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套

恩澤

本文原刊於《舉目》55期

解套       我在文革開始時,是響噹噹的“紅五類”,紅衛兵造反派。我第一批赴京串聯,還“幸福”地見到了偉大領袖毛主席。在部隊,我是文藝宣傳隊的骨幹,然後一步步進入了師裡的文藝宣傳隊,風光不已。用世俗的話說是,吃香的喝辣的。

        70 年代中期,我從部隊退伍回家。我進了一家國營企業當工人,和其他人一樣,結婚,生孩子,每天就是上班、下班、老婆、孩子、買菜、做飯,平平淡淡地度日。然 而,就在這樣的日子裡,身邊的同事、過去的同學、戰友,甚至我的父母親,卻一個一個地走完了人生的路程,火化、埋葬。

        我的心靈痛苦地呼喊:“蒼天哪!我也要死嗎?我不想死!我要永遠活著!世上到底有沒有神?他能救我不死嗎?”

       有時候我也會幻想:“如果不得不死,那死了以後又能復活,變成另外一個生命,生活在另一個沒有痛苦、悲傷,沒有恐怖,永遠幸福的世界,那該有多好啊!……”

看新班禪坐床

        我最小的弟弟,不知從哪弄來了一本名叫《世界十大宗教》的書。我一見,就興奮地叫:“嘿!這書借我看看!”

        拿到這本書後,我如饑似渴地讀起來。雖然內容枯燥乏味,不是緊扣心弦的小說,也不是催人淚下的真實故事,但這書介紹了各種宗教的教義、發展史、重要人物,以及歷史上由於宗教信仰引發的事件,這正是我需要的!

        經過思考、比較,我覺得基督教是最合理、最令人信服的。無論從歷史角度,還是現實狀況,基督教對於人類進步、文明發展,或使人性歸正等,都是積極、可貴的。這信仰挺適合我,我不如就去教會,信奉耶穌基督吧!

        正當我想去教會瞭解情況時,出了一件事,讓我非常困惑──電視裡播放了藏傳佛教的老班禪去世、小班禪坐床的新聞。從轉世靈童測簽,到新班禪喇嘛坐床,整個過程都是由國務院來操辦的。所以在坐床儀式上,穿著西裝革履的各級政府領導幹部,比喇嘛還多,非常不協調。

        我就此推想,教會大概跟這差不多吧?那些牧師、長老,沒準就是披著宗教外衣的政府工作人員!這樣的宗教哪有純正性可言,去信它有什麼意思呢?我要等以後有純正的教會出現再去信。

        雖然我去教會的想法就此擱淺了,但我仍不斷被基督教吸引。我從電影小說中,從去過西方國家的人的話語中,發現有基督信仰與沒有基督信仰的人大不一樣。我想, 為什麼有著5千年文明史的國人,常常會被外人甚至自己的同胞說成“素質普遍低”?為什麼大家公認,西方國家的人,素質普遍較高?這和基督教信仰到底有沒有 關係呢?

頭蓋骨做成的碗

        90年代末的時候,我去河北省承德市旅遊。在一個叫“行宮”的藏傳佛教景點裡,我看到一個玻璃櫃裡面,展示著兩隻橢圓形、像碗一樣的東西,鑲金包銀的,非常精美。

        我臉貼在玻璃上仔細欣賞。導遊小姐向我們介紹說:“你們知道這是什麼東西嗎?這是用18歲少女的頭蓋骨做成的碗!”

        導遊小姐的話音剛落,我嚇得立時把臉縮了回來。

       “唉呀!我的媽呀,你可把我嚇著了!”我驚恐地問:“為什麼要用少女頭蓋骨做碗呢?”


        她說:“這是佛教密宗一項操度法事,據說可以使少女一夜成佛。誰家有18歲未婚少女,被活佛選中,就要把她送到廟裡,與活佛發生一夜性關係,然後在天不亮時把女孩殺死,取下頭蓋骨做成這個碗。女孩家人明知道這事的全過程,還是把女孩送去,因為他們相信這孩子成佛了,都會為她高興……”

        我真的找不到什麼詞彙來形容:野蠻?愚昧?恐怖?……

        這樣的佛教(藏傳佛教),我是不能信了。伊斯蘭教以鐵蹄、彎刀征服人,我也不能信。看來,只有基督教是善的。我暗忖。

        我開始進一步接觸、瞭解基督教。我漸漸知道了上帝對人的愛,也看見了人類的罪惡與敗壞。我知道人應該在上帝面前認罪悔改,以得到上帝的救恩。

        2000年初,有一位牧者對我說:“早點信,早點得救。誰都不知道明天會發生什麼事。錯過機會,後果不堪設想。你去教會時,不要看人,只看耶穌;不要聽人的話,只聽耶穌的話。”

       我覺得他說的對,於是我去了教會,作了決志禱告。

8cb1cb1349540923532f44379358d109b3de4930中簽買原始股

        決志禱告之後,我想:我既然信了,就要全身心地信。如果只是掛個名,那不跟沒信的人一樣?

        我特別追求靈命的增長,盡力參加教會的所有活動。我對基督信仰有越來越多的瞭解。第二年,我受了洗。

        記得我第一次在家裡跪下,作了一個很長的禱告,向神感恩,向神認罪,同時又向神訴苦:

        “神啊,多少次好機會,要不就升官了,要不就得到更好的工作了,可現在都沒了。而且眼下炒股,2萬元本金還套了1萬多,一直解不了套!神呀,如果把這2萬元錢都還給我,我以後就不炒股了。”

        這樣的禱告有些幼稚,可神真垂聽了!第三天,證券公司就打電話通知我,我申報的一支原始股中了簽(編注:中簽的股民,可以購買原始股。通常原始股上市後,升值的可能性較大)。

       太意外了!我放下電話,馬上跪下,不住地感謝神,眼淚刷刷地往下流。我真覺得神就在我面前,而且祂是愛我的,是天上的父神。

        我收拾好相關證件,去證券公司辦手續。下樓的時候,正好看見妻子跟鄰居打麻將。我告訴她我中簽了。在場的人都很驚呀,甚至不敢相信我有這樣的“好運氣”。我把證件給他們看,並說現在就去辦手續,他們才信。

        我對妻子說:“感謝上帝,上帝聽了我的禱告!”

        大家都跟著說:“感謝上帝,感謝上帝……”

別管它漲不漲

        過了20多天,這支股票正式上市交易了。我一大早就去交易大廳,看著大屏幕。股票終於以22元開盤了,我的心裡是高興極了──我只要一出手,這1萬元錢就回來了,真是感謝上帝!

        可我又開始貪心起來:或許還能多掙些?我就沒立即出手。沒想到,轉眼這支股票一個勁地向下砸。這怎麼辦呀?我慌了。我一直等,可到中午休市時,它都沒漲上來。

        我清楚地記得,那天是星期四。下午我們這個片區的弟兄姊妹,還要去王老姊妹家裡禱告、查經。我就打電話給王老姊妹,說明情況,向她請假,下午不去學習了,我要繼續觀察那支股票。

        可是王老姊妹在電話裡對我說:“你過來學習!放下一切過來!別管它漲不漲,那都是上帝賜給你的。上帝不給你,你什麼都沒有。”

        我心想,也是呀,上帝是掌管一切的神呀!

        “好的!”我回答:“就把它交給上帝了,下午我來學習。”

        我完全放下了,下午我連想都沒想股票,一心查經、讚美上帝。

        00e93901213fb80e02fa506037d12f2eb9389459第二天,我再去交易大廳,這支股票居然漲到了23元多,比昨天下午還高。我出手了,比昨天多掙了1千多元錢。

        我對妻子說:“把另外一支股票也賣了吧,我們以後不玩了。因為我向上帝承諾,錢回來了,我就不炒股了。”

        股票解了套,我的心也從世俗的名利中解了套。何必汲汲營營於股票、房子呢?那些東西能永恆嗎?何況,正如那位老姐妹說的,如果上帝不給你,你什麼都沒有!

尾音

       一轉眼,我信主10年了。我不斷追求靈命成長,也在教會中服事。我的文藝方面的專長,在教會也派上了用處。我參加了詩班,並教唱詩歌,還年年參加聖誕節的舞蹈表演。在教會中服事,當然不會像在部隊中那樣光環罩頂、“吃香喝辣”,然而心中的歡喜、甘甜,是無法言喻的!

作者現住北京。

圖片來源:http://sc.chinaz.com/tupian/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