生坐在餐桌边看晨报,看见我,就给我一个big smile(大大的笑容)。老太太则赶忙赶过来,给我一个拥抱。我的新的一天就这样在他们的爱里开始。

        教会里的其他弟兄姊妹,也都尽全力给我支持和安慰。有一个韩国女孩,也有过类似的经历,所不同的是,她的未婚夫最终宽恕了她,并和她结了婚。她每天都发E-Mail给我,告诉我:“这时我们只能信靠神,像孩子信靠父亲。”她还在E-Mail上打出个笑脸,说:“我只想到你身边,拥抱你,看你露出笑容……”

       是这些充满爱的手,让我看到了神的爱,给我信心,推着我往前走,终于走过我本来走不过的那段路。

        回想这段刚刚过去的经历,觉得很值得。神用这件事磨练我,我相信神也在藉这件事磨练我的未婚夫,使他长大、成熟。最近,我遇到了另一个有类似经历的女孩,而且她心里恨神。感谢神,使我知道怎样能帮助她,就像兄弟姊妹们帮助我一样。

作者来自上海,现在美国东岸工作。

本文原刊于《进深特刊》第三期,1998年。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