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世裡的人類學奧秘(四之一)(劉同蘇)2015.08.17

ManCreation.Michelangelo

 

 

 

 

 

 

 

 

創世裡的人類學奧秘(四之一)

本文原刊登於《舉目》官網言與思專欄

編註:本文將刊登於《蔚藍色》雜誌56期(2015年12月號)。因原文近萬字,本專欄將分4次刊出。

一、性別的奧秘

“上帝就照著自己的形象造人,乃是照著祂的形象造男造女。”(《創世記》1:27)性別的奧秘標誌著一切受造物存在的奧秘。上帝是無限者的人格化。無限者則是整體或本體的別稱。無限就是終極的整體,從而,是自在的本體。只有無限,才是無外的最終整體(若自身以外還有,就是有限,就是更大整體的部分);只有全然自足的整體,才是絕對的自在(即完全依據自己的存在)。

存在的存在

這就是上帝;上帝是存在的存在,即存在本身(Being),從而,成為一切存在的淵源,依據或本質。上帝的創世就是將存在賦予有限存在。因為有限存在雖“有限”,卻依然是“存在”,所以,上帝的創世無非是讓有限存在分享了自身(即存在本身)。有限存在之所以存在,就在於“有限”裡面有“存在”。有限本身不是存在;必須內有存在,有限才存在了。

在創世裡面,無限的本體是絕對之善,而有限的存在是好,因為出自絕對之善的都是“好”,因為所有的“好”都分享著絕對之善的本性。在“上帝就照著自己的形象造人”的命題裡面,一種特殊的受造物(即人)被賦予造物主的本性(即上帝自己的形象);由於該受造物承載了造物主的本性,該受造物存在了。理性主義的釋經就此截止了。在理性主義的投影之下,“上帝照著自己的形象造人”命題的互依命題被排除了。

自足的命題

“上帝照著自己的形象造人”成為了一個自足的命題,而其依存的命題(即“上帝就照著自己的形象造男造女”)被分離為另一個獨立的命題,並降格為前一獨立命題的低一級說明。於是,“上帝造人”成了理性主義的絕妙體現。一個純粹單質的絕對理念普遍地覆蓋了所有的中性個體(即個人),以此方式,上帝造了人。

依照這種創世理論,不難理解為什麼現代人都以上帝自處。既然單質的普遍上帝創造了一群中性而自足的單子上帝,那麼,從本性上,誰又不是上帝呢?現代人本主義(包括共產主義)對人的自信與樂觀,都生自這種上帝“賦予”的人之本性。“上帝就照著自己的形象造人”僅僅表述了受造物與上帝的同一性,卻沒有表述受造物與上帝的絕對距離。雖然受造物分享了造物主的本性,但並沒有使受造物成為上帝,因為在受造物的本性裡面已經包含著自身不可超越的本質限制。“上帝就照著自己的形象造男造女”的命題就是這一本質限制的表述。

極性對立

依照自我本性而無法逾越的對立就是極性對立。極性對立在本性上是絕對的對立。性別就是極性對立的典範。極性對立就是絕對的排他。在本性上,男絕對地不是女,女也絕對地不是男。就本性而言,是男,就不是女;是女,就不是男。在實存中,不男不女的人也是有的;不過,“不”“不”的定性已經表明了其非本性的性質;該類實存並沒有自在的依據,而依“不”“不”的否定形式表明了自身的例外性質。

受造物的有限並不在於形體尺寸的大小,而出於本性的受限。在極性的對立裡面,有限存在的有限意味著:就其自身的本性而論,有限存在只可能沿著對立中的一級存在,換言之,有限存在必定受到另一極排斥的限制。必須具有定量的確定,有限存在才可能在形體的意義上存在。若在形體意義上無限地彌漫著,一個有限的受造物永遠無法作為一個物而存在。通過極性的排斥,一個受造物確立了自身在形體上的界限,從而,確定了在形體意義上的自我。無在,才可能無不在;一在,就必有不在之處。換言之,以不在的對立,在才在了。

在創世裡面,受造物“各從其類”的區別,並不來自中性的高低或大小的等級,而出於極性限制的排斥本性。“種外雜交的不育”就是類別排斥的實證。極性排斥的限制構成了受造物之形體確定的基礎,由此,極性排斥是有限受造物的本質屬性。由於極性排斥,儘管有限受造物分享了無限造物主的本性,卻永遠無法成為無限者本身。

終極整體images (2)

“上帝照著自己的形象造男造女”決定了人(以及一切受造物)是一個自我矛盾。一方面,人有了“上帝的形象”,才成為人。作為無限者的上帝無非是終極整體,即自在的存在。如果一物不是整體,就無法自在;一個部分一定要依據比它大的整體而存在。只有自身是整體的,才自足而自在。

上帝的創造就是賦予有限受造物以整體性。上帝的創造在本質上不是捏造形體,而是賦予整體。質料本身是非整體性的,而沒有整體性的東西就無法獨立而存在。在聖經裡面,以“水”的無定而象徵性地說明了質料的非整體性。是上帝賦予的整體性從質料裡面凝聚了形體。

作為質料,形體依然是有限的,仍然無法脫離部分的性質,仍然不可能達到獨立所必需的自足。是上帝本性裡面的整體使得本性裡面沒有整體的質料成為了獨立的形體。單憑質料的形體是無法自存的;只有依據上帝賦予的整體性,一個質料性質的形體才可能自足而成為獨立的形體。

對立的統一

在本性上,只有無限的造物主是自在的;所有有限受造物的獨立都是依存的。換言之,有限的受造物在本性上是非自在的自在。只有不斷地依據無限的淵源,本性上不能自在的形體才自在了。男女之大別形象地表明了極性對立的限制。

有限意味著對立的限制;無限才是對立的統一。一個有限物設立了自身的否定。一個有限的肯定不僅以自身的否定為限制,更以否定的限制為自身的肯定。我就是非我的對立,從而,非我成為了我的限定(即“我”就是“不是非我”)。一個單質的我一定受限於非我。只有無限才內在地包含了對立。無限不是中性形體的無限擴大,而是跨越極性排斥的對立統一。

無論單質形體如何擴大,依然無法達到自身的否定。不管我怎麼增大,仍然無法涵蓋非我,從而,仍然受著非我的限制。無限的無限恰恰在於不受極性排斥的限制。我既是我,也是非我,從而,非我無法成為我的限制。對立的統一就是無限的自我展開。在無限之外,只有極性的對立;在無限裡面,才有極性對立的統一。

受造物的質料形體永遠是單質的,永遠不可能超越極性對立的彼此排斥,由此,受造物永遠需要依賴無限者所賦予的整體性而獨立存在,因為只有無限者超越從而包容了極性的對立,由此而達到了終極的整體(即所謂的“一”或“獨一”)。“男女”的極性對立本性決定了人對無限上帝的絕對依靠,而處於極性對立中的“男女”卻都能夠承載“無限上帝的形象”,又表明“依靠”的絕對距離並沒有取消分享的同一。對立統一之上帝的創造一定是對立統一的。

不可通分的唯一

  “男女”為代表的極性對立意味著無限的豐富。如前所述,單質之物永遠受限於非我,所以,單質之物的無限拓展在邏輯上已經是無效的。單質之物在本性上就是單一的。在單一性質之下,只剩下了數量的差別,而不存在性質的不同。

如果宇宙的本質真是單質的,所有的東西都可以通分而成為同質的不同數量。進化論就是這種通分的絕妙例證。只有在極性對立裡面,每一次對立的統一都成為不可重複的個別。定量的通分只能統一形體,從而,被通分的形體恰恰回到了質料的混沌。

由於極性對立是無限可變的,由此,處在無限可變的極性對立之中,每一次在形體裡面發生的對立統一都是絕對個性的,從而,是不可重複的自在。一個特殊的形體是部分性的,從而,是可重複的;一個特殊形體裡面的整體卻是自在的,由此,使得該特殊形體成為不可重複的個性存在。

整體就是自足,就是自在,就是終極。自在,整體,終極都意味著“唯一”。除了終極性本身,一個終極性的東西是不可重複的。一個受造物就其自我本性是可通分的,卻由於被賦予的終極性而成為不可通分的唯一。這就是創世的奧秘。

單質的東西是有限的;只有極性的對立可能組合成無盡的差別。只有本性上對立統一的無限才可能統一極性對立的無盡組合。極性的排斥成就了形體的差異,而以無限而達成的極性對立之統一則構成了每一差異的不可重複的終極性。在極性對立的排斥中,一物沿著單極而形成了有限的單質形體;在對極性對立的統一之下,該物的內裡卻具有了內在的無限整體空間。

就質料外殼而言,受造物都是有限的,非自在的;就內在的生命(即存在本身)論,受造物卻是無限的,自在的;正因為這彼此交織的雙重本性,受造物才可能以有限之身而獨立為自在之物。在極性對立的排斥中,無法克服自身極性的有限受造物只能形成數量的差別,而使極性對立統一的無限造物主卻賦予有限受造物以終極性的個性。

男女的極性對立creation-clip-art-596012

在創世的設計裡面,“男女”的極性對立不僅在外延上保證了無盡的個性組合,也規定了:只有通過對立統一的無限者,才可能確立每一個組合的不可重複的個性(即終極性),由此,由不可重複之個性而確立了受造物的品質性之多彩。數量性的差別是相對的個別,而品質性的差別才是絕對的個性。取消了“男女”,就意味著取消極性的對立。取消了極性的對立,就只能以中性的數量來通分男女。

沒有男女,每一人都偽冒為自我滿足的單子。既然取消了本性上的極性對立限制,每一個個人在本質上都是自足的,都無需無限者就可能自足而獨立。但是,脫離了極性的對立,個人只剩下了單質的定量質料。當失去了在極性對立裡面無限所賦予的統一,於是,也就失去了以品質(即終極性)為基礎的真正個性。

現代社會的所謂“男女平等”都是取消極性對立後的通分式同一。如果我們不承認不同數量級上的個體由於整體性而在品質(即終極性)上是平等的,我們就將數量上的差異凝固為真正的不平等。硬要男女跑得一樣快的通分,就是真正的不平等。真正的平等是承認基於整體性的終極個性,而不是通分(即消除個人)以後的數量平均。

男女的極性對立意味著:作為有限的受造物,個人在本性上是非自在的,個人需要他者作為自身存在的內在要素。“上帝照著自己的形象造人”的命題表明:除非接受無限上帝的生命,個人不足以獨立為存在;因此,人命定是信仰存在物。“上帝照著自己的形象造男造女”的命題申明:只有與自身的極性對立面達成統一,個人才可能承載無限上帝的生命而獨立為存在;所以,人從本性上是社會存在物。極性對立的個人在本性上就是依存的(即非自足的),然而,若非依靠本質上對立統一的上帝,本性上彼此排斥的極性個人就無法完成依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