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赫《尊主頌》(王星然)2014.12.15

巴赫《尊主頌》

體驗一個路德風的聖誕節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言與思”專欄

“金勾杯”雖有氣氛,但沒靈魂。如果你的聖誕音樂收藏缺了巴赫(J. S. Bach)的《尊主頌》,損失實在慘重。聖誕佳節將至,和讀者介紹一帖我的私房聖誕音樂。

巴赫的人生下半場

1723年的聖誕節,巴赫在萊比錫(Leipzig)聖湯瑪斯大教堂的崇拜裡,演出了他的新作《Magnificat尊主頌》(註1),《尊主頌》源自《路加福音》1:46-55,馬利亞稱頌上主的千古名詩。對於救主降臨,這一首詩深刻地表達了歡欣頌讚,以救主為樂的虔敬氛圍,它的信息非常適合聖誕節期。令人深思的詩句配上絕妙的音樂,在聆聽中默想,敬拜,再次把自己獻給那位“成就大事的權能者”。

巴赫創作《尊主頌》的這一年38歲,剛剛轉換職場跑道,德國萊比錫市議會聘請他出任聖湯瑪斯學校的樂長(Cantor of the Thomasschule),同時擔綱聖湯瑪斯大教堂的管風琴師及詩班長,負責提昇萊比錫市四間路德宗教會的音樂崇拜,人生下半場異常忙碌。

《尊主頌》可說是他新官上任後交出的第一張漂亮成績單,這個作品在聖誕節期演出,能見度很高,必然使當時的萊比錫市民驚豔不已。事實證明《尊主頌》受歡迎的程度非同小可,它是巴赫謝世後,唯一一首在19世紀仍然繼續出版的作品(巴赫音樂大復興是20世紀以後的事了)。

這部作品連同巴赫其他的教會音樂,是路德宗在公眾崇拜禮儀上,留給後世的藝術瑰寶,不僅深刻反映路德神學、路德宗在敬拜禮儀上的獨到見解、更是音樂史上的登峰造極之作。

Bach2 (1)

當路德宗的巴赫遇見加爾文主義的老闆

巴赫與路德有極深的淵源,巴赫誕生的城市艾森納(Eisenach)不僅是路德幼年待過的地方,之後路德更在艾森納的Wartburg城堡逃避迫害,並且在這裡把新約聖經譯成德文。巴赫受洗的教會 Georgenkirche,也是路德幼時常去的教會,路德甚至曾在這個教會的詩班裡事奉。巴赫的敬拜觀完全跟隨路德的教導,路德非常重視音樂在崇拜中扮演的角色,他不僅自己作詞寫曲,也要求全會眾一起唱詩。因此路德宗的巴赫,自幼就立志要用音樂來服事上帝。

無疑的,巴赫對於萊比錫這個人生下半場,必定是充滿期待(他在萊比錫一直做到1750年辭世)。才幾個月前,巴赫還在柯登Cöthen擔任宮廷樂長,柯登的老闆Leopold王子本身雖熱愛音樂,還是個優秀的小提琴家,但王子是個加爾文主義者,對於巴赫的路德教會音樂興趣缺缺,他只欣賞巴赫的器樂作品(註2)。

在柯登這一段時間,巴赫寫的教會清唱劇(Sacred Cantata)不得在此地教會演出,加爾文認為崇拜的音樂要愈簡單愈好,重點應放在上帝的話語上,複雜的音樂往往喧賓奪主,怕影響敬虔。加爾文也限制教會使用樂器,特別擔心會眾在管風琴樂聲中敬拜,會有不當的世俗聯想。他曾訓斥羅馬天主教使用管風琴和其他世俗劇場樂器,是荒唐和無當的(註3)。因此這裡的教會崇拜都是清唱。身為巴洛克時代最偉大的管風琴名家和史上最強教會作曲家,巴赫在科登的鬱悶可以想見。

萊比錫與科登不同,它是路德宗信仰重鎮,教會音樂的需求量極大,巴赫從此終於可以一展長才,他的《B小調彌撒曲》、《馬太受難曲》、《約翰受難曲》、《聖誕神劇》,以及為數眾多的教會清唱劇和經文歌,都是這個時期的經典創作。

Bach3 (2)

《尊主頌》樂曲導聆及默想

接下來我會花相當的篇幅介紹《尊主頌》這部樂曲。我建議有興趣的讀者在YouTube 或Youku搜尋《尊主頌》來聆聽(請參考[註4]的推薦錄音版本)。不習慣古典音樂的讀者,至少試試第一樂章。

故事背景

馬利亞從天使那兒得知將要懷孕生下救主,她去探望同時也正在懷孕的親戚以利沙伯,兩位母親見面十分興奮,馬利亞於是被聖靈充滿,開口歌頌上主(《路加福音》1:46-55)。巴赫把這首詩分成11個樂段,另外加上一首“三一頌”(Doxology)作為終曲,總共12個樂章,全曲分段如下:

1樂章我心尊主為大

巴赫用輝煌的銅管樂和定音鼓,來舖陳《尊主頌》的開場情緒,非常具有節慶的氣氛。任何人聽到這個樂章,都可以立即感受到那種滿心的喜樂,至高的尊貴,和榮美的氣韻。音樂迫使聽者立即進入敬拜的氛圍中,巴赫的樂念與馬利亞的內心同步,充滿了對上主無盡的感恩和讚美。

2樂章我靈以神我的救主為樂

這首女高音詠歎調優美,平穏,沉靜,面對上帝給的未婚生子大難題,馬利亞一點也不憂慮作難,當上帝的呼召臨到,個人的名節、家族的榮辱、甚至於性命的危險,都不值一顧了,上帝藉著馬利亞告訴我們什麼是“以神為樂”。

當面對上帝給的,卻是我不想要的,常常我有多少的計較和抱怨?我真能單單以神為樂嗎?我能看穿苦難和考驗的背後是上帝隱藏的祝福嗎?我總是跌跌撞撞,很健忘地一再學功課,我的心思是多麼的複雜詭詐?常是連我自己都不敢去釐清的。馬利亞的單純和愛主令我們羡慕。

Bach4

3樂章上主顧念祂使女的卑微

這是全曲裡最低調的一個樂章,在孤單的雙簧管和低音大提琴中,巴洛克女高音幽暗地陳述著馬利亞卑微的出身,在音樂中我們默想──上帝看人,真的不像人看人,馬利亞有什麼能耐,可以讓這世界看得上眼?她沒有讀過神學(我不反智),可能目不識丁,學經歷都不優,以現代人的眼光來看,她没有在教會或機構裡擔什麼重要的服事,更遑論在社會上有任何影響力。然而上帝的揀選從來都按祂自己的心意,有誰能作祂的謀士呢?

4樂章萬代要稱我有福

節奏這時轉為快板,巴赫使用5個聲部的詩班輪唱,複雜的對位作曲法,營造出“萬代”的感覺(一個聲部彷彿就是一代人),一代過去一代又起,述說著馬利亞是真正有福的女人,

5樂章那有權能的,為我成就了大事

這是一首男低音詠嘆調,厚重堅定的低音表達上主無可動搖的權能,這個樂章給人一種特別剛正穩妥,沒有懷疑餘地的感覺,這是我個人很喜歡的樂章。如果權能者的作為與我無關,那無論祂成就的事有多大,我很難感受到。但上帝所成就的大事是關乎我的,而且沒有人能改變祂的計劃,祂為我這樣卑賤的人預備了救主,祂是愛我,為我捨己。

Bach5 (1)

6樂章他憐憫敬畏他的人,直到世世代代

這是一首男高音和女中音(或上男高音Countertenor)的二重唱,它的旋律及和聲,稍後被巴赫改寫在1727年寫的《馬太受難曲》裡, 充滿虔敬的情懷。上主的憐憫竟是用祂愛子的犠牲來完成。

7樂章他用膀臂施展大能;那狂傲的人正心裡妄想就被他趕散了

這是一首振奮人心的合唱曲。此曲只有一分多鐘的長度,但充份展現複音音樂裡無比精妙的多聲部對位合唱精髓。歌詞、弦律、和聲、配器,完美結合,絲絲入扣,我們彷彿在音符中看到上帝用“膀臂施展大能”的畫面,快速準確,所向披靡,狂傲人毫無招架能力,只能俯首稱臣,令人拍案叫絕!

8樂章他叫有權柄的失位,叫卑賤的升高

這個樂章始於小調,男高音唱出持續下行移動的弦律,呈現一種“權柄失位”的感覺;當唱到“卑賤的升高”,突然轉成明朗的大調,弦律上行推升,非常生動。

9樂章叫飢餓的得飽美食,叫富足的空手回去

這個樂章由女中音唱出溫暖的旋律,真有一種飽足的美感,使困苦人心得安慰。

10樂章他扶助了他的僕人以色列

這是一首三聲部卡農曲(canon),由二位女高音及一位女中音擔綱。卡農是一種巴洛克時代的作曲手法,同樣的旋律,間隔兩拍或一小節,先後演奏,可以有二聲部或三聲部,類似今天我們熟悉的輪唱,但卡農比輪唱更加複雜,除了單一旋律要優美,各部的對位和聲也要優美,巴赫的卡農作曲技法十分高明,是大師中的大師。

11樂章為要記念亞伯拉罕和他的後裔,施憐憫直到永遠,正如從前對我們列祖所說的話

這一節經文把上帝將要賜下的救主與亞伯拉罕之約連在一起,巴赫使用一段賦格(fugue)主題來表現那個古老的亞伯拉罕之約,然後這個主題(約)反復出現展開,經過世世代代,上帝的應許終於成就。

第12樂章《三一頌》榮耀歸與父、子、聖靈,從亙古,今時,直到永遠。

是一首輝煌華美的合唱終曲,這時銅管和定音鼓又重新加入,巴赫企圖呈現一幅在永恆上帝的寶座前讚美的榮耀場景,而當詩班要進入最後一句“直到永永遠遠“時,旋律回到第一樂章“我心尊主為大”的主題上,前後呼應,為《尊主頌》畫下完美句點。

註1:Magnificat是拉丁文,尊崇之意。歌詞“Magnificat anima mea Dominum”即“我心尊主為大”,華人音樂界也有人把《尊主頌》譯為《讚主歌》。Magnificat這段經文(《路》1:46-55)常用於天主教晚禱,路德改教後保留此傳統,也把它列入路德宗的晚禱中,只是拉丁文改成了德文。然而在重要節慶時,他們仍使用拉丁文的版本。巴赫此曲原為德文版,但學校當局指示要採用拉丁文版本,結果造成拉丁文版在後世更常演出。在1723年的聖誕節崇拜中,還加入了四段聖誕經文(德文),以呈現樂曲的節令氣氛。

註2:在柯登時期,巴赫寫出了創作生涯中最重要的一些器樂作品:如無伴奏大提琴組曲、布蘭登堡協奏曲、音樂的奉獻等器樂曲經典……也算是加爾文派對音樂的貢獻(不得不開個小玩笑)。儘管這些作品不能被稱為教會音樂,但巴赫在樂譜上標明他創作音樂的動機是SDL(Soli Deo Gloria,唯獨為了榮耀上帝。

註3:見英譯Commentary by John Calvin on I Samuel 1 “Thus in the papacy has been a too ridiculous and inept imitation, when they started to embellish the churches and to make God’s worship more ornate, if they had added organs and many other theatrical devices of that kind…… ”

註4:我聽過超過10個版本的《尊主頌》,強力推薦下列兩個版本:

1.    Philippe Herreweghe的版本: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LMe_sLzppcI

Bach6 (1)

2.John Elliot Gardiner的版本https://www.youtube.com/watch?v=2CPP9D5m1Hs&list=PLBCB9E85A45BEF6DC

Bach7

2 Comments

  1. 來自 Facebook:

    Timothy Peng 加尔文的音乐鉴赏力的确不行,还好日内瓦做了一些还不错的手表,算是对人类文明的一点贡献了。哈哈! 好文!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