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歉,你沒有中獎!——觀《內布拉斯加》

本文原刊於《舉目》74期。

文/施克剛

BH74-24-7833-圖1-B-ORIGINAL_SCREENPLAY__Nebraska美國影片《內布拉斯加》(Nebraska),在2013年11月上映,獲6項奧斯卡提名:最佳影片、最佳導演(Alexander Payne,執導過The DescendantsSideways等獲獎影片)、最佳男主角、最佳女配角、最佳原創劇本和最佳攝影。

整部影片是黑白片,所以開始的時候,我以為是講述1950年代以前的故事,但其實電影內容背景是2013年。

描述一位患有早期癡呆症的老人Woody Grant(由76歲的Bruce Dern飾),不斷離家出走,要從他住的蒙大拿州(Montana),步行到內布拉斯加州,領取一百萬美元的“獎金”(人人都知道,那只是某推銷公司的騙局)。

他的太太和兩個兒子力勸未果之後,二兒子David決定,自己開車帶父親去。

這是一部很溫馨的電影,很安詳、幽默地述說了Woody和兒子David,在這一路上的互動。雖然全片速度不快,但完全不沉悶。全劇有很多令人莞爾的地方,特別是Woody強勢的太太Kate出現的時候,更讓人笑聲不斷。

影片中,在經濟蕭條的衝擊下,David的兩個表兄弟失業,成天坐在家裡。 Woody的幾位老朋友相聚,彼此無話可說,非常尷尬。沒有盼望的人生,實在難捱啊!

其實年老的Woody也一樣。他想要找一個繼續活下去的理由,一個盼望,儘管那是一個完全不切實際的幻想。

人生何等需要盼望!盼望,就是人確信會擁有的、會成就的。就如基督徒確信會有永生,罪會得赦免,將來會與耶穌基督面對面……這是建立在有根基的信心上面。“信是所望之事的實底,是未見之事的確據。”(《來》11:1)

一個人不能沒有盼望卻活著。然而一個人的盼望,有可能是虛假的盼望。這就看他的信心是奠基在什麼上面——是堅實的,還是不堅實的?所以,我們到底相信什麼,或是相信誰,無比重要!

如果人生的盼望就像Woody那樣,建立在一張廣告紙上,是虛假的、一廂情願的幻想,那是很可悲的。

Woody的表現雖然不著調,但觀眾看到,他一心想要得到一百萬,為的是留給孩子,也想買一輛新的紅色卡車,以及一個壓縮機(多年前,他的壓縮機被合夥人借走了,至今不還)。

Woody仍然有想要的東西和自己的想法,卻沒有人明白,也沒有人關心。人們只看到他是一個又糟又無用的愚昧老頭。

David原先也視父親為酒鬼。然而在旅途中,他從父親的老朋友,以及媽媽的回憶中,漸漸認識了父親——他參加過韓戰,開過修車廠,是一個不能向人說“不”的濫好人。雞肋式的婚姻,讓他曾經想離婚,讓他沉迷於酒精,也不免有一些拈花惹草之事……

旅途中,Woody摔傷了頭部,必須到醫院縫線,又因為心臟問題住院。David要求父親回家去,不要再繼續這無意義的旅程。然而Woody逃離醫院,要自己走著去目的地。

盼望,是何等有力,讓人在任何困難情況中,都能夠堅持、克服攔阻!即使是虛假的盼望!

NEBRASKA

Woody和David終於到達了目的地——一家推銷雜誌的公司,就是廣告上說的領取獎金的地方。

在那個狹小的、只有一個工作人員的辦公室裡,Woody必須接受夢想幻滅的事實了。接待小姐說:“抱歉,你沒有中獎!……不過,我可以給你一個禮物,你是要一頂帽子,還是一個椅墊?” Woody要了一頂帽子,上面寫著“贏家”。

之後的故事,讓我心弦觸動,有一點想流淚——感到了父親的失落,David把自己的速霸路(Subaru,換成了一輛5年新的卡車,登記在Woody的名下。又為父親買了一個全新的壓縮機。

他告訴Woody:領獎中心願意做讓步。他們不能給你一百萬,但給了你這輛卡車。

路過父親生活過多年的小鎮的時候,David讓沒有駕照的父親開車。Woody要兒子躲在椅子下面,自己則得意洋洋地開著車子,戴著“贏家”帽子,從過去的老熟人、舊女友、合夥人面前經過……

David蹲在椅子下面,看著父親臉上露出滿足的微笑,他也笑了!

Bruce Dern飾演Woody,極為到位。他把一個一事無成、“年久失修”的老頭演活了!

患有早期癡呆的Woody,有時候活在自己的天地裡,有時候回到現實。他忍受著別人虛偽的奉承,惡毒的譏笑、謾罵、攻擊,心中卻堅信會拿到獎金。

David的飾演者是Will Forte(他在Saturday Night Live節目中一舉成名),把年輕人的理性,以及對頑固父親的同情、耐心、尊重和愛,都表現得恰到好處。

超過80歲的June Squibb,飾演老太太Kate,霸氣凌人,內心卻又關愛著糟老頭。她演得入木三分,令人拍案。

這是一部非常真實的人生寫照,是日光之下大多數人的一生。

我們都不是叱吒風雲的人物,都只是平凡無比。到了晚年,回顧一生,也都會感嘆生命的意義和價值。

其實,就算是領過風騷的人,“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物換星移,白馬過隙,美人遲暮,英雄不再,豈不也有 “而今聽雨僧廬下,鬢已星星也。悲歡離合總無情,一任階前,點滴到天明” 的蒼涼嗎?

許多人把自己人生的盼望,放在這看得見的世界——物質、錢財、地位、權力、名聲、知識上,認為只要擁有了這些,人就會滿足、喜樂,生命就會有意義、價值。然而事實告訴人,這不過是謊言!

聖經裡所羅門王的《傳道書》,將此描述得淋漓盡致,“我見日光之下所做的一切事,都是虛空,都是捕風……”

Woody相信了卡車和壓縮機都是發獎中心的贈品,所以他很滿足、很得意地開在路上。然而他的人生,從此就真的有了意義了嗎?如果他的卡車、壓縮機壞了,或他因為癡呆症不能使用了,又如何呢?

因此,我必須說,儘管David的愛,讓Woody露出滿足的微笑,這也是短暫的。唯有上帝給我們真實的盼望和生命的意義。當我們在世上找不到生命的意義時,祂在基督裡,賜給我們生命真正的價值。

作者現在美國伊利諾州牧會。

 

1 Trackback / Pingback

  1. 锚点抱歉,你沒有中獎!——觀《內布拉斯加》-大雨头条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