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略特的惩罚(孙博山) 2014.05.26

艾略特的惩罚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 “言与思” 专栏

艾略特(Elliot Rodger。更多相关报导见本文末之【编者注】),一个22岁的年轻人,这个世界并不知道他的存在,直到他死之后。5月23日,美国校园枪击,7死13伤,包括他自己。

最后一个视频

在悲剧发生的24小时之前,他在自己的youtube上上传了一系列视频。最后一个视频的标题是“艾略特的惩罚”。

在6分钟的视频中,他对着镜头表达自己心中的痛苦。在过去的8年中,自从他进入青春期,从未有女孩对他表示过好感,从未交往过一个女孩,从未亲吻过一个女孩,进入大学两年半还一直是处男。

这种被异性的否定使他痛不欲生。他无法理解,为何女孩子愿意去和那些令人讨厌的男生交往而不是他这样一个完美的有教养的绅士。他不明白为什么别人都有女朋友,而自己却一直是孤单的一个人。

“人类是恶心的可怜的丧失理智的物种,若我有能力,我会毫无保留的毁灭你们直到尸骨如山,血流成河。”

“你们否定了我,我也要否定你们。这样是公平的。我恨你们。”

“你们从未怜悯过我,我也不会可怜你们。你们使我痛不欲生,现在我要使你们痛不欲生。我为这一刻等了很久,我要给你们你们当得的报应。”

“那些受欢迎的人啊,你们生活的滋润的同时我却独自腐烂。每当我想和你们一起,加入你们的快乐时,你们都看不起我,待我像只老鼠一般。而现在,在你们眼中我将成为神,你们都是畜生,而我要宰了你们。我要成为神,施行我的惩罚。你们从未接受过我,现在你们要付出代价。”

“女孩们,我只求能爱你们,能得到你们的爱,我想要一个女朋友,我想要做爱,我想要爱情,关爱,爱慕。但是你们觉得我不配得,这是无法原谅的犯罪。我得不到你们的爱,我就要毁灭你们。”

也是上帝的孩子

我不禁去翻看他之前的视频,借着他的视频,我也走进他的内心世界。从他的外表来看,真的看不出来他内心经历的痛苦。浓眉大眼,五官端正,干净的脸庞,整齐的发型。着装得体,戴阿玛尼墨镜,开BMW。

虽说他说话内容消极,但从未有脏字,语言清晰,正如他自己所说“精致的绅士”。但是他的内心却极度空虚,渴望爱却得不到爱。自我纠结在自怜自恋的漩涡之中。

看了youtube下面的回复。很多人把他当笑话来看。

“开BMW,难道他不知道花钱也可以破处的吗lol(指 laughing out loud 或 laugh out loudly,意即大声地笑。)”

“活该被人看不起,脑子有病”

“可怜的孩子,有钱也泡不到妞”

“他爱自自己胜过爱所有人,悲哀” ……

我的心情很复杂,叹息、悲伤、愤怒,又夹杂着无助。

他的确是个很自恋的人,但我看到更多的是一个失去方向迷失自我的孩子。他生活在的一个社会,是用性和金钱来证明自己的人生价值。想必他一定被很多同学嘲笑22岁还是处男。但他却不知道保守自己身体的圣洁,在上帝看来是十分宝贵的事情。

渴望爱与被爱也没有什么错,只是他的扭曲的价值观,使得他把爱建立在女生对自己的认可上。他可知,世上还有人真正会爱他,不因为他的阿玛尼或BMW,只因他也是上帝的孩子!

我叹息这样一个年轻人就这样葬送自己的一生,也毁了数个家庭。

              我们能做些什么呢?

面对又一起校园枪击案,我们社会需要如何去面对?枪枝管制,心理辅导,召妓合法化?

这是人心的问题。人心比万物都诡诈,坏到极处,谁能识透呢?

好的社会制度会有助于我们预防此类悲剧重演,但身为这时代的基督徒,我们能做些什么呢?虽然这世界已全然败坏,然而生命中还是存有希望。善待身边的人,不仅关心弱势群体,其实更应关心那些富二代的孩子们。

在北美留学的很多90后的小朋友们,年纪轻轻,却很富有。若没有适当指引,这种虚假的舒适会毁了他们。放下对他们的偏见,爱他们,关心他们。愿有理想,有作为的人,从这些年轻人里面出来;愿基督得着他们的生命,让这个世界因为有他们而充满希望。

也许几周后,Elliot的名字就会被人忘记。他用自己的方式发出对这个世界的声音,惨烈,痛心却又苍白无力。也许我们会思考,也许我们会改变,抑或我们早已麻木,无动于衷。

明天,太阳照常升起。

洪晟元 Cheng Yuan James Hong

【编者注】

2014年5月23日, 22岁的艾略特·罗杰(Elliot Rodger, July 24, 1991 – May 23, 2014),在加大圣塔芭芭拉分校(UCSB)所在的滨海大学城Isla Vista,以刀、枪和刻意的汽车冲撞,造成7人死亡(包括凶手本人)与13人受伤。事后,警方在艾略特的车里,发现3把登记在艾略特名下的半自动手枪,以及400多发子弹。

虽然艾略特家人曾经因他的种种异常行为而报警,警方并在4月30日去造访过艾略特,但终究没有防止悲剧的发生。

艾略特·罗杰是圣塔芭芭拉社区大学(Santa Barbara City College)的学生,生于英国伦敦。5岁全家迁往离圣塔芭芭拉约2小时车程的洛杉矶。艾略特的父亲是制片兼导演彼得·罗杰(Peter Rodger),母亲是来自马来西亚的华裔陈莉(Li Chin)。他们在艾略特7岁时离异。对此,艾略特后自述﹕“我记得母亲数月前还曾说,他们不会离婚。我备感震惊、愤怒和沮丧,他们的离婚彻底扭转了我的人生。”

他曾写了一篇长达约140页(107,000 字)的《 我的扭曲世界——艾略特·罗杰的故事》(My Twisted World: The Story of Elliot Rodger)。在事发前一天,以电子邮件发给他的父母,以及心理治疗师。在此自传中,他对自己的身世、族裔背景、女性,和一直是处男等,充满了愤恨。

陈乔其 George Chen

遭害的华人室友

5月23日晚最先遭害的,是艾略特的3名华裔室友:洪晟元(Cheng Yuan “James” Hong,20岁。家住圣荷西San Jose),陈乔其(George Chen,19岁。家住圣荷西San Jose),及王维汉(Weihan “David” Wang,20岁。家住佛利蒙特Fremont)。他们都是UCSB的学生。据警方推测,他们是在睡梦中,被艾略特以刀刺死。

其中,来自中国天津的王维汉,在事发之前,已经找到新的住处,正预备迁出与艾略特合租的公寓。王10年前移民美国。2012 年,王毕业自佛利蒙特基督教学校Fremont Christian School。身为独生子的他,在过世前,正打算于6月12日,春季课程结束后回家,与父母一块去黄石国家公园(Yellowstone National Park)旅行,庆祝他的21岁生日。

王维汉 Weihan David Wang-age 20

在美国NBC Bay Area的电视访谈中,王维汉的父亲Charlie Wang抱着妻子——王维汉的母亲Jane Liu失声痛哭。而Jane表示,作为一名护士,她一向对病人很好;她还每周都去教会几次…… 她问上帝,为何取去独子的生命,而不是她的?她不明白为什么这些事会发生在她的身上?

Jane Liu 的质疑,恐怕也是很多人的困惑,有待我们更多去思考。

作者为80后,来自中国。现住西雅图。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