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歸苦

金婷

本文原刊於《舉目》69期

BH69-36-7487-朱尋道攝1371707383297(3)r            我出生長大在湖南西南部的三線城市,這裡人都沒有聽過福音。我母親一直拜祖宗和各類菩薩。過年過節或有什麼重要事情,都會請神靈保佑。我從小就會做些奇異的夢,也有所謂的預感之類的,所以對靈異事件特別感興趣,是個有神論者。

比土牆還要厚

在我準備出國的時候,教我托福的老師,是在美國生活過的。她是第一個對我講聖經的人。她告訴我聖經的神奇,告訴我上帝對以色列的預言怎樣實現。她說,我會成為基督徒。

我心想,我大概可以算半個佛教徒。要是將來轉成基督徒了,就好像突然發現,自己的親生父親另有他人,多麼奇怪呀!

我順利到了美國中部的一個城市。華人教會的人接待我,跟我說上帝。我一點也不排斥,參加團契也感覺特別有愛,參加教會禮拜會被聖歌感動落淚。雖然我起初對 “信耶穌有永生,不信就下地獄”特別反感,可是後來上帝開啟我,就超越很多問題,相信神就是基督教裡的上帝了。最重要的是,我看到校園團契的弟兄姊妹都火熱愛主,我被影響著,參加聚會、課程、特會,生命有重大的改變和成長。

轉眼就回國了。在國外生活過的人,回國常需要很長時間的適應。對於在海外信了主的我來說,更加難過。

我在海外,愛主就被鼓勵、褒獎,現在回到家,無論在家人或朋友中提起上帝,大家對我都像傳染病人一樣。心理落差真的特別大。

可是,我還是一直習慣地傳福音,哪怕感覺到對方已經沒興趣,我也不管。我心裡覺得,我說了,就是盡了自己的義務。你聽不聽得進去,是你的事了。

然而,家人、朋友反對的眼神,其實深深地傷害了我。我深感自己被排斥、被鄙視。很長一段時間,我都不能在他們面前提起上帝,不敢飯前禱告或是看聖經。我心裡覺得好苦、好孤單,眼淚不知道流了多少。

這還不算是回國後最大的難題。我自從回國,就與不幸的事分不開了:失戀,找不到工作,家裡又出了財務上的巨大損失,父母被親人告上法庭,後來又纏上檢察院的案子,一件一件,不停歇地來!

我禱告、祈求,無數次地失去信心,覺得上帝在中國不掌權。

我每日憂愁、痛苦、難過,嚴重的時候想自殺。可是出於對上帝的敬畏,我又不敢。我心裡真的跟約伯一樣,一心求死,覺得活著真是苦。

我沒有團契生活。在那個小城市,教會裡都是老人。我只是週日去做過兩次禮拜。心裡跟上帝的關係,已經比鋼筋混泥土牆還厚。

d788d43f8794a4c2ecd2edc70ff41bd5ac6e396c這種成長很痛

家姐有事出國,我去南寧幫著照看她的培訓機構。我偶然向學生傳福音,居然有兩個女孩願意跟我信耶穌,所以我帶她們去了教會。

那時,我已經半年沒有讀經、禱告、做禮拜。可是我剛在教會坐下,聖靈就開始感動我落淚!

從此,我又每週做禮拜了,還參加青年團契,或者詩班聚會分享。

我認識了一個來自大東北延邊地區、拖家帶口在南寧開辦教會的傳道人。這個傳道人鼓勵我出來服事上帝。可是我心裡很迷惘。我覺得我不會在南寧久待,我也說不清楚自己想做什麼,只能任性地說不想做什麼。比如,我不想做公務員,不想順從家裡安排工作。更多時候,我覺得自己清高、固執、愚蠢、無用……

我去廣州、深圳找工作,非常不順利。我發現自己好渺小!我再一次陷入憂鬱狀態。於是,我趕緊托朋友聯繫當地的家庭教會。感謝主,聯繫到的這個廣州的家庭教會,比南寧的三自教會更適合我。這個教會裡的人更年輕,講的道也讓我覺得跟美國教會有相像的地方。

然而我的心一直定不下來。因為哪怕稍微滿意點的工作,我都沒有找到。我在教會裡,仍把自己當成過客,禮拜結束我就走,查經聚會也不跟人說什麼。更從未想過委身等等。

直到有一天我生病了——重感冒來得莫名其妙,發燒燒得躺床上,心臟都不規律了——我才反思自己的愁苦從哪裡來,才看清楚自己追求的是世界的虛無……

我不願再那麼焦慮地活著了。我想委身在這個教會——不管我會在廣州待多長時間,我的心靈想要馬上委身這個教會,不再做旅居的。我要家!當我做了這個決定的時候,我的心裡就有股平安進來!

在廣州待了4個月,還沒有找到工作。迷茫中我跟著教會的短宣隊,去廣西傳福音。在服事裡,我經歷了禱告的真實,我知道上帝在中國也是掌權的。其實從我願意跟上帝說話、禱告開始,上帝就慢慢挪去我的各種埋怨。祂讓我明白,我需要經歷苦難,生命才能成長。這種成長很痛,而且是聽道、參加特會、讀經禱告裡學不來的。

我非常感謝我參加過的所有教會,不管是哪個教會,不管我多像外來客,都有熱心的弟兄姊妹來關心我,詢問我的情況。

我現在上海,選擇了一個小型家庭教會。教會訓練每個會友成為門徒。傳福音真的需要智慧,更需要上帝的話。如果能達到全然交托的心態,不管是傳福音,還是自己的生活,就不會再憂慮了。

 

作者上海東華大學畢業,美國新墨西哥大學管理學碩士。

 

6 Comments

  1. 我很想联系这位作者。

    因为他/她表现出的一些症状,比如,因为环境顺利就开心,环境不顺利就低落郁闷,这些我也有。但我逐渐才知道,信仰,是坚持做对的事。当然,真理的根基非常重要。就是要搞清楚,什么是对的事情,圣经里也说,我们要查验,什么是主喜悦的事。

    作者已开始找工作,没有结果。我在现实生活中,碰到过朋友,找不到工作,最后去卖保险,叫做理财顾问。朋友觉得,这是上帝给的工作。但我其实真的很怀疑。如果因为我们能力不够,或者找工作的方向不对,但我们非得留在某给地方,于是就去做一个没有门槛的工作,这叫做上帝给的吗?上帝是否希望我们提高自己的专业能力,或者换一个方向,换一个城市?

    请作者原谅我的问题。我就是觉得,我们需要好好思想,所谓恩典意味着什么。也很高兴看到作者找到合适的教会。我们确实需要教会生活,需要个人灵修,无论在任何情况都不可停止聚会,就好像人不能不吃饭一样。

    请允许我再提出一个问题。我对找不着工作,然后说,是上帝关了门,要我去读神学,要我去服事,这类的情况也有些存疑。事实上,我觉得,传道人,应该是很有素养的人,无论是圣经知识,和上帝的关系,还是文化素养和智慧。这样的人,如果有专业技能,应该是很受雇主欢迎的。请原谅我。我实在是听过一些水平太差的讲道,以至于我很怀疑当时那位讲道人的一般性的人文素养。

  2. 我觉得我上面的评论已经离开本文的主旨了。很抱歉。

    我很同意作者说的,“傳福音真的需要智慧,更需要上帝的話。如果能達到全然交托的心態,不管是傳福音,還是自己的生活,就不會再憂慮了。”

    我自己也是在美国信主之后很快回到香港,一开始没有固定的教会聚会。那时也并没有意识到,不去教会有什么问题。总觉得自己能读经祷告呀。但其实很难坚持。而且也很软弱。基本上是考试前读一些圣经让自己安心,祈求上帝保佑我考试考好。

    很长一段时间,都会被得失影响情绪。虽然我知道信耶稣并不代表凡事都顺利,但潜意识中似乎就是这样想的。后来才发现,我的自我中心有多严重。并且非常缺乏智慧。

    顺境当然值得感恩,但我也发现,有时你越是坚持做对的事情,越碰到很多阻力。因为你在撼动恶者的国度,他一定会兴风作浪的。我们一定一定要多祷告啊!不然就好像没穿盔甲就上战场了,而且还没意识到自己在战场上……

  3. sarah,

    谢谢你对我的关心,其实我早就已经不再看环境了,记录的只是初信的我那时的经历。已经学会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也是耶和华^_^

    • 非常谢谢你的回复!真的很高兴看到你的回复和理解。

      我们一起成长。耶稣让我们要驯良像鸽子,灵巧像蛇。前半句容易理解,但后半句就好像怪怪的。我也在学习,怎样要有智慧。

Leave a Reply to sarah Cancel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