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希”来了——谈何耀珊的“跨界”音乐

王星然

本文原刊于《举目》58期

“康希”来了       “康希事件”(注),是个复杂而巨大的题目,在网络上google,可以轻易找到上百篇的评论;许多文章直接定罪康希牧师,是因为搞灵恩和成功神学,才弄 到今天这般地步;我认为,在达成这样的结论之前,可能需要先从神学、伦理学、教会行政(包括财务内部控管)等不同的角度,提出具体的事证观察、分析,来阐 述灵恩、成功神学和涉嫌挪用建堂基金之间的逻辑关系,再总结出令人信服的观点。如果直接跳过这些讨论,未审先判,并非明智之举。

CHC的跨界计划

        我不打算在这里讨论“灵恩”或“成功神学”,也不会触及法律上有罪与否;新加坡素来以清廉及法治闻名,既然事件已进入司法程序,就交由法律专业处理,相信他们可以做出公正而令人信服的判决。

        这篇文章,我想谈的是城市丰收教会(CHC)的“跨界计划(Crossover Project)”。2002年,康希夫妇开始这个事工,目的是要“使用何耀珊的歌唱和音乐,来接触从来没有听过福音的人和地”。

       我认同“跨界计划”的理念。使徒保罗在宣教上,给我们极好的典范。他宣讲的福音,显示出他对当时的文化,有深刻的认识和掌握。他 “跨越”犹太人的传统和思想背景,自由运用当时希腊人可以理解的语汇和思想,向他们介绍一位他们素来不认识的上帝。

        今天,我们面对成千上万教会接触不到的年轻人,如果流行音乐可以成为一个宣教的桥梁,那么求上帝给我们智慧和勇气,跨越文化的障碍和传统的自我设限,训练自己能用真理/信仰,与世界对话的能力。

        林书豪在宣教上的影响力,足以使华人教会省思“跨界”的重要性:打篮球作为一种职业,也能成为跨界传福音的平台?当然能!林书豪在球场上展现出来的团队意 识,追求卓越,不自我中心求个人表现;虽遭逢排挤,屡屡挫败,却靠上帝一次次重新出发;他谢绝大部分的商业代言,强调打球是为荣耀上帝……这些透过大众媒 体的传播,让平常接触不到教会或排斥教会活动的年轻人,得以看见上帝的荣耀。

        这就是“跨界”的精神:信仰走出教会的铜墙铁壁,用一种能够被这个世代理解的语言和方式,进入人群。

何耀珊的好莱坞梦

       下面,我必须花点时间来讨论何耀珊的音乐──特别是她进入好莱坞发展后,一些具有代表性的作品,是过去10年来CHC “跨界计划”的核心。

        虽然这些年,何耀珊的华语唱片在新加坡,有一定的销售成绩,但《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 6/28/12)评论:“她从未在自己的国家,真正享有其他乐坛主流歌手,如孙燕姿和林俊杰的成功”。孙和林的唱片销售成绩不仅更亮眼,而且其清新的形 象,似乎也相当获得社会的认同。

        在亚洲,许多华人教会对何的舞台表演,和曝露的穿着,给予无情而严厉的批判!尽管何否认转战美国市场,是为了避风雨,但许多媒体评论仍认为,何的出走与她所面对的发展瓶颈,和来自教会界的指责,不无关联。

        2007年,何耀珊推出国语专辑《拥抱》后,在经纪人的建议下,她决定离开新加坡,赴美发展,期待在新的环境里,能抛开传统包袱,更自由地专心创作,达成“跨界”目的。
       这个决定,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都不容易,做为人妻、新手妈妈(当时她的独子才4岁)、和超级教会(两万会友)的师母,何耀珊离开的,不只是丈夫、家庭和教 会,更是离开传统的女人角色,及华人教会对师母的期待——夫妻分开两地,在一般教会里,都被视为大忌,更何况是牧师和师母!

       然而,真正令人讶异的,是康希牧师对妻子的事业,显出毫无保留的支持和体谅!何耀珊曾在访谈中说:“他(康希)给我最大的帮助和触动我的地方,是他让我了解到,‘我真 的要你去追求你的梦想’!他认为爱一个人,就要站在那个人的旁边,支持那个人的事业……我先生最让我感动的一点是,他让我觉得:我今天跟你在一起,不是想 在你身上得到什么,而是我可以给予什么,怎么样才能让你成为一个更有想法、更有梦想的人,并帮你实现你的梦想。”

         光凭为妻子舍己这一点,我想在华人教会中能做到此的牧者,大概寥寥无几。
       虽有老公的支持,但当时已年过30的何耀珊,要在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里,从零开始,谈何容易?在美国,她没有人脉资源,不谙市场游戏规则(明规则及潜规 则),对音乐口味、文化和听众等,都要重新认识。如此,“跨界计划”必定困难重重。过去,虽有Coco李玟勇闯好莱坞,但是昙花一现;近年来韩国天王 Rain、日本的宇多田,虽有前进美国的野心,但雷声大雨点小,可以说,亚洲艺人进军美国乐坛的成绩,都不甚理想。

Where Did Love Go – 把爱情当作生命的全部,能活吗?

        何耀珊想要在短时间内快速崛起,非要借力使力不可。2003年,她首支向好莱坞投石问路的单曲“Where Did Love Go”,找来天王级制作人David Foster操刀!

        Foster 是何许人?他曾制作过Mariah Carey、Whitney Houston、Madonna、Michael Jackson、Celine Dion、Andrea Bocelli、和Josh Gorban的唱片,有16座Grammy Award(葛莱美奖)的肯定,是当前美国音乐界最火的人物!

       我十分佩服何耀珊的野心和格局,试问,亚洲有哪一位歌手能请得到(请得起)这样的制作人?(读者大概能嗅出这2,000万美元的跨界基金的一部分,用到哪里去了。)

        Where Did Love Go走的是“欧陆电子舞曲风(Eurodance或作Eurohouse)”。我猜想,也许是因为电子舞曲卖的是包装和创意,比较不需要靠唱功,如此一 来,何可以避开Singlish——唱腔不对美国胃口的先天不良?或者,“跨界事工”认为:上夜店跳舞的年轻人,是他们主要接触的传福音对象?总之,何耀 珊在美国推出的作品,几乎全是舞曲。

        不幸的是,无论从歌词内容、旋律、或编曲的角度来看,Where Did Love Go相当的forgettable(英国毒舌乐评Simon Cowell的名言)——缺乏新意。歌词内容叙述一个被男人抛弃的女人,面对无法挽回的爱情,只能徒呼负负,终日泪流江河(cry like a river flow),听起来相当绝望,这个把爱情当做生命全部的女人,注定是要无路可走了。

        整首歌的旋律和编曲,十分怀旧,纯70、80年代的迪斯可风,没有加入任何新的元素。Foster是我很欣赏的制作人,他一向自我要求相当严格,但在这张唱片里,我很诧异他没有维持一贯的高水准,颇令人失望!

China Wine是什么“东东”?

        如果单就音乐的丰富性和创意来看,2007年的China Wine和2009年的Mr. Bill及Fancy Free,则是有趣得多,只不过,这些作品前卫大胆,势必吓坏一票卫道人士!
        China Wine这首歌找来乐坛奇才Wyclef Jean助阵。来自海地的Wyclef,是歌手兼制作人,父亲是牧师,他精通加勒比海曲风和饶舌音乐,Wyclef和Shakira合作的Hips Don’t Lie,此曲曾获英国、美国等25个国家的排行冠军。

       China Wine企图在电子舞曲里融入饶舌、嘻哈、及加勒比海曲风,并加入东方元素。MV开头介绍何耀珊出场,给她一个Geisha(日本艺妓)的封号,听说这是 Wyclef的点子,因为当时电影“艺妓回忆录”(The Memoirs of a Geisha),在美国流行文化里,掀起一阵东方热,所以干脆顺水推舟,搭上流行便车。但Geisha这个词,从这部电影以后,在美国已变质成为一个新的 语言符号,代表敢爱敢恨的亚洲新女性,而华人血统的牧师娘,竟同意给自己灌上一个日本艺妓的封号,这需要多大的勇气?

        China Wine?到底在唱什么呢?原来Wine意指Dutty Wine,是来自加勒比海的一种舞步,在夜店里颇受欢迎,舞者猛力扭腰摆臀同时甩头发,姿势撩人。

        何在歌词里宣称:“在中国,我们太爱Dutty Wine,所以我们融入中国风,把它变成China Wine……”,听起来很“无厘头” ﹗

       音乐影片里大玩“文化交流”,很fusion(编按,指融合不同的风格),创意十足。可惜这里所呈现的中国文化,只是在满足西方,对东方的刻板印象,并无交 流新意。MV,里的场景是一个有中国风的派对,几个镜头里,何与其他舞者双手合十,模彷敦煌僧尼顶礼参拜。,派对中男男女女,搂搂抱抱,何穿着十分“清 凉”,舞姿和神态极尽挑逗,这种场面,很容易使人联想到性与毒品(希望我不是太主观了,读者可上YouTube或Youku自行验证)。

        何一向被教会界批评露太多,但是根据她自己的说法,她裸露的尺度,并不比时下在健身房里锻练的年轻女孩,更大胆。其实,整个重点不在穿多穿少,而是艺人想藉穿着表达什么内容,何也许忘了像这样的MV场景,不是健身房,而是一场充满性暗示的咸湿派对﹗这很难不启人疑窦﹗

Mr. Bill 在谈谋杀吗?

        Mr. Bill是一首牙买加雷鬼风格(Reggae)的舞曲,在MV里Geisha(这首歌里,何耀珊仍自称是Geisha)摇身一变,成为穿着时尚的犀利人 妻。无奈,她有个爱搞外遇的老公Mr. Bill。镜头里,人妻一边在客厅吸尘打扫,一边在武馆殷勤练剑,她想杀了他﹗这大概又是在赶搭另一部卖座电影──邬玛舒曼主演的“Kill Bill”──的高人气。

        在这首歌中,她唱道:“如果可以,我要杀了Bill……我想送他去坟场。”我一再告诉自己,看这种东西,不能太严肃,歌手和导演在这里玩的是黑色幽默;但每当我想像,有一天,自己教会的师母在MV上,扬言要谋害亲夫,那画面还真的蛮惊悚的﹗

        China Wine和Mr. Bill,由知名MV导演Wayne Isham操刀。Isham曾导过Madonna、Michael Jackson、Britney Spears、Shania Twain、Whitney Houston、Kelly Clarkson……的MV,熟悉美国流行音乐的读者,有没有Wow﹗(哇﹗)的感觉?

        这两部作品在视觉效果、剪辑和场景的铺排上,完全是好莱坞的规格,相当的“上档次”。不过网络上的朋友好像不买帐,在YouTube上看Mr. Bill,你会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这首歌的MV有2000多人按“dislike”,按赞的只有200多人。

Fancy Free 是指基督里的真自由吗?

       Fancy Free是最近一首带有摇滚风的冠军舞曲,可以说是何耀珊向Lady Gaga(以下简称卡卡)下战帖的一首歌:她找来卡卡御用的舞蹈老师Laurieann Gibson,负责编舞(其实舞编得相当不俗),场景和服装造型也十分用心,打造出一种华丽颓废的后现代“卡卡”风格,看得出来是高成本的精心制作﹗

        但许多人对MV里吸血鬼风的舞步────舞者从游乐场的废墟中醒来,面无表情,肢体僵硬,不以为然,整体影像的风格,透露著死亡的气味,和曲名Fancy Free,形成强大的反差﹗

        曲子开头,何宣告说:“我醒来感觉自己像个百万富豪……无论何处去,我的生命就是一场欢乐派对,我从不忧虑,阳光总是照着我,没人能向我说三道四……其实这 很容易的,你看,你的问题就是,你太过矜持﹗而我,只想游戏人生,来﹗别顾虑太多,只要跟着我……”接着,舞者似乎进入一种精神恍惚的状态,仿佛刚嗑了 药,眼神涣散,飘飘欲仙……听到这里,你是否还以为Fancy Free是想传达:信耶稣,使人得真自由?

再思“跨界计划”

        网络上,对何耀珊这些作品的看法,大部分是负面的:这样的音乐要如何“跨界”?是用什么信息内容,与未信的人“对话”?

        过去10年,我们看到“跨界计划”的执行团队,非常努力地打造何耀珊成为流行巨星:安排她接触第一流的制作人、MV导演、编舞家、造型师和美国音乐界里重量 级人物……有媒体甚至猜想,她选住加州比佛利山豪宅区,也是一种公关策略,使她能与好莱坞重要人士毗邻而居,以便有机会能多联络、接触(据说,同一个社区 里,还住了Brad Pitt和Angelina Jolie)。

        这些年,何的作品在美国告示牌舞曲榜(Billboard Hot Dance Chart),屡获佳绩,她受邀参加葛莱美奖颁奖典礼,担任2008北京奥运音乐大使、出席时尚界最“IN”的“Victoria’s Secret Fashion Show”(“维多利亚的秘密”时装秀)……从创意发想、行销包装、到公关造势,处处看得出跨界团队的专业和用心。

        然而,令人遗憾的是,他们忽略了“跨界计划”的核心价值——用音乐做为媒介,来接触未信的朋友。哦﹗当然,我不是指在作品里,加上几句基督教术语或信仰符 号,就能达到跨界目的。说教、强迫灌输和赤裸裸的置入性行销,不仅令人反感,也可能流于肤浅,那充其量只是自说自话,是无法真正“跨界”的。

成天高唱哈利路亚的人,不一定是基督徒

       20世纪最重要的基督教美学思想家Hans Rookmaaker,在他那本讨论当代艺术与信仰的经典之作《现代艺术与西方文化之死》:(编按:1985年,美国更新传道会出版)中说:“一个成天高 唱哈利路亚的人,不一定是个基督徒。一个真正的基督徒艺术家,是借着创作力,把自己因基督所更新的生命,彰显出来”。“基督徒有责任起来,表彰生命与人性 的意义;只有基督徒,能表达出基督在每方面,使他成为‘新造的人’的意义。”

        从这个角度来看,“跨界计划”的音乐创作,是不及格的;从 China Wine到Mr. Bill,从Where Did Love Go到Fancy Free,容我用比较重的语气说,这些作品反映的,是时下被罪沾污的世界观,看不到希望、看不到出路,也完全看不到被基督更新的生命。

        跨界团队对音乐题材的选取上,似乎只考虑到行销和卖点,完全不顾内容是否与所宣扬的信仰,有所抵触。我们无法解释日本艺妓、谋杀和MV里的性暗示……要如何 彰显基督里的新生命?这些音乐里所传达的信息和价值,甚至比一些非基督徒歌手的作品,要更加堕落(连卡卡都敢在作品里宣告,上帝造她天生完美)。

        网友Syntaxfree在YouTube上,看完这些作品之后,在个人博客里大叹:“以利,以利,拉马撒巴各大尼?(我的上帝﹗我的上帝﹗为什么离弃我?)”

梦,碎了﹗

        也许,何只是单纯地把歌手当成是一般职业,对于“专业”的要求,她愿意做任何牺牲(即使专业要求她把信仰价值抛诸脑后,也在所不惜)﹗可是,音乐不只是一个 职业,它是一个非常有能力的媒介,足以影响一个世代的思想与品味。何在创作这些作品的同时,大概已经忘了,她是基督徒,是师母,而且正在执行“跨界计 划”﹗然而,讽刺的是,听众没忘﹗网友也没忘﹗

        我知道这些话说得重,我也讨厌自己像个卫道人士﹗也许,我期待太多,以致于,爱之深,责之切……毕竟在宣教的领域里,我欣喜“跨界计划”,正在大胆摸索一条不太有人敢走的新路,勇于接触一般教会无法接近的群体……但这个梦,碎了。

        这一切,使得那饱受质疑的2000万美元跨界宣教基金,在用途的正当性上,找不到具有说服力的理由;而那个“为义受逼迫,被人误解”的故事剧本,也变得难以自圆其说,使整个事件,沦为一场闹剧,也让“跨界”这个立意良好的概念,蒙上一层阴影!

       注: 康希(1964年8月23日-)生于新加坡, 1989年5月7日创办了城市丰收教会。目前教会成员约有30000名,是亚洲最大的教会之一。他的妻子为福音歌手何耀珊。2012年,康希牧师与其他4 名教会成员,被控挪用公款2400万新加坡币(约5亿6千万元新台币/1亿4千万港币),用以资助何耀珊歌唱事业,目前面临的3项起诉,都仍在审查中。
作者,来自台北,现任职于美国密西根州政府IT,部门,服事重心为Michigan State University校园事工。

3 Comments

  1. 我所认识的基督徒大多不听流行音乐,对这个领域并不熟悉,更别说是美国流行音乐了,这篇文章对老基督徒非常有帮助,单纯从呈现出的流行音乐本身来看这个事件,我有恍然大悟之感,再也不会被政治迫害洗脑了,感谢作者! 继续发掘真理!

  2. 同感 ,康希牧师被调查时 ,我去看师母的的mv ..这些歌曲就跟美国流行乐曲没两样 ,如何让非信徒信耶稣 。只看见了师母的野心 ,未完成的歌手梦 …还有如您所说的被罪污秽的世界 。

2 Trackbacks / Pingbacks

  1. 康希牧师、赵镛基牧师、萧律柏牧师 — 同一样“成功神学”的问题? | Peter Koo's Blog
  2. 在新文字时代回顾《举目》2015(谈妮)2016.01.03. | 举目 Behol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