迴首

蘇文峰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7期

86d6277f9e2f0708eeee4fffeb24b899a801f262         當我在時間的隧道裏漫遊的時候,不知不覺地睡著了。我夢見自己正穿過暮靄瀰漫的平原,來到一座小山上。這一個易引人回憶的黃昏,加利利海正在夕陽的餘暉下發出粼粼波光。忽然,我看到五個人坐在山坡上。他們正是耶穌的五個弟子彼得、安得烈、馬太、約翰和保羅。經過二十年來四處的奔走和勞苦,雖然初期的教會已經建立,信徒的人數也日漸增加,但是羅馬帝國的逼迫卻越來越厲害,使得日常的生活也難以維持。因此,他們約好大家在此相聚,談談各人的近況和計劃。

          就如往常一樣,彼得首先發言了:“弟兄們,前幾天硝皮匠西門告訴我,他正繼承了一筆遺產,願意奉獻一套打魚的器具給我,也包括船、網和在迦百農賣魚的攤位。而且,彷彿是神安排似的,我岳母也在迦百農新開了一家商店,她很希望我們和她住在一起。如果我們在迦百農定居下來,有一個正常的職業,這樣我們不僅能夠維持家人的生活,而且仍然可以用業餘和週末的時間,到加利利海周圍的城鎮傳福音。”

         保羅接著說:“這幾年來蒙神的祝福,亞基拉和百居拉的製帳棚事業越來越發達,他們希望我能在腓立比成立一個分店。從那裏,我可以一方面將他們的貨物分銷到馬其頓各大城市中,也可以藉此機會照顧各處的教會和信徒。在這烏雲密佈、暴風雨即將來臨的前夕,我們不能不為信徒有所預備啊!”

         馬太打斷了保羅的話:“在我蒙召跟隨主之前,我曾經做過生意。依我過去的經驗,在大逼迫來臨的時候,許多生意都會受到影響。我想,還是我回稅關去較好。我當稅吏的收入,足夠供應你們每個人生活和傳道的費用。而且,我也可以有時間從事寫作,這樣總比我自己巡迴傳道有價值得多。”

          一直沈默的安得烈終於開口了,他彷彿從回憶的彼岸歸來,抬起迷惘的臉面對他的哥哥:“彼得,你是否記得,就在那邊沙灘上,我們撇下滿船的魚,聽到主說:‘不要怕,從今以後你要得人了。’那‘從今以後’離現在有多久?你是否還認得這片草地?就在這裏,我們的主餵飽了五千人。這一塊大石頭,不正是那個小孩子坐過的嗎?我還記得如何從他可愛的小手接過五餅二魚,放在主的手中。啊,彼得,我永遠不會忘記你那時的臉。當主耶穌要我們請求莊稼的主打發工人去收割時,你是何等的熱切與期望?我們豈可求神差遣別人,自己卻不餵養他所託付的小羊呢?”

         當安得烈說完的時候,約翰,這位一直坐在彼得旁邊的,發現有一串眼淚滴落他的手心上。他抬起頭來,看見坐對面的保羅也是眼中充滿了淚水。這位多年的戰士站起來,用幾近吼叫的聲音:“弟兄們!不要再談了。讓我們禱告。”

        一陣大風從附近的樹梢吹來,他們在禱告中憶起了那次五旬節的情景;那時他們被聖靈充滿,講道後三千人悔改。他們也彷彿看到前面的沙灘上,那位復活的主慈聲問:“小子,你們有吃的沒有?”

        當他們抬起頭來,遠處夜行的駱駝旅隊已準備動身了。“再見,”保羅說:“我必須趕下一班開往以弗所的船,從那古老的城市中,主的道將要震動亞西亞。”“再見,”彼得說:“安得烈和我向家人告別後,希望能趕上這支駱駝旅隊,我們將繼續東行。”“再見,”馬太說:“有一群猶太人願意和我到北非去,我聽說埃提阿伯已經開放,相信不久他們會伸手迎接我們的主。”

        “再見,弟兄們。”約翰獨自坐在原處。驟起的波浪沖著沙灘,強風推動海濤,彷彿眾水的聲音。他回過頭,看到了站在身旁的主,祂的手上仍然帶著釘痕,祂的聲音仍然柔和:“我的軛是容易的,我的擔子是輕省的。”

         夜色終於籠罩了大地,突來的黑暗使我從夢中驚醒過來。每當我回想夢中的情景時,常發覺自己總是介於夢與醒之間那一片朦朧的霧中,竟分不出哪些話是我想的或是他們說的。如果你夠清醒,或者你和我一樣,曾經在那加利利海邊的山坡上、在那一片霧裏聆聽他們的談話,你就會懂得我的故事了。有一天,當你也看見荒野上祂踽行的身影,聽到夜色中祂擲地有聲的嘆息時,或許你也能瞭解我在時間的隧道中,所遭遇的這些經歷。

* * *

          雖然這只是一個夢,但我總忍不住要問:如果他們改行了,會怎麼樣?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