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如何走出“耶和华见証人会”

刘天泉
     我于1981年与一批留学生到日本读书,先后上了大学、硕士和博士的课程,历时九年,现在日本公司任职,在此已生活了十六年。

我在1989年接受了主耶稣成为个人的救主。在这之前,我先接触的是“耶和华见証人Jehovah’s Witnesses”。当时我还没有结婚,我的女友也在日本留学。有一天两位“耶和华见証人”来访问她,建议和她一起学圣经。她对宗教没有任何概念,自然 不想学,可是他们再三诚恳地来请她,女友盛情难却就答应了,并邀我一起参加他们的学习。

我的父母本是基督徒,由于大陆的特殊环境,他 们没有告诉我。直至我赴日本前,父亲才向我讲起,还与我分享基督徒的初步简单的救恩道理。我很惊讶,不明白为什么要相信神。我是在唯物论、无神论的教育下 成长的,所以不易接受。到了日本,发现那里人人几乎都有宗教信仰,不论信任何宗教,都不会因“迷信”而受到嘲笑。在与父母分离的日子里,经常接到他们来信 鼓励我信教。回国探望他俩老时,送给我一本圣经,不断鼓励我读,却引不起我的兴趣。然而我和“耶和华见証人”一起查考圣经后,渐渐产生了一种亲切感;同时 为了不辜负父母的期望,并能创造些与他们交流的话题,也是我之所愿。

那些“耶和华见証人”的会友,我当时认为是很热心的基督徒。他们 为了帮助我学习圣经,付出了很多精力和时间。他们宣讲世界末日要到了,会有个大毁灭,只有相信神的人才会受到保护,进入天堂,而这个天堂就是地上的乐园。 在乐园上将有一个新的王国建立。其中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一幅乐园图,画面上的人物和各种动物和平共处,自然和谐,画得逼真。

他们经常带来许多小册子,上面讨论人之罪性、有没有神、上帝是不是三位一体的神等。可是我心底装不进神,认为他是虚无不存在的。他们还带我去参观他们的工厂,里面有 许多义工。这些人放下自身的利益,投进这艰苦而有意义的工作中,使我颇受感动。经过了与他们一年半的交往、接触,我开始思考:从科学的角度观察自然天体, 例如宇宙行星的运行,气象的千变万化。这些神秘莫测的现象,冥冥中像有个主宰者,于是神的形象似乎在我心里渐渐确立了。我进而开始对圣经产生了浓厚的兴 趣。当时很想得到一本中文圣经(父亲给我的是英文版),日本没有,后辗转从香港寄来一本。我读了之后,发现“耶和华见証人”所讲的道与一般基督徒用的圣经 对不上号,很不一致。我向他们质疑,他们解释圣经译本有许多种类,只有他们的最正确,是从原文翻译的。我当时稀里糊涂,分不清真伪。

我两度回中国,自以为对圣经已很熟悉。与父母讨论时,他们发现我讲的那套有不少错误。父亲焦虑地问我是从哪里学来的,他耐心地按著圣经上的真理向我讲解,証 明“耶和华见証人”所宣讲的一些观点,特别是根本性的,如对三位一体的神的看法是不对的。我回到日本,向他们提出问题,他们反说我用的圣经不对,还以: “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举例。他们讲析“道”是耶稣,耶稣也是一位神,不过不是全能的神。全能的神是耶和华,就只这一位;还用旁証说明,原文 只有耶和华才用大字体写GOD,而耶稣却是小写体god。他们还常把有关耶稣的经文改造,查考经文时,很少用新约,多半引用旧约;经我体验和思索后,他们所宣讲的内容和圣经所写的越来越离谱。

在A.Hoekeman博士《耶和华见証人的内幕》一书中提到:耶和华见証人拒绝三位一体的教 义是闻名的。他们认为独一的真神是耶和华,只有一个位格;他们否认耶稣基督的完全神性,以及他是与耶和华完全同等的。基督是耶和华的第一个受造者,所以他 有个开始,因此基督不是三位一体的第二位;提到圣灵,他们则认为,圣灵是全能上帝无形的动力,又说,圣灵是无位格及无形的主动力。圣灵不是上帝,也不是 人,它只不过是个无位格的力量而已。由此可见,“耶和华见証人”的观点与基督教的真理有极大的区别,他们不承认三位一体的神,也不相信耶稣是全能的神,他 们的道理完全违背了圣经的真谛。

后来又出现了一个输血上的大问题。他们以旧约为依据,说血不能吃,所以他们不能接受输血,认为那等于吃血,吃血进不了天堂,得不到永生。当时有一对“耶和华见証人”夫妇的儿子得了重病,必须输血,就因为这个不能输血的观念,孩子白白地死亡了!当时舆论对 此作了严厉的批评,他们托辞说是魔鬼的攻击。我的疑虑更深重了。此时,父亲正好托人从香港寄来一本书,书名《我生于耶和华见証人之家》,是美国人J. Hewitt写的,译成了中文。书中详尽地记载了这教派的一些活动,与我亲身感到的极相似。

他们很注重一些小册子。把这些小册到处传 播,又送又卖。查考圣经就依据小册上的资料,用来支持他们的论调。有些传道者只知道小册上的内容,自身对圣经并不清楚。如果你有疑点超出小册的范围,他们 便借故推托,再拿另一本来和你谈论,这是他们传道的一种方式。至于这个组织,是很严密的,会里的成员也十分重视这个组织,他们觉得必须依附它才能得救。会 员要把探望的过程详细地向会里报告,如果探望的家庭不够数,就会受到批评。如果几个星期达不到标准,会里就会指责此人,恐怕连神也要遗弃他了。他们的作 为,使我产生一些想法:他们不单单为了传福音,这份热心中似乎还为了自己,怕被神惩罚,怕不能得救;他们得救与否,是在乎他们的行为(表现)。记得父亲曾 一再向我强调,我们得救是出于神的恩典,绝不是因为行善做好事的缘故。由此想到他们的信是很不平安的,一旦没有做好,就惶恐自己能否得救。这与圣经上所教 训我们的“得救是本乎恩,也因着信”,有很大的矛盾冲突。

我还发现他们很爱统计数字,例如他们常说,将来在新天新地里会有十四万四千 人与神在一起,另外一些人则被留在地上,这是否是一种等级观念?他们还发出很多无法应验的令人莫解的预言……渐渐地我感到他们有些愚昧可怜了,对他们那一 套有了认识后,就失去了和他们再继续来往的兴趣,于是终于与他们断绝了联系。

感谢主,在我与他们相处的这段时间里,培养出读圣经的爱 好,能初步辨别是与非,伪与真。我非常喜欢读新约里的许多真理,如保罗在《罗马书》中说:“为义人死,是少有的,为仁人死,或者有敢作的,惟有基督在我们 还作罪人的时候为我们死,上帝的爱就在此向我们显明了。”这段话极有价值,赋予很深的哲理意义,也给我很大的影响和启迪。我从小崇拜英雄人物,感到如能为 他们死,是件光荣的事。可是耶稣却为罪人死,这个事实不仅令我感动不已,而内涵更令我终生深思。我现在十分爱读圣经,神的话语须臾不离。

感谢神助我及时走出“耶和华见証人”会,没有受洗进入他们的组织,过那种惶恐至终、无法知晓是否能得救的生活。我渐渐了解“耶和华见証人会”是十九世纪美国 宾州的罗赛尔设立的,目前在世界各地有几百万会友,并设立教会。出版守望台﹙Watchtower﹚杂志。由于他们在教义上与圣经的基要真理不符,一般笃 信圣经的教会均视之为异端﹙Cult﹚,在我接受了主耶稣成为我的救主后,我常想如何说服一些人也走出“耶和华见証人”会。我有以下几点思考:

首先,要让他们对自己所信的“真理”起怀疑。会里有些资料记载着他们从未体验过的预言等,这或许能动摇他们对自己组织的信心。

第二,因为这份信仰担子很沉重,他们得到救恩需要靠自己行为去赚取。我们可以通过在耶稣基督里的平安喜乐去帮助他们,使他们真实认识到三位一体的神,才是人类真正的救世主。

第三,《我生长于耶和华见証人之家》是一本很好的书,可介绍他们阅读,使他们了解到自己所处的是一个怎样的组织。其中作者亲身经历过的悲惨体验,这实实在在的现身说法可以促进他们的醒悟。

本文为作者口述,徐家薇、俞微整理。

本文原刊于举目前身《进深特刊》第四期,1998年。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