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我看到了極光(張怡昕)2015.10.12

Beautiful northern lights in Petäjävesi, Central Finland Photo by Wilma Tyni              Beautiful northern lights in Petäjävesi, Central Finland Photo by Wilma Tyni

今晚我看到了極光

本文原刊登於《舉目》官網言與思專欄

一開始,是看到朋友們在微信圈子裡說有極光。我立即就往窗外看,探頭看了半天,只看見天上好像多雲。有朋友說,從他們家往湖的方向看,就能看到極光。我按捺不住,就穿上厚衣服,拿上相機出門了。

我住在市區,一下樓,看到的都是路燈光,往湖邊走的路上,也都只看到路燈光。覺得有些洩氣,差點原路返回。但想想,還是走到了湖邊,可是覺得天上好像也只是多雲的樣子,但又似乎有淡淡的光。我試著用相機拍,因為太黑,快門鍵按下去也沒反應,提示說被拍攝物體太暗。我將拍攝模式調節到手動,光圈優先,再試試看。曝光時間延長很多,雖然拍虛了,但真的看到了天上那抹特別的綠色!

好激動!

接著我就找角度拍攝極光。我的單反是最入門級別的,Nikon 3000,對焦的系統相對低端,一般如果取景框中心那個對焦點對不上,就拍不了照片。取景就比較受限。還有就是曝光時間延長以後,手抖,拍出來就是虛的。後來我找到湖邊垃圾桶,幫忙穩定相機,終於能夠拍到還不算太虛的照片。我屏住氣,按快門時也很小心,免得相機移動位置。

就在我每天上下班的路上,離家500米的地方,看到極光,這感覺真的很奇妙! 很多旅行者花很多錢,到很北的地方,比如芬蘭北部的拉普蘭,看極光。有的能如願,有的沒有趕上合適的自然條件,短短的幾天旅途就很可惜,看不到極光了。

我這次是在城市裡看到了極光。受環境燈光的影響,肉眼看到的極光還是比較淡的。但相機拍攝曝光時間長,照片上的極光就更有衝擊力。

Cold and clear night_Photo Wilma Tyni                        Cold and clear night Photo by Wilma Tyni

我回到家,還是很興奮。我突然想到,如果自己是生活在耶穌的時代,剛才是出門看耶穌,會不會也很興奮?

如果只是“看”耶穌,那可能沒什麼看頭。他不帥。得要多觀察他的行動,多聽他講話,才能多一些瞭解。搞不好還會被他的一些話給嚇走。

如果不是我的朋友們在群裡說到有極光,我根本不會刻意往窗外看。如果不是朋友說在哪個方向能看到,那我也不會專門下樓去湖邊。傳遞資訊很重要。

如果不是用單反相機,恐怕很難捕捉到比較滿意的極光照片。而且即使用單反,拍攝模式不對,也很難捕捉到極光。單反相機就是一系列的感光設備,從鏡頭到感光元件,都是在捕捉光。相片的美,本質上是景色的美,光的美。攝影師是捕捉光的人。

心靈在某種意義上也是個信號捕捉器。心不安靜,就好比在充滿光污染的市區看極光,可能看了也不知道那是極光,還覺得天空像是多雲。我的入門級單反,在暗的光線條件下,照出來的相片會有噪點。更好的相機,感光能力好,噪點少,能更好的呈現景色。類似的情形,屬靈程度好的人,對上帝的心意會領悟的更加準確,應該說這種領悟,其實是一種呈現,就是讓上帝的心意以本來的樣子呈現。讀聖經時,說上帝的話語解開就會發光,這種解開,也有呈現的意思吧!

好的攝影器材,鏡頭,相機機身,都價格不菲。有句玩笑話,說“買單反(相機),窮三代”。在對成像能力的追求上,攝影愛好者們很難止步,尤其是感受了好器材的成像品質以後,就難退回去了,寧願攢錢買器材。

這個世界上,不花錢能夠得到的好事,沒有多少。上帝白白賜下救恩,白白賜下話語,我不需要像追尋極光的旅行者那樣專門花錢去某地,也不需要像攝影愛好者那樣砸錢買器材,但我有多珍惜呢?有多肯花時間,花力氣,盡心呢?

今晚的極光,雖然不是稍縱即逝,但出現了一會兒,也就消失了。極光的奇妙之美,讓人讚歎。更願我們也趁著可以尋求的時候,來尋求創造的主宰,獨一的真神!

1 Trackback / Pingback

  1. 今晚我看到了極光(張怡昕)2015.10.12-大雨头条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