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甲悲歌

本文原刊於《舉目》53期

張子翊
BH53_cover3用初夜染紅的床單捲成

長長的縋子,我將你縋下去

助你逃命,從窗口

自君別後

繾捲的餘溫仍挂在城牆上

任他曝曬、雨淋、風乾,直到

難違父命,轉嫁帕鐵

以為從此餘生安度

管你幾多新歡幾度沉浮,直到

你登基了,作王了。又何苦

強將我們拆散,僅僅為了

從前你用100非利士人陽皮聘定?

你又立后妃,又生兒女

我鎮日斜倚窗口,看盡耶路撒冷

日出日落,月圓月缺

從窗戶裏往外觀看,一樣的

街道上眾民的歡樂,婦女們唱歌跳舞的聲音

不一樣的我滄桑了的心情

長夜寂寂

重門須閉

容妝不理

床單不織

後記:敢愛敢恨的掃羅二女兒米甲,一生被擺佈於父權、君權、夫權之間。難堪的是,最初的愛戀化作酸楚,又不得與那真心愛她的帕鐵廝守餘生。(參《撒上》19﹕10-17)﹔(《撒下》3﹕12-16﹔6﹕16-23)

1865年,法國藝術家Gustave Dore( 1832 – 1883)製作版畫:米甲助大衛逃命。
又及:米甲用棉被蓋住神像一幕,情節精彩,如電影情節所見。Slate專欄作家David Plotz因此揶揄:好萊塢電影公司當付給米甲家族後人,這智慧財產權方得採用。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