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門”風波 — NBA快艇隊老闆種族歧視的事件(臨風) 2014.05.02

“銀門”風波 — NBA快艇隊老闆種族歧視的事件

成為眾矢之的的史特林和Stiviano女士

體育雜誌TMZ網站4月25日發佈了一段去年9月間的私人談話,對話雙方,一位是NBA洛杉磯快艇隊80歲的老闆唐納德‧史特林(Donald Sterling,猶太裔),一位是他30歲的女友V. Stiviano(拉美裔與非裔混血)。這段錄音掀起了NBA有史以來最大的風暴。

史特林本姓Tokowitz,猶太裔的父母從東歐移民芝加哥。成年後,他把自己的姓改為Sterling,意思是“標準純銀”。他在南加州從事房地產生意而發達,成為大亨,擁有大約19億美元的資產。80年代初,他以1250萬美元的價格買下快艇隊。今天的市價,估計已經接近10億美元。

在這段錄音裡,史特林對Stiviano女士貼在Instagram網站上,與魔術詹森(Magic Johnson)的合照,很不滿意。他警告她說:你私底下與黑人們亂來,我並不在乎。但是,在公開的場合,我不願意把自己的名字與黑人連在一起。以後絕對不要帶黑人來到我的球場看球賽。他並且說,在以色列境內(從非洲來)的黑種猶太人,被當作狗一般看待。

始於家庭糾紛

原來,史特林的夫人羅切爾‧史特林正在對Stiviano女士提告,因為根據加州的法律,一切財產屬夫妻共同擁有。因此,史特林送給該女士數百萬元的房產、汽車和零用金,其中有一半的錢是羅切爾的,她要該女士把錢歸還。Stiviano女士曾經提出威脅,如果訟案不撤銷,她將報復。這段錄音顯然是個預謀的偷錄。看樣子,這些人都不是省油的燈。

儘管私底下種族歧視的事層出不窮,但是在21世紀的公共領域,這樣露骨的歧視是絕對政治不正確的。果不其然,這段私人談話經媒體曝光後,全美爆發了公憤。然而,這不是史特林第一次種族歧視的表現。史特林雖然對韓國人特別友好,但是卻拒絕把公寓租給拉美裔與非裔。他曾經因此吃上官司,並且敗訴、罰款。

他早年雇用的快艇隊經理,退休的NBA明星埃爾金‧貝勒(Elgin Baylor)也曾告他歧視。貝勒在法庭作證說:史特林交待他,“從南方找些窮苦的黑人做球員,然後找一位白人教練。”不但如此,大鬍子球員拜倫‧大衛斯曾經常受到他在場邊的奚落,哭笑不得。

新官上任三把火

NBA正在季後賽的峰期。第二天週六(26日),NBA新上任的總裁亞當‧席佛(Adam Silver)發表聲明,要調查這段錄音是否屬實。如果屬實,他會立即採取行動。他並且要求史特林本人暫時不要出席球賽。

週日,無心戀戰的快艇隊慘敗,以21分的差距輸給了金州勇士隊。

到了週一(28日),打開電視,幾乎所有的新聞節目都在討論這件事。一片群情激昂,眾人爭相表態,舉國譴責史特林。連正在亞洲訪問的奧巴馬總統都參加了意見。除了少數富人如唐納德‧川普(Donald Trump)出來替史特林緩頰以外,這大概是歷年來美國公共輿論最團結一致的時刻。

讓我感覺有點奇怪的是,竟然沒有一個人出來批評他荒唐的私生活。或許因為這種事在美國社會已經司空見慣,見怪不怪了。史特林既然不是公僕,那麼他的私生活就不是別人置喙的所在,特別是針對那批住在洛杉磯附近比佛利山莊的富人們。換個場景,假如史特林是美國南方小鎮的一個中富,他種族歧視的言論或許不會引起太多的注意,可是他的私生活反倒會受到眾人的詬病!

NBA大約有80%的球員是非裔,聽到這種侮辱性的言辭當然無法接受。球員們醞釀集體杯葛球賽。贊助快艇隊的大企業主更是紛紛宣佈取消合同,劃清界限,避免受到杯葛。

到了週二, NBA總裁席佛證實,錄音上的確是史特林的聲音。在萬方矚目下,他宣佈三條處置決定:第一、史特林終生從NBA排除,不得參與任何NBA官方支持的活動。第二、以NBA憲章允許的最大額,罰款250萬美元。第三、席佛將用一切力量把快艇隊從史特林手中奪走。NBA一共有30個球隊。按照憲章,如果有四分之三的球隊老闆同意,席佛就可以強迫史特林把球隊賣掉。

席佛這個決定真是讓“舉國歡欣”,新官上任就顯出魄力與手腕,他因此在輿論界大受好評。其實照規章,NBA的總裁是替各球隊的老闆服務的,並代表老闆們的利益,與球員工會接洽。他這個決定其實風險很大。他事先只與少數老闆溝通過,也特別跟關鍵球員溝通過,但是,他並沒有徵求所有30位老闆的意見。這樣做,顯然他希望借重輿論的壓力來迫使自己的老闆群體就範。

違法的物證

這段偷制的錄音本來是違法的,它在法律上站不住腳。但這擋不住輿論上的一面倒。如今NBA老闆間雖然有不同意見,但是因為集體的利益,驅除案很可能會一致通過。不過,史特林已經放話,不肯出賣球隊。史特林是律師出身,絕對不會善罷,很可能告上法庭,那就夜長夢多了。

如果我們留意一下,整個鬧劇背後也充滿著幽默。不但史特林的姓代表“標準純銀”,席佛也是猶太裔,他的姓也是“銀”(Silver),就是“亞當銀”。NBA老闆們需要考慮球迷以及贊助者杯葛的威脅,所以也是“金”錢在說話。這些都是富人間的爭吵,所以金和銀很多!這整個事件幾乎可以稱作是個“銀門風波”了!

週二晚上的球賽,快艇隊大勝,擊敗了金州勇士隊。場邊觀眾手舉的牌子上,我看到有一面特別傳神:“Silver is golden, Sterling is history.”(字面:銀如真金,純銀進入歷史。)!

更幽默的是,因為史特林一向對“全國有色人種協進會”(NAACP)的捐款,他在2008年接受了NAACP頒發的“總統獎”,更在2009年獲得了“終身成就獎”。這裡,NAACP是全美推動種族平等,反對種族歧視最有力的組織。再次可見,史特林公開經營出來的表現與他私下真正的想法,其間的距離巨大。事發後NAACP非常尷尬,只好嚴詞譴責。

事情還在繼續發酵中。讓我們拭目以待吧。

內華達的醜聞

就在“銀門風波”爆發前,4月中,內華達州也發生了一個事件。一位牧場主克萊文‧邦迪(Cliven Bundy)因為長期在聯邦政府的土地上放養牛群吃草,沒有付費,於是與聯邦土地管理局發生衝突。邦迪與支持者拿著槍支,準備跟聯邦政府對著幹。

這個事件涉及了政治上的敏感神經。共和黨向來反對聯邦權力過大,內州共和黨的參議員稱邦迪是“愛國者”,是伸張自由與人權的模範。相反地,民主黨的參議員認為邦迪無法無天,是個“國內恐怖分子”。邦迪一下子成為全國媒體關注的焦點。

正在雙方吵得不可開交的時候,邦迪藉著新得到的知名度向《紐約時報》記者表示自己對黑人的看法。他認為黑人懶惰,成天依靠政府的救濟金過活:“我經常在想,他們是作奴隸、採摘棉花和具有家庭生活更好呢?還是由政府補貼對他們更好?”

這種思想或許反映了內華達鄉下的民情,可是卻不能見容於全國的主流思想。不論左右,所有的政治和媒體人物都跟他劃清界線。不過,邦迪是個小人物,在“銀門風波”發生以後,他幾乎就被人忘記了。

這兩個彼此不相干的事件卻有共同的交集,都在歧視黑人。邦迪是個牛仔,社交圈子大約都是些白人牧場主。他們知識不多,自食其力,看不起市內那些領取社會救濟的貧民,認為窮人懶惰,是社會的寄生蟲。他們從遠距離作判斷,視黑人為次等民族,以增加自我感覺的良好。

難免偏見的人性

相對而言,史特林是個有成就的企業家,來往于上流社會。作為房東,或許他看到市中心許多潦倒的非裔與拉美裔,於是就把所有的非裔與拉美裔定型為社會的渣滓,不齒為伍。

總之,不論是貧富貴賤,人們很容易根據膚色、種族、性別、籍貫、出身、智商、體型、宗教派別、社會地位、財富、性取向、等等的不同,而歧視(甚至仇恨)非我族類。人們總是從自己族群的立場和利益來考量他群。人們幾乎不加思索地袒護我群(我國、我派、我鄉),卻看不見我群的歧視和偏見。這種現象並非某個族群的專利,而是人類普遍的現象。例如,我就親眼看過非裔排斥亞裔的行為,也同樣見過亞裔歧視非裔的表現(虎媽的新作?)。

換言之,如果我們覺得自己沒有偏見,不會歧視,那麼,我們就更應當小心,這很可能正是因為我們看不見自己的後腦勺,而做的判斷。我很相信,史特林與邦迪從來就不認為自己是心存歧視,他們不過是講些“經驗談”罷了。甚或,他們還會以為自己對真理和真相的把握,遠高於那些被他們歧視的族群。這種認知的差距,大約也是個千年不變的道理吧?

有些人把上帝描繪成一個褊狹的暴君,或是個宗派主義者,到處抓人的小辮子,或是向那些不信的人發怒、歧視他們。我想,上帝如果真帶有歧視,看不起人類的齷齪和卑鄙,他就不會為人類預備救恩。不像我們,上帝不能背乎自己的屬性,所以祂不能偏待人。祂“不願有一人沉淪,乃願人人都悔改。”(《彼得後書》3:9)

我們呢?一個人如果能夠承認自己的殘缺,對待他人才會比較寬厚。使徒保羅就是一個比較認識自己的人,所以他能夠說:“我憑著所賜給我的恩典,對你們各人說,不可自視太高,高於所當看的,反而應該照著上帝分給各人信心的大小,看得適中。”(《羅馬書》12:3,新譯本)

這句話太好了。歧視他人的人大約都隱藏著某種自卑情結。

1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