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力的人生 --生根与飘泊之间

吕允智

本文原刊于《进深特刊》第8期

……又承认自己在世上是客旅,是寄居的。
《希伯来书》11章13节。

“布道式”微笑

         有人描绘一些基督徒面貌严肃,不苟言笑,看来不是圣人,就是怪人。平日为人处事一本正经,从来没有人见过他的笑容。有一天他开始笑了,四周的人大惊失色,战兢恐惧中彼此告诫说:“一定是有布道会要来了!”因此人称他的笑容是“布道式”微笑。

尴尬的根源

         许多基督徒忙于信仰上进深,在教会中服事,同时也得尽上工作和家庭的责任,又要作好公民、好邻居、好……时间的分配己经相当不容易。而在心态上,面对基督信仰与世俗文化的冲突时,如何以成熟的心态来亲和包容,而不孤立独行,更是件困难的使命。

         问题的症结是基督徒要活在世上,又不属于世界(《约翰福音》17章13-19节)。每当面对花花绿绿的大千世界时,在各样事上要有合宜的态度,是件不容易的事情。如果知道基督徒人生的方向,也明白达到目标的途径,便可清楚当如何取舍定夺了。如果不清楚这些信仰上入世与出世观念的根源,生活中上述这种尴尬的状况很容易发生。

动态的平衡

         因着信仰与圣经的启示,基督徒生活中有多元化的资源,既富有动力,又会平衡地影响你我的人生观。现将这些因素简单叙述如下:

         1. “创造观”:上帝创造的大能,创造了你我;我们每一个人都有神的形像,心中都有创造的潜力,你我在世生活,应尽量发挥神所赐的潜能,乐观进取地作每一件事情。

         2. “堕落观”:人性已被罪恶污染,我们都是亚当的后代,在每天生活中,我们都要面对外在的试探,以及在心中交战的罪的权势,必须明白且正视人心已全然败坏的事实。

         3. “末世观”:万事万物的结局近了,属世的物质终必归于无有,我们都要面对上帝的审判。今生今世人自身所有的成就、努力与关系,都无法存留到永恒。

        4. “救恩论”:借着耶稣基督的代死与复活,也因着悔改相信,你我可以得着永生,恢复与天父和好的关系。救恩给你我无望的人生,打开了一扇希望的门。

        5. “大使命”:这是每一个得着救恩的人,一生要努力的方向。要与神不断亲近进深,也把神的爱传给更多的人。竭力效法基督,传扬福音,使别人成为主的门徒。

生根与飘泊

        有人可能会认为,“创造观”的人生是入世积极的,“堕落观”与“末世观”却是出世与消极的。虽然同时出于圣经,彼此似乎角度不同而互相排斥。前者教人乐观进取,积极进入人世社会之中,生根结实;后者对世界前景悲观,不与世俗合流,飘泊无根,好像古代的修道士,只求独善其身,不能兼善天下。

         其实这二者都有其潜在的危机,在教会历史中都发生过。强调“创造观”的基督徒有可能走向入世的社会福音、成功神学等;强调“堕落观”与“末世观”的基督徒有可能偏向出世的神秘主义、末日教派等。

         事实上基督徒的人生观,是以“创造观”、“堕落观”与“末世观”为基础,以实践“大使命”为途径,以“救恩论”的完成为目标的人生。对世界既不幼稚地盲目乐观,也不一味悲观退缩,乃是存著悲悯之心,带着永恒的盼望与喜乐,参与世上的一切事物。

        正如一个人开车时,需要全面地掌握使用方向盘、油门、煞车及排档等各项设备,才能顺利驾驶,达到开车的目的地。基督徒得依循圣经原则,照着上述各项因素,安排优先级,才能掌握人生方向,走在当行之路上。

        这不是观念中静态的平衡,这是基督徒信仰上充满动力的人生。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