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与站

朱青鸟

被迫搬家

     1993年底、圣诞夜的前一天,狂风夹着手掌大的雪片,盖到脸上视线立刻一片模糊。我先生趁此一周假期,从美国的俄克拉荷马州赶到加拿大的蒙特利尔帮我搬家。圣诞灯泡在树上、建筑物上和商店美丽的橱窗里闪耀着,但是 我们完全没有节日的心情,因为我们正出于无奈带着两个孩子仓促地搬迁。情绪比天气更糟,心灵比大雪盖住眼更迷茫。我的心时时在呼唤:天父,你曾恩待过我,现在我在呼唤你,为什么你对我的呼喊置之不理?为什么你遗弃我不顾?你的公义,你的信实都不在了吗?

     我和先生是在当年夏天受洗的,在这之后近半年的时间里,神的怜悯、恩慈时时与我们同在,有祷告必有回应,处处被保守,深深感受到无忧无虑地躺在母亲怀抱中的温暖平安。但突然间,我好像一个被从母亲的怀中扔到了冰冷的地上的婴儿,满地的爬,摸,找。除了那冰冷、坚硬的地面,我找不到任何东西。

     搬家的起因是这样的:有一位 信主多年的姊妹主动邀请我与两个孩子与她同租一间公寓。理由是她自己未婚但又在教儿童主日学,需要更多机会了解孩子,与我同住可以有这方面的经历,也可以相互照应和省钱。我开始比较犹豫,但因她在我信主的过程中做了不少工作,又被她的爱心所感动,就同意了。谁知道在我搬进去的第三天,她就突然大发雷霆,说 了一些莫名其妙的指责的话。然后每天数次发作。我终于明白,她是后悔让我住进来,想让我搬出,又不好当面说明。当时属九寒天,我的大女儿刚换了学校,小女儿正在找托儿所,我自己在找工作。但是我还是得找房子搬出去。跑出去找了几处房子,房东都因为我没有工作而不肯让我住(怕我不交房租)。最后只好把在美国工作的先生临时抓回来帮我签约,然后匆忙地搬出。我前后总共只住了二十几天,搬进搬出的劳累和另买家具用品的麻烦就不用说了。没想到她还要求我多交前几个月她自己住时的房租,而且有时扣押我的信件;又到牧师那里去告状,说我灵里有问题。

三次禁食

     这是我此生第一次面对与自己深深信任的姊妹之间的矛盾。我无论如何也想不通什么地方得罪了她,使她这样与我为难。搬走后的日子里,每天只要手脚闲下来,我就不停地祷告,求神听,求神来评理。

     刚开始的一段时间里,我心中激动不平,没有平安。虽然是在祷告,但却无法控制野马一样的思绪,常常有始无终。祷告了没有多久脑子里就开始回忆与这位姊妹相处 中不愉快的种种细节,后悔自己当初反应慢,没能及时应对,甘受欺负。心中的委屈又变成对教会不满,进而对神发怨言。问神,为什么我尽心爱你,你却让我心灵 受折磨,肉体受苦楚?为什么你不但不再安慰我,甚至不听我的祷告?因为心中一团乱麻,意念完全失控,无法完整地祷告。我意识到这不是办法,必须清下心来安 静地祷告。记得牧师说过有时为了清心,可以禁食祷告,于是,我决定禁食祷告。

     我第一次禁食了24小时。再静下来祷告时可以控制住恶劣的心境,不再反复回忆细节,可以集中精神,完成一段祷告。也开始静下心来与其他的姊妹谈自己的想法(这之前我因为骄傲甚至不愿与别人多谈此事)。但我的想法仍未改变,神也依然不理会我的祷告,我决定第二次禁食祷告。

     我第二次禁食了48小时。这次我改变了祷告的内容,专心求神给我一颗宽恕对方的心,让我不再计较这件事,去除心理负担,与对方和平相处。这次禁食后,我的心基本安静下来,专心仰望神。我知道神必听到了我的祷告。但祂不回应,我心里就又焦急起来,不知自己有什么错,不知为什么神不理会我的祈求。因为两次禁食都 很顺利,我甚至没有明显饿的感觉,从减肥的角度看,效果也不错。因此我就决定第三次禁食,目标是72小时。

     第三次禁食没有完成。到第 三天早上,我觉得头昏,恶心,在房间里莫名其妙地腿一软就摔了一跤。我当时立即反应到有什么地方不对。也许是神不喜欢我强要我自己想要的东西?又想到自己 一个人带两个孩子,如果自己有病孩子就麻烦了。于是提前四小时开始吃流质、软的食物。但因为与神沟通的目的没有达到,我仍然继续祷告。

拇指的摆动

     这天晚上,我跪在地下祷告时,心里突然一亮,想到:既然我们都是罪人,在神的眼里多一点罪少一点罪都同样是罪人。就像我的两个孩子争吵,来让我评理,都认为 自己对,对方没理。我这个当妈妈的不也是常劝她们各自想自己的错处,向对方说“对不起”就完了?这位姊妹如果不认为自己有错,她根本不需要我的宽恕,就像 我也不在乎她的宽恕一样。实际上,我们都需要神的宽恕才是真的。所以我就祷告说:“神哪,求你宽恕怜悯我们每一个人,我们都是罪人,不必互相追究,只要同 心求你的国,你的义,你的恩典。”才祷告到此,左手的拇指突然动了起来,想控制也不行。我心中大惊喜,立刻给教会的师母打电话,问她是不是神在回答我的祷 告。她说:如果你不确定,就再用同样的内容祷告,看神怎么回答。我又跪下用同样的话祷告,并特别专注地控制拇指不让它动。但同样的事又发生了,拇指又左右 摆动了三四下。我站起来时,觉得整个人的身心都浸泡在喜悦的泪水里。原来一个多月来神时时刻刻都在听我的祷告,耐心地等待我明白祂的道。而我恰如一个只能 爬的婴儿,只知道在地上摸和找,就以为祂不在,直到我学会了站起来才发现祂一直在我身旁。这一步的迈出于我是如此艰难,而神并没有弯下腰像以前一样抱我起 来,是因为祂知道这个孩子必须学会自己走路,学会站起来看世界上的一切。当我站起来迈步时,神立刻用他的膀臂环绕我,祝福我。我们的神是这样的温柔、信实 而公义,我还怕什么呢。

      第二天去教会查经时,与香港来的师母谈到此事。她告诉我,基督徒生命中最重要的一门功课就是学会自己面对神,直接与神交流。世上的是非、对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能面对神,按神的旨意行事。

     这是我永生难忘的一次经历。它让我懂得了如何自己面对神,在神的面前完全地谦卑和驯服,对付自己的罪,服从神的权柄。这样你就是一个不被捆绑、灵里释放、得 了自由的新人。世上的恩怨是非、荣辱从此与你无关,而你与神的国、神的道就有份了。保罗在《腓立比书》中说:“我知道怎样处卑贱,也知道怎样处丰富,或饱 足,或饥饿,或有余,或缺乏,随事随在,我都得了秘诀。”神借着在这件事情上的引导和看顾,赐给了我一个开祂的门的秘诀。

作者来自北京,现居美国加州洛杉矶,本文乃作者在橄榄枝团契作见証的一部分。

本文原刊于举目前身《进深特刊》第四期,1998年。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