帕蒂——北美主妇生活日记

本文原刊于《举目》53期

叶哈拿

       帕蒂是70多岁的美国老太太,我在西雅图一间长老会中认识了她。她和几位美国老太太,在“国际妇女午餐查经班”中服事。她们实在都是平平常常的基督徒,但是她们的生命中,有一种我所羡慕的、说不出来的馨香之气。因此,我非常喜欢去这个午餐查经班。

参加这个查经班的,大部份是新到美国的亚洲妇女。很多人的丈夫在华大读书,所以午间有空,可以带着小孩子来,吃吃午餐,聊聊英文,讲讲自己的心事,并且学圣经和祷告。
中午之前,帕蒂她们就会早早到达,预备好所有人的午餐。我们这些参与查经的亚洲妇女,通常是去了就吃;查经一结束,就离开。帕蒂和那几位老太太,就一直这样默默地服事我们。

来了个讨厌的人

        有一天,我们的查经班,来了一位中国人。她向我们介绍自己,她是国内某大学的教授,刚来华大,是访问学者。不过很快,她就引起我的厌恶,其一是她的打扮,她 30来岁,却掉了很多头发,前额空空的,但一点也不遮掩,也完全不化妆,坐在精心布置好的温馨午餐桌前,实在是一大遗憾(有人甚至忍不住说,多看她会影响 食欲)。

        她若是乡下妇女,可以理解,但是一位大学教授,连基本的西方文明,都懒得遵守,就有点儿说不过去了。而且,作为同样来自中国的女人,我觉得她这个样子,在优雅的别国妇女面前,也实在很丢中国人的面子。

        其二,这位女教授基本不会讲英文,却却喜欢把整个话题,都引到她的身上:她初来的生活困难、学习困难、对丈夫的思念……她常常打断大家的谈话,然后问:“你刚刚说的这个字,如何拼写?”然后一定要老太太们写在她的纸上,再掏出她的电子字典翻译。

        在查经查到一半的时候,她也会问:“某个东西哪里买?你们可不可以帮我去买?”我们的查经,因为为她,常常被打断,变成超市讨论,或初级英文学习班。

        其三,她深知如何利用她的弱势,得到别人的同情和帮助,为为她办事。才认识帕蒂几天,她就要帕蒂开车带她去办一些证书。帕蒂70多了,眼睛都看不大清楚。

        我气愤填膺!肚子里一大堆牢骚:全世界只有你是最重要的!你的事情就是最大的,别人都要围着你转!你是不是觉得美国人傻、好利用!……

        因为为她,我感到午餐查经不那么么吸引我了,我实在不想每次花两个小时围着她转。不过我想,我还是得去,我得保护这几位老人,可不能让她太过分了。有我这个大陆妹在,她也许会收敛些。

烙在脑海的雨中画

       一个风和日丽的中午,帕蒂决决定全体一起去一个美丽的公园午餐。那里有木桌子可以坐着午餐,孩子们也可以滑滑梯、打秋千。

        到了公园,我们各自把准备的食物都放在公园的木桌上:几位日本姐妹带了可口的寿司,我带了一盘中国式炒面,帕蒂及几位老太太带了好多甜品和水果,还有人背了饮料来。大家把食物放在桌上,像往常一样,准备快乐的分享。

       等我们都放好了食物,谢饭祷告的时候,那位女教授像往常一样匆匆赶来,找了桌边最好的位子坐下来,开始大吃特吃,边吃边讲她的事情。这一次她正好坐在我的边上,所以整个午餐期间,我不得不忍着她的口沫横飞和稀疏头发,真是一点食欲也没有了。

        午餐快结束时,天开始变色,接着就下起雨来。大家匆忙收拾带来的东西,互道了再见,就直奔向自己的车子。

       在淅淅的风雨中,我看见帕蒂站在那里,没有雨伞,女教授还在专心询问帕蒂事情,完全忘记了风雨 。我就走过去,说了一句:“下雨咯了,赶快回家吧!”

       等我开着车经过她俩,从车窗里望出去,帕蒂仍站在雨中,很仔细地聆听,并幷一直在点头。雨水打在她的脸上和她的白发上。她两只干瘦的手,拿着两个装满空食物盒的袋子。我的眼睛湿润了。

       那个景象,如同一幅画,从此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里。

       十几年前离开家乡,只身来到异国他乡的我,带着一颗坚硬的心。不就是因为遇到无数帕蒂这样的基督徒不就是因为遇到无数帕蒂这样的基督徒,我刚硬的心被触摸到,才归向了基督?

        因着这幅雨中的画,我的生命,仿佛又被洗涤了一次。自那以后,每次查经,我都早去晚回,并幷真有喜乐地享受每一次查经午餐。丈夫开始察觉到我的喜乐,有一天他问我:那个你以前不喜欢的女人,为何你现在和她在一起为何你现在和她在一起,那麽高兴呢那么高兴呢?

        我凝视著自己脑海中的那幅画,知道它会成为我终生的鼓励知道它会成为我终生的鼓励。
帕蒂继续在午餐查经班里服事。各国妇女们来了走,走了来,来来去去,都带着她的香气。

作者居住在西雅图。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