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過天青

李悅

      我心急火燎地駕車回家,快步沖進家門,看到牆上的鐘正指向六點。因臨時被老板留下來加班,我比平時晚回了一個鐘頭。

      丈夫一臉陰沉地坐在沙發上,第一句話就說:“我餓死了,飯在哪兒呢?”早上他臨出門前叮囑我先把飯做好,留在電鍋裡保溫。但我發現鍋裡還有不少剩飯,足夠吃一頓,就沒再做新的,心想回來時把剩飯熱一下就可以了。

      我對他說:“給我二十分鐘”就急忙去做菜。菜已在早上都洗好切好,只要下鍋一炒即可。可丈夫已經很生氣我沒聽他的話,因他不愛吃剩飯。我心裡也很不滿,心想:你既然早到家就先做點飯呀,又懶又挑剔!但表面上我沒顯露出來。

      二十分鐘後,菜飯上桌了,他依然冷著臉。我用一只碗盛上飯,端給他。不料,他卻氣呼呼地說:“我最恨用這只碗。”

     我心中壓制的火呼地一下就竄上來。真是奇怪了,平日天天用這只碗吃飯,也沒見你嫌棄,今天不是擺明了要找碴嗎?我心中極為厭惡,心想,愛吃就吃,不吃就餓著去,等會兒我非把這只碗砸了,叫你永遠見不到它。

     飯吃得很不愉快,他氣我更氣。空氣似乎凍結了,我們彼此都沉默無語。我努力壓抑著怒氣,不讓它爆發出來。吃完飯,他又故意大聲地把碗摔到碗槽裡。此時,我的耐心全沒了。憑甚麼這麼待我?我上了十個小時的班累得半死,回來做飯得不到稱贊,反而要看臉色,我招誰惹誰了?心中真是火冒三丈。終於忍不住惡狠狠地罵道:“王八蛋。”

      這句從牙縫擠出來的聲音盡管很輕,他還是聽到了,也氣急敗壞地沖過來,對我吼叫:“你再說一句看看!”一付要吃人的樣子。我也不甘勢弱,一場爭吵於是爆發了。

      我們倆各自把門摔得山響,一個關在客廳,一個鎖在臥室,誰也不理誰。我的心中充滿了怨恨、忿怒,滿腦子就只有二個字:離婚,離婚,離婚……對他的一切不滿,此時此刻都湧上心頭。

      我一面流淚,一面自憐。左思右想也想不出自己做錯了甚麼,心裡面滿了委屈。就在這時,心底響起一個小小的聲音,溫柔又清晰:“愛是恆久忍耐,又有恩慈……”啊,這是從主來的聲音呀!

     “忍耐?”我和主抗爭道:“主啊,我已忍耐了幾年了,還要忍耐到幾時呢?我的丈夫個性古怪多變,脾氣暴躁,我實在不能忍受了。”

    “你能。”聖靈清楚地說:“當學主的樣式。”

     是呀,我不是一直禱告,願自己更像主耶穌?我不是常唱一首歌叫〈願耶穌的榮美從我顯現〉嗎?可是當耶穌被人辱罵、鞭打、誤會、凌辱,甚至釘十字架時,豈罵了人王八蛋呢?

     我內心大受責備,但還是硬著心,生丈夫的氣。聖靈再一次清楚地告訴我:讓我在“死”的樣式上學主耶穌!一個死人是不會對別人的所言所行有反應的。我知道,我自己的老我還沒“死”透。

     我瞥見床頭放著一本書,那是我生日時教會送給我的《活潑的生命》第五冊,一直放著還沒看呢。於是打開,隨手翻到一頁,立刻被“丈夫”這兩個字吸引住。這是一篇以“丈夫”為名的短文:

    “妻子要使丈夫歡喜回家,而丈夫要讓妻子捨不得讓他離開。”

    “一個有理想丈夫的女人,就是理想的妻子。”

     幾句話,似乎是主特意說給我聽的,好像一盞燈照亮了我心中的黑暗--我一直抓住丈夫的缺點和錯誤,卻沒有看到自己的不足。我沒有讓丈夫歡喜回家,也不是理想的妻子,更缺少溫柔、体恤、包容和順服的心。

      終於,我跪下來,開口說:“主耶穌啊,赦免我,我罵了人就是罵了你,因每個人都是按你的形像造的,都是你的兒女。主,求你改變我,不是改變我丈夫,單求你改 變我。我知道,人的愛是有限的,會改變的,唯有你是愛我們到底的,求你給我這樣的愛來饒恕我丈夫,並且愛他。主啊,你知道我性格上的不足和軟弱,求你親自 教導我,幫助我,我在哪裡軟弱,就讓我在哪裡成為剛強。”

      我的眼淚再次流下,而這是悔改的淚水,也是傷痛得醫治的淚水。主的愛那麼真 實地包圍著我,我心中所有的怨恨、傷心和憤怒都被挪去了,取而代之的是輕鬆、釋放、平靜和喜樂。腦海中浮現出許多甜蜜的回憶,恨意不知何時轉為愛意,丈夫 的優點遮蓋了所有的缺點。在禱告中我睡去,並且一覺到天亮。先生一夜睡在客廳,一早上班去了。而我,心中已完全饒恕了他。

     下班回來時,要進門,主已拿走了我心中所有的隔閡,用鑰匙開門時已忍不住笑出來,覺得昨天所做所為很無聊。我強忍住笑,進門見先生已把飯菜做好在等我。這可真是 “百年不遇”啊(結婚幾年他幾乎從沒做過飯)!我故意不理他,直等他過來,愧愧疚疚地說“要不要吃飯?”我們相對一望,都忍不住笑起來,一切都煙消雲散。

      當晚,我在日記上抄下一節經文:“所以要治死你們在地上的肢体……你們要棄絕這一切的事,以及惱恨、忿怒、惡毒、毀謗、並口中污穢的言語。不要彼此說謊,因 你們已經脫去舊人、和舊人的行為,穿上了新人。這新人在知識上漸漸更新,正如造他主的形像。”(《歌羅西書》3:5-10)

      後記:這是三年前的事情,從那事至今,我們沒有吵過架,主給了我們一個快樂、和平、幸福的家。我們的婚姻就像迦拿的婚宴,如果靠著自己,總會有“酒用盡了”的時候。但如果我們把它交在主耶穌的手中,讓祂掌管,我們奇妙的恩主便會使那淡而無味的水變成上好香醇的美酒。

作者來自寧夏回族自治區,曾在寧夏醫學院任教。現于洛杉磯工作。

本文原刊於舉目前身《進深特刊》第四期,1998年。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