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了那麼多的地方

本文原刊於《舉目》76期。

文/一雨

BH76-30-7614-談妮攝-DSC_0601 寬400小的時候,我特別羡慕那些坐過火車出去見過世面的小夥伴。每每聽見他們吹噓外面的世界、外面的天地,我小小的心便癢得很。不過那時候家裡很窮,連去趟周邊的鄉鎮都負擔不起,更不用說大城市了。於是我便盼望著趕緊長大,出去上大學、見世面。

然而因為高考失利,我連一所像樣的大學都上不了,只能留在家鄉,讀一所普通的專科學校。我拼命地讀書,兩年後,終於如願考上一所海邊的大學,走進了“大城市”。

從那以後,我的求學路順風順水。本科畢業後,我以第一名的成績,考上了另一個城市的研究生,風光無限。可我的心並沒有滿足,我已經看慣了國內的風景,開始渴望“衝出亞洲、走向世界”了。

日子一天天過去,我越來越意識到,我對“大世面”的渴望,其實源於內心的空虛。學業的拔尖,朋友的奉承,導師的偏愛,異性的青睞,這一切都無法滿足我。我就像夸父一樣,拼命地尋找水源,瘋狂地追求一切可以滿足我的東西——直到我遇見了耶穌!我就像一個旅行了很久的人,終於可以歇腳了。

夢,糊塗地結束了

平靜地過了一段時間後,我的心又開始躁動不安了。以前我想出國,但苦於沒有門路,現在我有了耶穌這個大靠山,祂是愛我、願意幫助我的,我實現出國的夢想豈不指日可待了?於是我又開始找學校,考託福、GRE,填報名表,申請獎學金……然後每天如坐針氈,等學校通知。

美國大學的錄取通知終於來了,卻沒有獎學金!面對那幾十萬的高額學費,我只得作罷。那一瞬間,真對耶穌失望透頂——我把自己的一生都交給你了,你怎麼連這麼點小事都不答應我?

我沒有去成美國,但我的好朋友麗麗,卻憑著豐厚的家底,輕輕鬆鬆地上了飛機,求學去了。每天她都會在空間發圖片和文章,向大家展示她的新生活。看了幾次後,我乾脆把她從朋友圈裡刪除了,免得我看著扎心。

我安慰自己,上帝做事自有祂的時間,我以後肯定還有機會。

機會終於來了!我有個親戚在法國留學機構工作。他說,有個做交換學生的機會,但只有一個名額。因為我的第二外語是法語,加上我對巴黎實在垂涎已久,便央求他把我送去法國讀書。

沒想到,一番折騰之後,他居然把我的堂妹丁丁送去巴黎讀書了。我氣得差點和他家斷絕親戚關係、從此再不來往。

我的巴黎夢,糊裡糊塗地結束了。我又開始埋怨耶穌:不是說在你凡事都能嗎?你就不能幫我一把?

我最羡慕的是你

畢業了,找工作,找對象,結婚,生子,一步步走下來,我信主已經11年了。這11年間,耶穌和我一起捱過了無數的風雨,看過了無數的風景,經歷了無數的悲喜。當年那個懵懂、莽撞、無知、傲慢的小丫頭,成為了人妻、人母、人師。

我漸漸褪變成了一個居家媽咪,平時喜歡在家裡看書、看電影、做飯、大掃除。丈夫卻非常喜歡外出旅遊,常常開玩笑說,我們兩個是驢友(“旅”友)配宅女。我也跟著笑,但心底卻有個隱秘的角落,有個小小的人兒,在悄悄地對我說:“我是你小小的夢想。我還在,沒有走!”

一天早上,我正在擦地,接到好友洋洋的電話。她剛從歐洲回來,給我帶了些紀念品。我婉言謝絕了她,繼續擦地。擦著擦著,我忽然放聲痛哭起來。我抽泣著對上帝說:“我想去澳洲看考拉,鑫替我去了;我想去巴黎看鐵塔,丁丁替我去了;我想去美國讀書,麗麗替我去了;我想去歐洲10國遊,洋洋替我去了……我想了那麼多的地方,自己一個都沒有去成!”

洋洋還是來看我了。她沒有帶來紀念品,卻帶來一肚子的苦水。她說她去歐洲旅遊,是為了躲避丈夫,逃離她不幸福的婚姻。她花了十幾萬,走遍了歐洲的名勝古蹟、自然美景,卻走不出內心的苦楚和掙扎,她的心仍在囹圄中哀號哭泣。

臨走時,她認真地看著我,說:“你總羡慕我可以到處走,但實際上我最羡慕的是你。”我不解,她說:“因為你的心看得比誰都遠。”

送走她後,我靜靜地在桌前坐下。看著窗外的藍天,流動的雲朵,偶爾略過的飛機,我想起了我遠在天邊的朋友們,澳洲的鑫、法國的丁丁、美國的麗麗,還有剛才的洋洋。每當他們不分時間、地點,打越洋電話跟我訴苦的時候,我聆聽後總喜歡對他們重複一句話,“你們要思念天上的事,不要思念地上的事。”

他們的反應,卻總是冷淡、漠然。他們走遍南北半球、五湖四海,開拓了自己的視野,心靈的眼睛卻是閉的。就算人可以遊遍全世界,看盡天下美景,嚐盡世間美食,卻從沒有望見天國的美好,沒有嚐過主恩的滋味,又有何意義?“人就是賺得全世界,賠上自己的生命,有什麼益處呢?”(《可》8:36)

尾音

我不再遺憾,不再糾結。我身為客旅,心繫天家。我只願一路與耶穌同行。祂帶我去撒哈拉,我便赤足前往;祂帶我去盧浮宮,我便屏息觀賞;祂帶我去非洲,我便飛跑跟隨。祂若要我安居在這個小小的城市,安安靜靜地作一盞小小的油燈,我便為祂盡力發光,照亮我的四周,因為,我知道我所信的是誰(參《提後》1:12)。

作者為高校英語教師,現居山東省。

談論:

1.為什麼作者“不再遺憾,不再糾結”?

2.作者對耶穌的認識,有哪些改變?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