抉擇

麥子

本文原刊於《舉目》55期

       自信主以來,常常被誤解,從以前的乖巧、孝順的孩子,變成了現在弟弟心中徹頭徹尾的不孝之女。不知為何,我的付出與努力,彷彿被什麼隔斷,家人看到的不再是我所做的,而只看我沒有做的。

        為此,我經常大哭,偶爾也會生氣,但是上帝都提醒我要更加愛他們,而不是被自己的傷痛所勝。昨晚和家人語音聊天,盼望他們能感受到我的愛和關心。結果還是被弟弟大吼了一通。媽媽對此不置可否,也沒有阻止弟弟對我的指責。

        “你現在是‘上帝的孩子’,就不要再來管我們了!”

        “信法輪功的,也可以為了那個去死!”

        “只要我在,你就別想讓爸爸、媽媽信主!”

        “信主有什麼用?我就不需要努力了嗎?”

        “你就自己活得快樂吧!用不著你管我們!爸媽也不需要你管!”

        媽媽亦說:“現在的人,要麼追求錢,要麼追求權。你到底想要什麼?”

(一)

        自11歲離開家人、開始獨自生活,我有許多的委屈、傷痛咽下心底。每每回家,展現出自己最美的笑臉,衝著爸媽撒嬌,和弟弟妹妹打鬧,享受片刻的安寧與幸福。 可是,我親愛的家人,你們是否知道,我的心,從11歲起,就被困在了一個絕望的海洋。我被放逐,沒有任何人可以再將我帶回這個世界!

        你們都覺得我十分堅強,十分有擔當。只有我自己知道,我的心中佈滿了傷痕。誰明白我所經歷的呢?網絡上有一句話:為什麼所有人關心我飛得高不高,卻沒有人在乎我飛得遠不遠?為什麼所有人只知道關心我飛得快不快,卻沒有人關心我飛得累不累?這句話深深觸動了我。

        我一直十分感恩,因為爸爸、媽媽是那樣的相愛,我們3個孩子也一直互相鼓勵,所以我才敢如飛蛾一般,撲向你們用願望為我點燃的熊熊烈焰!可是,離開家之後,我累不累,你們真的關心嗎?

(二)

       2008年上半年,一直自以為義的我掉入了深淵。我絕望得想要逃離我所熟悉的一切,去泰國做志願者。是的,我放棄誘人的年薪,只是為了尋找我生命的方向和出路。沒有了追求與目標,我生不如死!只是,高二時就和上帝說好絕不自殺的我,不能背棄自己的誓言。

       我處心積慮地尋找出路,想通過自己的方式解決。上帝卻憐憫我,奇妙地將我帶到了美國。我第一次知道了什麼是恩典──我什麼都沒有做,我一點都不配,上帝卻樂意給我。

       這種深深的不配感,催促我去學習聖經,明白神對我的引導。可是驕傲、頑固如我,極度討厭、極度抵觸教會以吃飯吸引人的方式。儘管如此,上帝沒有放棄我,還是帶領我回到教會,而且從來沒有落下過一次查經和禮拜。

        只是,我的心依舊被蒙蔽。讀經、禱告,依然進行,卻對那位耶穌基督一無所知。

(三)

       2008年冬令會上,每個人都在講耶穌基督。我也回應呼召,奉獻自己給上帝。

       回到家後,開始讀新約,遇見主,被赦免,被拯救,被解脫,明白祂為我死在十字架上!祂承擔了我的罪!祂是信實的!祂把我帶出孤寂的海洋,帶回到天父的家!

        積蓄多年的情緒釋放,淚水再也止不住,我大哭了一個星期,認罪懺悔,蒙完全赦免,內心充滿平安喜樂!

        得到了這莫大的祝福,我希望與別人分享。家人、朋友卻認為我走火入魔,成了宗教狂熱分子。我不在意。我知道他們不認識上帝,都不知道自己到底處在怎樣的境地,也不知道耶穌基督為我們到底做了什麼。所以,我要告訴他們。

        上帝憐憫,2009年4月媽媽信主。2009年5月,爸爸告訴我,其實他從小就信主了,只是他從來沒有說過。10年11月24日,感恩節前一天晚上,我和妹妹一起做了決志禱告。
雖然弟弟特別抵觸,說了許多惹我傷心的話,但是上帝以祂的愛充滿我的心,讓我能以更加積極的心態來愛我的家人。

(四)

        2010年2月份,當上帝讓我去和爸媽說,我要去讀神學院的時候,我還自作聰明,先從心軟的媽媽下手。不料,媽媽堅決反對,爸爸卻拍板:只要你覺得這對你是最好的,那你就去,我們支持你。我的眼淚馬上奪眶而出。

        那年暑假回國,我每次去教會,爸爸不滿,弟弟不屑,我的心再度低落。假期結束之後,媽媽虛虛實實的逼迫,弟弟持續不斷的威脅,讓我幾乎憂傷至死,打算放棄。但是上帝的應許絕不落空,祂不離開我,一直扶持我。

       我在天上的父和地上的親人之間,面臨著抉擇,我真的像以利亞一樣求死。一次和媽媽打電話,被弟弟掛斷,他控訴我,卻不給我任何解釋的機會。我居然把手機朝牆上摔去,神馬上提醒我,“人的怒氣不能成就神的義”(參《雅》1:20)。

        我大哭一場,流淚禱告。禱告完了,心依然被撕扯。關了燈,抱著胳膊,坐在十字架下的角落,透過窗外的燈光,看著我的房間。淚水,無聲地滴落。大千世界,渺小如我,不如草芥,何以能生存在這個世界上?父母棄我,我如此悲痛,我的主耶穌基督在十字架上到底要承受多少的苦楚?

       “你怕傷你地上父親的心,那麼你更要小心,免得傷你天父的心。小說《花籃緣》中如是說。

        只是,我如何抉擇?無論是天父的心,還是地上父親的心,我能捨掉哪一個?是否可以兩全?

       信主伊始,我便立定心志做主的門徒,丟棄一切跟隨主。這十字架的功課,怎麼可以這麼難呢?主啊,你是如何捨棄應有的榮耀,化成人類之軀,背上十字架,走向各各他的呢?當父向你掩面的時候,你如何度過那無邊的黑暗的呢?

(五)

       “你們所遇見的試探,無非是人所能受的﹔神是信實的,必不叫你們受試探過於所能受的﹔在受試探的時候,總要給你們開一條出路,叫你們能忍受得住。”(《林前》10:13)是的,上帝是信實的!

        在我軟弱至極的時候,神再次把我打撈起來。本來以為我爸爸已經變卦,再也不支持我了,然而10月初,我鼓起勇氣問他,他說沒有變。他還告訴我,我信主那一年多來,他又把聖經從頭到尾讀了一遍,有一些新的想法。

        他要我好好愛媽媽、愛弟弟,不要生氣,要學著去理解他們的心情。他還給我提了一些建議,告訴我他的想法。我的不爭氣的眼淚,就那麼一直流著。

       感謝上帝,感謝我的爸爸!從小,爸爸就什麼事情都讓我自己決定,尊重我的想法。少小離家,我也養成了凡事靠自己的習慣。來到天父的家中,我終於可以完全放下自己所謂的聰明,去相信全知全能的天父!桀驁不馴的孩子,居然歸耶穌基督監督了!居然有人可以管教我了!

(六)

        得到爸爸的鼓勵,後來又在一些方面被上帝管教,我開始動手申請神學院。上帝也為我開門,所有的艱難險阻一一克服。

        申請完畢,我身上只剩下200美金,學費、生活費毫無著落,怎麼去學校也不知道。禱告中,上帝讓我什麼也不說,祂要我“等”。我很掙扎,甚至要看上帝的好戲,看祂如何收場。

        即便我那樣的悖逆,上帝卻是信實、慈愛和有憐憫的!一對年輕的夫妻,主動來問我、幫助我,為我弄好$12,000的經濟擔保。弟兄姐妹為我奉獻金錢,卻讓我說感謝的機會都沒有。一位長輩,在我離開的前一天夜裡12點多,給我送來支票,讓我堅強倚靠主,好好跟隨祂。

       我的眼淚流出來了。從前一直偽裝堅強、獨立,從不在外人面前掉一滴淚。信主以後卻總是容易落淚,不再被人稱為沒有感情的冷血動物。

(七)

       來到神學院,崎嶇坎坷也是一大堆。太多的事情無法一一詳述。上帝的慈愛與恩典卻一直都在,永不離開!

        “學生不能高過先生,僕人不能高過主人。”(《太》10:24)主在世上的日子,渺小卑微,沒有佳形美容,沒有金錢地位,被人棄絕,被世界棄絕,受盡了辱罵與 折磨,承擔了我們的罪,釘死在十字架上!我這樣的一個罪人,如何能夠去求上帝,使我有權有勢、盡享虛榮浮華?如果這樣能夠拯救世界的人,耶穌為何還要釘死 在十字架上?

       上帝難道不能心思一轉,就讓我們都歸向祂嗎?但是祂不願我們做機器人,程序一改,行為方式就改變。祂希望我們心甘樂意地跟隨祂,欣然從祂那裡領受這個世界全然不懂的祝福,靠信心甘之如飴地過被人誤解、逼迫的生活。

        因為,我們知道自己所信的是誰,知道重要的不是這個世界如何看我們,而是上帝如何看我。唯有祂,關心我飛得累不累。祂教導我對人付出愛,讓我知道,愛他人不是因為人可愛,一如我自己也不那麼可愛,而是因為祂愛世人,而我經歷了祂的愛!

作者現在美國堪薩斯市的Midwestern Baptist Theological Seminary,讀聖經考古學。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