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學人如何溶入華人教會並參加事奉呢? --從我們自己做起

小草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5期

0823dd54564e925840c0a2729e82d158cdbf4eb1    我是1982年來美國的大陸留學生。1984年受洗成為基督徒,1989年開始在北美一家教會參與事奉,至今已有十個年頭了。我在教會做過的事奉包括主日司會、司聖餐、講臺翻譯、成人主日學老師、詩班、帶查經、團契負責人、教會通訊錄編排、主日飯食、清潔、探訪、佈道會陪談員等等。我很感謝神,保守我在多年事奉中持之以恆;我也常常求神今後繼續看顧我事奉的腳步。

    我所在的教會,經常聚會的約有七百人,來自中國的人員佔總人數的四分之一,且有繼續上昇的趨勢。感謝神天天將得救的大陸同胞加到我們當中,並讓他們扎根在教會事奉神,在靈命上不斷造就自己。他們樂於擺上神賜給他們的恩賜,唱讚美詩,組織夏令營,從事教會的短宣、佈道、錄音、攝影、招待、清潔等工作。有些甚至還獻身成為全職傳道人。近年來大陸基督徒的崛起,實在是振奮人心的好現象。與此同時,我們也要繼續禱告神,感動更多的大陸基督徒參加教會的事奉。

    但是大陸同胞在教會裡不是人人都找得到歸宿感的。尤其是初信主的基督徒,他們或多或少都要經過一番掙扎,才能溶入教會的事奉中去。主要的原因,是我們在事奉上沒有足夠的心理準備。我們懷著一腔熱血信了完美的神,無意中指望教會也是完美的;我們有很深的認同感,在教會裡專挑大陸同胞做朋友;我們沒有改變自己的決心,卻常常指望別人能改變;我們一方面缺乏受苦的心志,不願參加事奉,一方面又似乎懷才不遇,抱怨自己不被重用;我們有太多的抱怨,太重的疑心,太強的自尊心,卻缺乏信心與恒心。這些都是我們在教會事奉中的障礙。

    那麼如何溶入教會參加事奉呢?我曾經無數次問過這個似乎是無奈的問題。我們畢竟是初來乍到,教會聖工的主要策劃者不是我們,教會的主要經濟來源也不是我們。我剛到教會的時候,就覺得整個環境不對勁。當我聽到別扭的國語中夾帶著的台灣話,當我聽見“淪陷”一類的字眼,當別人以強者關心弱者的姿態來關心我,我就忍不住要退縮……

    可是神還是給我預備了一個教會,並且讓我一呆就是十年。在事奉中我看見,我們要溶入教會中去,應該從我們自己做起。當我們遇到問題的時候,應該首先檢討我們自己。《希伯來書》第十二章裡有一段話﹕“當放下各樣的重擔,脫去容易纏累我們的罪,存心忍耐,奔那擺在我們前面的路程。仰望為我們信心創始成終的耶穌”。這段短短的經文道出了“從我們自己做起”的五個事奉的秘訣﹕

“放下各樣的重擔”

     我們生活過的環境使我們養成疑心過重的習慣。別人一句無意話可以刺痛我們,讓我們耿耿於懷。記得我剛到教會不久,有一位弟兄來關心我。交談中他說﹕“我聽說你們大陸很苦,兩個人合穿一條褲子。是真的嗎?”我當時聽了非常反感,差一點跳起來說﹕“難道你是要給我褲子穿不成?”現在我逐漸明白了,原來類似這種不入耳的話並不一定出於惡意。我們不也曾經相信台灣同胞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嗎?

    又有一次在教會的長老執事會上,教會的長老告誡﹕“現在教會中的大陸同胞越來越多,請大家看管好自己的口舌。”我當時的反應是﹕“他們到底在背後議論我們什麼?”疑心是我們在事奉中的一大重擔,它奪去了我們對弟兄姊妹該有的信任,以致無法真正把教會當作我們屬靈的家。疑心也造成我們心理上的重擔,讓我們陷在不能自拔的困惑之中。所以我們事奉中的一大秘訣就是要消除疑心,放下這樣的重擔。

    我們的自尊心也常常成為我們事奉中的重擔。許多生活在美國的大陸同胞都是很有才華的。我們是“天之驕子”,是叱吒風雲的人物;我們出口成章,滔滔不絕;我們考大學不費吹灰之力,拿學位如囊中探物;我們在學習上刻苦耐勞,生活上克勤克儉,科研上碩果纍纍,工作上深得上司的賞識與同仁的尊敬。可是在教會中情形卻不同。在神面前,人人都是罪人;在人面前,人人都是弟兄姊妹。我們似乎失去了優勢,淪為凡人。在主日學的班上,與目不識丁的婦人同窗,我們渾身不自在;在查經班裡,我們高談闊論,生怕別人不知道我們滿腹經綸。

    記得有一次我到一個查經班去,領查經的同工向我表示歉意﹕“對不起,我們沒有簡体字的聖經。”我聽了心裡很不舒服﹕不就是繁体字嗎?有什麼了不起的!那晚的查經班上,我讀聖經特別大聲,好像是在向那位同工示威。現在想起來真覺得慚愧,別人一番好意,我竟如此以對。神威如此之偉大,神恩如此之浩大,我們那丁點斤兩,有什麼好誇口的呢?而我們那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自尊心,又有什麼值得留戀的呢?

“脫去容易纏累我們的罪”

     我們所犯的罪有些我們能覺察,有些我們不易覺察。前者比較容易克服,後者比較不容易克服。“容易纏累的罪”,指的是不容易覺察,也就不容易克服的罪。議論、嫉妒和歧視應該是屬於這一種。當我們抱怨自己遭議論、嫉妒、歧視的同時,我們其實也在有意或無意地議論、嫉妒、歧視別人。教會裡出了一些新聞,我們不是在背後議論嗎?別人的經濟環境比我們優越,我們不是在嫉妒嗎?別人說錯話,用錯字,發錯音,算錯數,我們不是在歧視他們嗎?只要我們認真反省自己,發現我們身上的這些罪並不難。難只難在我們是否願意去對付這些罪。

    我們信主的時候都會說我們要認罪悔改。遇到具体的罪,我們卻推三推四。“嫉妒”被說成是“羨慕”,“歧視”也不過是“善意的批評”,“議論”則更“無傷大雅”。這些罪這麼“容易纏累我們”,是因為我們對自己身上的罪缺乏敏銳之心。神的話真是一針見血。如果我們能靠著屬天的力量擺脫這些罪,我們不就可與教會的其他弟兄姊妹和睦共處,在教會的事奉上進一大步嗎?

“存心忍耐”

    毫無疑問,大陸同胞在教會裡也難免被誤解、議論或歧視。我們既不可能叫別人都閉上嘴,更不可能把別人都改造成我們心目中的樣式。我相信神也不希望我們只會呆在象牙塔內。所以我們在教會裡事奉就需要“存心忍耐”這第三個秘訣。遇到紛爭或不易解決的問題,我們不必據理力爭,也不該消極抵抗。如果是我們有錯,就應該勇於承認;如果是別人犯錯,就應禱告,求神赦免。事奉過程中遇到阻力或難處也是一樣,我們不該洩氣,打退堂鼓。

    記得教會的神州團契成立不久,我作為團契的負責人。為了鼓勵更多的人參加團契,就和太太精心策劃了一次郊遊。我們物色了一個有趣的果園,通知了所有的人,畫好了地圖,準備了許多乾糧和水果。到了那天,除了我們全家,只來了一個人參加郊遊。我當時的那種懊惱和沮喪,簡直無法形容。可現在回顧起來,我真是感謝神給我這種磨練的機會而又讓我不致跌倒。“存心忍耐”不是逆來順受的消極態度,而是持之以恆的意思,帶有積極性和進取心。

     一個人做一件好事很容易,做一件驚天動地的事也不太難,卻難在具有持之以恆的精神。我們在教會裡事奉,應該有忍耐受苦的心志。《希伯來書》的作者在這裡用賽跑來形容我們走天路的光景,而“存心忍耐”指的就是像馬拉松長跑一樣,需要我們有長期受苦的心志,有堅持到底的決心。

“奔那擺在我們前面的路程”

    這是有關事奉動機的秘訣。我們出來事奉時,動機各有不同。有些是為了多交一些朋友,有些是為了炫耀自己的才能,也有些是“被逼的”。我出來事奉,最初是為了回報教會一些弟兄姊妹替我籌辦了一個像樣的婚禮。這些動機可以給我們一個事奉的開始,有時甚至是一個不錯的開始。這些動機卻不能讓我們持久。而要做到持之以恆,我們必須認清我們所做的一切,不是為別的,乃是為了“奔那擺在我們前面的路程”。

    不要輕看每一個小小的事奉,我們掃的那塊地,扔的那袋垃圾,熬的那一夜,唱的那首歌,受的那口氣,踫的那塊壁,都使我們在前面的路程上多跑了幾步。神已經為我們“擺”好了前面的路,這是一條通往天國的路。我們要做的就是往前“奔”。這是一個方向性的秘訣,也是唯一能讓我們在事奉過程中“存心忍耐”的動機。

“仰望為我們信心創始成終的耶穌”

    這是有關信心的秘訣,是五個事奉秘訣中最重要的。信心是我們事奉的基礎,而耶穌基督是我們事奉的榜樣。“創始成終”在希臘原文裡是兩個名詞﹕作者和完成者。意思是耶穌基督不但賜給我們信心,是我們信心的來源,他還貫穿在我們一生的信心歷程中,直到終點。

    我們都知道十字架的故事,也知道耶穌為我們的罪捨身流血。可我們有沒有認真想過耶穌在十字架上所受的羞辱和痛苦?現在的十字架成了榮耀的象徵,在有些藝術家的筆下,十字架還會發光。可是當時的十字架卻是羞辱的象徵,而一個人赤裸裸地釘在上面,則更是奇恥大辱。

    英國著名的十九世紀佈道家司布真(Charles Spurgeon)在一次講道時是這樣描寫耶穌的﹕“我現在就看見他了。我看見他那張消瘦蒼白的臉,我看見他太陽穴上被荊棘的冠冕刺破的傷口正滴下豆大的血珠。啊!我看見他赤著身,身上的肋骨清晰可數。我看見他的雙手掛在生銹的鐵釘上,雙腳被釘子撕裂。他把整個身体的重量落在他的雙腳,腳上的鐵釘就更加一寸寸撕開他的肉体。他把身体的重量移到他的雙手,手上的鐵釘就毫不留情地滲入他的肌肉。啊!神已經離棄他了!他的靈魂深處是多麼痛苦。聽!他說成了!我就看見他低下頭斷了氣。”這是何等刻骨銘心的描述啊!如果我們在事奉上放不下重擔,脫不下罪,忍無可忍,疲倦灰心,那麼只要我們定睛在耶穌的身上,想一想耶穌在十字架上的情形,難道我們還振作不起來嗎?

    感謝神選召越來越多來自中國的基督徒參與教會的事奉。我更感謝神使用我們這些本來不配的瓦器。保羅在《提摩太後書》四章第七、八節說﹕“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從此以後,有公義的冠冕為我存留,就是按著公義審判的主,到了那日要賜給我的;不但賜給我,也賜給凡愛慕祂顯現的人。”我想在我們見主面的時候,如果能夠坦然自若地說上這幾句話,那麼我們就不枉在世上寄居客旅一番了。

    讓我們互相勉勵,共同奔那擺在我們前面的路程。

作者來自中國,現在美國北加州工作。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