綁在墜落之車上的理論——評《上帝和進化》

本文原刊於《舉目》53期

唐理明

       上帝和進化有關係嗎?《上帝和進化》一書(註1)有人倡導一種“新神導進化論”,聲稱進化論是上帝創造的手段。真的如此嗎?本書深不以為然。

神導進化論的緣起並演化

        筆者總結此書對神導進化論的批評,是根據3點聖經基礎。

       上帝創造宇宙萬物,這是基督教的基本要義。上帝的創造不但在舊約《創世記》中記載,並且在《詩篇》和其他舊約書卷中記載。新約中也有多處明確的記載,其中包括《約翰福音》、《羅馬書》、《腓立比書》、《希伯來書》等。

      上帝還看祂的創造是好的(參《創》1﹕4,10,12,18,21,25)。不但如此,上帝還願意叫世人看到祂創造的作為,叫世人可以讚美敬拜祂(參《詩》8,《詩》19,《羅》1:20)。

         綜上所述,(1)上帝創造宇宙萬物。(2)始祖墮落前,上帝看祂的創造是好的。(3)上帝的創造,是要叫世人看得到祂的創造,敬拜祂。這3點,就是本文的聖經根據和關鍵點。
早自19世紀中葉,達爾文進化論出版開始,就有人試圖調和達爾文主義和有神論。經過150多年的演變,達爾文主義的自然主義思想成為了無神論者的支柱,神導 進化論也隨之演變為當代新神導進化論。當代新神導進化論是建立在接納達爾文主義的核心機制(隨機變異和自然選擇)上,成為了與傳統基督教信仰對立的另一種 信仰(沒有根據,只是要求人憑空相信)。

神導進化論的共通觀點。

       神導進化論有多種,但不論哪種神導進化論,都有如下觀點:

        上帝可以做任何事情,所以上帝可以用進化來創造(比如說,上帝的工具箱中有一種工具叫“進化”)。這與“科學”(其實是達爾文進化論),不相矛盾(P82,註2)。

為上帝“推卸”對苦難的責任

        自古有著名的“邪惡難題”悖論,即:“上帝的全善和全能”,不能和“世上有邪惡”並列。現在,神導進化論把邪惡的責任,推到了進化論的隨機性上。這樣看起來,上帝不用對世上的苦難負任何責任了。

        這是弗朗西斯科.阿亞拉(Francisco Ayala,辭去了天主教神父之職的著名進化論學者)理論的一大賣點。他甚至說,誰不接受達爾文主義,誰就是褻瀆上帝。因為那就意味著,這人認為災難是上帝造的(p95)。

“空缺處的上帝”

        所謂“空缺處的上帝”(God of the Gaps),是無神論者譏笑有神論者的常用語,意即上帝只存在於科學知識的空缺處。科學已經、並且還會不斷填補這些空缺處。上帝不斷地從這些空缺被趕出,最終上帝就不存在了。

       然而事實證明:

     (1)每填補一個空缺,就會發現更多的空缺。學者們早已對此毫無疑異。

     (2)有些空缺是根本無法填補的。例如:什麼造成大爆炸?如此巨量的生物DNA信息是如何來的?等等。

     (3)這些空缺處,無神論者填補不了。如果由進化(或隨機碰撞)來填補,那就勢必出現“空缺處的進化”或“空缺處的自然主義”。

最乏味的問題

        詹腓力(Philip Johnson,著名《審判達爾文》一書的作者)說,上帝能否做這件事或那件事, 是“最乏味的問題”——除非是邏輯上不可能,或者是道德上不當,答案永遠是Yes(是),就是這麼簡單。

        因此 ,“上帝可不可以用神導進化的方式來創造?”也屬於“最乏味的問題”。但是,詹腓力又認為,不能單單作假設(即:“上帝可以用神導進化來創造”),還要看這假設是否為真。不同形式的神導進化論,都有一個“上帝就是這樣做的”的假設。問題是,這個假設是真的嗎?
所有的新神導進化論,都一致以達爾文進化論作為創造的代行者。對新神導進化論而言,這是絕對不能妥協的。在“上帝可不可以用神導進化的方式來創造?”這個最乏味的問題上,新神導進化論者冥思苦想,提出了各種別開生面的設想,產生了各種各樣的神導進化論。

        其最主要的,是柯林斯(Francis Collins)的“BioLogos”理論,和霍華德.凡.梯爾(Howard Van Till,加爾文大學,Calvin College的物理學家)的“茁壯的成型運作體系原則”(Robust Formational Economy Principle),或叫“充分神賜創造的思維方式”(Fully Gifted Creation Perspective)。這些理論有下述共同點:

      (1)都找不到客觀的科學證據,所以拿不到科學界的桌面上去,科學界不承認這些設想。

      (2)有選擇地限制上帝的作為。特別在生物的創造上,上帝絕對要住手,讓進化來接手。
這顯然會和正統信仰起衝突。這時,神導進化論者就要求改變正統信仰的神學。

進化論和科學的矛盾

       神導進化論的目的就是一個:和達爾文進化論調和。對新神導進化論者來說,達爾文進化論的科學地位和真實性,是已經“確立”,毋庸置疑的。

       但實際上,達爾文進化論固然在科學界占主導地位已有100多年,但科學界也早已發現它的問題,只是因受到哲學上的束縛,遲遲不予糾正——現代的“科學”,已 從探求自然界的真相,變成了方法論的自然主義了(從科學領域走到了哲學領域)。凡不符合自然主義的理論,都被劃為“不科學”,連考慮的餘地都沒有。這樣一 來,矬子裡拔將軍,達爾文進化論即使根據薄弱,也成了唯一可考慮的“科學”理論了。

        隨著近代分子生物學的進步, ID(Intelligent Design,智慧設計論,請參閱Signature in the Cell一書),提出了“生物出於智慧的設計”理論,且越來越成熟,越來越令人信服。
分子生物學的發展,也破除了達爾文進化論的另一個論點,就是共同祖先。進化論者以生物在一棵樹的不同分支上的地位,描述生物間的相互關係(叫作進化樹),其主幹代表所有生物的共同祖先。現代分子生物學則產生了不同的“分子樹”,共同祖先也就無從談起了。

        從以上看來,達爾文主義已經日薄西山,神導進化論者卻甘心情願地把自己拴上了這麼一輛墜落之車。

並不能解決苦難的問題

        無神論者對於苦難的解釋,就是“世界是混亂造成的”,一推了事。神導進化論者既要把神掛上,又要把混亂加上,就不能單用混亂來推托。上帝還是最後的負責者。

        神導進化論者傑布森(Giberson)在本書中說,就像給人自由意志一樣,上帝也給自然界自由意志(p97)。但他忘了,人的自由意志是伴隨著人的道德責任的。自然界卻無法負什麼道德責任。這種信口開河的神學,毫無聖經根據。

        自古以來的邪惡和苦難問題,是無神論者一廂情願、自己想出來的問題。他們既不瞭解神,也不瞭解聖經。聖經明說創造原是好的,是始祖犯罪墮落,造成了所有人類犯罪,自然環境也因此受到了咒詛。這就是邪惡和天災、人禍的根本來源。

神導進化論和正統神學的矛盾

        進化樹和正統神學的矛盾是﹕

        共同祖先是達爾文進化論的主要論點之一,就是世界上的生物都起源於一個或少數幾個先祖,人和猩猩有共同祖先。柯林斯說,人類起源於一群人(註3)。也就是說,人類不是起源於一對夫婦。這樣一來,亞當和夏娃就成為傳奇,沒有人需要為墮落負責任。

進化的盲目性和正統神學的矛盾

        達爾文進化論另一個主要論點,就是進化是無目的的,人在地球上出現純屬偶然。進化論者認為:“機體是進化而不是創造來的,這是現代生物學的……最重要且統一 的原理。”就如喬治.蓋洛德.辛普森(George Gaylord Simpson)所說:“人類的出現,是無目的的自然過程。而這過程,並沒有‘人’在它計劃之中。”

        神導進化論者要把無目的進化和有計劃的創造調和起來,是一項極為艱巨的任務,是不可能完成的工作。其結果,要麼有邏輯矛盾卻裝作沒有(前面說上帝管不著,後面又說上帝管得著),要麼拿正統基督教神學來開刀。新神導進化論之新,大概就“新”在這裡了。

        上帝要祂的作為叫世人看得到,神導進化論卻要人看不到上帝的奇妙作為,把一切奇妙的創造歸之為進化的奇妙。

       上帝看祂的創造都是好的,神導進化論卻不然,生物是進化來的,也就是弱肉強食、適者生存、物競天擇來的。這些是殘酷的,毫無善良可言。自私成了進化的動力,不自私者自然淘汰。

       而且,進化是沒有終點的,人會一直進化下去的。傑布森不理解,為什麼世界、人類,還要經歷善良─墮落─救贖這一過程。所以,他在書中寫下一個副題——“消溶墮落”(p48)。

基督徒有出路嗎?

        當然有!據筆者看來,最佳的出路就是智慧設計論(Intelligent Design)。智慧設計論完全從客觀根據出發,並沒有從聖經的某種解釋出發,再從客觀上找有利的證據。因此,智慧設計論在科學的範疇之內。

        智慧設計論不犯“空缺處的上帝”這樣的錯誤。它的邏輯公式是:

        前提1:經過透徹的搜索,仍找不到任何唯物的原因,能夠產生大量特定信息(A)。

       前提2:智能的原因已經展示了產生大量特定信息(A)的能力。

        結論:智慧設計成為最佳,最能符合細胞中信息(A)的因果解釋。見Stephen Meyer: Signature in the Cell, 2009 (p 378-379 )

        智慧設計論和年輕地球論、年老地球論都沒有衝突。年輕地球論和年老地球論這兩論,都是從聖經的某種解釋出發,再找客觀有利根據。這種做法不符合科學界普遍公認的方法,因此這兩論也不能在公立學校中合法教授。筆者甚盼智慧設計論對此有所突破。

註:
1.Jay Richards(Editor) : God and Evolution, Discovery Institute Press, Seattle, 2010.

2. 本文所引用的文獻出處,除另標明者外,都是本書即God and Evolution的頁數.

3.The Language of God, by Francis Collins, 2006,p207。

本文蒙《細胞內的印記》(Signature in the Cell)翻譯組成員吳國鴻、王勇兩位弟兄審閱,並提出修改意見。特此致謝。

作者於1956年畢業於上海第二醫學院,現在美國舊金山的UCSF大學Mt. Zion醫院工作。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