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的付出,巨大的回報

呂偉堅 文;魏美惠 譯

本文原刊於《舉目》55期

      2011年5月14日,一個多雲的週六,我們60位來自南灣華人基督教會(美國加州,編註)的弟兄姐妹,於上午8點半,抵達Hawthorne市的Eucalyptus小學。 校方亦有幾位教師偕25位家長出席。

       到了下午3點,我們已經完成了教師休息室的手繪壁畫,安裝好了百葉窗, 清理了花圃,添加了新的土壤,築了漂亮的圍欄,還完成了家長活動中心外面的壁畫,和手球場上的3個壁畫……最後,我們幾位負責人還要確保所有用品和垃圾,都收拾乾淨。

籌備

      這是南灣華人基督教會第6年與Sharefest合作,參與社區服務。主要是幫助社區裡的學校在預算危機中,改善學習環境。(編註:Sharefest是一個註冊非盈利組織。有興趣者可參考http://www.sharefestinc.org/about/

       Sharefest 的計劃,在洛杉磯南灣區已推行了 8年之久,帶來很大的迴響。許多人因此瞭解到,透過宗教信仰組織來協助清理、美化學校和社區,會對社區產生很大的幫助,例如可以增強社區居民的自尊與歸屬 感。一路以來,Sharefest獲得許多著名大企業的贊助,如Toyota,Chick-fil-A,Bank of America,State Farms Insurance,Home Depot,Northrop Grumman等。

       在動手幫助Eucalyptus小學之前,我們提前4個月開始籌備,包括每兩週一次和Sharefest領導小組開會、推選主要協調者,然後召集各項目(包括油漆、園藝、招待、媒體等)的協調員。稍後,在教會召集志願者報名。

       我、Chris(教會培養的青年領袖,加州大學河濱分校的大三學生),和Eucalyptus的校長Janson先會面幾次,瞭解校方的需求,看如何以教會的有限資源,用實際又安全的方式來達成這些需求。

       我們考慮了很多方式和意見,包括如何粉刷一座12英尺高的牆,使用哪一種油漆,需刷多少層,以及,如何粉刷一個表面軟又有洞的掛板等。這些對我們都是很困難的。

        校方想在教師休息室的窗戶上,安裝垂直的百葉窗。可我們要去哪裡,才能買到12英尺高的百葉窗簾呢 ?這不是標準尺寸,Home Depot沒有賣。訂做則太昂貴,也不能保證達到預期的擋陽效果。而且,特殊訂單是不能退貨的。然而老師們急切地告訴我們,休息室每天中午總是很熱,他們 多年來一直想要有百葉窗。

        這還不是全部問題。在我們自己內部方面,負責作畫的藝術家弟兄們,不願在沒有鷹架的支撐下作畫。所以我們當即決定去租一個鷹架,再租一台運輸卡車來運送。由誰去做這些工作呢?我們又招募了一位弟兄來幫忙。

       其它需要解決的問題有:需要準備多少三明治、薯片、熱狗、水果、飲料?教會的預算有多少?Sharefest批准的預算又能動用多少?還有誰負責照顧兒童,誰負責報到,誰做清理,誰負責採購和運輸盆栽、土壤、油漆刷、油漆、手套、窗簾等?

       許多弟兄姐妹星期日在教會都有服事,要每週人都到齊開會是相當困難的,但是我們做到了,所以每個項目的協調員都知道其他人的進度。這時,我們也遇到了籌款的 問題,執事會否決了在教會內籌款的方案,因為我們教會已有太多的籌款活動了,這使會眾感到財務上的疲乏。然而共同的信念產生的凝聚力,使我們解決了各種問 題。

願景

        南灣區Sharefest的願景,始於Chad Meyers(編註:Meyers為美國空軍退役的基督徒,曾數度參與印度與海地的宣教,並支援海嘯的重建工作。)和南灣的一群美國牧師。Chad說,他 的牧師當初從別州得知了 Sharefest的理念,希望Chad能帶領教會成員,一同參與並實踐這樣的使命,利用社區的資源, 建立聯盟,培養更多的地區領袖,建立社區組織來裝備有興趣的青年,並促進志願服務。

        向來,我們教會都是在鼓勵會眾活出信仰的。 2006年,英文堂牧師得知Sharefest組織後, 希望我們從周圍社區著手,參與這樣的活動。他希望我們教會能“成為在社區裡看得見的,耶穌的手和腳”。

       身為少數族裔的華人教會,附近社區居民對我們所知甚少, 甚至有過因衝突而來的負面印象。然而,參與Sharefest的這6年裡,我們完成了幾個校園的美化,導致“知名度”增加。這些學校,有的和我們教會在同 一條街上,有的只有幾哩遠。過去的許多年,我們很少與他們接觸。而現在,每當有人問起,學校側面的壁畫是誰畫的,他們就會說,是街上那間華人教會畫的。

       有一年,我們參與了Wilmington的社區清潔活動,那一區毒品和幫派問題很嚴重。我們協助修整了公共遊樂設施,使社區變得煥然一新,很多人因此不會再想去破壞社區公物,甚至連治安都好轉起來。

        教會牧師的目標是,希望我們每一季都能固定性做些小型的活動,目前這仍在努力中。
除了服務社區,Sharefest也提供機會, 使我們這個小教會能夠透過與主流教會的合作,學習他們如何將福音伸展入社區。與其他教會建立友誼的同時,我們也得到更多的志工機會,例如與社區的兒童組織單位(Community’s Child)合作。

        我們是一間小教會,所以必須克服各種困難,激勵會員參與Sharefest的活動。有一年, 某位會員反對教會去偏遠的特殊教育學校服務。還有人說,我們應該把精力花在自己教會的急需上。也有人質問Sharefest的最終價值,以及,我們是否有 能力一年接一年地做下去。更尖銳的問題是:我們該去協助其他社區的學校嗎?那樣並不會使我們教會人數增長。

        最終,我們相信,我們的行動是有價值的。我們服務過的人來不來我們教會,這並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他們能看見基督的愛,因而想要認識耶穌。

收穫

       透過Sharefest的事工,我們在教會內外,發掘了許多深藏不露的人才──有人懂建築,有人精藝術,有人善於食品採購,有人很會籌款等。

        有一次,《洛杉磯時報》(LA Times)的一位體育專欄作家,也與我們一起同工。他覺得,我們教會正是基督徒活出信仰的有力見證。他說,他平時去的天主教會裡,很多會眾並不讀聖經,每當需要志工的時候,多數人選擇捐款,而不是身體力行。相對我們教會,來了近一半的人。

        我們經歷了上帝豐富的給予,例如,洛杉磯市市長提供了免費瓶裝水,Chick Fil-A捐贈了數以千計的三明治。我們不但沒花教會預算的一分錢,反而獲得一筆額外的奉獻,那是一位跟本不認識我們教會的學校老師捐贈的。當 然,Sharefest總不忘在當天組織一群代禱勇士,祈求活動成功,以及所有志工的安全。

       通過Sharefest的活動,我們看到了,只要我們願意去做,便能把耶穌的影響力傳播到社區,讓信徒和非信徒都看到,教會不僅僅提供崇拜、聖經研讀、社交聚會的功能而已。小小的付出,回報卻是巨大的。

        我們信徒在這樣的活動中,學習彼此配搭,學習跨越語言、年齡、文化的障礙,同心服事。那天在Eucalyptus小學的工作結束時,大家都看起來滿意而喜悅,並有一種同心合意的認知。

       Eucalyptus的校長非常感謝我們的協助, 事後寫了一封感謝函:“讓我再次為這麼美好的週六向你們致謝。今早到學校的每一個人, 都看見了這巨大的改變,人人興奮無比,並非常感激你們的付出。”

        我們將所有的榮耀都歸於上帝。

作者在台灣出生。現在加州任神經內科醫生。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