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患健忘症

王志希

本文原刊于《举目》58期

       今年感恩节,机缘巧合, 阅读了出版不久的中译本《清教徒的脚踪》。该书收录了上世纪50年代至70年代,英国著名传道人钟马田(Martyn Lloyd-Jones)在“清教徒论坛”(研讨会)宣读的多篇论文。跟随着钟马田的笔端,我第一次走近(还不敢说“走进”)清教徒的生活。

       钟马田常根据教会历史事件的年份,拟定其论文的主题。例如,1964年是怀特菲尔德诞辰250周年,钟马田即著文《约翰.加尔文和乔治.怀特菲尔 德》;1966年是公理会教堂在英国成立350周年,其文即为《亨利.雅各和第一个公理会教会》;1973年是哈里斯逝世200周年,其文即为《哈里斯与复兴》……

       此种不断回顾教会历史上的伟人,及其思想、事蹟的模式,令人印象深刻。更发人深省的是,钟马田在1969年“清教徒论坛”提交的论文,题为《我们能从历史领受教训吗?》,用意不言而喻──我们必须不断回到清教徒的历史中,“领受教训”。

       于是,我才猛然发现,感恩节不仅仅是感恩的好节期,我们更可以借此回想17世纪20年代,乘坐五月花号抵达新大陆的那批天路客给我们的信仰承传。

要追终慎远

       在感恩节为自己的生命感恩,这一点或许不难,但追终慎远,却是人常忽略的。神学家John Stonestreet在一篇文章中指出:“基督徒好像患了健忘症。换言之,我们一点不了解自己的历史。”接着,他以自己的经历,强调研读教会历史的重要性:

       “在神学院……研读教会史是我生命成长最重要的时光。基督教家庭和学校造就了我,只是以前我并不了解教会史──但学习教会史摆正且深化了我的信仰……《希伯来书》的作者,在第11章给我们上了堂历史课后,才在第12章告诉我们,要奔跑摆在我们前头的路程。”

      的确,《希伯来书》第11章,相当于缩略版的“旧约时代属灵伟人列传”──不是发空论,而是以具体的历史为根基,教导我们“信心”。

        需指出的是,在新约圣经中,不单《希伯来书》一卷书为我们回顾了旧约时代历史,如《使徒行传》亦然──“大有信心、圣灵充满”(参《徒》6:5)的司提 反,在公会上为自己申诉时,也为众人回顾了亚伯拉罕、约瑟、摩西等旧约人物的历史;保罗来到安提阿,也回顾了以色列百姓出埃及、进迦南、设士师、立君王的 历史,以“劝勉众人”(参《徒》13:15)。

        据Mark Driscoll牧师在《论旧约》(On the Old Testament)中统计,新约圣经中明确引用旧约圣经约有300处,而暗示部分更多达4000处。因此,若不研读旧约,很难深入理解新约。而旧约中的 叙事部分,记载的就是犹太人的历史。因此,对于新约时代的初期信徒而言,“阅读、回想”旧约时代的历史,有着至关重要的信仰意义。

       对于旧约时代的以色列人而言,“阅读、回想”历史,亦发挥着引人注目的作用。例如,旧约圣经中,上帝及摩西都不断地提醒百姓,谨记以色列民族的历史──耶和华将 他们“从埃及地领出来”(例如,《出》29:46;《利》11:45;《民》 15:41;《耶》11:4;《弥》6:4)。

        又如,摩西 将死、以色列人将进入迦南地前,耶和华对摩西最后的嘱咐,竟是要他写一首歌,传给以色列的后裔,让后世子孙谨记历史:他们祖先在顺境中,曾离弃耶和华、转 拜他神、毁掉与耶和华之约(《申》31:19-22),后更遗忘历史,“不知道耶和华,也不知道耶和华为以色列人所行的事”(参《士》 2:10),离弃耶和华,行恶事,拜偶像……

人是健忘的

       人实在是健忘的。我相信钟马田认为,我们不该遗忘旧约时代的救赎历史,不该遗忘新约时代初期使徒的历史,不该遗忘宗教改革至今的教会历史……否则,我们的信仰也是有疑问的。

       在讨论怀特菲尔德时,钟马田指出,当代的信徒遗忘了这位伟大的讲道者──这也意味着,我们对上帝曾经的作为失去了兴趣──“若某福音派对教会历史不感兴趣, 那这种福音派肯定出了问题。”因为,若我们真认识上帝,定然对祂所有的作为,包括祂在教会成长的历史中所成就的事,有浓厚兴趣。

        钟马田鼓励信徒,不要只是参加聚会,不要把全部精力投入福音派圈子中各样活动,要学习安静在家中阅读“过去”,阅读有深度、踏实的历史经典,因为 “复兴的现象,往往会在人勤读例如《爱德华滋著作全集》这一类属灵书籍以后出现”。

       当然,钟马田也并非要我们死读历史。他认识3个历史学家,这3人皓首穷经,专门研究基督教历史。然而,他们毕生专注的宗教大复兴和属灵伟人研究,却丝毫不影响他们的思想和生活──对他们而言,那些不过是学术研究,与生命和生活无关。

       埋首故纸堆中却不问世事,徒增知识,“结果却忘了自己身处的充满罪恶的世界”,亦不曾领人归主,“这是悟性与才干过人的人最常遇见的试探”,钟马田说。他提 醒我们,要从清教徒的历史中汲取教训,但不可变成“传讲清教徒”,即,不可用清教徒及其著述替代自己的认真思考和心灵感动。

“第29章”

      《使徒行传》仅有28章,而后世基督徒用生命所描绘的,包括初期使徒之后的近2,000年的教会历史,是《使徒行传》的“第29章”。在这感恩的季节,我们亦当阅读教会历史,如耶和华要摩西撰写历史诗歌一样,将上帝整全的奇妙作为,存在心中,“念诵不忘”。

作者为厦门大学法学院 法理学硕士。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