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十年

缪进敏

     Eila一位小个子芬兰基督徒,正在帮助我们清洗圣诞庆祝活动用过的餐具。到底多少人用了餐具?我只记得经我一个人的手放入洗碗机的就有五批,在我以前和以后都有姐妹们不断地在清洗。另有弟兄姐妹们忙着打扫大厅,倒垃圾。

     “进敏!”我听到Eila大声喊我。

      我回头一看,最后一批餐具已放入洗碗机。Eila从一点钟就来帮忙,现在已近六点,她仍然精神奕奕。我刚要张口表示感谢,只见她双目放出兴奋的光彩,口中射 出一串芬兰话,兴高采烈还夹着笑声。她知道我不懂芬兰话,但不知从何时开始,她总要先用芬兰话说一遍,再用英语解释,大概是要我自知羞愧,激励我学芬兰话 吧。

      这串芬兰话我竟还听懂了。她是在说:“进敏,你还记得十年以前我带你第一次参加圣诞聚会吗?现在你自己主办圣诞庆祝了,中国人有自己的聚会了。”

     十年前,或精确地说,九年半前,我只身来到赫尔辛基。在当时的赫尔辛基外国人极少,中国学人更少得数得出来,且大部分都是从大陆公派出来的,像我这样从其它 国家过来找工作的,几乎绝无仅有。来到芬兰后,在生活上、工作上都很不顺利。当时公派的人也有一种看不起自费人员的倾向,总觉得来路不明,谁知是什么货 色?那种情形下,我认识了Eila,她在生活上给我安慰、照顾,她把我带到教堂做礼拜,她还带我去一个芬兰家庭参加了一次专为中国学人举办的圣诞聚会。

     听上去,一切应当如此顺理成章地发展--我在Eila的引导下逐渐成了一名基督徒。

     但是,信仰耶稣基督却不是在推理之内的事。

     先说去教堂。我出生在一个基督徒家庭。小时候也常去参加儿童主日学和诗班。长大后就不信这一套了。现在Eila要带我去教堂,我也乐意,想在教堂里找回童年 的温暖。哪知坐在下面,直觉得就像坐在国内会议室听政治报告,心中极不舒服。开始还领Eila的面子,勉强坐在那里。以后这面子也不领了。为此还故意与 Eila疏远。

      再说生活、工作也逐渐顺利起来。记得每年新年我都要总结一下过去的一年取得了什么成绩,为未来的一年定几个奋斗目标。我一贯相信个人奋斗。人就是要与命运抗争。处于逆境时,觉得此时去寻找上帝,实在太脓包。处于顺境时,觉得自己了不起,管上帝什么事?

     神亲自呼召了我。1990年冬天,神通过一位现住美国的姨妈感召我,并应我的要求给我看了一个神蹟。这个神蹟本身是件小事,并没有给我带来任何生活上的益 处。但它却使我用任何“机遇”、“随机概率”都解释不通。在这个不可解释的神蹟面前,我不得不承认有一位上帝存在。我下决心要信主了,强迫自己看圣经。看了几章,越看越无味,最后搁下不看了。渐渐地当初的感动都冷下去。开始还做点祷告,以后也不做了。

      我背弃了神,神却没有放弃我。衪知道这块顽石不经过管教不会成为有用之材。1991年9月神亲自责备我信心软弱,把主丢弃。当时在美国的姨妈写信给在芬兰探 亲的我的弟弟,在信末她突然写了一些严厉责备背叛主的话。至今我还记得当初看到这些话的情景。我脸发烫,手发抖,信纸捏在手中像火烧一样,匆匆把它丢在桌上。我这个胆子很大的人第一次感到了恐慌。

     我懂得了要敬畏神,我真正地向主认了罪。

     我最大的罪就是骄傲狂妄,不认造物主。《箴言》6:16-19节中说上帝所恨恶的事有六样,排到第一的就是高傲的眼。初到赫尔辛基时,不少芬兰人送我中文圣经,我一手接过圣经,口说 kiitos(芬兰语:谢谢),另一手就把它丢入垃圾筒。经我手丢掉的圣经有多少,我已经记不清了,但第一本圣经是怎样丢掉的,我记得很清楚。那是在我出 国不久,坐火车去巴黎游玩,顺便去看望住在巴黎的老姑母。分别时,老人气喘吁吁地赶到火车站,送给我一包衣服和一本中文圣经。

      我心里实在太厌烦这本圣经,它给已经很沉重的行李增加了不少重量,决心要在转下班火车前把它丢掉。当时心眼挺多,心想,如果把它留在火车上,因中国人都填有详细 的出入境卡,很可能在我转车时,“失物招领”找到我。于是,在晚上大家睡觉时,溜出包厢,把走廊窗一开,这本圣经被丢下了飞驶的火车。第一本圣经就这样被 丢掉了。以后这双罪恶的手丢起圣经越来越容易,不引起任何内疚。

      这么一个罪人,怎么还自认为清高,自认为清白无罪呢?就在真正跪下认罪的瞬间,我体会到了一种难以形容的平安。这是在1990年下决心信主时从未体会到的。圣灵住在了我的心中。从此以后,再也不必强迫自己读经,看圣经渐渐成了一件有趣味的事。

      1992 年夏天,在美国我有机会参加一次中文礼拜。这是我成年来第一次听中文讲道。这次讲道震撼我心,五年后的今天还余音绕耳。教会的弟兄姐妹们那种团契精神使我 感到非常亲切。就在那一天,在那个田纳西州的小教堂,我对自己说,在赫尔辛基也应该有华人自己的教会,也应该有中文讲道。感谢神,祂在我尚幼稚时,给了我 这么一次启蒙。在以后团契工作困难,或自己懒惰时,这次礼拜一直如一盏明灯在我面前闪烁,让我记得当初的决心。

      1994年6月,八位基督徒聚在一起,决定成立赫尔辛基华人团契。因我年龄最大,大家推我和另一位弟兄全面负责工作。当时我还没有把圣经从头到尾通读过,平时读经也是前看后忘 记,读经的目的也仅是为了掌握圣经知识。团契成立后,为了制定宪章、人事安排、活动安排、协调不同教派关系等等,很快陷入了一般团体常见的烦恼:漫长而低 效的会议,无穷无尽的人事纠纷。我个性强却灵性低,喜欢靠自己的能力来处理事情。到1995年年底,团契已处于奄奄一息的地步。

     赞美归于我们的主。就像祂当初没有放弃我一样,神非但没有放弃赫尔辛基华人团契,相反利用逆境来管教我们。让我们在失败中学会依靠神,在困难中学会把一切交托 给神。三年半来我们亲眼看到神在团契内的工作。他亲手兴起的一批弟兄姐妹,他们在灵里成熟的速度令我惊讶,为我树立了榜样。祂亲自教会我们懂得没有谁可以 在主内夸口。我们都是联接在葡萄树干(耶稣基督)上的枝条,谁连接得紧,谁就成长得快,与他原来的学问、地位、主内时间长短无关。我又看到当祂要起用某位 肢体时,又是如何奇妙地改变这位肢体的生命。我的原意是:三年半来,我亲身经历了神,在事奉中成长,与神的关系越来越密切。读经也不再是为了增长知识,而 是为了认识神,为了听祂的话改变自己的生命。

      最近在讨论圣诞活动安排时,为了一件小事有不同意见。我匆匆召集会议。因时间紧迫,环境 吵闹,我一人说了意见,欲拍板而定。却偏偏拍不下来,有人不服,争论一番,最后达成协议。这时一位姐妹提醒我说:“啊呀,我们怎么不先祷告就争论起来 呢?”我回家后,在主的面前认罪。虽事情不大,但我又要走回头路,靠自己的能力来解决纷争,忘记了团契在经历了失败后确立的原则:遇上不同意见,先共同祷 告后讨论,让圣灵亲自在每个人的心中工作。

     我又感谢神,祂使我知罪。这件事如果发生在二年前,我非但不会认罪,反倒会责怪这位姐妹多事,认为她竟然小看我到如此地步,认为我连这点小事都没有能力解决。

     神啊,阿爸父!感谢你。

作者来自上海,曾在丹麦任访问学者,现在芬兰赫尔辛基大学医学遗传部工作。

本文原刊于举目前身《进深特刊》第四期,1998年。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