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上归国之路》专访之一:走上去,就不那么难

本刊记者 蔡 越

本文原刊于《进深特刊》第7期

        陈国光,来自北京,美国电子工程师,并在神学院进修过三年。1993年,他抱着传福音的目的回中国工作。回顾这几年,他有很多心里话,要和有共同志向者交流。

为什么需要海外学人回去?

       (记者)问:为什么您认为,中国现在需要大量海外学人基督徒回国传福音?难道中国国内缺少传道人吗?

        (陈国光)答:中国确实缺少能在知识份子阶层传福音的人。

          以我这几年来在中国教会的经历,看到国内大部份的传道人,自身受教育程度都不高,所以传起福音来,基本上是在基层,无法大面积地进入知识份子阶层。

         而全国唯一一所能公开培养神学研究生(硕士学位)的“金陵神学院”每届的毕业生还不到十位。这就是说,中国有上千万的知识份子,每年却只能培养出不到十位的神学研究生去喂养他们。这种情况下,持有纯正信仰、具有相当装备的海外学人回国传福音或做牧养工作,不仅是必要的,而且是急需的。

         问:除了高学历以外,您觉得海外学人的留洋经历,对他们回国传福音,有什么大的帮助吗?

         答:有很大的帮助。以我自身的经验来说,我最大的收获,就是在海外期间,系统地学习了神学知识,奠定了我一生事奉的基础,可应付多种挑战。

         其次,我学到了西方和华人教会事奉的经验,包括教会管理和行政方面的。中国教会因人数增长太快,在这方面相当弱,无法面对需要。

         再者,我学到了如何利用文字传福音。在海外,文字事奉的成绩非常突出,有大量优秀的福音刊物在传福音的事工上影响甚大,例如《海外校园》及中国学人培训材料就是其中之一。我可根据需要,充分利用这些资源。

         以上这几方面,都是我在国内没有条件学到的。

回国前的六大准备

        问:您刚才提到,海外学人回国前,要先拥有“相当的装备”,是指哪些方面?

        答:我是指回去前,需有适当的训练和筹备:

        首先,需有清晰的异象和使命感。这点是最重要的。如果没有特别清晰的呼召,知道神叫你回去服事众多灵魂,你回去之后坚持不了多久,就会被各种打击击倒。

        其次,最好系统地学习神学知识,比如解经学、系统神学、讲道法、教会历史、宗教比较……如果没有条件,至少要学习圣经知识和中国教会历史。

        问:为什么要特别重视这两方面的知识呢?

        答:因为人们对基督教提出的疑问,常常在这两个方面,例如“上帝为什么不准人吃智慧果?”“基督教是西方国家用坚船利砲送进中国的”……这些都甚为尖锐,传道者若事先没有足够的准备,根本招架不住。另外,国内教会迫切需要圣经知识方面的培训,回国者如在这方面系统地学习过,就可向他们提供帮助。

        问:还需要其它方面的装备吗?

        答:当然需要。第三方面,就是要有事奉的经历。在海外尽量多参加布道、门徒训练和牧养等方面的事工,而且范围越广、经历越多越好。我有一个朋友,他回国后带领一个家庭教会。这个家庭教会起初只有三、五人,我这个朋友尚能应付,后来快速增长到四五十人,他就不知该如何是好了,因为他在海外时没有这方面的经验。

        第四,就是对中国教会要多一些亲身体验。回国前多次通过探亲、短宣,接触中国教会。回国后还要多花点儿时间,多跑跑各个教会。

        问:您的意思,是不是要通过亲身体验,拿到有关教会的第一手资料?

答:是,目的就是为了拿到第一手资料,而不是第二手,或是道听途说的。我回国后,没有急着带领聚会,而是花了一年时间,专门跑各教会了解情况,我称之为“一年适应期”。若对中国教会的情况都不了解,又怎能进入事奉呢?

        问:我听一位回国传福音的弟兄说,他一回国,就仿佛陷入了不信者的汪洋大海,他觉得格外孤独。这种情况常常发生,是不是?

       答:是。所以,第五,就是要建立属灵的联系网。海外的联系网,起著背后支持的作用,为传道者代祷,从经济上支持他。国内的联系网,则可以帮他了解国内教会,顺利进入事奉工场。

       第六,有心回国传福音的人,最好有一个社会身份,或是有一份职业,或是挂名在某一个公司,总之不要以传道人的身份出现。因为中国人还不习惯更不理解“传道人”这种身份,所以会问很多的问题,比如特别关心传道人的收入从何而来。有一个社会身份,比如某公司的工程师,即可避免不必要的困扰。同时,还可避免引起人们的戒心,传起福音来反而更容易。

      我觉得上述的这些装备是非常必要的。而且,即使作足了这些准备,回国传福音的人仍然可能被各种问题、困难搞得精疲力尽。

回国后的五大困难

       问:您回国这几年,一定碰上了不少您刚才所说的“各种问题、困难”,您能说说主要有哪些吗?

       答:我想至少有以下这五方面:

        首先,从政治环境而来的压力。家庭教会在国内,是受控对象,是违法的。不过呢,也没有像海外渲染的那么夸张,好像动不动就要下监狱。但是,跨地区传福音则可能随时被抓,而且说话也确实不是很自由。所以,还是有相当的心理压力。

        问:那么您怎么应付这个困难呢?

        答:重新确认自己的角色。不要把自己看成政府监控的对象,而是把自己当作正常的公民,公司的普通研究人员,那样,心头就没有压力了。

        问:第二方面的困难是什么呢?

        答:是生活方面的。比如国内空气品质差。挤公共汽车混乱,买东西需要讨价还价等。这些都需要有一段时间才能适应。

        最大困难之处在于家人,尤其是小孩。有一个弟兄举家迁回中国,在一个技术公司任职。不久,他出差去外地,妻子和孩子当然留在当地。结果他去的第二天,新买的淋浴器就坏掉。母子二人没有经验,也不知道该找谁去修,束手无策,整整二十几天没有洗澡,从此孩子天天在家里叫:“要回美国!中国太讨厌了!”

        孩子的教育也是一个问题。作为基督徒,很不情愿让自己的孩子从小就接受无神论的教育。

问:怎么能解决这些问题呢?

        答:夫妻要同心,任何的困难,两人一起去担、一起去解决。至于孩子的教育,只能用家庭教育补足。

        问:第三类困难是什么?

        答:是社会和人事环境。常碰到这种情况,明明是对方的错,他反倒来把你大骂一顿。还有,国内的人常对归国的人有不切实际的期望,抱着利益的角度和你打交道。或者,认为你在海外捞了一笔,很有钱,或者希望你能帮他建立海外联系……过了一段时间,他们发现你满足不了这些希望,他们就会开始说坏话。一想到自己要事奉这些人,就不免疲倦、灰心。

       问:那么,怎么办?

       答:唯一的办法,就是像圣经《希伯来书》十二章所说的那样:“仰望为我们信心创始成终的耶稣,他因那摆在前面的喜乐,就轻看羞辱,忍受了十字架的苦难,便坐在神宝座的右边。那忍受罪人这样顶撞的,你们要思想,免得疲倦灰心。”

        问:第四类困难是什么?

        答:是属灵环境。国内外的信仰环境,甚至崇拜习惯都有很大不同。国内的家庭教会中,常常没有讲道,只有查经式分享,比如会有某一弟兄站起来说:“我有一点亮光,和大家分享……”甚至不能自由地、大声地唱诗。这常常使海外回去的人内心产生焦虑,觉得自己没有参加真正的崇拜,心灵得不到满足。产生属灵上的孤独感,很容易导致灵性的低落。

       有的家庭教会传道人,对海外来的传道人比较排斥。一是他们担心新的东西进来,二是因为归国传道人学历高,有优越感,容易造成反感。他们对不同的意见反应也比较容易激烈。比如在培训班中有什么不妥,有的家庭教会会立即把人撤走。既不打个招呼,也不进行沟通,什么话都不说,从此以后就断绝来往。

        问:怎么处理这个问题?

        答:充分认识国内外宣教上的差异,把回国传福音当成“跨文化宣教”(是不太远的“异文化”)。不要以为这是我生于斯、长于斯的祖国,我对什么都很熟悉、很了解。其实,我们仍然需要花大量的时间,小心地去了解、适应。而且,不要以一个老师的姿态出现,而应以学生的态度、仆人的心志去了解和服事国内教会。

回国之路好走吗?

        问:回国宣教之路,好走吗?

        答:不是那么困难。这条路,别人看上去很艰苦,但是主若呼召你走上这条路的话,他会给你足够的恩典与能力。“我的担子是轻省的”,真正走上去,就会发现不是那么困难。“日子如何,力量也必如何”。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