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變信仰的伊朗移民給德國教會帶來新生命(裴重生編譯)2014.12.19

改變信仰的伊朗移民給德國教會帶來新生命

對德國我的印象是極佳的,2008年我們在德東短宣,即使在最小的村子裡,我也見識到他們的紀律和整潔。

當時我們住在一間德國教會的閣樓上。教會除了週日廖廖無幾的老年人來敬拜外,其它的日子都是安靜的。德國早已不是馬丁路德時代的景況。德國已成了無神之國;信徒成了掛名的基督徒。

但神國的福音是按照祂的心意擴展開的。當中國留學生的數目增加了,查經班和聚會大多都借用德國敎堂。德國教會才有了一點生氣。

根據調查,在德東只有13%的人是信有神的。但這幾年,德國的教會有一股令人興奮,新的氛圍。

在柏林神之家教會(House Of God’s Help,Berlin)),新加入的教友比原先的老教友多出二倍。這些人全都是來自伊朗(Iran)的穆斯林(muslin)。教會的女執事羅莎瑪莉‧葛絲(Rosemarie Gotz)形容他們好比夏日的雨水,開始時只有5,6人,然後每週都有新人來到教會要求受洗,接著他們帶領他們的朋友、鄰居來。

這些伊朗和波斯移民,在本國經歴了伊斯蘭的黑暗和壓迫,對基督教的自由充满了飢渴。一位名叫麥可(Michael)的人告訢基督教新聞網(CBN),在德黑蘭(Tehran)他和朋友們參加多次的地下教會,在會中談論到耶穌,有時查經聚會並沒有聖經。他是5年前在浴缸中受洗禮的。

所有基督教新聞網訪問的人,都因為信基督而必須逃離伊朗,否則將面對監獄和死亡。

另一位叫大衞(David)的受訪者,有一次看見聚會的地方有警察而避開,後來他從家人口中得知,他被警察追尋,只有選擇出走。

娜非莎(Nafiseh)說:在伊朗,從穆斯林轉變成基督信仰是被禁止的。我的丈夫因為我成了基督徒而拋棄了我。我必須離開父母和家庭。

他們對德國人的信仰冷淡感到失望。當然有些德國人也對他們信主的動機感到懷疑,因為在德國如果你受洗了就可以留下。因為這個原因,葛絲讓他們上最嚴格的聖經課程。她說:我當然也會懷疑他們是因為居留而來教會,但後來發現僅有少數人如此。目前信主的人數尚未有明確的統計,只知有數千人,而且此趨勢已成為全國的現象。

葛絲說:這些年青,精力旺盛,勤勞的伊朗基督徒,從伊朗把復興帶入我們會眾當中,我因著會眾能把心向他們敞開而感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