乞丐變王子

本文原刊於《舉目》72期。

文/薛主流

BH72-53-7245-圖1-二胡在寒風中悲吟-顏新恩攝 宽370

7月的一個星期五,我下班途經龍陽路地鐵站,看見一個蓬頭垢面的老者,耷拉著腦袋,坐在路邊乞討。

我心裡嘀咕,會不會是騙子呢?但心裡又有聲音說:難道怕他是騙子,就廢棄愛心嗎?於是我給了他2元錢,並輕輕拍拍他的肩膀:耶穌愛你!他聽見這句話,頭緩緩抬起來,感激地說:謝謝你!

原來,他是從外地來的,已經67歲了。他被摩托車撞斷了腿,在此乞討了約20餘天。他的腿是癱瘓的,不能站起來。我說:你要信耶穌,只有耶穌能救你!

當天晚上,我帶領查經,請大家就“為什麼因為你們的遺傳而廢掉上帝的誡命”展開討論。我引用老乞丐的例子,說明:我們不能聽從世人的人云亦云,說乞討的人都是騙子,因而沒有了憐憫的心。

弟兄姐妹也因此都知道了這件事。

“Simon弟兄,趕快來幫我啊!我一個人無法將他弄去洗澡!”我打電話,向教會的帶領人Simon求救。

電話那頭,Simon立刻答應了。他剛剛探訪人回來,已經很晚了,非常疲倦。但聽到我打電話給他,還是拖著疲倦的身體,開車趕過來。

於是我們合力,將老乞丐拉到公共浴室去洗澡。那浴室的人見是個癱瘓的乞丐,心裡就有點瞧不起。浴室的老闆,高傲地靠在沙發上看著乞丐。乞丐也怒罵老闆。場面一度混亂。

這個浴室做事很不厚道。明知道我們只是幫乞丐洗澡,而不是自己洗澡,卻堅持收我們的費用。我非常不快。幸虧Simon勸我:給他們吧,不要和他們爭!由此可見,和生命好的弟兄在一起,非常重要。

給乞丐洗好澡後,我們準備將他送回地鐵站。因為我住的地方不只我一個人,還有其他人。我徵詢過他們的意見,他們並不願意接納這個乞丐,怕他是騙子。

在車裡,Simon弟兄向老乞丐傳福音,老乞丐表示願意信耶穌。他說,他雖然並不明白我們所信的上帝,但以後不喝酒,不抽煙了。說著,將一包未抽完的煙,扔出車窗外。

Simon弟兄說,他現在是我們的弟兄了,怎麼能把我們的弟兄扔在外面睡覺呢?我說,和我們一起住的人,懷疑他是騙子,我不能自作主張把他帶回去。

就在我們到了自己的社區附近時,孫媛姐妹給我打了一個電話,關切地問我,為何這麼晚了,還沒有回來休息。我想,還是主內的弟兄姐妹親啊,我晚一點沒有回來,他們就為我擔心。

我在電話裡,將我們所經過的事情,和盤向孫媛姐妹說了。孫媛姐妹開始相信那人真是受傷的乞丐。Simon弟兄又告訴她:是真的,不是裝的殘疾乞丐!孫媛姐妹立刻說:把他拉到我們這裡來住吧!我們一聽見,高興極了。

我們將老乞丐拉到我們住的地方時,已經是夜裡12點多了。孫媛還在熬夜等待我們歸來,我心裡很感動。

老乞丐住進我們的家的第二天,不停地喝水,不停地嘔吐,整個屋子充滿了刺鼻的氣味。原來,他在地鐵站已經有10幾天沒吃東西了,完全靠著一個同是天涯淪落人的大鬍子給他些零星的食物。而且,他體內嚴重脫水。

他整整嘔吐了一天。李廣弟兄不辭勞苦地為他端嘔吐物。我也不得不硬著頭皮,給他端嘔吐物。我心裡想:該怎麼辦呢?要不把他送回地鐵站吧!轉念一想,甚覺不妥。如果再送回去,無人照料,他的病情一定加重。

後來他更摔倒在地上,口吐白沫,不省人事。我們更害怕了。萬一出了什麼事情,我們怎麼承擔得起責任?

Simon下班回來後,我們3個人合力將老乞丐拉到醫院。醫生檢查了他的身體,並給他輸了液。醫生問我們是他的什麼人。我們回答:這個人是乞丐。上帝感動我們救他。醫生說:你們真了不起,做了一般人不願意做的事情。                  

BH72-53-7245-圖2-薛主流提供 宽690

第三天,我心裡很作難。一方面,我想繼續照料老乞丐,使他的腿能夠好起來,以後不再過著流浪、乞討的生活。一方面,我面臨著來自別人的壓力。他們的擔心也是合理的——我們沒有能力承擔可能的後果,比如這個人突然死了,他家人要找我們算賬等等。

在一個涼亭裡,我迫切地禱告:OLYMPUS DIGITAL CAMERA

“拯救我們的上帝啊,願你垂聽我們的禱告。願你堅固我,因為我軟弱!求你救治這個可憐的老人。求你赦免他一切的罪孽、過犯。求你開啟他的心,知道他過去確實得罪了你。求你伸出釘痕的手,親自醫治他。

“當年你怎樣使癱子站起來,如今也同樣能使他站起來,在眾人面前為你做見證。按世人的眼光,他實在是一個低微的人。但你是不看人的外貌和地位的上帝,在你眼裡,他同樣寶貴。

“感謝你藉著這些事來塑造我,讓我學習愛世上每一個靈魂……”

回到住處,我突然發現,老乞丐竟然可以自己拄著拐杖,站立起來,行走幾步。昨天他是完全癱瘓在地的,根本無力站起來。若沒有我們攙扶,他連坐都坐不住,會摔倒在地。

我心裡立刻知道,這是上帝的作為。

我給老乞丐洗了澡,理了髮,帶他去參加禱告會。Simon看見老乞丐,感歎著說,他是從死裡復活的。April姐對老乞丐說:從今以後,咱不用乞討流浪了!上帝會給養你一切。然後,她悄悄地將200元錢交給了我。

禱告會結束後,弟兄姐妹們都上前問候他、關心他。很多弟兄姐妹暗暗地給我錢,作為他的生活費。

然而,老乞丐似乎對弟兄姐妹們的關心並不在乎。當一個老姐妹勸他信耶穌、耶穌一定會醫治他時,他竟然對那個老姐妹出言不遜。他把拐杖在地上敲得梆梆響:我不信上帝,我只信我自己!

我心裡非常難受,怕弟兄姐妹因他跌倒。不過,我的擔心乃是多餘的。April姐,王超弟兄和裴培姐妹都說,他現在還不明白,要多為他禱告。

在回家的路上,上帝管教了他——他拄著拐杖上臺階,結果咕嚕嚕地從臺階上滾下來。我一把將他扶起來,哈哈笑著問:你以後還敢這樣說褻瀆的話嗎?他囁嚅著:我得罪了上帝了!

file0001027084534

第四天晚上,也就是週五晚上,適逢我們教會查經聚會。我盡了全力,把他帶到查經聚會上。然而唱詩歌的時候,他很不耐煩,要我馬上帶他回去。我極力挽留,他一把揪住我的衣領,惡狠狠地說:我揍你!我說:你要打就打吧!

他的手鬆下來,氣憤憤地拄著拐杖就要走。我攔不住他,眼看他就要奪門而出,李廣弟兄走上來,用溫柔的話勸慰他:你要是不想聽,可以坐在這裡打瞌睡。他覺得有道理,就近選了一個位子坐了下來。

查經快結束的時候,他拄著拐杖從座位上站起來,說了一句話:信上帝有啥用?上帝如果能讓我站起來,我就信!說完氣咻咻地出去了。

聚會結束後,我把他帶回去安頓好,然後就去涼亭裡,再次做了禱告。我的心已經冷了,再加上很多弟兄姐妹勸我不要留這個人了,趕快把他送走,最好的辦法就是把他送回老家,於是我和李廣弟兄決定,我們一起坐火車把他送回老家。

我打電話和Simon商量。Simon說,那就打一張火車票,把他送上火車,讓他回家吧,無需你們親自送他回去了。

我又打電話給李廣,接電話的是李廣的愛人孫媛姐妹。她說:我看見那人直接走下去了,沒用拐杖。我覺得不可思議,急切地趕回去。只見老乞丐坐在沙發上,李廣弟兄站在旁邊,笑著。拐杖還在旁邊靠著。我心想,沒準孫媛姐妹看錯了。

讓我驚奇的是,這個人自己竟然從沙發上站起來了!他本來完全靠拐杖支撐,才能站起來,即使行走,也是一步一蹣跚。現在,他卻直直走到我面前,說: 我已經不用拐杖走路了,感謝主!

我立刻追問是怎麼回事。他說:我坐在沙發上,想去廁所。拐杖離得有點兒遠。本想過去拿拐杖,結果自然而然地站起來了,我自己也不知道是什麼回事。我試著在屋裡走了幾圈,然後就沿著樓道走下去,在社區裡逛了一圈。我立刻知道,這是上帝讓我站起來的,馬上給主連磕了幾個頭,說:主,我得罪了你,感謝你!

我高興得連聲高呼:哈利路亞,感謝、讚美主!

從他說“如果上帝能讓我站起來,我就信”,到他真的站起來,前後不過20分鐘!上帝就是這樣奇妙,總是在最合適的時候,將他的作為展現給我們,好讓眾弟兄姐妹的信心得以堅固。

file0001263041528

我趕快把這個好消息,告訴了Simon。Simon立刻歸榮耀給上帝。他又把這個好消息告訴了弟兄姐妹。April姐的反應是:假的!因為老乞丐剛剛還說了褻慢的話,上帝怎麼可能這麼快醫治他?丁雪野姐妹則親自趕過來看。及至她親眼所見,也立刻讚美上帝。

Simon弟兄帶老乞丐做了決志禱告,從此他成為我們的弟兄。他姓陸,我們叫他陸弟兄。

我在夜裡一點鐘,將這個好消息,用微信的方式發給了建亮弟兄。建亮第二天一早就打電話給我,詢問事情的原委。然後,他買了大米、油和很多菜,送給我們。他說上帝行了這樣的神跡,使大家的信心大大增長。以前領受的都是聖經知識,並沒有看見神蹟奇事。現在上帝讓我們知道,祂是真實存在的。

建亮還給陸弟兄買了很多新衣服,讓陸弟兄穿得體體面面的——從今往後,陸弟兄就是上帝家裡的孩子,是王子了。過去的事已經過去了,一切都變成新的了。

作者在上海經營網店。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