帕蒂——北美主婦生活日記

本文原刊於《舉目》53期

葉哈拿

       帕蒂是70多歲的美國老太太,我在西雅圖一間長老會中認識了她。她和幾位美國老太太,在“國際婦女午餐查經班”中服事。她們實在都是平平常常的基督徒,但是她們的生命中,有一種我所羡慕的、說不出來的馨香之氣。因此,我非常喜歡去這個午餐查經班。

參加這個查經班的,大部份是新到美國的亞洲婦女。很多人的丈夫在華大讀書,所以午間有空,可以帶著小孩子來,吃吃午餐,聊聊英文,講講自己的心事,並且學聖經和禱告。
中午之前,帕蒂她們就會早早到達,預備好所有人的午餐。我們這些參與查經的亞洲婦女,通常是去了就吃;查經一結束,就離開。帕蒂和那幾位老太太,就一直這樣默默地服事我們。

來了個討厭的人

        有一天,我們的查經班,來了一位中國人。她向我們介紹自己,她是國內某大學的教授,剛來華大,是訪問學者。不過很快,她就引起我的厭惡,其一是她的打扮,她 30來歲,卻掉了很多頭髮,前額空空的,但一點也不遮掩,也完全不化妝,坐在精心布置好的溫馨午餐桌前,實在是一大遺憾(有人甚至忍不住說,多看她會影響 食慾)。

        她若是鄉下婦女,可以理解,但是一位大學教授,連基本的西方文明,都懶得遵守,就有點兒說不過去了。而且,作為同樣來自中國的女人,我覺得她這個樣子,在優雅的別國婦女面前,也實在很丟中國人的面子。

        其二,這位女教授基本不會講英文,卻却喜歡把整個話題,都引到她的身上:她初來的生活困難、學習困難、對丈夫的思念……她常常打斷大家的談話,然後問:“你剛剛說的這個字,如何拼寫?”然後一定要老太太們寫在她的紙上,再掏出她的電子字典翻譯。

        在查經查到一半的時候,她也會問:“某個東西哪裡買?你們可不可以幫我去買?”我們的查經,因為爲她,常常被打斷,變成超市討論,或初級英文學習班。

        其三,她深知如何利用她的弱勢,得到別人的同情和幫助,為爲她辦事。才認識帕蒂幾天,她就要帕蒂開車帶她去辦一些證書。帕蒂70多了,眼睛都看不大清楚。

        我氣憤填膺!肚子裡一大堆牢騷:全世界只有你是最重要的!你的事情就是最大的,別人都要圍著你轉!你是不是覺得美國人傻、好利用!……

        因為爲她,我感到午餐查經不那麼麽吸引我了,我實在不想每次花兩個小時圍著她轉。不過我想,我還是得去,我得保護這幾位老人,可不能讓她太過分了。有我這個大陸妹在,她也許會收斂些。

烙在腦海的雨中畫

       一個風和日麗的中午,帕蒂決决定全體一起去一個美麗的公園午餐。那裡有木桌子可以坐著午餐,孩子們也可以滑滑梯、打鞦韆。

        到了公園,我們各自把準備的食物都放在公園的木桌上:幾位日本姐妹帶了可口的壽司,我帶了一盤中國式炒麵,帕蒂及幾位老太太帶了好多甜品和水果,還有人背了飲料來。大家把食物放在桌上,像往常一樣,準備快樂的分享。

       等我們都放好了食物,謝飯禱告的時候,那位女教授像往常一樣匆匆趕來,找了桌邊最好的位子坐下來,開始大吃特吃,邊吃邊講她的事情。這一次她正好坐在我的邊上,所以整個午餐期間,我不得不忍著她的口沫橫飛和稀疏頭髮,真是一點食欲也沒有了。

        午餐快結束時,天開始變色,接著就下起雨來。大家匆忙收拾帶來的東西,互道了再見,就直奔向自己的車子。

       在淅淅的風雨中,我看見帕蒂站在那裡,沒有雨傘,女教授還在專心詢問帕蒂事情,完全忘記了風雨 。我就走過去,說了一句:“下雨咯了,趕快回家吧!”

       等我開著車經過她倆,從車窗裡望出去,帕蒂仍站在雨中,很仔細地聆聽,並幷一直在點頭。雨水打在她的臉上和她的白髮上。她兩隻乾瘦的手,拿著兩個裝滿空食物盒的袋子。我的眼睛濕潤了。

       那個景象,如同一幅畫,從此深深地印在我的腦海裡。

       十幾年前離開家鄉,隻身來到異國他鄉的我,帶著一顆堅硬的心。不就是因爲遇到無數帕蒂這樣的基督徒不就是因為遇到無數帕蒂這樣的基督徒,我剛硬的心被觸摸到,才歸向了基督?

        因著這幅雨中的畫,我的生命,仿佛又被洗滌了一次。自那以後,每次查經,我都早去晚回,並幷真有喜樂地享受每一次查經午餐。丈夫開始察覺到我的喜樂,有一天他問我:那個你以前不喜歡的女人,爲何你現在和她在一起為何你現在和她在一起,那麽高興呢那麼高興呢?

        我凝視著自己腦海中的那幅畫,知道它會成爲我終生的鼓勵知道它會成為我終生的鼓勵。
帕蒂繼續在午餐查經班裡服事。各國婦女們來了走,走了來,來來去去,都帶著她的香氣。

作者居住在西雅圖。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