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世裡的人類學奧秘(四之二)(劉同蘇)2015.08.18

green_card_marriage-300x300

創世裡的人類學奧秘(四之二)

本文原刊登於《舉目》官網言與思專欄

編註:本文將刊登於《蔚藍色》雜誌56期(2015年12月號)。因原文近萬字,本專欄將分4次刊出。

婚姻的奧秘

“耶和華上帝用地上的塵土造人,將生氣吹在他鼻孔裡,他就成了有靈的活人”。(《創世記》2:7)“塵土”就是質料;“生氣”或“靈”就是整體。質料是有限的,而整體則是無限的,於是,整體不可能解構為質料。整體的形式永遠是靈。

在塵土的形體裡面有靈,就是個人了。靈賦予個人以整體性,所以,個人得以具有終極的個性,並由此而獨立為個人。理性主義的解經於此又終止了,似乎有限的個人可以獨立地具有無限聖靈,就成為孤立的個人。於是,無限聖靈也變成了單質的普遍之物,用以涵蓋中性的單子個人。

無限的聖靈

“耶和華上帝說:‘那人獨居不好,我要為他造一個配偶幫助他’。”(《創世記》2:18)“獨居不好”,也就是說,個人不可能以孤立之在完全自己的自我。孤立的個人是未完成的個人。“好”就是“存在”;“不好”就是沒有達到“存在”的高度;由此,一個孤立的個人尚不是作為“存在”而在著。

單質的極性個人尚無法承載無限的聖靈;必須置身于與極性對立面的統一裡面,個人才承載了對立統一之上帝的無限生命,並由此獲得了無限的整體性而成為獨立的個人。

質料是單質的,而單質即有限,所以,無限聖靈不可能被“塞”進一個封閉的有限形體裡面(若真“塞”得進去,聖靈也就不是無限的)。聖靈是生命;聖靈在質料裡面運動,質料裡面便有了生命。一個純粹的質料是不動的;運動已經超越了質料(芝諾的“飛矢不動”命題已經證明了這點)。聖靈開放性地寓於質料裡面,所以,不動的質料才可能運動。

聖靈的內住意味著:未來的先臨;那將要出現的形體先以靈的形式內在於當下的形體。於是,聖靈的內住一定是關係或對立。未到的已到了;不在的卻在了。只有在這種對立的統一裡面,無限的聖靈才住在有限的形體之中。單質的塵土形體還容不下無限的聖靈,是該形體所承載的對立關係鋪開了無限聖靈展開的境界。

對立性補足marriage-255x300

單向的極性不可能容納無限的聖靈,必須以兩極對立的統一才可能展開聖靈的無限。個人獨居並沒有完成個人的存在,得男女同居才在極性對立的統一裡面成全了每一個人的整體性人格。每一個人的獨立人格都需要配偶成全,所以,個人的獨立是非獨立性的獨立。“幫助”並不是附加的質料或者擴大的形體,而是另一極之對立性的補足。

“那人說,‘這是我骨中的骨,肉中的肉,可以稱她為‘女人’,因為她是從男人身上取出來的。”(《創世記》2:23)我的極性對立面卻是我存在的內在要素;在這種對立統一裡面,我不再是一個極性的純粹質料,而是一個基於整體性的獨立人格。婚姻不是經濟的互助或者肉身的相合,而是整體性人格的互建。

就性別排斥自身而言,男就不是女,女也不是男。不過,由此而來,處於極性排斥中的個人就永遠無法成為整體性的個人;每一個個人都只能具有人類本性的一半。“照主的安排,女也不是無男,男也不是無女。”(《哥林多前書》11:8)經由對立統一的無限者,男可以內在地進入極性對立的女,從而,使女在與男的對立統一裡面成為整體性的個人,也可以內在地容納極性對立的女進入自我,使男在與女的對立統一裡面成為整體性的個人。無論對男對女,婚姻都是個人的成全。

整體性人格

“二人一體”是婚姻的本質。“二人一體”就是“一男一女的夫妻”。“二人一體”並不是中性個體的數量相加,而是對極性對立進行統一而成就的整體性人格。一切中性的相合都是外在的數量增大。只有極性對立的統一才成就了整體。若以否定的意義,排斥就是補足。排斥是我的限制,因為排斥就意味著非我。排斥的否定就是補足;非我都成了我,於是,我就是整體。不與極性對立的非我統一,我就永遠被非我限制而不成其為整體性的人格。男女的極性對立恰恰成為了整體性人格形成的前提。

一性就是一極;一極本身是中性的,無對立可言,也就永遠缺乏另一極的補足。只有一極內裡已經含有對立的一極,該極才超越了極性對立而成為整體。“二人”必須是男女,才可能對立統一為一個整體。該整體以男女的極性對立為前提,所以,極性對立的男女依存性地共處於一體之中。

整體是不可解構的,由此,在極性對立中統一的整體也就不可解構地內在於構成該整體的男女(即極性對立的雙方)之中。對立統一的奧秘就是極性排斥的雙方都內在地擁有對方(即所謂的“經由自己的對立面而返回自身”),並在擁有排斥極性的統一之中成為整體。

在婚姻的對立統一裡面,男女的極性對立不可分離,不可抹殺,卻必須統一。除了本性即為對立統一的上帝,誰能成就婚姻的對立統一呢?“一男”對“一女”的相合則是保證極性對立的絕對。多人會形成對極性對立的干擾,從而,出現偏角。極性的對立必須是直面的。

多極便取消了極性對立的絕對性,從而,也就無法達到絕對的整體。對立的絕對性就是整體的絕對性。連絕對的非我都是我,那麼,就沒有什麼不是我,也就是說,因為我內在地包含了絕對的非我,於是,我成為了絕對的整體。多極形成的偏角減弱從而取消了極性的對立。絕對排斥的消失不過意味著取消了否定形式的絕對補足,換言之,就是取消了以極性對立為條件的絕對整體。“一男一女”的“一夫一妻”是人的基礎結構,因為那是獨立人格形成的基礎。

生存的危機

“同性戀”不是僅僅動搖了婚姻制度,而是徹底瓦解了人類生存的基礎。在單極裡面是形不成整體的,尤其是對人格而言。不過,“同性戀”成為一種社會制度,並不是一小群反常人群的罪行使然。個別的反常卻是一種常態;沒有反常的個別,人類也就不是有限的受造物了。

需要有廣泛得多的社會文化原因,一種反常才會被尊為普遍適用的制度。“同性戀”成為一種特殊的社會制度,因為整個社會文化已經先行同性化了。當理性主義設定:存在不是對立的統一,而是攜帶普遍理念的獨立單子;當現代工廠制度不僅生產著千篇一律的單調產品,也造就了無性別差異的中性生產者;其時,鑄造“同性戀”的模具已經準備好了。

如果一個人在所有的生活領域都無性別地活著,你怎麼能期待他在婚姻生活裡面以性別角色生活呢?若男女結成的所有夫妻在本質上都無性別差異地過著婚姻生活,那麼,無男女的夫妻又與之有什麼本質不同呢?到了“同性戀”制度化的時候才去面對,那已經太晚了。

我們不可能在同性化的社會文化基礎上建築一個性別差異的婚姻房子。我們不是面對著一個違反神創本性的特殊制度,而是面對著違反神創本性之整體社會文化的一個特殊表現。違反上帝創造的社會文化可能持續嗎?這是人類正經歷的真正危機。背離了上帝所賦予的整體性,人就不可能作為人存在。“同性戀”制度化不是婚姻制度的危機,而是人類生存的危機。

註:

《創世裡的人類學奧秘(四之一)》http://behold.oc.org/?p=27821

3 Comments

  1. 至少完全不能認同這段話 「 獨居不好”,也就是說,個人不可能以孤立之在完全自己的自我。孤立的個人是未完成的個人。“好”就是“存在”;“不好”就是沒有達到“存在”的高度;由此,一個孤立的個人尚不是作為“存在”而在著。」
    關於後面聖靈 物質云云相信是另一個不一樣問題 物質與靈的對立這種理論也不是聖經裡的 但在這裡就不多說了。。但請問就拿創世紀 那人獨居不好就有上面的結論是否太武斷了?那保羅在新約書信中勸勉信徒為主的緣故可以選擇守獨身 甚至獨身可更榮耀主的觀點塞哪裡去?? 也許你的根據是有的 但請問是哪裡的哲學?聖經沒有這樣的義含! 類似此篇文章請不要再發表 我們可以開放討論各種不同觀點 婚姻觀點 獨身觀點 等等 但請不要離開聖經太遠!甚至用其它哲學觀念來overwrite聖經原則。

      • 謝謝您。作者意圖針對同性戀的問題 保護上帝創造的美好 這點我可以理解。從社會學角度理解「個人」的有限對比完整性也許對的,但我相信大多數基督徒會直接套進婚姻和單身觀念,就會產生很多問題…即便文章意圖是好的 但進路未免離聖經太遠。希望能避免使用非聖經神學/哲學,尤其在這個混亂、信息爆炸的世界。

2 Trackbacks / Pingbacks

  1. 創世裡的人類學奧秘(四之三)(劉同蘇)2015.08.19 | 舉目雜誌
  2. 創世裡的人類學奧秘(四之四)(劉同蘇)2015.08.20 | 舉目雜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