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靜夜的湖面

申文凱

     信主以前,我是個內心非常驕傲的人。由於自己不善多言,所以,我給人的印象是嫺靜溫柔。

     其實不然,我時常因為許多的不滿和憤慨而心緒不寧。只不過,為了所謂的“修養”和女性應有的儀態,我不輕意表露就是了。

     所以,我常常生病,皆因自己心事太重的緣故。母親常說我:“老狗記著千年事!”意思是說我很喜歡記恨別人。

     是的,我常常會忘記學校里學過的功課,或應該記住的許多事情,但我決不會忘記得罪我的人或事。那時的我,會很長時間的不理睬一個人,並以此為自豪。認為自己“嫉惡如仇”,高貴的不得了。總之,我很會用自己的方式表達自己的不滿情緒。

     信主之後,我很自然地消除了許多揹負多年的恨。如對當年抄過我家,並毆打過我父母的紅衛兵,先時,我和小妹妹列著他們的名單,在打倒“四人幫”最初幾年裡, 常常跑到他們所在的部門和單位“告狀”,述說他們當年的“罪狀”。信主之後,我受主愛的感動,從心裡赦免和寬恕了他們,燒毀了所有的名單,放下了報復的念 頭,自己也因此而獲得了前所未有的輕松和愉快。主的喜樂充滿了我的心,身体也漸漸好起來。

      就在我燒毀了那些名單的當天,我上街去買布。信步走進一家商店,見裡面有許多花布料,另有一年青的女店員坐在櫃台後面看報紙。我進去看准了一個花色後,輕聲問那位營業員。

     “請問這布多少錢一尺?”

     她只略抬了下頭沒有回答。

    “請問這布多少錢一尺?”我提高聲音又問。但她連頭都沒有抬,很快地嘟嚷了一句什麼,我根本沒聽清。於是耐下性子,我又問了一句:“多少?”

     “你自己不會看嗎?上面寫著呢!”她突然變色,大聲吼道。

     我低頭細看,這布上並沒有標價。再抬頭看看滿臉慍色的她,真無法再繼續詢問了。奇怪的是,當時的我,竟連一點怒氣也沒有。如果是以前,我定會怒火中燒,狠狠 地瞪她一眼,然後憤憤地摔門離去,說不定從此再也不來這家店買東西。可當時我竟滿了對這個無禮的店員的由衷的同情,認為她沒有信主,所以才這樣容易發火動 脾氣。因此,不由得我在心裡道了一聲“感謝主!”因為我有了主,所以才能不和她一般見識。隨著我的這聲讚美,我竟身不由己地微笑著輕輕搖了搖頭,同時輕輕 嘆了口氣。﹙這個舉動在當時,我自己感覺很得体,只覺得好像不是自己做的一樣。﹚

     可就是這個輕微的舉動,竟使這個蠻不講理的小姐滿臉通紅,她立時很不好意思地站起來,就在我准備離去時,她趕過來,和藹地說:“九毛六一尺!”

      於是,我真誠地向她道了謝,並按自己的需要扯了這塊布料,愉快地道了再見後,帶著主的喜樂平地離開了這個小店。

作者現住美國洛杉磯。

本文原刊於舉目前身《進深特刊》第四期,1998年。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