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生在五十歲以後

繆進敏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8期

50da81cb39dbb6fd5443036a0b24ab18972b3765        我自幼多病,出生体重不足三斤,在保溫箱中度過在世上的第一個月。未成熟的出生給我留下了一些生理上的畸形和一個虛弱的体質。十八歲時,正當全國大饑荒時期,我患上了難以治療的支氣管內膜結核。雖結核感染萬幸得以治癒,卻就此遺留下了支氣管擴張症和輕度哮喘。好像老天嫌我病得還不夠多,到我懷第一胎時,又得了一種罕見的病:特發性妊娠性黃疸。

           當時,我大學畢業不久,在貴州省一個鐵廠的醫務室當醫生。此時正值文革高潮,上面一聲令下,“知識份子成堆的地方要打碎”,醫務室便首當其衝,只准留一個知識份子工作,其它知識份子都去當工人。鐵廠無輕工作,於是我被發配去做男工做的重体力勞動。當時深度黃疸,天天腹瀉,下身常流血,卻得不到絲毫憐憫,幾乎母子雙亡。我的肝臟腫大到肚臍水平。以後十多年肝功能一直不正常,給我留下了持久不斷的疲勞感。

         我是在芬蘭相信耶穌的。但因總是感到很疲乏,極少參加教會活動。甚至每週日做一次禮拜對我也是一個負擔,因為我下班以後的時間多數是在床上度過的。1992年我有機會在美國田納西州的一個華人教會參加一次禮拜,講道是用中英雙語。這是我第一次聽到中文講道。我的心深深地被講道的內容打動,這是在聽芬語講道,然後又被翻成破碎的英文時,從未經歷到的。從那時起,神給了我一個異象:在赫爾辛基要有一個華人教會。

          二年後,華人基督徒團契成立,我做了負責人。這對我來說,實在是一件勉為其難的事,甚至有點荒唐--一個老躺在床上閉目養神,動一動就喊吃力的人,竟然除了全天上班外,還要搞什麼教會活動。

          但是在神一切都是可能的。我在團契事奉已有五年多,每一年都感到比前一年精力充沛些。以前認得我的人,再見到我,都不免驚訝我越老、越忙,還越健康。翻看以往日記,我完全地從疲乏中解脫出來,是在1996年夏天。從那個夏天起,上班回來後,我再也不需要躺在床上了。

          只有曾經處於持續疲倦狀態的人才能完全体會我的巨大喜樂,我的丈夫也從獨自一人承擔全部家務的苦境中解放出來。我開始有精力從事各種業餘愛好,生活就此變得豐富多彩,真有重新做人的感覺。我的一個以前看來是不可能的夢想竟然也實現了。在1998年,我成了英國曼徹斯特一個寫作學校的學生,從事業餘英文寫作。我把我的經歷寫成了英文,不久,一本英國婦女雜誌通知我,將於2000年9月發表此文,我竟可以用我的文章向英國人傳福音了!

         在耶路撒冷靠近羊門的一個池旁,耶穌對一個病了三十八年的人說:“起來,拿你的褥子走吧!”我好像就是那個起來走的癱子。我在五十歲後學會騎自行車、游泳和滑雪。在夏天我常先走45分鐘的路,再坐地鐵去上班。我整個人改變了:從一個不愛動的人變成了一個充滿活力的人。

         所有認識我的人,都說這是奇蹟。我則明明白白地告訴大家,這是“神蹟”。

          回首這五十年的生活軌跡,再展望未來,我心中沒有懼怕。也許未來我還會遭受什麼病痛與災難,但我明確地知道應當一無掛慮。因為“神所賜出人意外的平安,必在基督耶穌裡保守你們的心懷意念。”(《腓立比書》4:7)

作者來自上海,現在芬蘭赫爾辛基大學醫學遺傳部工作。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