束腰

本文原刊於《舉目》74期。

文/湧流

BH74-51-7379-By Ali Inay-photo-1414542563971-94513793d046  寬600

聖經常有“束腰”的記述,但直到我動了腰椎手術,躺臥在床,我才仔細思考聖經中對“腰”的記述。

由腰及心

經過幾個月的掙扎,上個月20號,我最終決定做腰椎手術。上手術臺時,我突然想起一年前,在夏威夷做闌尾炎手術時,麻醉師來問我:我現在給你麻醉,你同意嗎?

“同意。”我說。然後,我等著。

當我在自己的呼喚和讚美上帝的聲音中醒來時,我驚訝於自己在意志全無的狀態,仍能呼求、讚美上帝!我看到一直守候在我身旁的護士,問她:“Finish?”

“Yes, finished!”

事隔一年,我再一次在加州進入手術室。麻醉師給我戴上霧罩後,我便不停默念《詩篇》,以求在上帝的話語中睡去——“求你保護我,如同保護眼中的瞳仁;將我隱藏在你翅膀的蔭下 。”(《詩》17:8)

就這樣默念著,我睡著了。

3個小時後我醒來,像去年在夏威夷一樣,我問護士:“Finish?”

“Yeah, finished!”

手術後至今,已經過去半個月了。我仍然不能彎腰,不能做正常人不在乎的一些小動作。中國北方農村有一句話形容懶人:“油瓶倒了都不扶。”而我現在,是看到油瓶倒了,也扶不了。每當太陽西下,我便腳涼若冰。每次起床,都需肘力相助。我終於感受到腰的作用之大。

腰是全人之軸、力量之樞。力以腰為集聚地,一根腰帶,可保護腰,並使其力量加倍。故聖經勵人:當常以真理為帶子,束在腰間。《彼得前書》1: 13更告訴我們:“ 所以要約束你們的心(原文作“束上你們心中的腰”),謹慎自守,專心盼望耶穌基督顯現的時候所帶來給你們的恩 。”  

束腰、束心

曼德拉(編註)就是一位以真理“束上心中的腰”的人。

“1964年,羅本島監獄又來了一位新犯人。像其他犯人一樣,他一進門就被扒去了衣服,換上了囚服,上面寫著‘第466號’。他是政治犯,所以被推進了一個不足4.5平方米的單人牢房。從此,他過上了‘暗無天日’的生活……

“他和眾囚犯被安排到羅本島監獄的採石場上去做苦工。由於石灰石在太陽的照射下具有極強的反光性,長期在這種環境下生活的他,每天看到的只有刺眼的白色強光,以至於他的視力逐漸下降。雖然他的視線逐漸變得模糊,而他的目光卻炯炯有神。

“為了改變這種悲慘的現狀,他利用放風的機會,大膽地向監獄長提出了自己的想法:在監獄的院子裡開闢一片園子!哪知道他的這一想法剛一出口,就被監獄當局無情地否決了。但他並沒有灰心,幾乎一有機會就把自己的想法說出來。經過了無數次的否決,大約過了5年左右,他的願望終於實現了。

“令人匪夷所思的是,自從有了這片菜園之後,整個監獄有了很大的改觀。每到放風時間,許多獄友都會幫助他照料一下滿園的蔬菜。在獄警們不注意的時候,他們還能揣幾個番茄回去。

“更令人稱奇的是,獄警們的態度似乎也變得和藹多了。因為,他總是把新採摘的番茄發給獄友們,然後再由他們送到獄警們手中。吃了犯人的番茄,獄警們拿鞭子的手,也不再那麼蠻橫了。一個黑人獄警說,每當我莽撞地舉起鞭子的時候,我就想起了這是一群遞給我番茄吃的人,在我的眼裡不再有什麼囚犯,他們讓我想起了自己的家人……

“囚犯和獄警們的關係逐漸融洽起來,這位第466號囚犯,在羅本島監獄整整種了18年的菜園,直至他被轉到另一家監獄,仍然保留著這一良好的習慣。

“這位第466號囚犯不是別人,正是黑人總統曼德拉。曼德拉用幾隻番茄就讓整個監獄變得融洽起來。他不是在耕種番茄,是在耕耘人心。” (參《第446號囚犯的番茄》,編註)

筆者也曾因為福音的緣故,在監獄中經歷過暗無天日的生活。入獄的第一週,因為每天飽受非人的摧殘、毒打,像空中的鳥兒被關進狹小的籠子,我無法克制內心的躁狂和不安。我被迫赤腳站在刺骨寒冷的水泥地上,面對牆壁,背誦監規。我咬傷了自己的手背,淚水濕了衣衫,不敢發出半點聲音……

很難想像那種生活!你如何能讓極端無聊,甚至令人絕望的環境生出鮮花?所以我佩服曼德拉!他以內心的信仰,感動了犯人和獄卒,使他們不再苦毒,消除仇恨,也放下手裡的皮鞭……

聖經有說:“你要保守你心,勝過保守一切(或作“你要切切保守你心”),因為一生的果效是由心發出。”(《箴》4:23)這世界,多麼需要內心寧靜、撒播和平的人啊!

心裡的腰

手術後的每一天,只要下地走路,我都要繫緊醫生給的腰帶。前兩天,我嫌繁瑣,沒有繫。結果,腰痛了一個晚上。這力量的泉源為何如此軟弱?

答案是:因為它傷了!

近年來,中國的新聞,時不時會出現“訛人”事件。“見到老人摔倒,扶不扶他/她起來”的話題,深深地觸動了我的心。我寫過一篇文章,名叫《世界瘋了,我們還能正常嗎?》

然而,不管世界如何癲狂,我們必須做正常人!不管世界多麼邪惡,我們必須做心地善良的人。原來,每個人心裡都有一個“腰”。它是人挺拔、奔路、行善的力量。許多人心裡的腰傷了,絕望將他籠罩,所以他看自己不美,看世界更是醜陋。

若每個人都手捧一盞愛心火燭,就能照亮自己,也能照亮別人。多年前,我在香港的地鐵中,看到劉德華的一句廣告語,至今留在我心中——心善,則處處天堂。基督教不提倡以行為取勝 ,但上帝創造的世界,原是寧靜、和諧、善果滿園。我們只管行善,不要為做惡的憤憤不平。

曼德拉死了,就連那些囚禁和平的人,也將掌聲給了他。因為,善與和平,是人人之嚮往。善與和平,是真理的發聲。行善,施愛,創造和平的力量,源自內心的信仰。每個人都當束緊心裡的腰,使大道廣行,世間有愛。

編註:讀者可參考莊祖鯤,《公義與寬恕——南非傳奇曼德拉》,《舉目》63期,http://behold.oc.org/?p=15926

作者來自深圳,現在洛杉磯讀神學。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