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了!驍克——宣教士能喜歡一隻貓嗎?

盧潔香

本文原刊於《舉目》55期

別了,驍克        夜闌人靜,外面是此起彼伏的蛙聲蟲鳴,給金邊古都平增了一份寧謐。忽然幾聲貓叫,撕裂了夜的寧靜,我忽從床上跳起來,衝到窗前,“喵!……喵!……喵……”我的內心一同呼喚:驍克,是你嗎?你在哪裡?

        孤寂的樹影,昏暗的路燈,散落一地的垃圾……貓叫聲漸遠漸去,一切復歸寧靜。我的心仍然起伏不定,“驍克,我的貓,你還會回來嗎?”兩行清淚潸然而下。

人見人愛的小貓

        驍克是一隻被人遺棄的小貓,是我在柬埔寨宣教10年後,首次收養的寵物。我自小愛貓,最喜歡跟家裡的貓樓上樓下、一回一回地玩賽跑。然而,那麼可愛的小精 靈,也遭到人的暗算:我的鄰居一次又一次將魚餌放在瓦煲裡,然後沿瓦煲口放上打了活結的繩子。當我的貓嗅到魚香,探頭進去後,鄰居的男孩就一下拉緊繩子, 將貓套住,然後往死裡打。每一次貓受虐時悲慘的尖叫聲,都將我的心撕裂。我衝出去一邊哭,一邊大叫“不要打我的貓……不要!……”所以至今,我對貓喊叫的 聲音,仍然非常敏感。

        在柬埔寨宣教工場簡單的生活裡,能有一些動感的點輟,實在是難得的浪漫。有的宣教士養鸚鵡,有的養魚,有的養狗,當作生活的調劑,而我則收養了一隻小貓。

        這隻小貓人見人愛,來自香港的一位師母給它取名驍克。它一溜黑色的背毛閃閃發亮,像剛剛擦過油似的。貼著肚子的毛,則像一團柔軟的棉花。臉的上半部分是黑 的,給人冷峻、神秘之感。眼圈、鼻子,以及連著脖子、肚子的一圈則是白色的,黑白分明。圓溜溜、綠瑩瑩的眼睛,像兩顆綠寶石,閃閃發光……這風格太合我的 口味了!

總讓我開懷大笑

        平時,驍克不會打擾我,只偶然跳上辦公桌,讓我摸摸它。或用 軟綿綿的身子,蹭蹭我的腳。最可愛的是,傍晚我擦地板時,它總愛跟著我,繞著拖把竄來跳去。它逗我跟它捉迷藏:有時候躲在窗花後面,只露出俏皮的臉;有時 候又蜷縮在衣櫃下,故意伸出一條腿,讓我將它拉出來;有時候它又蹦起來,去抓拽插在落地花瓶裡的孔雀毛,讓我去追它。
        它安靜時,卻有雷打不動的架勢。特別是它發現鼠蹤後,會蟄伏在那裡,幾個鐘頭都不挪移。這樣的忍耐,是人所莫及的。老鼠靠近後,它就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凌厲撲上去,一下子把老鼠咬住!勇猛之威勢,不亞於戰場上的敢死隊。

        驍克充實了我單調的生活。晚上覷看它一躲一閃地捉壁虎,如同欣賞真實的動漫片。忙裡偷閒時給它洗澡,洗完後用白色的大毛巾給它一包,好愜意。休息的日子給它拍照,搶拍它在跳躍中的矯健,定格它端坐窗台前的凝視,捕捉它抓著筆像吹笛子般的灑脫。

        驍克也豐富了我的感情生活。它很懂得向我表達親昵。飽餐後,它會慢條斯理走到我面前,兩隻前爪向前一伸,之後再往後一拱,告訴我:它好滿足。它被反鎖在儲物 室時,聽到我的腳步聲,馬上向我發出求救聲。它肚子不舒服時,會飛跑、跳躍到我跟前,扯開它尖利的叫聲,要求我安慰它。

        當我暫停電腦前的 工作、休息眼睛的片刻,我會給它拋去一個空紙捲,跟它玩踢足球。它的嚴陣以待,以及飛撲抓空,都能使我開懷大笑。一條尼龍繩拴著一團廢紙,跟它玩遊花園, 能使我一身緊繃的筋骨,得到片刻鬆弛。它生病了,我抱著它火燎般地往醫院奔。它徹夜不歸,我也一宿不眠,為它禱告了又禱告。

它從不傷我、損我

       fcfaaf51f3deb48fcd7ec468f11f3a292df57874 難怪古往今來,不少騷人墨客為貓留下感人詩句:“主人來歸初,繞室如訴冤。旁人固不解,主人當知憐……花顏少年時,儇倚心相纏。皤皤白髮垂,相醜亦相妍。” (《憐貓示內》,宋‧陳著)“似虎能緣木,如駒不伏轅……前生舊童子,伴我老山村。”(《得貓於近村》宋‧陸游)

        驍克對感情很專一,除了我以外,別人甭想碰它。很多人向我投訴它的高傲無禮,但我挺得意的。我將它的照片放到網上,發給我的親朋密友,告訴他們,我在異國他鄉的形單影隻中,多了驍克,在緊張服事中,有了調適。

        可是慢慢的,我發現在教會裡有人發出微詞。我給驍克食物,有人說:“你餵貓好像媽媽疼孩子一樣。”聚會結束後,我到院子裡找驍克,同工說:“你沒有問我們累不累,就惦掛著這貓。真想掐死它!”有的說:“這貓就像你的心肝寶貝,它吃的魚比我們還多!”

        雖然養驍克的錢是我的,雖然這些酸溜溜的話不至於影響我的人際關係,但我心裡明白,我對驍克無微不至的關愛,已經引起一些人的公憤。有時候,我抱著驍克問,我是否不該養它呢?我是否因為它,而忽略了別人的感受呢?我用在它身上的心思與時間,是否是一種浪費呢?

        有一次,有人故意將驍克抓在手上,當著我的面捉弄它。我心痛地將它抱回來,結果我的手被驚慌中的驍克抓傷了。我的眼淚差一點流了出來:難道宣教士連喜歡一隻貓的自由,都沒有嗎?

        柬埔寨是一個蛇龍混雜的地方。正如聖經說的,人心比萬物都詭詐。詐騙犯、賭徒、通緝犯,隨時混跡在我們四圍。很多時候我不得不提防,不得不多個心眼。而驍克,它不會騙我、詐我;不會在背後傷我、損我;也不會當面辱我、罵我。它對我是絕對的依賴,我對它是信任。

虛渺的世外桃源

        這一天,驍克不見了!

        開始我以為,等它像以往一樣,在外面玩累了、餓了,就會回來。我特意在它的碗裡,放了一塊大大的石班魚頭。可是這次卻跟以往不同。一個星期過去了,仍然沒有它的蹤影;換季節了,仍然沒有它的聲音。我從牽掛、期盼、失落,到最後徹底放棄。

        驍克失蹤後,大家小心翼翼,儘量不在我面前提起它。而我,眼淚也不能在人前流,生怕被人說不正常。在我毫無心理準備下,驍克就這樣消失了。

        驍克走了,卻使得我更深地去讀解自己的內心。在柬埔寨宣教多年,積聚了無盡的壓力、孤單、恐懼、失望、傷害。驍克的出現,帶給我宣教生活中一塊唯美的自留地。在它身上,我找回隱藏在自己內心多年,那個沒有安全感的小女孩,也透露出一個單身女宣教士,也需要尋找慰藉的心跡。

        我開始意識到:自己在營造一個以驍克為中心的世外桃源。我發現,當自己的心思凝聚在驍克的身上時,這一隻小動物成了自己遊離於基督以外的一片雲。然而,宣教工場的複雜與艱難,不是藉著一個小精靈可以解決或逃避的。

        亞美尼亞神學家、古典詩人,格.納列卡齊,在一首詩歌中寫道:“我們時常在黑鴉之群,發現白鴿一片;在兇猛、暴虐和可憎的犬群,發現預備祭奉、溫良的幼 羔。”耶穌說:“我差你們去,如同羊進入狼群,所以你們要靈巧像蛇,馴良像鴿子。”(《太 》10﹕16)在多年的宣教歲月中,是主平靜了無盡的洶湧波濤,堵住了獅子、豺狼的口,一次又一次地帶領我走過死蔭的幽谷。

        打開與貓的情意結,使我感恩於挪亞方舟裡,耶和華神對所有生靈的眷顧,以及基督給我的救贖大愛,更期盼有一天:“豺狼必與綿羊羔同居,豹子與山羊羔同臥;少壯獅子與牛 犢並肥畜同群;小孩子要牽引他們 。” (《賽》 11:6)“聖山的遍處,這一切都不傷人、不害物。”(《賽》65:25)在新天新地的天人合一中,有著完美無缺的生命,有永恆的愛和堅固的保障,有沒有 驍克都不重要了!

作者來自廣州,加拿大維真學院畢業。受差遣到柬埔寨擔任宣教士。

圖片來源:http://sc.chinaz.com/tupian/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