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楼无战事 母亲的心--无私的爱

红驹

从小常听父亲背诵一首诗《母亲的心》。说从前有一个年青人,向他所爱的人求婚,那人说,要把你母亲的心献给我,我就与你成亲。年青人于是回家把母亲的心取出来,飞跑着去献给他的爱人,却不小心跌倒,把母亲的心 摔在地上。只听那颗母亲的心说:“孩子你摔痛了没有?孩子你摔痛了没有?”

     每次听都深受感动。母亲的心是这么伟大,这么无私。我自己的母亲就是这样的一个典型。她把自己的一生都献给了丈夫儿女们。这次她以近七十的高龄,远涉重洋来到美国,一来就挑起了照顾外孙的重担,每天还要为一家五 口做饭。但她自己的时差一直就没有调整过来,有时一晚只睡二、三小时,白天还是强撑著做事。

可是父母来后,家中却常发生不愉快的事,令我十分为难。有时甚至怀疑母爱是无私的。如果说是无私,那大概仅对自己的女儿?不然,我的先生在母亲那儿为什么得不到包容呢?

我先生实在是有些缺点,比如很喜欢打断别人的讲话,这在母亲眼里有时变成了根本不尊重他们。又比如先生的背景清贫,养成了很多节省的习惯,在母亲眼里就成为 吝啬。先生有些很特别的优点,又常功不抵过。先生确实有对长辈不体谅之处,但母亲对我的缺点就能大包大容,对他的就会心怀耿耿。

我先生正处在比较特殊的时期,各方面都不成功,脾气因此大得吓人。为了避免口角,我总是让他三分。明明是他不对,也要听他训斥。但在这种情况下,我观察他对我 的父母,其实还是很愿意尽力的,不知为什么,竟总有误会。有时夜深人静之时,我常感对不起母亲。从小就是她照顾我,长这么大还是她为我操心。又感到对不起 先生,他有时很卖力,仍得不到认同。我想,神要我们爱人如己,真是了解我们。如果人人都能爱人如己,为对方着想,那就不会有这么多的委屈,这么多的矛盾, 这么多的误解,这么多的伤害,不是吗?可是,如果没有耶稣的爱在我们心中,人又怎么能做到呢?伟大如母亲,也是做不到的。我唯有祷告,求神帮助。

家里疙疙瘩瘩的情形就这样时好时坏地持续著,直到有一天。那一天是我的生日,先生因在教会中得罪了人,我委婉地劝说他,希望能引起警惕,没想到却口角起来, 两人越说声音越大,越喊越高,谁也听不见谁。母亲第一次忍不住,跑出来说,“你们说话要一个一个说,把孩子给我抱,别吓坏了孩子。”没想到先生大发雷霆, 把她往边上一推,“我们家的事,用不着你来插嘴。”结果可想而知,母亲寸步不让,把平时的怨气,历数而来,我父亲拍桌子制止。我可以允许先生这样对待我, 不能容忍他如此无理地对待我母亲。与他恶狠狠交换起话语,他大喊大叫一阵之后,盛怒而去。

家庭矛盾公开化,一如火山爆发,父母打算即日启程,恨不能天一亮买票就走。想到不可避免的分离,母亲万分伤心,后悔不该来美。说如果不来,不知道我在家中的处境,也不会为我担心。父亲更是心痛如 焚。他年纪大身体又差,今日一别,也许就是永诀。我的心情,更是可想而知。两边都牵着我的心,两边都是我生命的一部分,如今反目成仇,就如要将我撕裂去。 那一份无奈、那一份无助、那一份伤痛、那一份失望,在心中交织,我该怎样面对今天,我该怎样回答我的父母?

感谢神,他的话语使我冷静。他不是对我说过,爱是恒久忍耐,是凡事包容,爱就是舍己吗?

我对父母说:“正因为他有种种缺限,所以才需要我来爱他,不然我对他还有什么特殊之处呢?”

父亲叹道:“他脾气这么大,将来可怎么办?你今天批评他,不可能再委婉了,他却如此对待你。我说:“神会告䜣我该怎么办。”

父亲于是说:“所以说宗教是麻醉人民的鸦片,让人无所作为,听任命运的摆布。”母亲也随之说:“这次来发现你的确比以前懦弱了,一味的忍让,对方往往得寸进 尺,甚至像你有什么把柄抓在他手中以至如此怕他”。这对我的信心实在是一个极大的考验。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所发生的事,似乎正印証了母亲的说法。先生对我大 呼小叫似己成为一种习惯,且有愈演愈烈的趋势。爱,真的有力量吗?恍惚中感觉自己如像犯了书呆子一样的错误。圣经中的教训,一下又变得那么不切实际,属世 的叫人恨的力量是那样强大,我一想到基督徒的先生那张愤怒、仇恨、毫无爱意、毫无留情的面容,就觉得很没有脸在不信神的父母面前唱属灵的高调。难道不是太 有些阿Q精神吗?

父母回房之后,只剩我自己在厅中独自饮泣,忽然想到先生他也会很伤心。我和父母彼此还有安慰、泄愤之处,他却一人跑 到楼上把自己关起来。想想于心不忍,就跑去楼上找他。没想到他见我来了,像见了仇人一样,转身跑到楼下去,开了灯坐着。我想了想又追他去楼下,十分尴尬地 请他上楼去休息,他硬梆梆地顶了回来,仍坐在那里一动不动。我心中对神哀求说:“神啊,你要我做的,我实在做不到啊。”我打算最后再试一次,若不行,从此 神是书上的神,我是现实中的我。我记得我对先生说,“我追着你到楼上,追着你到楼下,不是要指责你,也不是为来解释什么,我只是觉得你也许会需要我。”

没想到简简单单一句话,竟完全改变了他的态度。他愣了一会儿,突然追上我,紧紧拉着我的手,无话。我从他含泪的双眼,看出了他内心的软弱,伤痛和无助;看出他的愧疚,他的哀求。感谢神,在人的爱心的尽头没有让我跌倒,用祂无私的大爱托住了我们这一对夫妻。

那晚我们一起向神忏悔,认罪,一起向神祈求,给我们更多的爱心去爱对方所爱的亲人,求神帮助我们。

第二天上班后打电话回家,发现父亲的态度突然发生了变化,高高兴兴对我说:“你好好上班,家里的事别担心。”原来先生凌晨起身,向我父母写了一封诚恳的道歉 信,求他们原谅,没想到父母读后竟老泪纵横。父母平生从未遇到任何一个人,可以在如此盛怒之中,奇迹般的转变,冷静反省,求人原谅,与人和解。父母因此联想到对他的判断,也有不公之处。父亲感叹地说:“你们两个基督徒,用自己的行动给我们做了一次很好的见証。”

那晚他们为我补办了一个生日晚会。一家人以从未有过的真诚,坦率的心,快快乐乐地又坐在了一起。

那是我生平中最隆重的一次生日聚会。因为有神亲自所送的礼物,一家人从此化干戈为玉帛,夫妻从此更了解,更相爱。不止于此,乃是叫我第一次活生生见証了神爱的力量和神的荣美。

天地间只有神的爱是真正无私的。这爱就如沙漠中的甘泉,可以让枯树逢生,让顽石点头。这爱带着能力,叫我们穷尽一生,去追随它的源头。

作者毕业于中国科技大学电子工程专业,来美获人工智能硕士及农业工程博士。现在美国俄亥俄州哥伦布市工作。

本文原刊于举目前身《进深特刊》第四期,1998年。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